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89章 憑空炸雷,藍色閃電

“哈哈,怎麽樣?老子編的這個故事感人吧,哈哈,忘記告訴你們,老子可是在仙界出名的故事大王啊!”精火鳳凰忽然跳起來大笑道,狀若癲狂。



“是嗎?”刑飛看著得意大笑的精火鳳凰,罵了句:“MLGBD ,老子還真被你騙了。”



他又怎麽能看不出這個鳳凰說的是真是假?鳳凰那癲狂的樣子說起謊來檔次太低了,遠不是自己一個等級,心裏微微歎口氣。



“哈哈——”精火鳳凰沒有搭理刑飛的髒話,扭頭,眯著眼睛看著不遠處的七彩珊瑚和那枚黃色的果子,眼睛裏又流露出貪婪的光芒。



“你放心吧,我說了不跟你搶就一定不跟你搶,這枚瓊果歸你。”刑飛笑道,用力的捏了捏身邊東方幻姬的小手。



“謝謝。”精火鳳凰回頭,很認真的說了句,然後又一陣搖頭,不知道心裏想什麽。



精火鳳凰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很著急地道那枚果子,可是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知道在猶豫什麽。刑飛忍不住問道:“既然你這麽想得到這枚瓊果,為什麽還不去采摘了它,我看的出來,現在的瓊果已經完全成熟了。”



“摘了瓊果?”鳳凰翻著白眼看了看刑飛,撇嘴道:“你以為我不想現在就摘下瓊果吃掉嗎?我在這裏整整守護了一千年,就是等到它成熟,隻有成熟的瓊果才能發揮出強大的功效。我心裏比誰都著急。”



“那就摘了它啊。”刑飛說道。



“MB的,你以為我不想摘啊?關鍵是現在我也沒辦法摘下它。”精火鳳凰無奈的說道。



“沒辦法摘下瓊果,難道它還會妖術?”刑飛納悶了,其實他早看出來精火鳳凰對瓊果的必得之心。



“妖你媽個B啊。”經過鳳凰似乎很生氣,竟然忘記了刑飛現在是自己的老大,大聲罵道:“你眼睛瞎了啊,難道你沒看見那道銀光啊,要不是那道銀光保護著瓊果,我早就去摘了,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經他這麽一說,刑飛才注意到瓊果生長的位置,銅鼎的珊瑚上是一朵花骨朵的珊瑚石,頂端施放出一道銀光直通天際,銀色光柱並不粗壯,卻正好籠罩住了整塊珊瑚石,與珊瑚釋放出來的七彩光環互相映襯,光華綻放,瑰麗無雙。



那棵看似柔弱的小草正生長在珊瑚上,花骨朵珊瑚石的邊緣,被銀色光柱籠罩在裏麵,要想摘掉瓊果,隻有先通過光幕。



“這道銀光很厲害嗎?”刑飛不解的看著銀色光柱問道,東方幻姬也睜大了美麗的眼睛看著光柱。



從始至終她很少說話,隻是溫柔的陪伴在刑飛左右,此時卻不由得嗔了身邊男人一眼。如果這道銀光不厲害,精火鳳凰能夠等到現在嗎?



“銀光當然厲害,萬年瓊果籠罩在裏麵我根本就不敢去摘,你別看銀光看起來透明沒有什麽,卻是整個仙穀的陣眼,霸道異常。”精火鳳凰沒好氣的說道,看神經一樣的看著刑飛,似乎刑飛問出這麽白癡的問題就跟個傻B似的。



“我才不相信,讓我試試。”刑飛勁頭上來,心中默念法訣一動,虛空中一隻彷如實質的手掌出現在頭頂……



“我-靠,快住手!”精火鳳凰嚇得一哆嗦,大叫一聲,趕緊攔在珊瑚石麵前:“那銀光可是這座山穀仙陣的陣眼,如果強行擊碎,到時候我們就誰也別想出去了。”



“MLGBD,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麽樣才能摘下這枚瓊果?難不成就在這裏幹看著眼饞?”刑飛取消了乾坤手,怒聲道。



見麵前巨大的手掌消失,精火鳳凰鬆了口氣,沒好氣的看著刑飛:“我當然有辦法,你可不要忘記我是誰?”



“那你說應該怎麽辦?”刑飛迫不及待的問。



“等。”精火鳳凰說了個讓刑飛差點暴走的字,然而就在刑飛真正發飆的時候,精火鳳凰傲然道:“憑借我在這仙陣外守候了一千年的經驗,我深刻知道這座仙陣的霸道,就算是我在沒掉那兩階修為之前,靠硬闖也絕對闖不進來。不過幸好,每隔一百年,仙陣都會打開一次,就是我們進來的那道神秘門戶。每一次仙陣打開門戶隻有三天時間,第三天正午仙陣會再次閉合,將整座山穀封印起來。在仙陣閉合開始到徹底將整座山穀再次封印,有一刻鍾時間,而在這段時間銀色光柱會消失,萬年瓊果隻有那一刻鍾裸露在空氣中。所以,要想取得萬年瓊果,隻有等到仙陣閉合的那一瞬間,摘下瓊果,然後趁著門戶尚未完全閉合之前逃出去,就這麽簡單。”



“那按照你這麽說,我們隻能在這裏繼續等兩天到第三天的時候才能摘這枚瓊果了?”刑飛鬱悶道。



精火鳳凰那豬頭腦袋很無辜的點點頭:“是的,除了這個辦法我還沒想到任何一個可以安全摘到仙果的方式。也許強行突破銀色光柱能夠摘到瓊果,但是仙陣被打亂很可能會出現變故,很可能我們就再也別想出去了。”



“MLG。”刑飛咒罵一聲,卻無可奈何。精火鳳凰絕不會說謊,看來隻有這個最笨的辦法了。



接下來兩天三個人都留在了山穀中。



刑飛拉著東方幻姬在山穀中無聊的轉來轉去,奇怪的發現這座山穀並不寬廣,但是其中生長的仙草靈根數不勝數,簡直就是神仙聖地,怪不得能夠生長出萬年瓊果這樣的遠古仙果。



不過最讓刑飛感覺到奇怪的是,每次無意間走到那塊作為山穀陣元的七彩珊瑚石近前時,他都會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熟悉感,更讓他驚奇的是他竟然奇怪的從這塊珊瑚石上感覺出了生命波動。



“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刑飛第六次自言自語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已經是第三日上午。



就在剛剛他靠近珊瑚石的時候,那股神奇的生命波動再次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且,此次的奇怪感覺比以前更加強烈,眼前的珊瑚石似乎是一個生命體。



東方幻姬疑惑的看著刑飛,發現他的神色變得異常嚴肅,甚至是奇怪的肅穆。一雙柔軟的小手不自禁的使勁抓住了他的大手,此時她能夠深刻感受到刑飛心裏的震撼和強烈的迷惑。



精火鳳凰卻根本沒有注意到身邊刑飛的神色異常。



三天來,他始終守候在珊瑚石前方三米處,眼睛一眨不眨的就那麽盯著銀光中如水波當然的小草上的黃色小果子。先前兩天還好些,他的眼中隻是帶著貪婪和強烈的占有欲望,然而從今天早晨,精火鳳凰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變得炙熱、激動、甚至渾身都在顫抖……



就隻剩下一個時辰了,一個時辰之後,仙陣會開始閉合,那個時候銀光消失,就可以輕易摘到萬年瓊果了……



精火鳳凰心裏激動的想著……



“哢嚓——”



晴朗的天空忽然想起一道晴天霹靂。



山穀中三人嚇得身子一顫,晴天炸雷仿佛響在心靈深處,深深的震驚了三個人。



不由得紛紛抬頭。



天空萬裏無雲,清風吹拂,雖然從山穀不像外麵那樣能夠看見籠罩在山穀上空的七彩霞光,刑飛三人卻知道此時的山穀依舊被仙陣籠罩。



籠罩住山穀的霞光仙陣,卻對大自然沒有任何阻擋,陽光能夠暖暖的射進山穀,照射在數不清的仙草仙樹上,促進仙草的生長,風也能夠沒有任何阻擋的吹進來,搖曳著植物的枝葉。



晴天怎麽會出現炸雷?



感受著潤物細無聲的清風,三人心裏奇怪琢磨。



“哢嚓……哢嚓……”



又是接連兩聲炸雷在頭頂響起。這一次三人仰頭看的真真切切:兩道藍色閃電從山穀上空一閃即逝,藍光並不耀眼,所以剛剛低頭的兩人並沒有發現。



“別看我,老子以前也沒見過這種變態的景象。”注意到刑飛疑惑看來的眼神,精火鳳凰叫了一聲,心裏也充滿了狐疑。



他在仙陣附近足足守候了一千年,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怪現象。天空晴朗,憑空起炸雷,一閃而逝的藍色閃電……



MLGBD,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下一刻,精火鳳凰的眼睛很快的落在身前的萬年瓊果上,難道出現在這幾道炸雷和瓊果的成熟有關?



“哢嚓——哢嚓,哢嚓哢嚓——”



就在刑飛和東方幻姬麵麵相覷,心中疑惑的時候,天空中已經再次響起炸雷,與先前兩次不同,炸雷一聲接一聲,連貫不斷。



數不清的藍色閃電在山穀上空出現,又消失,交織成一張絢麗的藍色光幕,景象美麗,又讓人心中說不出的震撼。



刑飛正被天空中詭異的現象吸引,心靈深處忽然劇烈才顫動一下,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不遠處的珊瑚石。



他的眼睛再也移不開。



眼前竟然出現了更加不可思議的一幕……



銅鼎形狀珊瑚石上是珊瑚石花骨朵,此時的花骨朵竟然繚繞著七彩的流光,濃烈的流光似乎將整個花骨朵包圍了一樣,在外麵隻能看見花骨朵珊瑚石的模糊影子。



刑飛有一個幻覺:被七彩流光籠罩的珊瑚石竟然變成了真正的鮮花花瓣,而更讓吃驚的是,那花瓣正在一點一點的綻放……



一股特異的香氣鑽進鼻孔,這股香氣和山穀中先前的香氣完全不同。



而且這股奇異的香氣隨著流光中花瓣綻放越來越濃,刑飛忽然抑製不住的強烈心跳加速,他又感覺到那股奇怪的生命波動,與先前不同,此時的生命波動是那麽的明顯,直接敲打在他的心髒上……



精火鳳凰也被這奇怪的一幕吸引了目光,不錯眼神的看著發生變化的珊瑚石……



奇特的香氣越來越濃鬱,似乎已經完全抵消了其它香氣,聞見的刑飛三人隻覺得渾身舒暢,全身三萬六千根毛孔在這一瞬間似乎同時張開一般,說不出的暢快。



“咯咯咯——”一聲悅耳如銀鈴的笑聲從山穀裏響起……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