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72章 妖影流顏

第72章 妖影流顏



幾日來,刑飛和東方幻姬就居住在這單獨的豪華別墅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刻苦修煉。



刑飛雖然將欲-望主神的魂骨已經強行轉移給東方幻姬,可是先前已經傳承的力量是不能化解的,尤其是那個可以刺激人體隱藏隱藏最深欲-望的情-欲領域早已如同烙印一樣和刑飛的靈魂交織在一起,想要抹去根本不可能。



而得到主神魂骨的東方幻姬,卻因為某些原因,並未能馬上得到神格的傳承,盡管如此,獲得主神魂骨完美融合以及封印部分力量的東方幻姬隨著刻苦修煉,其境界又前進了一個境界,直接踏入了元神期。這在修真界是不可思議的。每次修煉時,潔白如玉的額頭總是會出現一抹淡淡的黃色,腦海中的精元元神越來越清晰,看的刑飛好不羨慕。



乾坤霸天訣不同於這個世界的任何一種修煉法則,很另類的分為煉體期、練骨期、煉血氣期、煉神期,根本不可能出現元嬰,更不會出現元神。



所以,每次看見東方幻姬修煉時眉心出現的光點,知道那就是東方幻姬修煉出的精元元神,每當這個時候,刑飛都很羨慕。啥時候自己也能弄出個元神玩玩呢。



整棟別墅的每一個角落,幾乎都成了兩人修煉的場所,兩個人刻苦修煉自然少不了陰陽雙修,麵對全亞洲最出名的影視天後,刑飛的惡趣味層出不窮,東方幻姬因為刑飛對自己的恩德也百般應承。同樣得到欲-望主神傳承的兩個人雙修時,讓刑飛得到另外一種快-感,比以前和林菲兒魔靈雙修時更加滿足,那不但是肉體的滿足,甚至是靈魂深處的碰撞。



漸漸,刑飛發現一個不可思議的事實,靈魂雙修時的兩人竟然可以得到神秘的真氣共享,這種神奇的現象,已經徹底超越了刑飛的認知程度,連東方幻姬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真氣共享現象,別說是聽說,就是傳說中都不曾有過。



真氣共享讓刑飛眼前一亮,通過真氣共享,雖然不能無限製的運用對方真氣施展法術,卻可以通過自主意識用自己的真氣幫助對方修煉和恢複。兩人的血脈在此時就像是被某種橋梁貫通,達到了一個神奇的境界。



通過這個神奇的真氣共享,刑飛可以更加清楚的觀察到東方幻姬身體裏的不穩定因素有哪些,更準確的運用自身靈湖旋轉吸收靈塵來高效率的幫助她穩定修為,達到的效果已經不是事半功倍能夠形容的。



乾坤霸天訣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修煉這個霸道法訣的刑飛才會成為了肉仙也不會出現天劫。但是東方幻姬不同,雖然得到主神封印的能量和一些修煉方式,但是她的修煉完全屬於這個世界。一旦突破了解身期進入渡劫期就會隨時麵臨天劫的危險,而東方幻姬的一身修為從某種意義上說並不是自己的,穩定程度自然不高。



所以,在東方幻姬進入元神期後,刑飛便不再運用自己的力量幫強行幫她提升境界,而是借助靈魂吸收來的靈塵,一遍一遍的淬煉著她的身體,就像是當年自己煉體期一樣,雖然刑飛不敢確定自己這麽做能不能讓東方幻姬直接成為像自己一樣的肉仙,但是他知道隨著自己的不斷淬煉,東方幻姬的肉身會越來越強大,一旦真的對抗天劫的時候危險係數也會減少很多。至於東方幻姬突破後麵的境界那需要她自己的修煉來完成,刑飛知道,純粹的投機取巧不但不會給她帶來幸運,甚至會帶來生命危險。隻有自己修煉出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或許是經過這段時間的滋潤,原本就美得冒泡的東方幻姬變得越來越豔光四射,充滿了誘-惑力,每每刑飛看見都會情不自禁,當然這也跟兩個身上那變態主神的力量有關,互相吸引。



除了沒有繼承情-欲領域,現在的東方幻姬已徹底是一個翻版的欲-望主神,除了天生的幻術,本身的修煉法訣全部放棄,轉為了修煉欲望主神流傳的法訣。



一團淡黃色的光輝籠罩在東方幻姬的身上,看起來那麽聖潔不可侵犯,主神畢竟是主神,能夠成為主神,被人類信仰,無疑是神聖的存在。



“嗡——”



不斷的輕響從東方幻姬身下傳出,不起眼的“欲-望魔輪”變大了數十倍,正托在東方幻姬的身下輕輕的旋轉,無數的黃色氣焰從玉盤上散出,如同絲線一樣與東方幻姬周圍的氣焰相呼應。整個現象看起來說不出的怪異,此時的東方幻姬就像是被蛛網籠罩在裏麵一樣,看不真切。



刑飛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著這一切,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短短幾天時間,融合了主神魂骨的東方幻姬已經和欲望魔輪取得了共鳴,雖然她還不能理解這件神器的妙用,但是卻可以用來促進自己的修煉。刑飛已經很滿足,也想通了為什麽當初自己不能取得欲望魔輪的共鳴,是強橫的乾坤霸天訣壓製住了主神的力量才讓自己不能和這個玉盤產生聯係。



好強悍的乾坤霸天訣!



刑飛對乾坤霸天訣的霸道又有了新的認識。



“恩?”看著東方幻姬修煉的刑飛忽然眉頭一挑,眼睛看了看全神貫注修煉的東方幻姬,下一刻身子詭異的消失在原地。



瞬移。



如今他已經可以輕鬆的施展瞬移,隻不過有一定的範圍限製,如果超出這個範圍就會像第一次那樣,出現真氣幹涸,甚至暈飛的情形。



“你是誰?”刑飛麵前站著一個穿著黑袍的人,在夜色中背對著他。



在別墅裏他就感覺到外麵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讓他覺得冷颼颼的,為免驚動修煉中的東方幻姬,他這才施展瞬移出來查看究竟。



“你就是刑飛?”黑衣人說著回轉頭。



刑飛一下就驚呆在原地,眼前是一個女人,一個妖媚入骨的女人,當看見這個女人的第一瞬間,他的整個人就像是全部被吸引了進去,不受控製。女人的美,女人的笑,女人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讓刑飛不能自拔,靈魂也在其中開始沉陷。



“嗬嗬——”身穿黑袍的女人輕輕一笑,百媚橫生。與此同時,刑飛隻覺得全身一送,再看向女人,已經沒有那種奇怪的感覺。



“你是誰?”刑飛這一次很小心,他知道剛剛自己一定是中了這個女人的什麽媚術,就像是當日被東方幻姬迷惑一樣。想通這一點,刑飛頓時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如果剛剛這個女人要對自己不利,自己早已屍骨無存。



“我叫妖影流顏,是媚兒的姥姥。”女人嫣然一笑,黑夜似乎也在一瞬間變得明亮起來。她的聲音很隨意,看著刑飛的目光中雖然帶著一絲驚奇,可是卻並沒有什麽殺機。



“胡媚兒?你是她姥姥,來這裏是帶她走的?”刑飛吃了一驚,怪不得胡媚兒以前說自己要是敢欺負她,就讓她姥姥殺了自己。麵前的女人果然厲害,隻是一個照麵自己就栽了,如果她真有殺自己的意思,自己可能早沒了。胡媚兒是個小狐狸精,那這個女人也一定是個老狐狸了?刑飛又仔細打量了一下妖影流顏那張傾國傾城卻根本看不出年紀的麵孔,心裏萬分疑惑。



“我已經去看過她了,不過她不想跟我走。所以我才好奇,來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妖影流顏道。



“我就是我,一個大男人,沒什麽好奇的。”知道對方沒有敵意,刑飛也放鬆了。



“嗬嗬,你這人說話倒是很有意思。”妖影流顏輕笑道,繼而神色變得認真起來:“雖然我未看出你的修為深淺,但是我感覺的出你有自保的能力,這樣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麽?”刑飛奇怪問。



妖影流顏輕輕一笑:“我已經見過你,目的已經達到了。好了,我走了,好好照顧媚兒,如果有不能解決麻煩,來南疆找我。”說完,身影化作一道紅光向著天邊急速飛去。



“喂,你是不是來自妖魔道?”刑飛對著空中的殘影大叫一聲。心裏充滿疑惑,胡媚兒是自己從妖魔道無意間帶出來的,這個女人自稱是她姥姥,應該來自妖魔道。可是妖魔道被上古仙陣封印,她是如何出來的?難道說,封印已經破除了?



“刑飛,你沒事吧?”察覺刑飛離開,東方幻姬早已從修煉中醒來,見刑飛進來,關切問道。



“沒事,外麵來了一隻狐狸精,被我打發了。”刑飛隨意說道,心裏還是納悶,決定得找時間去問問胡媚兒這小丫頭。說實話,這些天胡媚兒都跟著寧蓉蓉修煉,從未再來找自己麻煩,沒有這小丫頭來跟自己搗亂,他心裏還挺想念這小丫頭的。



“現在灌輸在我身體裏的能量已經煉化的差不多了,我們什麽時候去西方?”東方幻姬期盼的詢問道。修為提升之後,她最關心的就是這件事,為自己的母親報仇。時時刻刻都在想,隻不過被刑飛阻止了而已。她心裏也知道刑飛這是為了自己好,所以也沒經常再提起。



“就這兩天吧,去西方之前我還得找個人。”看著東方幻姬變得越來越性感的容顏,心中一陣激蕩,腦海中卻想起了另外一個人。既然要去西方,有些事情還是一並解決的好。



“就是這裏?”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別墅不遠處,車前站著兩個人。說話正是為首一人。



“東方幻姬,我不管你到底有什麽背景,既然想要掙脫我的手掌心,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以前我寵著你沒有動你是因為你能給我賺錢,你既然要走,臨走也總得給我嚐嚐鮮吧,嘿嘿。我要讓你的裸照傳遍亞洲每一個的角落,讓那些崇拜你的人見識一下你的另外一麵,嘿嘿。”為首那人陰沉道,眼睛低著不遠處的孤單別墅,頭也不回問道:“都準備怎麽樣了?”



“老板放心,這一次我找的全是高手,絕對不會出現差錯。”身後黑衣人諂媚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