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94章 英國王子、教廷聖女

第94章 英國王子、教廷聖女



似乎是生怕主人會責怪自己,格雷親王“不小心”說出,在劍橋東城區大學城中,有一所讓所有英國人都心向往之的酒吧。



這是一家私人酒吧,不屬於任何一個家族和勢力,卻有著劍橋城最高酒吧的地位。因為這又是一家綜合式酒吧,裏麵不僅有全世界最高檔的紅酒,也有全世界最漂亮的陪酒女郎。而且這家酒吧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男人要進入需要大量金錢,美女進入卻是免費的,連消費都打折,很低的那一種。



“這倒是一個有意思的地方,看來得去看看。”刑飛心裏琢磨,夜幕降臨的時候就溜出了格雷家園,身邊隻跟了一個精火鳳凰,這個家夥也是一個空閑不住的主,刑飛樂得有個強有力的保鏢。



小靈珊好像白天累壞了,早早就爬到床上睡覺,東方幻姬留下莊園一邊刻苦修煉進一步提升修為一邊看護著小靈珊。



“托藍酒吧”果然不同尋常,和其他的酒吧也不同。或者說這根本就是一家夜總會更確切些,但是又不完全相同。



酒吧隻有一層建築,占地極廣,卻分為不同的幾個區域,高雅、奔放、純情、激情,帶給來酒吧的人完全不同的刺激感覺。



刑飛拿出格雷親王交給自己的一張卡片,守門的守護馬上變得異常謙卑,帶領著刑飛走進了通道,然而刑飛注意到,這個守衛隻是送到這裏,就躬身退了出去。



刑飛所在的位置是正是高雅情調的場所,優雅婉轉的音樂飄蕩在酒吧裏,讓身處其中的人難得的放得輕鬆,似乎全部的壓力都釋放了出來。



從格雷親王那裏得來的消息,這家托藍酒吧的消費極其昂貴,除了女人,能夠進入這裏的男人非富即貴,很多都是全世界某個大家族的太子爺。畢竟,一杯冰水就要消費一千美金的消費並不是每一個有錢人都能負擔的起的。



所以,這裏的男人看起來很少,美女卻很多。



來自全國各地的女孩子坐在酒吧各個角落,宛如綻放在夜色中的一朵一朵的燦爛鮮花,或奔放或含蓄,什麽樣的風情都有。這裏也有很多閨中惆悵的多情少婦。



精火鳳凰自從踏進酒吧的一刻起,眼睛好像就用不過來了,一會盯著這個,一會又盯著那個,就像一隻腦門貼著標號的“色狼”。不過他的英俊瀟灑,讓他的流氓看起來就變成了不拘一格的瀟灑。



不一會,就被兩個穿著性感的高挑美女拉著走向了角落“聊天”去了。



看精火鳳凰那左右亂飛的淫-蕩眼神,刑飛心裏真懷疑,這個家夥先前說的那個愛情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刑飛當然不是來這裏找女人快活的,雖然這裏的美女別有風情,幾乎什麽類型什麽皮膚的都能找到,然而,與狐妖化身的東方幻姬一比就遜色許多。



就在他倍感無聊,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一道清冷身影映入眼簾。



那是一個坐在靠窗位置的女孩,潔白色的長裙,優雅卻並不失性感的高跟鞋,隨意披散的褐色長發,一張雪白的臉蛋,眉目如畫,卻冰冷聖潔,拒人於千裏之外。一隻雪白的小手托在下頜,眼波迷離,不知在想著什麽,另外一隻手中捏著一隻精致的高腳杯,杯中酒汁濃豔如胭脂,與雪白小手紅白分明,相映成趣。



被這個女孩吸引並不是因為這個女孩漂亮,事實上這個女孩的姿色比起東方幻姬也毫不遜色,卻別具一種清冷的豔麗。



刑飛注意這個女孩是,是因為這個女人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



“修真者。”刑飛來了興趣,閉上眼睛,控製著自己的神念向著女孩所在方向探測過去……



“咦?”



不探不要緊,一探之下,刑飛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倏地睜開眼睛,看向女孩方向,就在他剛剛探查的時候竟然發現坐在自己和女孩身邊的客人,竟然有一半是修真者。隻不過等級不同而已。



“恩?”刑飛再次探查過去,一縷神念直接落在女孩身上,嘴裏卻發出一聲驚呼。一種強烈的波動竟然將他的神念反彈回來,中正醇和,卻又說不出的霸道,與他接觸過的修真法訣完全不同。



與此同時,靠窗女孩的眼神也吃驚的看了過來。



那是一雙純澈到骨子裏的清冷,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刑飛心裏不由的震撼,雖然沒有探查出女孩的修為,但是憑借著那反彈的力道他已經猜出女孩的身份。



那是光明聖殿的力量。



而看著女孩那雙純澈的眸子,刑飛不自禁的就想起了曾經讓自己心動的女聖鬥士瞬,不知道瞬現在做什麽,是不是早就把自己忘記了,亦或在她心裏還是把自己當成一個臭流氓。



“臭小子,你是什麽人?竟敢這麽盯著妮可看,你想找死啊!”一個巨大的吼聲響起,刑飛身邊多出一個身材雄壯的青年。青年五大三粗,說話的同時嘴裏噴著酒氣,雙目通紅。刑飛發現這個青年正是自己剛剛探測到屬於修真者的一個,隻不過他的修為很低下罷了。



隻不過青年雖然在吼,卻依舊保持著優雅的做派,從骨子裏透出一股高傲,居高臨下,帶著上位者的威嚴。



“帕克,滾回你的座位去,否則,我會讓你從此再也站不起來。”一個清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聲音不大,卻發出森冷的感覺,讓聽見的人仿佛感覺到心都在發冷。



刑飛好奇的順著聲音看去,他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有人會幫自己說話?兒說話的人竟然還如此狂傲。



托藍酒吧分成四片不同區域,此時在高雅區域和激情區域分界線上走來三個青年,都是二十來歲的英俊青年,上位者的氣息十足,站在那裏就散發出一種強烈的氣勢。



狂妄不可一世,三個青年的出現讓本來安靜的酒吧變得更加安靜。



剛剛還在暴躁發威的雄壯青年,一見這三個青年,臉色馬上變得蒼白,下一刻,竟然大氣都沒敢出,乖乖的走到了一個座位垂頭坐下。



刑飛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走來的三個青年,居中一人竟然是一頭難得一見的白金色短發,留到耳際,眉清目秀,即便是審美觀有著地域差異的刑飛也覺得這個青年實在是太帥了。



白金色頭發青年不但帥,而且那種從骨子裏發出的高貴,讓整個酒吧都黯然失色,甚至,兩個站在他身邊的金發青年身上的光芒都被他遮擋。



刑飛出現了一種幻覺,整個酒吧在他的眼中就隻剩下了兩個人,一個就是靠窗的白衣女孩,另外一個就是白金發青年。



白金色頭發的青年不屑的哼了一聲,冷冷瞥了那個帕克一眼,便直接向著刑飛走來,身邊兩個青年在他的示意下分別走向了刑飛兩邊的桌子,將附近的人全部趕走,留出一片寬敞的空間。



三個青年似乎有著某種強大的身份,被趕走的人連一句話都不敢說,乖乖的閃避。



“見過主人。”白金色頭發青年走到刑飛麵前坐下後,忽然壓低了聲音說道。



“啊?”刑飛一下愣住了。



“屬下名叫尤爾,我舅舅是格雷親王。”白金色短發青年低聲道。



“你舅舅是格雷?”刑飛不可思議的看著尤爾,從格雷親王的話裏,他得知格雷親王隻有姐弟兩人,這個青年竟然稱呼格雷舅舅,難道他是……



“我的媽媽是現任英國女皇陛下。”尤爾道,說這些話的時候,他沒有流露出一點傲氣,隻有謙卑,似乎他的血統並不高貴。



“MLB。”刑飛深深吸了一口氣,吃驚的看著白金發尤爾,腦袋裏的震驚已經達到了極點。雖然他以前的學習並不怎麽好,可也知道現任的英國女皇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強權人物,與前幾任的傀儡女王截然不同,這當然跟她的背景,格雷家族有著莫大關係。簡單說,麵前的尤爾就是龍子龍孫,絕對的龍太子。



“尤爾目前正聽從母親安排就讀於劍橋大學,下午的時候我接到舅舅的電話,得知主人會來托藍酒吧,所以在此等候。按照舅舅的吩咐,這兩天尤爾負責主人一切行止,聽從主人的安排。”尤爾道。



刑飛點點頭,終於從震驚中回神。不過心裏的興奮還是難以抑製,他怎麽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身邊竟然會跟著一個英國王子做小弟。這要是說出去,估計誰也不會相信吧?



“那個靠窗的女孩叫妮可,主人真是好眼光,在整座酒吧尤爾覺得隻有妮可才配得上主人您的尊貴,因為她是光明聖殿的聖女。”發現刑飛的目光,尤爾又拋出一個深水炸彈。



“光明教廷的聖女?”刑飛的吃驚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再次看向那個出塵女孩,心裏充滿震驚。



這個托藍酒吧可真是藏龍臥虎啊,不但有血族世子和王子雙重身份的尤爾殿下,竟然還有光明教廷的聖女出現。MLB,難道這是拍電影嗎?恐怕就算是最有思維創造力的導演也不會導出這麽彪悍的情節來吧。



走出酒吧的時候,刑飛的眼睛又深深的看了妮可一眼,他心裏並沒有不軌想法,隻是深深震驚,想不明白堂堂光明教廷的聖女怎麽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既然你能知道妮可的身份,難道她就不知道你的身份嗎?”刑飛邊走邊道。



“依照光明聖殿的強大勢力,她當然知道我的身份,隻不過,我現在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讓她忌憚。我除了出身血族,還是英國女王的兒子,尊貴的尤爾王子。就算是聖殿想要針對我也要先想一下格雷家族在英國的地位,畢竟,就算是聖殿也不敢輕易得罪一個國家。”尤爾跟在刑飛後麵,小心翼翼道。



直到兩人離開酒吧,大廳裏的客人才開始竊竊私語,誰也猜不出那個青年到底是什麽身份,尤爾王子會如此維護。



雄壯青年帕克在看著刑飛離開時,眼睛裏閃過一絲怨毒,掏出了手機……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