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遊春

  韶光荏苒,轉間又是冬去春來。

  此時萬物複蘇,處處春光明媚,又兼天下太平,長安城裏的人莫不思外出郊遊踏青,以盡歡興。

  一日,高陽邀閨中數友到府上論畫完畢,她與慈照下了盤棋。

  慈照看窗外如畫一般清麗的景色,笑道:“如此春色!豈可辜負?”

  高陽也笑道:“過了幾日,恰逢是春遊的上上佳日。我五姑姑長廣公主的別宅就在杜曲那邊,她已邀我與新城妹妹去踏青。慈照妹妹、觀華也隨我們同去散心如何?”

  慈照含笑道:“好主意兒。去杜曲那裏,雖然較去城外的曲江畔遠些,但還清靜可喜,大夥兒又能踏青,且又不用與城中那些俗人們一起去湊熱鬧兒。”

  高陽笑點頭道:“正是,我已兩年不去曲江踏青了,我嫌它太喧鬧了。我們現自尋一清幽處賞春去罷。”

  觀華聽了,隻笑不應,文夫人等這時候才知道,她已約有數月的身孕在身,實在不便坐車顛簸。

  後來,高陽、慈照二人商議好一陣子如何出行才作罷。

  過了一日,高陽就與她最小的一個妹妹新城公主,加上慈照等人,大家就乘車出城,直奔曲江江畔上遊的杜曲而去。

  原來這曲江被稱之為帝都第一勝景,是長安城外最好的一個賞春的去處。其處江澄生煙,群鳥翩翩。

  到了每年春日這個上佳的時節,這沿曲江岸邊一帶,冠蓋如雲,車水馬龍,達官貴人、平民士女無不紛至遝來。“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便是唐人杜甫杜工部讚頌這曲江的名句。

  位於曲江上遊的杜曲風光,更是煙水明媚,旖旎無限。這裏還有一首杜工部歎這杜曲風光的詩為證:野寺垂楊裏,春窪亂水間,美花多印竹,好鳥不歸山。

  高陽一行人這裏乘車沿曲江出遊,從敞開的車窗戶,隻見紅塵中,衣香鬢影,珠綺爭奇;紫陌上,春花鬥妍,鶯燕合喧。

  眾人在路上還不時看到城中那一群“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的貴胄子弟們佩箭騎馬,捧鷹抱犬,身後跟隨一群侍從,興衝衝地奔出郊外賞春去了。

  高陽她們沿路或登臨山水覽勝,或入佛觀瞻仰,或觀看農人漁耕。

  一路上行來,她們真是好不愜意自在。

  不久,高陽她們一行人尋芳問景到了杜曲,隻見這裏一川清泓如鏡的流水中沉浮著數隻畫舫,兩岸疏篁簇擁了幾處人家。

  清流岸邊不時浮來遊去一群群安閑悠然的野鴨、鴛鴦、沙鷗等,更顯得四處生趣盎然。

  眾人遠離塵囂世界,一見到這天然圖畫,心中都不勝歡愉。

  不久,眾人所乘的車駕剛馳過一方木橋,忽見一行白鷺相伴成陣,冉冉地朝遠方的蒼山飛去。

  放眼望去,又見遠處一色的蒼碧春畦,其中散雜幾戶青瓦素牆的田舍、村落、寺院。一望四周,到處是綠草點綴,春花欲燃,螢蝶亂飛

  此時,高陽等人都緩緩下車駐足觀看,沿岸的牧童山老,小村野市,水車石磨,茅舍木樓之景無不一一入眼簾,令她們覺得異常新奇。

  新城公主這時年方滿十六歲,正值豆蔻年華。現在她見杜曲郊外寬敞,芳草成甸,不免歡喜無比。

  一時,新城公主就動了在這原上策馬奔馳之興,她對高陽等說了一聲:“合浦姐姐、慈照姐姐,你們在這裏且慢慢地欣賞這些景致罷,我要先到長廣姑姑莊園那邊借馬去了。”

  說罷,新城公主就急令人加鞭驅輪,然後,隻見她所乘的那一車駕就飛馳而去了。

  高陽望著新城的車駕遠去,對慈照笑歎道:“你何曾見過像這般性急的人!”

  慈照也笑道:“也從沒見過像新城公主這般無憂無愁的人。”

  說罷,這二人隻見河岸邊設有一架旋轉的、巨大無比的水車,便忙近前觀看。

  隻見這架水車雖然被水流衝得飛快旋轉,並濺得四處水花飛揚,但一旁的蝴蝶蜻蜓仍等閑視之,在那裏麵穿花點水,悠然如仙。水岸一旁的農家與籬笆,也是倒影如畫。

  青瞳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這架水車,然後拍手笑道:“好生有趣兒!我們也該讓人在我們府裏的園中建一架水車才好。”

  慈照的貼身侍女月舍在一旁聽了青瞳的話後,則含笑地說道:“這固然是有些兒村野趣,隻是在尋常的庭園中,哪來這麽大的水能讓這架大水車轉起來?不轉起來,這麽大的水車,不是如尋常那庭院中的石蟾蜍、石鶴等一樣,成了一件擺設了麽?”

  高陽聽罷,笑指模樣兒生得十分靈秀的月舍,對慈照歎道:“你這丫頭,倒是很有見地。”

  慈照含笑答道:“不過是長有一副伶牙俐齒兒罷了。”

  正在此時,楚音過來對高陽稟道:“公主,長廣大公主派人從莊中也送來倆匹駿馬讓公主、姑娘騎騎盡興的。長廣大公主還說,晚上已叫人設好家宴等著要招待公主和姑娘你們呢。”

  楚音才說罷,高陽、慈照就見兩個侍從牽了兩匹赤纓駿馬過來。

  隻見這些馬兒生得毛滑光亮,身材雄壯,加上身配上銀鐙鏽鞍,更顯得精神抖擻,氣宇昂然。

  慈照看罷,忙笑讚道:“好生精神俊秀的馬兒!隻可惜我素來膽怯,竟然騎不來的。”

  高陽自覺今日心情卻特別歡愉,笑對慈照說道:“我今興兒倒好。”

  說罷,高陽就選了一匹雪白的長鬃馬,然後,便翻身上了馬背。

  長荷忙在高陽身後說道:”公主小心!”

  高陽道了一聲:“沒事。”話音未落,隻見她將手挽緊的韁繩,一揚鞭兒。

  一時,就見高陽的衣袂飛揚,那白馬便也如飛箭一般,奔馳而去。

  遠遠望去,隻見高陽緋裳翩翩,其颯爽的英姿,仿佛就如超凡絕俗的仙子,正在乘風駕雲而去。

  慈照看了,笑對長荷讚歎道:“真沒有想到,你家公主騎馬奔馳之姿,倒真是美如一幅圖畫。”

  長荷也笑道:“連陛下都感歎,可惜公主沒有生在戰時,否則,她的勇敢無畏是不會亞於她姑姑平陽公主的。就是世間再烈的馬兒,我們公主也敢一試的。”

  說罷,長荷又對青瞳道:“青瞳,你快些兒也騎上這匹馬,去護著公主罷。”

  青瞳歡笑地應了一聲,然後就忙蹬馬而去。不過片刻,就見她飛奔的坐騎,很快便追近高陽公主的坐騎了。

  不過一時,綠草叢中,漸漸就隻見遠方有前後兩點豔如火團的人影馳騁絕塵而去。

  慈照見青瞳的騎術,真堪稱得上是十分地嫻熟,便不免對長荷笑道:“我見青瞳這丫頭,眸碧如水,身量又高,騎術又佳,不該完全像是我們中原這邊出身的人。”

  長荷笑道:“姑娘好眼力!她還彈得一手的好琵琶呢。隻是說起來,她的身世也是悲慘淒苦。她的父親,原來是到我們中土這邊經商的胡人,她的母親倒是我們長安這邊的人。隻是本朝有一規定兒,胡漢聯姻,不可攜帶婦女離開本土的。青瞳的父親因為思鄉心切,曾帶青瞳到原上那邊去過了幾年。後來,青瞳又隨父回長安來尋母不著,再後來,她父親也病死了。青瞳便幾經流轉,最後到了這裏。”

  慈照聽罷,心一動,問道:“她原上那邊,現在還有什麽親人麽?”

  長荷神情黯然,道:“沒有了,連我江南那邊也沒什麽人了。再說,入得這京城這些年來,便惟天是命。幸虧高陽公主待我們恩重如山,便視這裏如家了。”

  聽罷長荷言罷,慈照暗思道:“看來天下不止我身世可憐,實不該自怨自艾。我雖然也是與自己的親人離散十數年,但尚有緣與之相見。可見上蒼終究是待我不薄,我應該更加惜福才對。”

  慈照這裏思猶未了,隻見高陽、青瞳二人已策馬奔回來了。

  那兩個侍從忙上前將那匹白馬拉住,長荷將高陽扶了下來。

  高陽一下馬來,就對慈照笑說道:“可惜你不會騎馬,否則,在這一陣兒快馬奔馳中,可將世間的一切煩憂皆忘。”

  幾人正說呢。新城公主也笑盈盈地策馬過來,歡快地對大家連連說道:“從不曾如今兒這般痛快盡興兒的。”

  高陽笑道:“新城妹妹要是喜歡,待到明年的春天,我們還來這邊策馬奔馳盡興兒。”

  慈照笑道:“看來,我也得學會才好呢。”

  新城公主立即笑對慈照道:“慈照姐姐,我現在就讓青瞳來教你好麽?隻要你想著,你根本不是騎在這一個小小的馬背兒上,而是坐在你那從南麵來的,穩穩當當的大船上的。這心中兒隻要不害怕了,以後,就隨便這個馬兒怎樣的奔跑,你都不會感到心慌畏懼了。”

  慈照聽了,立即也就笑著應了。

  待高陽她們一行人遊賞完畢,隻見她五姑母長廣公主已遣侍從前來迎接她們了。

  高陽她們一進長廣公主位於杜曲的莊園,就看見好一座雕梁畫棟、銅釘朱戶的宏偉氣派的巨宅立在眼前。

  她們剛被隨從導引進門,繞過許多殿廊門徑,不久,忽聽見一陣佩環叮咚。

  抬眼一見,隻見幾個錦衣華裳的侍女,簇擁著一個長裙曳地、雲髫高聳、儀態雍容華貴的中年婦人,正朝她們緩緩走來。

  高陽、新城二人一見了此婦人,急忙上前叫了一聲道:“五姑姑。”

  高陽她們正欲行禮,長廣公主忙笑道:“都免禮了罷。”

  說罷,長廣公主便笑攬著高陽及新城的肩,然後對高陽道:“陽兒出了閣,隻顧夫婿公婆了。知道你姑姑、姑父多住在這荒寂無人的城郊外,也不過來看看我們。還是人家新城這小丫頭與我親,她一來這裏,便先來這裏找五姑姑我呢。”

  高陽聽長廣公主如此一說,麵不禁一紅,笑道:“人家知道姑父素好清靜,怎好隨意來打攪?”

  長廣公主聽了,笑道:“你們聽聽,連我們的陽兒也開始學著拘禮了。看來,這天道就該要變了。”

  說罷,長廣公主看見在一旁亭亭玉立的慈照,就仔細端詳一番後,對高陽說道:“生得好生端雅文靜的姑娘!陽兒,這就是慈照姑娘麽?聽新城講,她真是好生地多才多藝。”

  高陽忙答是。

  慈照忙對長廣公主致禮道:“長廣大公主,初次見麵,便來府上打擾,真是不勝慚愧。”

  長廣公主也笑對慈照,道:“姑娘請隨意,不必多禮才好。”

  說罷,長廣公主又笑攜高陽與新城二公主的手道:“可惜今日你姑父他到寺裏聽高僧說法去了,否則,他要是見到你們,也會很是歡喜的。”

  說罷,長廣公主便引她們進了幾重紅梁碧瓦的廳堂裏麵去了。

  到了正廳,隻見這裏的鋪設更是華美考究,架上置有幾尊如商鼎、周尊等古器。一銅爐內正焚有名貴的、嫋嫋而燃的百和香。右壁上還掛了一軸人物圖,上畫有數位紅裝女子,正在春色芳菲的郊原上騎馬奔馳。

  慈照見這軸畫上的情景,便連連驚歎地說道:“今兒我們在杜曲遊春時,這畫師他人也在場麽?怎麽仿佛好像將高陽、新城二公主騎馬之姿也畫了下來?”

  新城公主笑對長廣公主說道:“五姑姑,慈照姐姐也是善於繪畫的。”

  長廣公主笑對慈照說道:“這是馳名前朝的丹青好手展子虔畫的《春遊暢興圖》。如果姑娘喜歡他的畫,異日,待我挑一幅他畫的,在我府中收藏的,而且意思近似的送與你好了。”

  慈照忙笑辭道:“這麽貴重之物,如何收得?”

  長廣公主又笑指左壁旁邊一軸小圖,對高陽和慈照說道:“這可也是一幅正經兒的古人筆墨呢。陽兒、慈照姑娘你們且猜猜看,它為何人所繪?”

  慈照一看,這幅圖畫筆墨雖然並不是十分古舊,但意趣幽絕,上畫深山絕壁峭崖邊懸垂一株半開半墜的絳色桃花,那滿樹的桃花瓣兒或正在飄動、或沉墜地點綴在那絕穀下的岩石、青草、碧苔之間。

  高陽見這畫上還題有二句詩道:“芳草無行徑,空山正落花。”又見下麵的落款,不覺驚喜地讚歎道:“這不是五姑父的筆墨麽?怎麽就畫得這般地好了?”

  長廣公主笑道:“這是你姑父臨摹古人的一軸小畫,然後他自己又題了兩句詩在上麵的,陽兒、慈照姑娘,你們看,這軸小畫還足以是以假亂真了罷?”

  新城公主聽了,就笑對長廣公主說道:“五姑姑,你好生有福,嫁了本朝最聰明,又最文靜的人為夫婿。五姑父他從來都是做什麽,就能像什麽的。”

  長廣公主聽了,笑拍新城公主的肩道:“好個小丫頭,竟然敢來打趣你的五姑姑!將來我倒要看看,讓你找一個更加絕世聰明的人,來鎮鎮你這個頑皮的小丫頭兒才是好哩。”

  新城公主聽了,笑逃開來,道:“我們做小輩的,哪能有五姑姑你這般的福分?”

  高陽在一旁聽了她二人的對話,內心則不覺一戚。

  晚間,長廣公主就在自己府中設家宴款待高陽她們一行人。

  席間,除了長廣公主府中的樂人為高陽她們奏樂外,青瞳還彈了琵琶,雪妝擊了碧甌為眾人助興。

  晚宴後,高陽與慈照猶覺餘興未盡,便在燈下下了一盤雙陸,又到庭前看月談心。

  這一日,直到夜闌天寒,星淡月沉,高陽與慈照這二人方回到房中就寢。

  高陽她們回城前,長廣公主令人將自府收藏的古字畫取了出來,讓高陽與慈照一一鑒賞,並說她們完全可以在這些藏品中任選其中一件,並以之作為饋送她們的禮物。

  因推辭不過長廣公主的這番盛情,慈照便挑了一幅展子虔的《春趣圖》,圖上畫有數童在春日的庭院中嬉戲玩耍,園裏草、花、蜂、蝶盡有,栩栩如生。

  高陽則選了一軸無名氏畫的、雪林中隱藏有一幽寂梵院的《雪跡夕陽圖》。

  長廣公主見高陽她們選罷畫,便笑對她二人道:“都有好眼力!慈照姑娘選得好,展子虔這一幅畫,筆意看似致拙,實則趣高。他那特異出眾的繪技,在前朝當真算得上是一時無雙呢。陽兒挑得也好,隻是這幅畫算得上是太古舊與素淨了,也不知道為何人所繪。因我府中有識者說,這幅畫中的筆墨,是相當地清遠幽玄可喜,應為一大家的手筆。而且據他說,此畫應當是一件不下百年開外之物;加上陽兒你五姑父素來好佛,翻來覆去地讀一部《成識論》,隻差是倒背如流了。因見這幅《雪跡夕陽圖》內裏寓有梵意,我們便也將它留下來了。”

  聽長廣公主如此說罷,高陽突然不禁麵一紅,忙將那幅《雪跡夕陽圖》一攬在手,默默地說道:“我隻愛這畫上靜寂無比的畫境罷了。”

  慈照仔細地看了高陽手中那幅上麵畫有梵寺落陽,冷雪寒鬆的《雪跡夕陽圖》後,就笑道:“說不定這就是一幅山中高人或出家人的手澤。隻有心中再無絲毫的塵俗所累,方能繪出這般清幽寒寂,不染纖塵的玄遠畫境來。”

  長廣公主聽了,點頭。突然她又對高陽說道:“對了,陽兒,我最近入宮,聽你父皇說,他年前曾也賜給你了一卷《成識論》。現在,陽兒你快來告訴姑姑我,你是不是也業已像你五姑父這個老夫子那樣,將這一厚厚的佛卷研讀透徹了?要是這的話,就請陽兒時常過來與你五姑父談佛論禪罷,他定不知道會有多歡喜哩。”

  高陽聽了,臉又是一微紅,也不答言,忙又低頭去看慈照的那一幅《春趣圖》。

  長廣公主見了,一笑,就忙命人將這二軸畫卷好,放在錦緞袋中。然後令高陽與慈照的侍女長荷、月舍二人分別捧了回去。

  高陽一行人在杜曲遊春完畢回城。

  此後,高陽就命人,立即將那幅《雪跡夕陽圖》掛在書院壁上。

  自此,高陽常無意默默地望著這幅不知姓名古人所畫的《雪跡夕陽圖》。

  高陽每每望著那軸畫上麵幽冷空寂的寺院,渺無人影的雪徑,脈脈餘輝的落日,常常不覺是馳神於千裏之外。

  有時,高陽不覺嫌此畫意猶未盡,便很想在畫上添了一二樹殷紅的古梅,但後來想到人世間的事,到底不如這繪畫一般,可以任意添加,終有不可及之事,便不勝惘然,隻得作罷。

  不想春候時節,天氣寒熱陰晴變換不定。

  從杜曲春遊回來才一二日,慈照就去程觀華的宅裏,探視她已有身孕的觀華表姊。

  然後,觀華與慈照下棋,二人棋方下了一半,慈照便覺得突然渾身發熱發冷,頭重如鉛,身輕如雲。

  觀華見慈照麵色緋紅,額角帶汗,便知道她染有風寒,忙讓府裏的醫生,過來替她看病。

  那醫生替慈照診罷脈像後,就說這是不太礙事的外感傷風,這是她在外麵遭了風邪外襲,肺衛失和而致。

  後來,這醫生又為慈照開了一道清熱解表兼祛濕的方子。

  觀華一看,那方子上麵不過是荷梗、銀花、連翹、藿香、佩蘭、厚樸與香薷等幾味常見之藥,她便忙令人去取藥煎藥。

  觀華又生怕慈照在路途上遭風加重病症,便令人立刻回陳府傳話,要留她在自宅養病一二日。

  不想過了大半日,慈照就真的發熱得起不來床了,隻得服藥靜養。

  觀華不顧自己的身體不便,時常過來探視慈照。

  陳家的人,也過來噓寒問暖。

  一時,慈照又是感激,又是不安,默然地對觀華歎道:“怎麽會如此地弱不禁風?才出去一趟,便病成這樣,累及觀華姐及眾人不安。”

  觀華忙安慰慈照,道:“慈照妹妹,這是春天,原本就是最易患病的季節兒。你要安心休養,斷不可焦急多慮而加重病情,不是有‘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的俗語麽?連高陽、新城二公主也知道你病了,她們說,過了這一日也要來探你呢。”

  慈照先是默然地說道:“不該勞煩她們。”

  半晌,慈照突然又含淚對觀華說道:“觀華姐,我好怕因病重,會有什麽意外之事發生。我現在最想見到的人,竟然是家兄;隻可惜他身為一個出家的修行人,又有諸多不便……”

  說罷,慈照又沉默不語。

  觀華一麵安慰慈照不可胡思亂想,要安心養病;一麵又暗思道:“病中之人,自是盼望得到最親的親人的安慰,我定會想法,讓慈照姑娘見到其在會昌寺修行的兄長。”

  正是:湛水無波,漚因風波。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紅牆檔案(二)...
10紅牆檔案(三)...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

  • 目擊天安門-(二)

    作者:韓泰倫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選擇了中國政治變遷的聚焦點--天安門這一獨特的視角,完整係統地記述了天安門曆經的滄桑巨變,挖掘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