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實相

  慈照出京一日後,辯機在會昌寺一度也曾覺得自己的心緒是無比的繚亂與孤獨。

  一時,辯機竟不顧風急雨狂,曾獨自冒大雨到東郊外尋找到父母的墳塋默祭了一番。

  辯機父母的墳地雖曾經陳家人有所修葺,但畢竟荒蕪日久,現在已是墓塋擁草,路徑難辨了。

  辯機看見這裏周遭荒墳一片,楊樹蕭瑟,荒蔓叢生。他想父母在這裏安息了近十二三年,而自己的兄妹二人幾乎卻從不曾來祭奠過,不覺浮生如夢,沉痛不已。

  經過這一二日風風雨雨的洗滌,原來緊緊籠罩在長安內外的晦雲消散,天地也變得異常清明起來。

  一時,辯機也暫時從與慈照生別、觀華死離的悲情中拔了出來。

  辯機想,人世間原本就是散聚無常,自己從此以後惟有多為遠在千裏之外的慈照祝福、再祝福,而不該多作無益之悲。至於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自己又何苦心懷負罪之感,而戚戚不安?

  辯機又想,《華嚴經》中說:“三界所有,惟是一心。”自己能做到心若無事,則萬象不生。如果自己能心定神靜,外在的那些種種的煩惱,也就無法侵擾自己的內心了。

  一時,辯機想透徹了,便安之若素地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去了。

  一日中午,辯機忙完會昌寺裏的事務,便回藏經樓樓下自己的房屋去了。

  不久,辯機便完全沉浸在浩瀚的佛學與文史的海洋中去了,全然未聽見周圍有何動靜與聲響。

  也不知過了多久,辯機猛一抬首,忽見一熟悉的身影,宛如驚鴻般立在他眼前。

  一時,令辯機仿如身在夢幻之中。但自己放眼又一細看,這並非是夢!

  眼前之人、之情、之景,無一不真,怎不令辯機萬般駭然,心中戰栗?

  辯機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會在此時此地與她再度相見。

  辯機想,過往自己與這位高陽公主相見、相遇的一切,他隻把它看成鏡花水月,如虛如幻;過往自己曾有過的種種起心動念,他隻把它視為妄心雜念,宜摒宜棄。如今,這位皇家的公主卻不顧種種的禁忌,她不止是真正地跨過了實際的九重門,而且穿越了無形中那些道俗、禮教的千萬層隔礙,親身來到城外這座叫會昌寺的佛門寺院裏,並且直接見到了他,接下來,還將會發生何種樣的事情?

  對此情景,辯機簡直是不敢,也無法往下細思量,惟覺得有一種是地老天荒,萬物成灰之感。

  半晌,辯機才放下手中的經卷,轉身走向一邊,望著窗外喃喃地說道:“為什麽竟然會直接來到這裏?公主是如此聰慧的一個人,總應該知道,人在這天地間,凡事都有可為、不可為及絕對不可為之分!”

  望著辯機的背影,高陽搖頭,神情幽幽地說道:“我不顧!我業已完全覺悟,我隻知道自己的心為何物。”

  辯機仍然默默地看著窗外,說道:“這竟讓我從何處說起?心,有時也為妄心,妄心自會生執念。假如,一個人認妄為真,並為之所左右,自然就會惑然而迷途。此語,且請公主去仔細思量。”

  高陽無語,半日才黯然地說道:“假如,連自心也視之為虛幻之物,在這個世間上,我真的好生迷惑,竟無物可賴以為生了。”

  辯機聽罷高陽此言,深受震撼,一時默然無語。

  辯機萬分慚愧地想道:倘若視自心為妄物,尚且還情有可原之處。但在今日,如果他對這位公主的大無畏之舉,對她的坦誠之言,仍然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於常人而言,這不啻是失之厚道無情,簡直是昧心了。況且,他自己身為一悲天憫人的佛徒?

  高陽這裏見辯機無語回答,沉思片刻,黯然道:“我即去了。”

  說罷,高陽一咬唇,默默地說道:“隻是……,臨行之前,這裏有句心中的話兒,他要不要聽了呢?”

  辯機驀然一回首,見高陽正執拗地凝望著他,那份深情,那份執著,又何需言說?

  辯機見狀,真是無言可答。

  望著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女子這張情深意執的臉,想著她這番無畏無懼之舉。

  辯機的心,一時,不能不受到極大而又強烈的震動;但他也深知佛經中所說“由愛生憂,由愛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的道理。

  辯機想,他自己身為一個佛門的修行人,息心息欲,乃是其本色。至於其他的後果,又何堪想象?縱然他不為自己著想,也要處處為這位公主著想。

  沉默良久,辯機像是對高陽,又像是對自己毅然而然地說道:“不可說!也絕不可聽!就當在此世此生,他們從來就不曾相逢過,諸事自會一了百了!”

  半晌兒,高陽才看定辯機的眼睛,問道:“是麽?”

  辯機不敢正視那雙美如清潭的明眸,他朝四周看了一看,長歎地說道:“小僧懇請公主你速速離開此地!在這裏多呆一分,則險多增一分。如果讓公主的……,讓公主在這裏出了絲毫的差池,豈不是小僧的大錯了?”

  說罷這句話,不知道為何,辯機隻覺得自己內心竟然是這樣的衰弱無力,言辭又是那樣地言不由衷,究竟是擔心這位公主的聲名,在這裏出了什麽絲毫的差池?還是為自己的一切而擔心?

  高陽聽罷辯機如此一說,不覺淚一湧,默然地長歎道:“他說他不可聽?分明隻是他不敢聽罷了!他說就當此生此世,他們從來就不曾相逢過,可上蒼卻偏偏兒地叫他們在今生今世相逢,又相識了!這一切,也難道都是他們的錯兒?”

  說罷,高陽就猝然轉身而去。

  見高陽去了,辯機心中這時才徹底地鬆了一口氣,但一時,辯機惟覺自己是全身冰涼,冷汗如雨。

  半晌,辯機才默然對天長歎道:“請寬宥我說了重話!橫越在你我麵前的關礙,不啻是有十八層地獄!而是應該思量清楚你我身為何人,這好比冰雪,是絕對不可以見容於水火一般的。請你今後也千萬不要往前再走任何一步,否則,玉石皆焚。”

  正是:執炬而自燒,何能不速舍。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