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45章 烈火符

第45章 烈火符



刑飛嚇得回頭,隻見落在最後的胡媚兒腳下一個踉蹌,正好被兩個水鬼圍在中間,眼看著一個水鬼的濕淋淋全是泥水的骨架利爪就要抓到她的身上。來不及細想,刑飛身子猛地衝回去,原地隻見一道光影,下一刻,拎著胡媚兒的後腰,堪堪從兩個水鬼手中給救了出來。



“謝謝——”胡媚兒感激的說道。



刑飛剛想說一句“不用謝”,還沒張嘴就傻了,胡媚兒擺脫危險,沒有片刻停頓,身子如一道影子似的,一溜煙的就衝到了最前麵,將刑飛扔到後麵不管了。



MLGBD忘恩負義啊。刑飛心裏臭罵一聲,隻是這麽一個愣神的時間,幾個水鬼已經將他緊緊圍在了中間。



眼看著幾隻水鬼向著自己靠攏,刑飛一麵警惕的看著他們一麵將懷裏的林菲兒摟的緊了些,幸好現在林菲兒早已又暈了過去,不然他也被嚇死了。



麻痹的!一手抱著林菲兒,刑飛空餘出一隻手,眼看著一隻水鬼的骷髏大手眨眼就到了自己麵前,準備不要命的展開肉搏。就在此時,一道火光飛來,正貼在那水鬼身上。



是一道閃著咒語波動的靈符。



被靈符貼中的水鬼發出一聲慘嚎,身子在原地不斷的劇烈掙紮,不一會就化成了一團青煙消失在空中。



刑飛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



“你還愣著幹什麽,快跑啊!”又是幾道靈符飛來,正貼在幾個沒有準備的水鬼身上,趕回來的寧蓉蓉見刑飛不動趕緊出聲提醒,刑飛一愣,下一刻哧溜一下衝了出去。



刑飛跑著跑著又停住腳步,因為後麵沒有腳步聲,回頭看去,卻見寧蓉蓉臉色蒼白,先前壓抑的黑色妖氣布滿全身,籠罩在黑色氣焰中的俏臉看著說不出的邪魅,一道道低階的靈符從手中打出,逼向周圍追來的水鬼。



不是寧蓉蓉不想走,而是走不了。當她提醒刑飛快走的時候,身邊已經圍繞了十幾個高大水鬼身體,其中夾雜著幾個後麵追來的半妖半怪的怪物,這些怪物雖然沒有水鬼那麽高階的靈識,可是身形更加高大,長的更醜陋難看,呼吸間發出一陣陣的惡臭氣味。



寧蓉蓉手中靈符不斷飛出,貼在水鬼身上,都是最低階的靈符,她已經看出最低階的烈火符對這些怪物有巨大的殺傷力。



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被靈符擊中的水鬼隻是發出一聲慘嚎就變成了一團散發著惡臭的黑煙消失在空中。



寧蓉蓉雖然吞噬了千年蜈蚣的精血丹珠,可是畢竟還沒有完全吸收,接連施展出十幾道靈符之後已經臉色蒼白,而此時聚集在她周圍的水鬼怪物卻越來越多。尤其是那些半人半妖的巨大怪物,竟然不懼怕低階的符咒,烈火符打在身上,隻燒出一個焦黑,傳出刺鼻的怪味,熏的寧蓉蓉差點暈倒。



這些半人半妖的怪物正是那些從水裏爬出來的水鬼的傀儡,水鬼明顯已經開了初步的靈識,在發現靈符可以輕易將自己毀滅卻不能毀滅怪物的時候,這些水鬼馬上改變了策略,一聲聲淒厲的嚎叫從山穀裏此起彼伏,然後,開了靈識的水鬼緩緩退到後麵,操縱著半妖怪衝到了第一線。



“呼——”寧蓉蓉早已因為法力消耗過度臉色蒼白,眼前景象更讓她心裏充滿了絕望,眼看著越來越多的半人形怪物聚攏來,眼裏不禁一片淒然,緩緩抬起一隻如玉的小手,一道閃著法力波動的烈火符瞬間出現在麵前,靈符周圍繚繞著奇異的火焰,不斷吞吐,現在她隻剩下釋放最後一個烈火符的法力,她要用這最後一道烈火符將自己毀屍滅跡,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這些水鬼怪物汙染自己的身子。



“MB,寧蓉蓉,你想做什麽?給我住手。”



一聲暴喝,將懷裏林菲兒交給魔靈,刑飛對著已經跑的快沒影子的胡媚兒大喊:“小妖精,你要不想被老子強-奸,就給老子滾回來,用烈火符燒那些水鬼。”喊完,身子急速衝進了包圍圈,正攔住要自殺的寧蓉蓉。



“你怎麽又回來了?”



“我要不回來你怎麽出去,別忘了,咱們是一起來的,要走也要一起走。動作快點,我來開路。”刑飛說完,雙手連動,三道巨大不像話的靈符迅速飛出,正迎上圍攻上來的幾個半妖怪物。



“……”寧蓉蓉看著刑飛,眼神變得有點複雜,卻沒說話。



依舊是三道最低階的烈火符,隻不過比起寧蓉蓉施展的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不是向四麵攻擊,而是隻飛向了前麵的半妖怪。



在飛出手的瞬間,三道靈符宛如三團巨大火焰,首當其衝的十幾個半妖怪馬上騰起洶洶烈火,向著兩邊摔去,躲在半妖怪後的水鬼更是嚇得恐懼四下奔逃。



“走!”



刑飛一聲大喝,拉住寧蓉蓉的手臂,身子如流星一樣從缺口處衝出。



“嗷——”一聲聲巨大的吼叫從山穀響起,在短暫恐懼之後,處於支配地位的水鬼再一次操縱著半妖怪追了上來。動作竟然比先前快了許多。



“小妖精,上,專打水鬼!”刑飛對著趕回來的胡媚兒大叫。



胡媚兒也看出那些水鬼最怕烈火符,聽見刑飛的話,小手在空中一揚,數十道旋轉飄舞的烈火符馬上出現在身前。



“著!”胡媚兒嘴裏發出一聲嬌喝,雙手在空中一揚,幾十道烈火符馬上如電光一般飛向了夾雜在半妖怪中的水鬼,然後“媽呀”一聲驚叫,連看也不敢看,也不管烈火符到底有沒有打到水鬼身上,會不會打偏,轉身跟在刑飛身後匆匆逃竄。讓她回來釋放烈火符可以,要讓她斷後她可不敢,那些家夥太難看,太醜了……



胡媚兒的烈火符並未全部打在水鬼身上,這些水鬼明顯已經開了靈識,當看見一大片烈火符飛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操縱身邊的半妖怪擋在自己麵前。



饒是這樣,胡媚兒釋放的可是幾十道烈火符,反應慢的十幾隻水鬼馬上在烈火符下變成了飛灰。



一下子滅掉這麽多水鬼,好像更激發了水鬼的凶殘,“嗷嗷”的怪笑聲在山穀裏接連傳來,越來越多的半妖怪在水鬼的召喚下從山林間冒出身形,加入了追殺刑飛等人的行列。



看著越來越多的半妖怪,刑飛幾個人隻覺得渾身發冷,他怎麽也想不出,這個幽靜的山穀裏怎麽會有這麽多的半妖怪,這都是哪裏來的。峨眉山什麽時候變成了妖怪山了?



明明距離山穀口不遠,可是卻像是萬裏長征一樣,每走一步都那麽艱難。



好在幾人也想出了對付的辦法,胡媚兒專門對付追到近前的水鬼,胡媚兒的烈火符雖然是最低階的黃色,可貴在數量多,正是水鬼的克星。刑飛則負責那些不怕烈火符的追到身前的半妖怪,就算半妖怪不怕烈火符,卻也承受不住刑飛那強大到變態的烈火,不能用符籙將你毀屍滅跡,難道還不能燒死你?



“魔靈,跟緊了我,馬上就到山穀口了。”不知道為何,在峨眉範圍,魔靈的修為幾乎被強行壓製住,根本施展不出來,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刑飛抱著昏迷不醒的林菲兒。



“流氓,快點,我快堅持不住了。”胡媚兒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她雖然是跟刑飛一樣的變態,可是法力消耗卻同樣嚴重,烈火符從最開始的隨手一甩就是幾十道,現在已經變成了要凝聚法力才能甩出四五道。



“再堅持一下,不遠了,就要到了,你們閃一下,我來開路!”刑飛看著前麵一百米左右的山穀口大聲說道。



……



峨眉青雲峰最高峰。



白眉與鄭闊迎風站在登頂,奇怪看著遠處。



“白眉,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何我感覺到那裏妖氣衝天?難道這峨眉聖地還有妖孽潛伏不成?”鄭闊不解問道。



“鄭宗主有所不知,峨眉雖然為修修真聖地,可是整座山脈之中卻有幾處禁地。”白眉皺眉。



“禁地?我怎麽不知道?”鄭闊吃驚道。



“峨眉又名蜀山,當年蜀山修真界何其繁華,峨眉宗說來也算是蜀山一脈分支,當年正邪大戰之後,整座蜀山修真界便隻剩下了峨眉一脈。而經過那一番大戰,峨眉山脈中便也留下了幾處禁地,正在當年正邪大戰的地點。祖師有言,即便是峨眉宗弟子沒有允許也不準深入其中。以免發生意外。如今妖氣衝天的位置便是其中一處,名叫幽鬼死地。”白眉看著遠處越來越濃的黑色煙霧,眉頭皺的越來越緊。祖師曾有留言,嚴令峨眉修真宗弟子進入戰後禁地,不過幾處禁地都有強大的法陣封閉著,所以從未有人進入過,也從未出現過像是今天這樣妖氣衝天的情景。



鄭闊聽完,默默思索:“白眉,依你之言,現在我們要怎麽做?”



“峨眉宗有戒條,任何時候不準進入禁地。”說到這裏,略微沉吟了一下:“不過今天這妖氣衝天的情況還是百年來第一次發生,未免禁地裏出現邪魔妖物,我決定派遣幾名優秀弟子去禁地外查探一樣。”



“我也正有此意,如今五大修真正宗,出了向來一脈單傳的羅浮還沒人來,優秀五弟子都在青雲峰,可讓他們去探查一下。如果沒有異常也便罷了,若真的有邪魔妖物出現,便順手將其消滅,就算不能毀滅也可第一時間帶回消息,憑借我們的修為難道世間還有什麽妖物是不能消滅的嗎?”鄭闊點頭道。



“恩,就如鄭宗主所言,我再讓清越、清揚帶路,讓他們七人去禁地外麵勘察一遍。”白眉點頭,兩個人趕緊下山,吩咐七大弟子迅速趕往妖氣凝結之地查探,叮囑他們隻能在外圍探查,絕對不允許進入禁地,以免出現意外。



王輝、蕭靈、戒色、王子平、何子聰、清越、清揚,修真正宗七大弟子,領了師尊法令,馬上離開了青雲峰向著幽鬼死地快速趕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