s 閱讀頁

第26章,老郭的肺病

對於易永恒來說,暑假是短暫的,這短暫的兩個月裏,易永恒從一個名不經傳的鄉巴佬,成長為一個有錢人,當然依舊是名不經傳,在老郭和易永恒的配合下,公司的運行狀況良好,無本生意,做的是有聲有色的。

易永恒也成了個宅男,每天就是練練五禽戲,對著電腦看新信息,在就是品讀怪老頭的手稿,小日子過的是有滋有味的。

“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裏,你不進步,別人就會超越你。”這是易永恒這些日子裏領悟出來的道理,在都市裏不僅僅要有錢,更要有一顆上進的心,易永恒是瘋狂的汲取著都市的運行規律,他知道未來有很多麻煩在等著他,他不能有一絲的懈怠。

“哄”“呼”一呼一吸,易永恒時而如虎,時而如猴,時而如鶴,時而如熊,時而如鹿,感應這每一種呼吸的節奏。五禽戲是仙家妙法,更是醫家妙法,中醫講究融入自然。如果說人是萬物之靈,那麽動物就是自然之靈,自然中它們自己的一套呼吸方式。

五禽戲模仿了五種動物的一舉一動,這五種動物可謂是整個自然界的代表。

“吼…..”長嘯一聲,易永恒動了,身上好似帶著一隻老虎的影子,躍上枝頭,隨後整個人身形一變,如同猿猴一般遊走在樹木之間,動作靈巧,下得樹來,易永恒如同雄鹿一般,狂奔不止,每一步幾十米開外。奔著奔著,易永恒好似沉重無比一般,雙手落地,整個人直立的走向李子樹底下的蜂窩,討起蜂蜜來,那張嘴吧唧吧唧意猶未盡的樣子。

“嗡嗡”聲的響起,易永恒如同頑皮的猴子攀上樹枝,隨後虎躍一舉,整個人在空中好似舞動一般滑翔了起來,後麵跟隨了一群紫色的蜜蜂,轉眼間就要追上易永恒,誰知道,易永恒虛空一踏,如同白鶴起舞一般,瞬間消失在原地,蜂群瞬間撲了個空。一連串的動作,易永恒完全融入的五禽戲的境界之中。

此時的他忘記了自己還是人,隻是按照腦子裏的變幻,自己跟著變幻,恍然間,他覺得自己就是老虎,就是雄鹿,就是白鶴,他應該那麽做。

易永恒越飛越遠,直到消失在神秘小壺的天空,突然,後麵一道身影漂浮而來,如同飛仙一般,落在藥田之中,蜂群嗡嗡的跟了上來,在那道身影邊上打轉,卻不敢蜇上去,這正是易永恒了,神秘小虎的空間易永恒探尋了,大約有上百裏長短的樣子,以飛到那裏,易永恒就直接被送回到了原地。

“好了不玩了,你們回去吧。”聽到易永恒的話,那些紫金蜂們饒有人性的嗡嗡一聲,隨後飛了回去。

“轟。”易永恒往地上一拍,留下了一道巨大的手掌印。

“過些時候大約就能突破境界,那時候我就擁有五十虎力,估計就是楚香君也奈何不了我了吧?”易永恒估測者當初楚香君的實力,也不過四十虎力,顯然她在五禽戲的造詣上不淺。

“她也算的上是個天才人物了,不過這次我不僅僅要在財勢上打敗你,還要在武力上打敗你,這仇才算了結。”楚香君的話,一直激勵著易永恒成長,也許這就是因果循環吧。

看著神秘小壺內的藥材,易永恒心裏非常滿意,現在的藥田已經擴大了許多,一百多裏方圓被易永恒種了個七七八八,雖然幸苦了些,但是收獲卻是巨大的。當然比起其他人來說易永恒這完全就是小家子了,試想啊,不需要耕地,不需要除草,不需要施肥,什麽都不需要,幾天就能長成的藥材,還需要幹什麽呢?

“嗬…..”長長的吸了口氣,藥香撲鼻,神清氣爽,易永恒都有些懷疑,是不是把那些生病的人都搞進來幾天,是不是哪些病自然而然就好了?不過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是他的秘密,知道的人,都要死。

“剛才的境界真是奇妙,原來五禽戲真正的境界是這樣的。”剛才的一切不是出自他的心裏,而是本能的驅使,他體味到了什麽是真正的動物。

“五禽戲的最高修煉境界,不是模仿,如果模仿,那就大錯特錯了,隻有當作自己是動物,那麽才能真正的體味道動物的一舉一動,在努力的模仿還是人。”易永恒心裏道,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上次在火車上,那個小偷居然在我沒有察覺之下偷到了我的錢,那他的境界豈不是更高?”易永恒有些驚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隨後易永恒出了神秘小壺,來到自己的房間,他的小窩一室一廳,一個廚房一個陽台和浴室,還算寬敞。

拿起怪老頭的手稿,易永恒對現代中醫的了解已經到了一個很深的境界,現代中醫和古代中醫有太大的差別,環境不但改變了藥材的性質,更改變了人的體質,可以說現代每一個人都處於亞健康狀態,就是因為環境的改變,但是古代就不同了。古代至少空氣比現在好了幾十倍。

“學醫三年,便謂天下無可治之病,行醫三年,始信天下無可用之方。”這是怪老頭的一句批語,易永恒覺得用來形容中醫在恰當不過了。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學了三年之後你就會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你治不了的病,而當你從醫三年之後你才發現,中醫裏麵的古方,基本上都用不了。

為什麽呢?前麵的一句話學醫的人最容易犯的毛病,讀遍了醫書,聽老師教了一些,就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了,到了治病的時候你才發現,自己有多愚蠢。真正的中醫,不僅立於言,更立於行,而行重於言,經驗是最重要的,千錘百煉才出來一個真正的中醫,所以學醫之難可謂艱辛。讀了三年醫書,你就去醫別人的話,那就叫庸醫,而如今社會上普遍都是這樣的庸醫,也就是怪老頭說的害群之馬。

想想就知道了,環境在變化,人的體質也在變化,藥材更在變化,變化之後的藥材五行屬性就會變化,也許你拿那些方子去治人的話,那麽首先害的就是你自己。

“即使是真藥材,現代的藥材和古代的藥材區別也太大了,古代的方子用在現代,那簡直就是害人害己,所以隻能借鑒不能照方全搬。藥方在古代的時候那可以治病,到了現代,那就必須因人而異,掌控藥性,才是我該學的。”易永恒有了怪老頭的手稿就不同了,本身他就傳承了華佗醫術的精髓,在加上現代中醫的一些例子,隻要掌控好藥材的藥性,那麽基本上不需要在去學了,他所缺的就是實踐了。

“看來學院我是不用去了。”易永恒微笑道,他現在缺實踐當然不會去學院學了,實踐要去哪?那當然要去社會上了。

“中醫況且如此,西醫呢?”想到西醫易永恒就覺得可笑,西醫賣的那些藥說是毒藥都不為過,你想想啊,一種感冒藥,幾年前或許可以治療感冒,可是幾年後呢?幾年後環境越來越差,人的體質改變的越來越大。感冒藥還能治療你的感冒麽?這就是為什麽一個人得了感冒,可是又打針又吊水,花了那麽多天反而還不好的原因所在了。

現在網絡這麽發達,易永恒查閱了很多病例,以易永恒現在的學識判斷,那絕對觸目驚心,身為華佗傳人,他感覺自己的擔子很重,冥冥中,他感覺自己走的這條路,敵人會越來越多,他能做的就是預防,有備無患,強大的實力,是勝利的基礎。

“切,切,切,真是可笑至極。”對著電腦易永恒搖頭歎息道。

走出家門,易永恒隨便散著心,網上他查閱了關於中醫大學的資料,離他家不遠,他住在嶽麓區,而學院就在天心區。

“玲玲”電話響起,掏了掏口袋,易永恒按下電話。

“老板,明天中醫大學開學了,你是不是要去讀書了。”老郭的聲音傳來。

“嗬嗬,你怎麽知道。”

“前段時間聽你說了,你要去中醫大學,就記住了,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隻要每個月的貨按時到就好了。”

“嗯,你放心好了,不過我不打算去中醫大學讀書了。”

“什麽?不去了?”老郭很驚訝。

“嗬嗬,驚訝什麽,我有另外一個想法了。你有沒有關係搞到行醫資格證。”

“行醫資格證?這個恐怕很難,必須有中醫學院或者西醫學院的畢業證才行啊,你不知道啊,學院的老家夥們那都是些老頑固,用錢也沒有辦法的。”老郭有些無奈。

“是麽?我想搞家診所,沒有行醫資格證是不行的?”易永恒有些意外,不過他知道老郭應該有辦法的。

“搞個診所不難,老板你怎麽想起搞這個了?”老郭疑問。

“給人看病唄,你的手不就是我搞好的麽?”

“我的手?嘿嘿,這個我不清楚,不過…..咳咳,不過….咳咳….我可以去中醫大學走走關係。”

“老郭你的聲音不對啊,得肺病了吧。”聽到老郭咳嗽,易永恒臉色一變,從電話裏聽咳嗽的長短,還有那聲音的大小,絕對不是感冒而已。

“你….你怎麽知道?這老肺病已經幾年了。找了好多醫院都治不好,天天吃藥。”老郭解釋。

“嗬嗬,中醫有假藥,西醫就沒有了?你別問我怎麽知道,你現在過來我這。”

聞言,那邊聲音一斷,估計是臉紅了,是啊,中醫藥有假,西醫呢?西醫難道就沒有?老郭想到自己有些藥材也是可以製成西藥的啊,比如某些中西結合,不倫不類的產品。

“嘿嘿,好吧我來一趟,不過有什麽重要的事情麽?我這邊可是很忙啊。”半餉老郭才說。

“叫你來就來,哪那麽多廢話呢?”

“好,來,我就來就來,老板你不是要給我治病吧?”想到易永恒也會醫術,老郭最後還來了一句。

“嗡嗡嗡……”電話掛斷的聲音。

“這回慘了,這家夥這麽年輕,雖然會接骨,但是能治肺病?”另一邊的老郭將電話放下,隻得驅車前往了,醫院裏的醫生都是分婦科,骨科什麽的,就是易永恒真會治病,那也應該隻是骨科而已啊,一想到易永恒還那麽年輕他就膽戰心驚…….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