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8章 邪惡的血月召喚

第38章 邪惡的血月召喚



半夜十點,刑飛從理發店裏偷偷出來,黑夜開著阿斯頓馬丁轎車早已接了陌路等在外麵,鑽進車,飛速駛向郊區。



一臉黑色別克從一邊的胡同裏開出,林菲兒一臉氣氛,“我倒是要看看是什麽人敢跟我搶小白臉,哼。”猛地一踩油門,緊緊在後麵跟著。



“兩位大人,後麵有人跟蹤。”黑夜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遠遠綴在後麵的別克車,說話的時候眼睛裏閃現出一片紅色,今天是聖族百年來最重要的日子,竟然有人敢來搗亂,他決不允許。



“主人,是那個林菲兒。”魔靈隻是回頭看了一眼就好笑道。



“想辦法甩掉她就可以了,千萬不要做什麽傷害她的事,那是我朋友。”刑飛心裏苦笑,就是因為害怕林菲兒找自己麻煩這才等到這麽晚偷偷跑出來,沒想到她還是追出來了。想起昨晚的事,隻覺得頭疼。這個林菲兒簡直太彪悍了,怎麽自己遇上的女人一個一個都這麽彪悍呢。



“是。”黑夜沒敢多問,卻放放下了手機,眼睛裏同時閃出一道紅色的光芒,阿斯頓馬丁貴族轎車如同一道流星火焰,筆直衝出市區,下一瞬間,竟然奇怪的消失在了馬路上……



“死刑飛,你給我等著,看我怎麽扣你工資。”林菲兒從車上下來,狠狠踹了輪胎一腳,氣的臉色鐵青,同時看著前麵空蕩蕩的街道,難以理解。明明自己跟在後麵,那紅色轎車怎麽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呢?



撇下林菲兒咒罵刑飛,百思不得其解懊惱的回去不說。



夜晚11點半左右,刑飛和魔靈來到昨晚的神秘墓地後山,走下轎車,高大帥氣、卻像是要隱身在黑暗中的黑星早已在麵前等候,看見三人,黑星馬上恭敬的彎腰、低頭:“聖魔王大人,丹奴斯親王讓黑星在此恭候,請隨我來。”



沒有出現那詭異的門戶,黑星帶著兩人直接向著小山後更高處走去,逐漸,身邊出現了一個一個墓碑,竟然深入到了墓地深處。



站在墓地深處,魔靈還不覺得怎麽樣,刑飛則是感覺到渾身冒出陣陣冷氣,冷颼颼的,大半夜站在成千上萬的墳墓之中,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怪異。



墓地半山有一塊空地,足足有上千平米,其中隻有幾座孤獨的墳塋,與其他墳塋不同,雖然隻是隻是遠遠看著,刑飛也感覺到這幾座墳塋的散發出強大的氣勢,像是其中埋葬的不是死人,而是強大妖魔鬼怪。刑飛數了數,古怪墳塋足足有十二個,分作不同方向,留出中間一片寬敞的空地。



在空地上,站著幾十個人影,如果平時看見這些人,刑飛一定是會嚇得大喊一聲“鬼啊”倉皇逃竄,明明是活生生的人,卻散發出一陣陣強大的死氣,這些人明明站在那裏,卻像是與周圍的黑暗融為了一體,像是要憑空消失了一樣。



那感覺真是說不出的恐怖。



“恭迎聖魔王、聖天使兩位大人降臨!”丹奴斯親王說完,身邊是一個與他打扮相同的人馬上匍匐在地,謙卑而恭敬。



“都起來吧。”刑飛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大方的擺擺手:“丹奴斯親王,這些就都是你的族人嗎?”



丹奴斯親王起身,恭敬道:“站在丹奴斯身邊的是如今聖族其餘全部的十一位親王,聖天使大人的血脈覺醒非同小可,決不可出現任何差錯,為了避免任何意外,聖族親王這次將全部全身參與儀式。”



刑飛這才注意到,站在丹奴斯親王身邊的十一個人,身上的穿著與丹奴斯親王幾乎完全相同,都是深邃的暗紅色禮服寬袍,金紅色領口,上麵還點綴著一些奇怪的符號,每個人也如丹奴斯親王一樣身上散發著一種強大的威壓,隻不過這些人此時都謙卑的低著頭。



在這些人身後, 還站著二三十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人影,這些人更是謙卑的垂手侍立,想必是十一親王的隨從或者下人。



“你說是血月儀式到底要怎麽舉行?昨天說要是在子時覺醒,現在時間快到了,到底要怎麽辦?會不會有危險。”刑飛充滿好奇,倒是不怎麽擔心。



“回稟魔王大人,金爺的血月召喚儀式有斑濕族全力協助,在加上十一親王同時獻身施法,絕不會出現任何差池,請魔王大人放心。”丹奴斯親王無疑是十二個血族親王中和刑飛最熟悉的人,所有話都是他說,其餘十一個親王隻是安靜的站在身後。



“這就好,我就放心了。”刑飛道,竟然出動血族全部十二個親王啟動血月召喚儀式,當然非同小可,刑飛不免也有些擔心魔靈安全。



“丹澤西,陪著魔王大人去法陣外等候,其餘人也速速離開法陣,參與儀式的馬上各就各位,準備啟動血月儀式。”丹奴斯親王抬頭看看灰蒙蒙的天空,下了命令。



淡青色禮服的丹澤西伯爵恭敬的走到刑飛麵前,恭敬的守候著。



“主人放心,魔靈一定不會有事的。”魔靈嫣然一笑,轉身隨著丹奴斯親王走向空地上忽然出現的一個白玉高台。



刑飛剛走出十二個墳塋的範圍,身後就傳來奇怪的一聲“噗”,嚇得他趕緊回頭,眼前的景象看的他再也合不上嘴巴。



原本昏暗的墓地竟然出現了無數盞燈光,尤其是十二座墳塋上,巨大的白色蠟燭,散發出耀眼的光芒,讓人渾身冷氣嗖嗖,包括丹奴斯親王在內,血族十二親王已經每人站在一處墳塋上,態度嚴肅,每個人麵前祭台上,擺放著一盞巨大的水晶杯,裏麵盛滿了散發著瑰媚紅色的粘稠液體。



看見那些液體,刑飛不知道為什麽,隻覺得心裏怪怪的,有種渾身發毛的感覺。



走出墳塋的其餘人,除了幾個人遠遠站在外圍靜靜守候,剩餘二十四個淡青色禮服人影,分別占在一個親王背後。



魔靈站在白玉高台上,沒有害怕,眼睛裏隻是充滿興奮和好奇,對於血族的血月召喚她心裏真的充滿了興奮,尤其是十二座墳塋前祭台上的十二個巨大水晶酒杯裏麵的液體,讓她有一種熟悉的興奮,竟然有一種要衝過去吞噬的衝動。



一道淡淡的白光閃過,原本空曠的空地上,竟然奇跡的又出現了一座高台,高台處於十二座墳塋正中,周圍點燃著十二支明亮的蠟燭,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色袍子裏的嬌小人影站在高台上,一動不動,刑飛卻清晰感覺到了人影上強大而奇怪的法力波動。



“時辰到,啟動血月召喚法陣!”



丹奴斯親王一聲大喝,刑飛隻覺得心裏沒來由的一顫,就在此時,十二座墳塋上,包括十二親王再次三十六個人全部雙手抱胸,然後雙臂張開,紛紛仰頭,嘴裏開始念念有詞。



咒語晦澀,刑飛一個字都聽不清,可是他清楚感覺到了隨著咒語的念誦,一種強大的力量從十二座墳塋上出現,然後凝聚成一團更強大的力量,直通天際……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灰蒙蒙的天空變了,逐漸變得清明,露出隱藏在雲層背後的彎月,一道淡淡的黑色氣焰直直向著彎月飛去……



景象的變化太詭異,刑飛心裏徹底驚呆了,如果不是親眼看見他怎麽也不相信這一切就是真的。



更奇怪的現象隨之出現。



黑色氣焰連同彎月的同時,十二座墳塋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層看的見的光幕,光幕並不明亮,可是卻將墳塋與外界隔絕成兩個世界。黑色氣焰瞬間分散成十二到氣焰,分別連接著十二墳塋上的十二個血族親王,同時,一道耀眼的白光從彎月上倏然投下,正籠罩在白玉高台上一臉驚奇的魔靈身上。



“%@¥@*(&@@!@”



一陣更加晦澀的咒語從另一座高台上響起,嬌小的黑袍人忽然奇怪的手舞足蹈起來,同時,手中一根白色法杖在空中不斷的畫動著,隨著法杖滑動,虛空中出現了一個一個詭異的符號,然後這些符號迅速的組合成一個一個奇怪的符咒,飛速的向著天空彎月飛去,轉眼消失不見……



“偉大的聖巫魔王大人,請用您強大的力量喚醒你的使者的血脈靈魂吧!”



十二親王同時仰頭,對著天空虔誠的祈禱,一雙手迅速而整齊的畫出一片詭異的法訣,一陣陣奇快的咒語從嘴裏發出。



一層層淡淡的紅色煙霧從十二個巨大的水晶杯中浮起,籠罩在十二親王和身後的仆人身上,又順著連同彎月的黑色氣焰瞬間消失在天空……



原本皎潔的彎月開始奇怪的變換成了暗紅色,就像是被鮮血潑灑一樣,從下麵看去說不出的詭異、恐怖……



籠罩在魔靈身上的白色光柱也迅速的變成了血紅色,高台上魔靈的身子忽然一顫,下一刻,身體竟然不受控製的漂浮在了空中……



……



西域昆侖山巔。



趙坤真人此時忽然詫異的抬頭,看著忽然變成血紅色的彎月,嘴裏喃喃自語:“竟然是西方血族的血月召喚。奇怪,怎麽是在神州大陸?”



……



“教皇,天空出現異象,聖潔的香帕忽然變成血紅色,好像是失蹤多年的血族在舉行邪惡的血月召喚儀式。”梵蒂岡教廷,一個紅袍大祭司急匆匆衝進教堂,稟告道。



“血月召喚?難道是吸血鬼發現了轉世重生的墮落天使?”古樸的木椅上,一身金黃色寬袍的教皇奇怪周圍,竟然是一個體態妖嬈的女人。



“我已經讓聖殿騎士去盡快查詢原因了……”紅衣大祭司欲言又止。



“咯咯,血族銷聲匿跡了幾乎百年,就算是有墮落天使重生又如何,隻要他們敢現身,正好將其一舉消滅。”身穿金黃寬袍的女人輕輕說道。



紅衣大祭司恭敬的彎著腰,此時卻皺眉道:“很奇怪,血月召喚儀式的發生地竟然是在充滿神奇的東方神州大陸。”



“阿爾法,你說什麽?”高貴的教皇終於失去平靜,不可思議的驚呼。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