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81章 血月修羅訣

刑飛並未馬上離開古堡。雖然十二血族親王已經給他傳回消息,說:艾奧裏奧目前正在英國劍橋這個在歐洲最有活力的城市裏,和其他幾位守護騎士一起保護一位尊貴的紅衣大主教寧桑主教。



寧桑主教是光明聖殿裏,除了至高無上的金衣教皇之外最尊貴的四大紅衣主教之一。



目前,寧桑主教正在這個歐洲美麗的城市向全市人民散播神聖的聖殿教義,艾奧裏奧就是保護寧桑主教的八位守護騎士之一,這次負責保護寧桑主教的是一名黃金聖鬥士、三名白銀聖鬥士,和四名青銅鬥士。



通過十二親王的描述,刑飛對光明聖殿又有了新的認識。



光明聖殿並不是隻有聖鬥士這些守護騎士力量。光明聖殿的力量一共分為兩個類別,聖鬥士乃是聖殿最忠實的守護者,是最純粹的武修。而聖殿中除了這些聖鬥士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神秘的力量,那就是魔法師。



經過丹奴斯的解釋,刑飛給這些魔法師下了一個定義:魔法師就是西方的修仙者,屬於修真者的一個行列,隻不過他們修煉的方式和東方修真者完全不同,修煉的法門也更加神秘。



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不論是東方修真者還是西方的修仙者,乃至聖殿守護騎士,他們修煉的前提都是吸收天地靈氣作為基礎。



而聖鬥士這個稱呼是聖殿守護騎士在整個修煉界的專有稱呼,在人間界普通人的眼裏,這些高貴的鬥士統稱為聖殿騎士,受到無上的尊重。



刑飛得知這些消息隻是輕輕一笑,並沒有在意,不管如何,為了給東方幻姬的母親報仇,他都要殺死白銀聖鬥士艾奧裏奧,不管艾奧裏奧是不是該死,他都要將他殺死。要怪就隻能怪艾奧裏奧殺了自己老婆的母親。



刑飛雖然無賴流氓點,可是很護短的。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誰碰我老婆,我殺他全家!



這句話可不是他開開玩笑,在東方幻姬成為自己女人的那一天,他就已經做了深刻的決定。他可以不管天地間正邪之間的爭鬥,卻絕對不能讓身邊的女人吃虧。



夜晚,月明星空,刑飛推開密室的窗戶,身子如一陣風輕飄飄的飛出,落在了古堡最頂端的天台。



血族的這處古堡坐落在梵蒂岡郊區數十裏外的荒山,處於一座小山的最頂端,依照山的本體形狀建造,風格古樸,巧奪天工。



夜空下遠遠看去,梵蒂岡這座在全世界成為最小的國家都市,竟然籠罩著一層神聖的氣息,連空中的月光似乎都比別的地方皎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光明聖殿就坐落其中的原因。



與幾十裏外燈火通明的梵蒂岡都市相比,黑暗血族的古堡顯得說不出的靜謐。每當夜幕降臨,整座古堡的便陷入一片黑暗,連一處燈光都沒有。



驟然看去,幽靜的古堡在怪石嶙峋的小山頂像是趴著的一隻怪獸,夜色下極力隱藏著猙獰的麵孔。



刑飛已經不是第一次登上古堡頂端,可是看著眼前靜謐的幽森的古堡依舊覺得心裏冷颼颼的。



在古堡空地,和周圍突兀的岩石上,出現了許多黑色人影,全身籠罩著黑色袍子,這些人就像是和黑夜完全溶為一體一樣。



刑飛淡淡一笑,輕輕的自言自語:“好了,開始修煉了。”說著盤膝坐下。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在刑飛盤膝坐下的一瞬間,身上騰出一陣血霧,血影分身刑飛瞬間從刑飛的身上出現,和刑飛並肩盤膝坐在房頂,兩隻巨大的血翼在背後輕輕的舒展著。一股強大的威壓從身上散發而出。遠處修煉的血族成員幾乎是同一時間轉頭看向古堡頂端,然後,一同恭敬的躬身施禮,才分別坐下進入各自修煉。



“你的行為違反了你的承諾。”盤膝在地的刑飛皺眉,輕輕說道。



血影分身刑飛的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有些不快,可是他卻沒有說話,身後雙翼輕輕一煽,身子橫移三米,又與刑飛融合人一處。



隻是此時的刑飛也已經變得與先前完全不同。



以眉心為分界線,整個身體似乎分成了兩半,右邊是正常的刑飛。左邊卻完全變成了血影分身的樣子,猩紅色的長發垂在肩頭,一隻巨大的血翼在身後輕輕平放,左邊額頭布滿了黑色魔紋,散發出一股邪意的俊美。



刑飛苦笑一下,閉上眼睛開始修煉。



如果有修煉界的人看見此時的刑飛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現在的刑飛就像是變成了兩個人,一半是他自己,一半是血影分身。



右邊身子再次出現那霸道的氣旋,依舊肆無忌憚的吸收著天地間的靈塵。而他的左邊卻騰起一團奇怪的血霧,團血霧就像是巨大的黑洞,不但的吸收著月光灑下的光輝。以古堡頂端為中心,方圓百米,月光被刑飛身邊的血霧徹底吸收,陷入了絕對的黑暗。



“哎!”如此足足過了片刻,刑飛的右眼睜開,閃過一絲無奈。



下一刻,他的右半邊身子也變成了紅色,同時,左邊的血影分身也消失了,變成了正常刑飛的樣子。隻不過此時的刑飛的雙目已經變成赤紅,全身都籠罩在血霧中。



刑飛心裏很無奈,今天他堅持了足足兩個小時才徹底被血影分身占據修煉主導地位。現在他身體裏的血脈已經完全變成了紅色,連乾坤霸天訣形成的靈湖此時也旋轉的異常緩慢下來。一道道古怪的紅色氣流在全身血脈中飛快的沿著周天旋轉著。



一絲絲奇怪的能量從全身毛孔滲入身體,又融入這些急速飛走的紅色真氣,刑飛能夠清晰感受到紅色真氣隨著飛速周天旋轉越來越強大。



乾坤霸天訣匯聚的靈湖似乎也感覺到紅色氣流的強大,以及那強烈的吞噬作用,竟然乖乖的將血脈中氣流全部收回,封閉在靈湖內,形成一個封閉空間,杜絕了與紅色氣流的接觸,將全身血脈都給血色氣流讓出來。



奇怪的血色氣流足足沿著周天旋轉了一個周天,這才緩慢下來,然後開始向著丹田氣海匯聚,融匯成另外一個奇怪的紅色漩渦……



讓刑飛慶幸的是,乾坤霸天訣的灰色真氣和血色真氣運行的路線完全一致,這固然是刑飛的身體已經達到了肉仙境界,全身血脈貫通。可他還真的擔心兩股真氣流轉路線不同,那樣無疑會有很大麻煩。



……



天空中明亮的月光失去了光輝顏色,變成暗紅比平時陰暗了許多,像是籠罩了一個淡紅色霧氣。



梵蒂岡聖殿中一座小山上,此時正有一個身穿金黃色寬袍的絕美女子,站在小山頂端,抬頭看著空中月色,皺眉不語。



“教皇陛下,這兩天的月色總是充滿古怪,不像是自然現象。”女子身後站著三個身穿大紅寬袍的人影,三人也抬頭看著奇怪的月色,此時其中一人皺眉道。



“看月光的顏色很像是血族的血月召喚,可是又不大像。”絕美女子伸手輕輕攏了一下鬢角長發,那一瞬間的風情無限,可惜無人欣賞。



“要不要派守護騎士去血族古堡查探一下。”先前說話的紅袍人影詢問道,眼睛低垂,似乎,女人的風情根本沒有看見。還是,他不敢?



“不用了。現在東西方修煉界太複雜,還是不要輕易去招惹那些吸血鬼了。”絕美的女子說完,又抬頭看一眼頭頂忽然變的正常的月亮,頭也不回的走下小山。



身後三個紅袍人影彎腰,恭敬的跟在身後,沒有說話。



……



天邊出現第一抹紅日亮光,刑飛的雙眼在這一瞬間也恢複了正常。他翻身站起,感受了一下身體,那寂靜的靈湖已經再次自主旋轉起來,淡灰色的真氣再次充滿了全身血脈,即便不需要他刻意修煉,也在緩緩的按照周天旋轉。淬煉著自己身體血脈。



刑飛發現,自己身體裏的真氣竟然又強大了一些。



這些本讓他欣喜,可是一想起昨晚的事,他就高興不起來。



雖然他現在已經將血影分身煉化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但是血影分身的強大依舊保留著強大的自主意識,尤其是,一旦到了夜間,他就會變得更加強大,自己的乾坤霸天訣竟然也不能將其壓製住。



現在的刑飛,白天才是他自己,晚上則是兩個人的綜合體。



就因為這個,東方幻姬一旦到了晚上就不讓自己碰一下。因為,晚上的刑飛就像是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身體,讓東方幻姬根本不能接受。兩個人的陰陽雙修也隻能放在白天進行,一到晚上刑飛就會乖乖的爬上樓頂,獨自修煉。



而每當這個時候,血影分身就會強橫的占據修煉的主導地位,當然,血影分身占據主導地位的隻是修煉,意識還是被刑飛壓製住的。



修煉的時候,刑飛能夠完全感受到血影分身修煉的過程,血影分身修煉的是血族最遠古最霸道的一種修煉法訣,從分身的意識中刑飛知道這個法訣叫做“血月修羅訣”,血月修羅訣修煉時吸收的月光的能量,與刑飛所認識的修真法訣完全不同。



隨著血影分身的修煉,修為提升,刑飛發現自己的修為也會有所上升,甚至,提升的速度不比自己修煉乾坤霸天訣慢。這是讓刑飛百思不得其解,分明是兩個法訣分開修煉,互不相幹,為什麽會提升自己修為?



不過,隻要一到白天,血影分身就會自動停止修煉消失,隱藏進刑飛的丹田氣海中,獨自修煉。



感受著丹田氣海中那不斷變得強大的血色漩渦,刑飛心裏總是有隱隱的不安,他擔心萬一有哪一天自己控製不住這團血色氣旋,那將是什麽後果?刑飛想都不敢想。



不過實力大增,還是讓刑飛充滿信心,畢竟,現在的修煉界亂七八糟的,實力越高才能保護好身邊的人。



進入房間,東方幻姬剛從洗手間出來,剛剛沐浴後的妖狐幻姬,有著無與倫比的魅力,看著溫柔注視自己的女人,刑飛嘿嘿一笑,摟著美人兒的嬌軀,一邊占著便宜一邊道:“準備一下,今天咱們就趕往劍橋。”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