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70章 誰欺負我老婆,我欺負他全家。

第70章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誰欺負我老婆,我欺負他全家。



整個修真界,一夜之間變天。



封印住妖魔道通往人間界幾處通道的仙陣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紛紛破碎,頓時之間,妖魔之氣縱橫,無數被封印在妖魔道之中的妖魔邪三宗門人,如驚濤駭浪一般衝出妖魔道。



五大修真正宗根本來不及攔阻,也攔阻不住。



等到五宗宗主親自趕到封印之處時,時間已經晚了。衝出妖魔道的三宗門人早已遠遁,破碎的遠古仙陣竟然再次奇怪的閉合,隻是其威力與先前已經遠遠不如。



第二日,修真正宗五宗宗主便一齊收到了門下弟子傳來訊息。妖魔邪三宗已經分別占據地盤,開宗立派,正在盡力召集散落在人間界的三宗弟子和一些妖魔鬼怪擴大自己實力。



魔宗占據西域一座大山,妖宗霸占了南疆一片山脈,而最為詭異的邪宗卻走進北疆。妖魔邪三宗分別占據一方,開始招攏門人,和修真五宗正式對峙起來。隻不過讓修真五宗鬆口氣的是,妖魔邪三宗雖然重見天日,卻並未大肆騷擾人間界。妖魔邪三宗衝出封印的事情目前還隻有修真正宗知道,也並未引起人間界的恐慌。



但是讓修真正宗五大宗主充滿擔憂的是,門下弟子傳來消息裏還包括一部分尤為重要的訊息:魔宗竟然有三個修為達到魔王境界的高人,一時之間並未發現更高修為的魔神。邪宗之中同樣也有兩名邪王境界。至於妖宗雖然隻有一位達到邪王境界,可是卻有一名妖神境界的萬年老妖。



妖魔邪三宗修行和修真等級和正宗完全不同,隻分為普通、尊、聖、王、神、仙六個境界,王級高手的強大就相當於修真正宗達到解身期的高手。至於妖神那已經相當於跨入了所謂的渡劫期,隻有一步之遙就要登臨仙界強悍存在。



雖然因為修煉方式不同,妖魔邪王在嚴格意義上雖然比不上解身期修真高手,但是也絕對相差不多。而最關鍵的是,現在修真正宗五大宗門之中,除了一向偏居西北的羅浮宗主聶天陽外,其餘五宗之中包括宗主在內,也沒有一個真正達到解身期高手。妖魔邪三宗卻一下蹦出六個王級高手,甚至還有一個更厲害的妖神存在。



修真界馬上如臨大敵,雖然現在妖魔邪三宗分別占據地盤擴充力量,並未馬上開始對修真正宗進行報複。但是修真界的人都清楚,過不多久,整個神州的正邪大戰就會真正拉開。所以,五宗宗主馬上下達法令,召集所有門下弟子盡快回山以免被妖魔邪三宗分別攻擊,並廣發靈符給隱藏在人間界的修真宗派,團結一切力量,來應付不久後的正邪大戰。



…………



就在神州整個修真界風起雲湧,殺機四伏的時候。



刑飛終於睜開了眼睛。



他已經足足盤膝打坐了七天七夜,這段時間不吃不喝,全心全意的感受著自己身體內的變化。正如他先前所想那樣,欲-望主神魂骨的剝離並未對他造成任何損失,雖然乾坤霸天訣的強橫可以煉化魂骨中封印的力量,但是兩種力量明顯很不協調,存在強烈的衝突。而如今主神魂骨的剝離卻讓壓抑了許久的乾坤霸天訣功法終於得到了百分之百的釋放。



短短七天中,刑飛的修為境界又有所提升,現在是:煉體期第六階、練骨期第四階、煉血氣期第三階、煉神期第一階。



很明顯,煉體期是最容易提升的一個境界,而煉神期卻是最難的一個境界。對此刑飛並沒有任何不滿和焦急。



他已經徹底 明白,乾坤霸天訣的修煉法則跟這個世界完全不同,雖然他並不清楚自己現在的修為到底在這個世界上屬於什麽境界,但是他相信能夠施展乾坤手的自己在修真界絕對算的上強大。他如此刻苦修煉隻有一個原因,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的身份,以前幻境中的那些景象到底是什麽?而想要知道這一切的前提就是不斷提升修為。



“主人。”見刑飛終於睜開眼睛,東方幻姬臉上出現一抹喜色,輕聲喚道。



在刑飛修煉的這七天中,東方幻姬也並未閑著,也在一邊刻苦修煉,將刑飛強行灌輸給自己的力量進一步煉化,並去感悟那神奇的魂骨力量。



雖然短短七天,可是東方幻姬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的她早已不是那個修為低下的小狐妖,雖然刑飛灌輸給她的隻是一小部分主神的能量,可是這股力量的強大也是不可想象的。如果一定要給現在的東方幻姬定義一下境界,那麽,幾天前還勉強隻能算先天境界的她已經連跳幾個境界,真正進入了元嬰期,此時在她身體裏還有著充足的能量,還有一塊沒有開發的主神魂骨,如果能夠將全部的力量轉換成自身實力,她一定可以再次上跳一到兩個境界,甚至有可能進入渡劫期也不一定。



東方幻姬不是刑飛,對修真的境界再清楚不過,清楚感覺到自己步入元嬰期境界,她興奮同時就是感動,對刑飛給自己的幫助,根本不是感激能夠形容的。



所以在這七天中,除了修煉之外,她就安靜的守護在身邊,生怕是有什麽人來打攪了刑飛的境界。她當然不知道刑飛因禍得福,剝離魂骨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還以為刑飛真氣大損正是努力修煉。



“你剛剛叫我什麽?”刑飛睜開眼睛看著匍匐在自己麵前的性感女子,覺得又有點口幹舌燥。



“主人,您對幻姬有再造之恩,幻姬願意永生永世為奴侍奉您。”東方幻姬說著趕緊低下頭去,臉上激動難以掩飾。刑飛對自己的恩德根本不是她能報答的,不管刑飛要自己做什麽,就算是性-奴她也毫無怨言。



刑飛趕緊拉起她,眼睛卻不由自主的落在東方幻姬那飽滿的胸脯上,雖然此時的她穿著睡袍,可是卻顯得更加飽滿,口水差點流了下來:“靠,你還是別叫我主了人,你要是這麽叫,全亞洲的男人還不都來踹我啊。”



“咯咯咯——”東方幻姬嫵媚一笑,在她眼裏此時的刑飛有點像個孩子,可是她卻沒有一點把刑飛當孩子看的想法。注意到刑飛的眼神,尤其是幾天來刑飛身上一直也沒穿上一件衣服,下麵的昂揚之物早期雄赳赳的立起。不由的臉上飛起一片紅暈,似乎看見了刑飛內心最齷齪的想法,水汪汪的眼睛迎視著刑飛的眼睛,低聲問道:“主人,您現在需要性-服務麽?”



刑飛老臉一紅,口不對心看著東方幻姬那嬌滴滴的臉蛋:“呃,這樣不好吧,算不算我欺負你啊。”



東方幻姬嫵媚一笑,沒有說話,輕輕的低下頭去……



一聲聲輕喘從房間裏再一次響起……



足足過了兩個小時才安靜下來,東方幻姬此時雪白的肌膚還透出一種迷人的紅暈,伏在刑飛身上,輕輕的喘-息著。



“好爽啊——”刑飛很無恥的叫了一聲,摸著東方幻姬光滑的後背,飄飄欲仙的快-感讓他覺得全身放鬆。



“主人,你太厲害了……”說完這句話,早已羞得將臉埋在刑飛心口,不敢抬起。她本身是妖狐之身,自小修煉的法訣就包含誘-惑的媚功,現在又多了欲-望主神的變態力量,盡管這樣,東方幻姬施展渾身解數,婉轉承歡,也勉強才滿足了刑飛的欲-望,而她自己卻早已跟普通女人一樣被折騰的渾身無力。



聽見東方幻姬的稱呼,刑飛很認真的看著她說:“以後不準再說什麽主人奴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老子的女人,是我老婆,知道嗎?”



東方幻姬的身子一顫,抬起頭,看著刑飛:“可是幻姬隻是一隻妖狐,根本配不上主人。”



“配不配得上我說了算,什麽都別說了,怎麽,難道你不願意,我絕不為難你。”



“幻姬願意,可是……”



“願意就行,哈哈,MB的,沒想到全亞洲男人都頂禮膜拜的影視天後成了我老婆了,哈哈……”刑飛忽然得意的大笑,忽然又轉頭說:“做我老婆一定要遵守三從四德,恩,我是一個傳統的人,以後隻準我勾引別的女人,你絕對不準勾引別的男人,要是讓我知道,哼哼,你勾引誰我就把誰閹了。”



刑飛的思維天馬行空,說的東方幻姬一愣一愣的,這也叫傳統?抿著嘴,卻不敢笑出來。



等刑飛說完,才猶豫道:“現在我修為提高了,甚至早就超過了我的母親當年,我現在就想去西方,給我母親報仇,可以嗎?”



“去,當然去,MLGBD。”刑飛翻身從床上下來,正義凜然的說道:“不但你要去,我這次也跟你去。MD,天大地老,老婆最大,誰敢欺負我老婆,我欺負他全家。”刑飛囂張說道。



“啊?”東方幻姬不可思議看著刑飛,她還擔心刑飛不允許她去西方。



“不過現在還不行,你現在雖然修為境界提升了,可是那些都不是你本身修煉出來的,還不穩定,需要穩定之後再去,我可不想出現什麽意外。”刑飛收起玩鬧的樣子,走到床邊,溫柔的將東方幻姬摟在懷裏,這一次他的眼睛裏沒有任何色-欲和不軌的想法。自從知道了東方幻姬的身份,對這個女狐妖,他沒有任何敵視的意思,正如他自己說的,現在的他連自己屬於哪個陣營,本來他以為自己是修真正宗,可是蜀山將自己趕出青雲峰之後,讓他心裏極其失望。刑飛根本不知道白眉等人的真實想法,難免充滿了怒氣。



而遇上血族和東方幻姬,讓他對西方修真界的印象很不好。光明聖殿的光輝形象下跌不少。骷髏侍衛長還說過一句別有深意的話,他說西方修煉界和神州修真界一樣,正不正,邪不邪,正邪難辨。



現在刑飛心裏對正邪兩個字充滿疑惑,難道說,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正邪之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