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2章 殿下,神秘的邪美青年

第32章 殿下,神秘的邪美青年



蒼天啊!戒色都快哭了,眼珠也不轉了。每一種法術都有特定的規則,比如這一類定身法術一般都有一個時間限製,過了這個限製,就是沒人解開也會自動消失。隻是不知道身上這些符咒到底是多長時間?



一天,一個月,還是一年?



“王輝師兄,蕭靈師妹,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正在此時,天空傳來一個聲音,兩道身影倏然出現在三人麵前,卻是兩個身穿西裝的小青年,隻不過每個人手中都舉著一道布帆,右手抓著一個金黃色銅鈴,與身上的衣服格格不入,顯得有點滑稽可笑。



兩人落在地上馬上就注意到定身不動的狼狽小和尚,不由得嘴裏同時發出一聲驚呼:“咦?”



“兩位師兄來的正好,戒色師兄好像被貴宗某位前輩定住,請兩位師兄能夠幫戒色師兄解開禁製。”王輝一看來人頓時麵色一喜。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和他們一樣茅山派負責在外麵尋找霸道法陣的王子平和何子聰。



“這並不是茅山定身咒,而是寧家定魂符,待我來幫戒色師兄解開!”王子平說道,心裏卻在奇怪,寧家雖然是世間少有四大驅魔世家之一,但是這定身符乃是最低等的靈符,看符咒光澤還屬於低等黃色,戒色是怎麽被禁止住的呢?



王子平心裏納悶,手上卻沒有停歇,隨手一抖,八卦布帆倏然飄蕩在空中,手中金色銅鈴傳出一陣悅耳的聲音,隨著鈴聲震動,銅鈴周圍的空氣變出現了一陣扭曲,然後左右對著戒色輕輕一招——



戒色的身體隨之一顫,一道淡黃色靈符從身上緩緩飛出,在飛出戒色身體的時候便化作了一道虛幻波紋消失了。



但是施法的王子平此時卻不由得發出更大一聲驚呼:“咦?”



看著依舊不能動的戒色和尚,再看著他身上依舊不斷遊走的定身符號,王子平終於知道為什麽這小小的定身符可以禁製住戒色了。



定魂符竟然不止一道。



王子平沒有停頓,手中連續施法,一道道淡淡的黃色靈符不斷從戒色身上解開消散,可是一連解開六七道定身符後臉色終於變得不在情動,越是後來王子平的臉色就越來越凝重,最後何子聰也開始了解禁行列。



直到解開最後一道定身符,王子平腦門子上已經出現了一身大汗,何子聰臉色也出現了蒼白。兩個人的心裏都在哭笑不得,到底這個戒色得罪了什麽人啊,竟然這麽無聊用數十道最低等的定身符將他禁製住,施展定身符的那個人還真不是一般的無聊啊。



難道是寧建國師叔?



茅山二人不由得對視一眼,從對方眼裏看見了相同的詢問。因為定身符雖然是最低等的靈符,可是一下子施展出這麽多定身符卻絕不簡單,兩個實在想不出在寧家除了寧建國還能有誰有如此深厚的修為。



“哎呦,我的媽呀!”



恢複行動,戒色就發出一聲慘呼,一P股摔在地上,嘴裏不斷的呻吟……



“戒色師兄,到底發生何事,你是因為何事得罪了寧家前輩,竟然激的他用如此多的低等定魂符將你禁製在此處?”王子平嚴肅問道,此時寧建國應該還在茅山,出手的當然不是他,但也應該是寧家的前輩高人。為了避免修真正宗出現矛盾,他要問清楚緣由好去化解這個誤會。



“MB的,什麽前輩,是一個臭丫頭……”戒色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早忘記了師尊對自己的叫道,張嘴就是髒話,氣急敗壞的把事情經過對幾人說了一遍,最後咬牙切齒的說:“MLGBD,那臭丫頭禁製我就算了,竟然還對我拳打腳踢,拿我當球打,氣死我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幾個人不可思議的看著氣急敗壞的戒色:“這怎麽可能,一個女孩怎麽會有這麽高的修為?寧家定魂符雖然等級不高,可要是施放出數十道可不簡單。”



戒色道:“這我哪裏知道,那個臭丫頭多高修為我不知道,當時他化成了虛影在天空飛,我為了怕被她發覺就在後麵地上跟著,誰知道她帶著我在溫海市兜了兩圈就帶我來了這裏,當時我累的夠嗆,她忽然就出現在我麵前,還對著妖媚的笑了笑,然後雙手一揚,一大片靈符就奔著我飛來,我隻看見一片黃光,然後就動不了了,連修為都被禁製住了。MD,那臭丫頭禁製住我也就算了,還對我拳打腳踢,我又動不了……”說著說著戒色又是咬牙切齒,可見對那女孩恨到了極點。



“這分明是寧家的定魂符,我絕對不會認錯。但是我從未聽寧建國師叔說過寧家有這樣一個修為高深的女孩,難道是某位修煉大成返老還童的高人前輩?”王子平不可思議道。



能夠一揮手就施放出數十道靈符,雖然是最低級的定魂符,也太不可思議了,所謂的量變引起質變,或許兩三道黃色定魂符對戒色沒有什麽作用,可是數十道一起釋放那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我不管,反正等我下次再遇見那臭丫頭,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頓不可!”此時的戒色早沒了得道高僧的穩定,暴躁的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土狗。



幾個人無語的看了暴躁的他一眼,誰也沒有說話,隻是滿臉可憐,既然對方可以將你禁製一次,難道下次就不能將你禁製住嗎?王輝此時卻轉移話題:“聽戒色師兄剛剛所說,那女孩奔去的方向也是霸道法陣的方向,是嗎?”



“不錯,怎麽了?”戒色說完,發現幾人奇怪的反應。



“上次明島除妖時我和師兄曾經遇見一對青年男女,修為很高深,那青年和寧蓉蓉師妹好像關係密切。戒色師兄所遇女孩施展的又是寧家定魂符,難道那霸道法陣與寧家有幹係不成?”何子聰忽然驚呼一聲,看向身邊幾人。



“也許找到禁製住戒色師兄的小女孩,就可以找到答案。”王輝眼裏也射出兩道精光,尋找法陣來源這麽久,如今終於找到了一絲痕跡。



“你們是說……”戒色也不可思議的看著幾人,麵麵相覷。



“先前我還不敢完全確定,此時我卻可以擺設這霸道法陣的人一定與寧家有關,寧家為驅魔世家,如此看來那人應該不是壞人。”王子平沉吟說道:“那禁製住戒色師兄的前輩想必是發現戒色師兄奔著法陣去才會出身阻止。”



“不會吧,我長的很像是壞人嗎?用的著用這麽狠辣的手段?”戒色苦惱道。



“戒色師兄當然不是壞人,但是,我們眾人如今留在這裏,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出擺設法陣高人,現在既然找到線索。我和師弟現在就去寧家詢問一下究竟,王輝師兄和蕭靈師妹就麻煩陪著戒色師兄盡快找到那個女孩,相信,我們距離找到法陣來源已經不遠了。”王子平堅定說道。



“是不是我沒有選擇?”鼻青臉腫的戒色不滿看向四人。



“你說呢。”王子平微笑道。



“靠,我不管,反正找到那臭丫頭我一定先踹她兩腳出出氣,然後再壓著她去尋找那個高人!”戒色鬱悶道。



四人玩味一笑,想踹對方幾腳,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才行。



……



刑飛剛走出教室,忽然被一個人攔住去路。



“你就是刑飛?”



三個身高全部一米八以上的青年站在刑飛麵前,三個人都是金色短發,西方人麵孔,竟然是三個外國人,說話正是居中青年。



青年高大帥氣,最重要是那雙帶著暗紫的眸子,雙瞳,一身休閑西裝,雙手抄兜站在那裏,懶洋洋,卻不失優雅,他就像是一個王子,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邪美的氣息。



“不錯,你是誰,找我有事嗎?”刑飛本能後退一步,因為修煉乾坤霸天訣,本能感覺到眼前青年身上有一種嗜血的血腥氣息,可是臉上卻不動聲色。



“我叫威廉,國際學院留學生。”金發青年優雅一笑,繼而臉色變得堅硬:“我來是要告訴你,以後離蘇妍遠一點,最好是再也不要靠近她,知道嗎?”



MD,又來了。刑飛心裏苦笑,軍訓的時候幾個紈絝子弟就因為林小茹的事情找自己麻煩,現在竟然又有人因為蘇妍來找自己矛盾。唯一不同的是,先前的是幾個紈絝子弟,而眼前卻變成了留學生,看金發青年樣子,似乎還很有身份的樣子。



“對不起,蘇妍是我女朋友,你說的要求我做不到。”刑飛說完,竟是頭也不回的走了過去,奇怪的是那個金發青年並未阻攔。



“主人,剛剛那幾個人要做什麽?”魔靈快步走到刑飛身邊,納悶問道。



“沒什麽,都怪你長的太漂亮了,總是吸引蒼蠅,哈哈!”刑飛也不在意,在三個青年注視下伸手摟過蘇妍,囂張的走出校園。



“殿下,剛剛他敢對殿下不敬,我這就去廢了他?”左邊金發青年不解的看著邪美金發青年問道。



“不要衝動。”邪美的金發青年嘴角優雅道:“蘇妍不但長的漂亮,最重要她還是九陰之體,嘿,不管用什麽辦法,我一定要得到她。”



“不過殿下,公爵大人有嚴格的吩咐,我們來這裏是做一件大事,要避免發生任何意外。”右邊青年欲言又止,提醒道。



“卡奇諾,你放心,我不會在這裏隨便殺人的。畢竟讓那個什麽華夏龍組或者是東方修真界裏的人知道我們的存在可不大好玩兒。”金發青年淡淡笑道,眼睛裏忽然射出兩道血紅的光芒,充滿了血腥和魅惑。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