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章 冰山美人

臨走之時,一道若有若無的音線飄入楚雄的耳朵:若想要虹,就主動辭出內宗,回我外宗!

東穹的凝音成線,很無恥。看得出,這東穹並不限於得到殺技、賴回固本丹。甚至,連楚雄的人都要扣下。這是出於一種存心報複的惡趣味?或許在他看來,楚雄另立山頭的行為,本身就是對他的侮辱。

“等宗主回來,我會請她將虹調回來!”雨綺安慰一腔怒火的楚雄,“當初竟然忘記多問宗主一句了,哎!”

“走吧,來日方長!”楚雄怒視東穹的背影,昂然大步上山。似乎腳下的石頭一塊塊都得罪了他,被他每一步都狠狠地踩踏。

一路上一言不發,雨綺也知趣的保持沉默。她知道,楚雄現在的實力雖然不濟,但是憤怒之時的脾氣,卻非常可怕。雨綺甚至懷疑,自己上輩子是不是虧欠了這個男人,以至於要如此的賠上小心。

直到了一處懸崖邊,雨綺這才悄聲說道:“到了,過了這鐵索橋,便是內宗。這道懸崖,也是內宗和外宗的分界線。”

嗯!楚雄隻是淡淡地應了一聲。他大體看了看,這懸崖大約百丈深,下麵盡是禿石,時不時地閃現出幾道猛獸的身影。雖然整座幽雲山脈鬱鬱蔥蔥,但這裏卻異常另類。甚至,一種無形的蕭瑟之感幽幽發出,深深刺激著楚雄的心魂。

山崖寬二十丈,隻有幾根鐵鎖連接成了一座懸橋。對於四星以、能夠禦空飛行的魂武而言,這山崖實在沒有什麽難度。但它卻具有一種象征意味:內宗外宗涇渭分明。幽月宗甚至為此下令:任何人穿越此道山崖,都必須沿鐵鎖步行而過。這是禮數,為的是更加分明地分出內宗與外宗的高低上下。

果然,一旦走過那鐵索橋,楚雄的心情也有了些微妙的變化:內外兩重天。雖然隻是走了短短幾十丈,卻意味著自己真正進入了幽月宗。

此時,再次出現了兩道人影。相較於外宗的張揚,這兩個女子顯得內斂了許多。簡單幹練地問清了身份,其中一人先飛速去稟報,另一人便緩步帶著雨綺和楚雄,去見宗主瀾月之女——少宗主虛月。

******

“稟報少宗主,雨護法和您所說的那位楚雄客卿,已經到了。”先頭來報告的女子單膝跪地,恭敬地稟報。

“嗯,知道了!讓他們半漏時間之後,前殿相見。”一座奢華的殿宇,一張寬大的繡榻,一個慵懶斜臥的女子甚至沒有睜開雙眼,如同一朵嫵媚而深沉的睡蓮。

這女子貌似十七八的年歲,卻顯得出奇的冷豔。高挑的身材,豐腴的體型,秀麗的五官。金絲絨毯子未能完全遮掩那雙修長的雙腿,一截嫩藕一般的小腿便露了出來。

這女子便是虛月,也是幽月宗下任宗主的繼承人。年紀輕輕,便已經是上等二星魂武,資質也算非常高。

待那稟報之人離開,虛月淡淡地睜開雙眼,懶懶地坐了起來。上半身毫無遮攔,傲然嬌挺的,是比她冷傲性格更加明顯的驕傲。

似乎睡意未消,她輕輕抬起美豔的下頜,一隻玉手無意識地撫弄了胸前那對驕傲,似乎流露出一種更深的孤傲。

這具美到極致的身軀上滑過的,隻能是她自己雙手。

“哎,母親又何必多事呢?”虛月淡淡地自言自語,如同睡夢中的囈語,“為了個六等殺技,就值得安排得如此細心,甚至拿自己的女兒當幌子?六等殺技,我幽月宗也不是沒有!”

……

沿著一道長長的石階,楚雄和雨綺拾級而上。一路上,但凡山勢平坦之處,總有些亭台樓閣,顯示著幽月宗內宗的繁盛。當然,這些建築也並非過於擁擠。相反,建築位置安排得錯落有致,頗有楚雄前世江南園林的意味。隻不過,這園子可就大了去了。

大約直到五千米高的位置,楚雄眼前又出現了一個更大的建築群。如同前兩世的帝王宮殿一般,於秀雅之中彰顯著恢弘大氣。特別是最前麵的大殿,簷牙高啄,莊嚴肅穆。飛簷下的鐵馬叮咚作響,在清冽的的山風中飄搖出一股清冷的意境。

但就在此時,楚雄忽然產生了一種若隱若現的熟悉感覺。那種感覺很模糊,卻實打實地存在!甚至,楚雄竟然覺得與自己有關!有問題,這裏一定有問題!

越往上走,這種感覺就越來越有些清晰。仿佛夢醒時分的頓悟,迷幻而離奇。這是為何?

楚雄正在苦苦思索、細細感知,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很遠。此時,帶路的女子卻說話了。

“雨護法,楚客卿,少宗主就在那座淩雲殿裏等著兩位呢。”那帶路的女子淺笑道,“弟子身份低微,不得進入淩雲殿百丈以內,所以還請兩位自行前去。”說完,那女子便飄然下山。

好森嚴的規矩,儼然一派皇室帝王做派。楚雄覺得幽月宗在這方麵,處處都顯得有些過了。

站在高大的殿門前,不等楚雄自報姓名,雨綺卻叉著小蠻腰喝道:“虛月小姑娘,我可算回來了呢,咯咯!”

“雨護法快有請!”虛月那冰冷的音調之中,稍稍帶著一些溫意。“楚客卿也來了吧,一同進來吧。”

一進淩雲殿,楚雄便看到高高的台階下,兩排金絲楠木的厚重椅子。坐在左麵一排最上手位置的,是一個豔麗高挑的年輕女子。隻不過這女子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仿佛尚未言語,便已經拒人於千裏之外。

雖然聽雨綺說了,這虛月性格冷漠。但他還是沒想到,這冰山美人冰冷到了這種程度。

“在下楚雄,幸會!”麵對冰冷之人,楚雄也從不熱乎。對付裝逼,就要用更甚一步的裝逼,這是楚雄的一貫做法,源自於他那不屈的性格。

“嗯,坐吧。”虛月幾乎沒有多餘的言語,又道,“既然奉宗主之命來做我的教習,按說我該行弟子禮節。隻不過最近身體欠佳,還望楚客卿體諒。”

說白了,虛月可是不在意、甚至不認可楚雄這個“老師”的。話雖委婉,但冰冷的味道還是讓楚雄感覺出:人家對自己根本不感冒。

於是楚雄淡淡地說道:“不敢當。所謂這教習,也無非是個虛名。其實在下倒也自知幾分斤兩,怎敢對少宗主施教。無非宗主錯愛,僅此而已。”

你不願意學,老子還不願意教呢!楚雄的話不軟不硬,倒讓虛月有點不大不小的尷尬。自打一出生,她便如眾星捧月一般被整個宗門寵著,而母親瀾月又似乎過於溺愛,以至於確實沒有誰敢忤逆了虛月的意思。

這個男人,還真的有些另類!虛月偷偷瞥了楚雄一眼,卻見後者壓根沒看自己,而是低頭輕輕撫弄懷中那頭小青狐。一直以來,虛月對於自己的魅力很自負。雖然他看不起天下男子,卻又容不得男人忽視了她。這種近乎錯位、甚至有些不正常的心理,促使她對楚雄的好感徹底降至冰點。

“看得出,楚客卿是個有自知的人。”虛月不太明顯地輕哼一聲,又轉而對雨綺說道,“雨護法知道嗎?上個月外宗有個不長眼的,推薦了那位‘鑄劍大師’。時間長了,也就發現他沒啥真本事,倒被我母親亂棍打了出去呢。若是那人有楚客卿的自知之明,或許也就免了那頓皮肉之苦。”

這比喻說得太直接了,簡直就是打臉!

其實,虛月壓根就懶得管什麽母親的安排,這都是長期溺愛的結果。潛意識之中,她甚至巴不得楚雄受不了這裏的氣氛,主動離開。到時候,最多跟母親說一句“他走了”,還能怎樣?

此時此景,若是換了一般的年輕人,或許要麽拍案而起,要麽忍氣吞聲。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