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8章,神秘小壺的功用

清晨,屋村後山內,不斷傳來一陣陣駭人的獸吼聲,搞的村內準備上山鋤地的村民都是戰戰兢兢不敢上去。報告村長之後,村民們才三五成群的準備上去看個究竟。

“吼….吼…..”

不斷傳來的吼叫聲,搞的這些村民都是心裏驚顫,山內獵戶,雖然強壯,對付個兩百多斤的野豬,還在行,可要是對付五六百斤的野豬,或者那些豹子山狼那就遜色了。以前村裏家家戶戶基本上都藏著幾杆槍,可是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山裏來,那些槍也都上交了,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私自留下來,就是留下來也不敢用。那可是要抓去坐牢的啊。

“村長啊,這估計不是豹子啊,有可能是老虎啊。”抓緊手中的鳥銃,幾個獵戶陪同者村長來到這後山上,可是這鳥銃打個野兔山貓的還行,就是遇到野豬連皮都打不進,更別提老虎了。

“胡說什麽,這山裏怎麽會有老虎,就你膽小,就是有老虎,我們十幾個人難道還怕了它不成。”村長吆喝著說道,怎麽看都像是在給自己壯膽子,不過這麽做還真有些效果,一些農戶獵戶,也都把膽子提了起來,好似他們手中的鳥銃和柴刀能夠劈死猛虎一般。

“爹,不會真是老虎吧?山裏這些年雖然沒見著老虎的蹤跡,可是我聽說湘中那裏可是有的啊,不會是那邊山裏跑過來的吧?”一個染了一頭黃毛的青年抓著手中的柴刀,手有些發抖的說道,這不正是張大牛又是何人。

“兔崽子,你閉上嘴巴,沒人當你是啞巴。”剛剛提起的膽氣,被張大牛這麽一說,有下去了。

“走,我到要看看,這老虎長傻樣。”舉起手中的鳥銃,村長吆喝著眾人,大有一種老子有槍,誰怕誰的氣勢,而事實上他心裏卻是害怕的要死,可是他是村長,別人可以丟人他不可以,不然就威信全無了。

此時看到村長一馬當先的樣子,其餘人也是跟了上去,就好似小鬼子進山一般,小心翼翼,戰戰兢兢。

“虎嘯山林”“吼,吼,”

“猛虎撲食”

“虎虎生風”

一片空曠的林子裏,一到人影,身形不斷的變幻,這不正是易永恒又是何人,得到了五禽戲的易永恒樂的是心裏開了花,昨天的那點傷勢一覺醒來之後,好的是一幹二淨了,連塊疤都沒留下,心情大好的易永恒就準備來山上練練這五禽戲。

“嗶呀….”

“嗥,嗥…....”

“嗷,嗷…..”

隨著聲音的變幻,易永恒身形似猿猴威武,似雄鹿奔放,似山熊沉重,似白鶴靈巧,最奇怪的是,這山中的露水絲毫占不到易永恒的衣服…..

“爹,這到底咋回事。”張大牛此時嚇得是雙腿有些發軟了,這山裏又是老虎,又是猿猴,現在有來一頭熊,這都快成動物園了,一些農戶也是握著手中的鳥銃不願意走了。

“沒出息的東西。”村長鋝了鋝胡子,隨後罵到,可是他怎麽也搞不明白熊和猿怎麽來的。

“村長,不會是老虎和熊在搶獵物吧?”一個獵戶走出來說道。

“嗯,有這個可能。”村長隻能應,隨後打起退堂鼓來:“好了,都回去吧,告訴村裏的人,今天都別進山了。”

“那咋成啊。”一片的李三說道,他可是有幾塊地在山裏,他自然著急了。

“是啊,村長,這怎麽行啊。”

幾個村裏人接連說道。

“我又不是不管了,我可把話說在前頭了,今天誰進山,要是出了事,那可就別怪我,回頭我掛個電話給鄉裏,讓他們找人來看看。”說完,村長拉著張大牛徑直的走了,其餘人自然也不敢多待了。

而此時,易永恒也結束了一早上的晨練,閑庭信步的下山了,一直回到家裏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晨練把村裏人都嚇了個半死,說什麽的都有,傳的是越來越甚。

“喲,這不是永恒嘛,這麽早上哪去了。”村頭的張老二看到易永恒居然下山來了,隨後說道,昨天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易永恒那可是村裏的文曲星啊,聽說給省裏都爭氣了,現在在也沒人敢那麽罵易永恒了。

看了看張老二,易永恒有恢複了冷漠的表情,隻是點了點頭隨後回家去了。

看到如此,張老二也不生氣,隻是奇怪道:“哎….不是說山裏有老虎麽?他怎麽從山裏下來了,難道老虎不咬“文曲星”?”

而此時易永恒剛走沒多遠,就聽到這一聲嘀咕,心裏暗自偷笑,卻沒有打算解釋什麽.

開玩笑,要是知道那些叫聲都是自己傳出來的,那還得了。

回到家中,早飯已經做好了,自從昨天的事情之後舅娘對易永恒的態度也改觀了一些,即使罵也不是那麽過份了。

“哥,這麽早上哪去了。”易永恒剛進門,小蘭已經知道易永恒回來了。

“永恒回來了,這麽早上哪了?”舅舅看著易永恒有些奇怪的問道,他知道自己昨天打易永恒的那一頓,雖然留手了,但是也不可能好的這麽快啊,就是當兵的,也要躺個好幾天,而此時自己這外甥顯然是生龍活虎的樣子。

“去山上了。”易永恒淡淡道。

走到小蘭的身邊,摸了摸小蘭的腦袋,隨後洗了個手才坐了下來。

“什麽?碰到老虎沒?”

“沒。”

“這些天別上山了,這次算你運氣好,聽村長說,山上可是出了老虎,村長帶了十幾個人上去,都沒抓著。”舅娘端著碗菜走了過來。

聽到此話,易永恒,心裏是樂翻了天。

嘴裏卻是“哦”了一聲。

“趕緊吃,吃完了和你舅舅去田裏種油菜去。”舅娘道。

“哦。”

一頓無聊的早飯,易永恒拿上鋤頭和舅舅去田裏種油菜去了,依稀可以聽到村裏人在議論山上老虎和熊打架的事情,笑的易永恒是心裏不停的暗叫“活該”。

稻穀油菜,一年四季,這就是山裏人的活計,一年裏,一季稻穀,一季油菜,而現在正是種油菜的時節,等到夏末秋生的時候油菜花開遍了整個山裏,四處都是金燦燦的一片,煞是迷人,油菜的菜籽更是可以炸出可口的菜油。

拿著小鋤頭,一顆油菜苗一顆油菜苗的種著,易永恒有些漫不經心,此時他還沒有從那種得到寶貝的喜悅中回複過來,一早上的晨練他是獲益良多,他現在才明白什麽是仙家口訣。

“五禽戲中說,初學者隻要運行一周,五禽相循,就會擁有一虎之力,可我早上可是直接將一顆樹拍倒了,那可是三虎之力的印證啊。”在五禽戲裏介紹,以虎論力,初學者都是一虎之力,可以將一顆十年的樹拍得是搖搖欲墜,而初窺門徑之後就擁有了三虎之力,扛鼎鼎起,拍樹樹倒,而今天易永恒顯然是將那顆十年長成的樹給拍倒了。

“難道是因為巫女墓中吻了那巫女?”易永恒腦子意淫的想著,片刻才搖了搖頭道:“管他呢,以後在遇到張大牛,就是十幾個人我也打他們滿地找牙。”

易永恒心裏卻是想到了張大牛,什麽時候張大牛再來找事,那就直接一頓狠揍

一鋤頭下去,易永恒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看著手中的油菜苗,又看了看被刨出的洞,易永恒對著舅舅的背影道:“舅,我上個大號。”

“去吧。”舅舅連頭都沒回的說道。

聞言,易永恒跑到草垛後邊,四處張望了一下,看到四周沒有人,微微一笑,突然就這麽詭異的消失在了田裏,要是被人看到了的話,還真以為活見鬼了。

而此時,易永恒卻是來到了那壺子的空間內。

“這裏麵這麽多土,不知道能不能種東西?”原來易永恒栽油菜的時候突然想到了空間內的土,突發奇想的他,就想試一試了。

說做就做,易永恒隨後在這土上挖了個坑,將手中的幾顆油菜苗都種了進去,拿起水壺,有澆了點水,隨後就出了空間。

“按照常理就是能夠種東西,那也要好幾天的時間才有反應吧。”想著,易永恒又繼續種著油菜,一直到了晚上,易永恒好似把這事情給忘了一般。

等到洗完澡上床之後,易永恒才想起來,隨後他才進入空間之內,而眼前的一幕頓時讓他目瞪口呆,隻見這空間內長著好幾顆金燦燦的東西,不正是早上種下的油菜又是什麽?

捏了捏手臂,易永恒知道不是在做夢,隨後才道:“媽的,發財了,發財了,這才一天就開花了,要是種上這一片,我的乖乖呀。”

易永恒心裏意淫著,一個晚上易永恒都沒睡的著覺,一直都在想著種點其他什麽東西好呢?

隨後他想到了果樹,第二天一大早易永恒又匆匆的就上山了,山中依舊傳來虎嘯熊嚎之聲,而易永恒的空間內卻多了許多東西,各種藥材是玲琅滿目,什麽李子樹,桃子樹,板栗樹,藤栗樹,凡是野生的都被易永恒給挖了進來,完全就是在暴殄天物。

等到幾日之後,易永恒再次進入空間的時候,隻見裏麵充滿了各種奇異的藥香,而那果樹更是掛滿了果實,比起山裏自家種出來的那些,都大了好幾倍,而且那些樹,比起平常的樹可是結實多了。

急急忙忙摘了一個李子下來,易永恒直接塞進了嘴裏邊,剛一咬,頓時臉色一變:“真他媽甜…….”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