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十七章

秦始皇陵是。。。



好罷,秦始皇陵,對於中國人而言,無須多作介紹。將一切最神秘最偉大最、最、最、最的形容詞扣在他頭上,就是秦始皇陵了。



對於秦始皇陵的窺覷,千年來從來沒有斷絕過。但是有人曾經成功的進入皇陵,然後順利的帶著價值連城的寶物出來麽?也許有,但是就算有,也定然是秘而不宣的。直到方文他們所處的這個年代,2020年,秦始皇陵依然蒙在一層朦朧的麵紗中,無比的神秘,讓人想要親近卻無法靠近。



當年還在北京城做紈絝飆車賭錢的時候,方文也和金毛他們討論過,若是他們能夠將秦始皇陵內的所有寶貝都弄到手,然後弄去北京城的幾個地下文物市場去傾銷,能夠換來多少綠油油的美金、紅彤彤的人民幣。應該是一個能夠讓他們拿鈔票當柴禾燉方便麵吃的天文數字吧?



而今天,方文要去親手掘開秦始皇陵,一窺其中的奧秘。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方文激動得渾身都在哆嗦,肌肉不斷的抽搐著,牙齒好似打擺子一樣發出‘咯咯’的響聲。他行走時也失去了往日的靈巧輕便,步伐僵硬有如一具僵屍,沉重的步伐聲和普通人也沒什麽區別了。隊伍裏的人都用愕然的眼神打量著他,剛出道的小菜鳥就是小菜鳥,仗著強大的力量欺負人的時候還算厲害,一碰到真正的大事,就把底細全給暴露出來了。



方文覺得渾身都在發冷,冰冷的皮膚上大顆大顆的雞皮疙瘩一層層的冒了出來,額頭和後心不斷的有虛汗滲出。他緊張,緊張到了極點,比他在維也納找了十個美女生平第一次和女人親近的時候還要緊張一萬倍。他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風大先生的袖子,低聲說道:“師父,我們,我們是真的去挖秦始皇陵?呃,你沒弄錯吧?是秦始皇的陵墓,不是他老婆或者他老媽的?”



“嗯!秦始皇陵!沒錯,就是那個。”風大先生搖了搖頭,輕輕的拍了拍方文的肩膀:“凝神,勻氣,看看你,還像一個風門弟子麽?”



‘咚’,天黑看不清路程,方文踩到了路上一個小土坑,雙腿僵硬的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風大先生無語看天,翻著白眼飄然疾走了幾步,不忍心看方文在那裏丟臉。以輕身功法威震天下的風門,居然會有一個走路都摔跤的弟子,若是這事情被龍門的對頭知道,風大先生都想抹脖子了。



方文收下的四個小妖精急忙圍了上去,殷切的將方文扶起,輕輕的替他揉著膝蓋。方文的緊張心理略微放鬆了一點,他找到了一個調劑心情的好辦法。他笑著對四個小妖精低聲說道:“對了,方大少我想到一件事情。你們以前用的名字,都換了吧。以後呢,你門就叫做小風、小花、小雪、小月。嘻嘻!”四個小妖精愕然的看著方文,不知道他是什麽意思。



刻意的不去想今晚上自己要去做的事情,方文心口胡謅道:“以後我們親熱的時候呢,我就叫:小花啊,來,給大少我含著;小月啊,來,讓大少我揉幾把。嘖嘖,有一種**了四大秘門的快感啊。”



四個小妖精聞聲色變,差點沒被方文嚇暈過去。風元、風狐、風猴三人聽得方文的胡說八道,臉上肌肉立刻急速抽搐起來,三人默不作聲的朝前一陣狂奔,跑到隊伍的最前麵去了。前麵不遠處的風大先生雙手一陣的痙攣,手指彎成了雞爪子模樣,看樣子是恨不得一把抓死方文。



隊伍裏沒人吭聲了,一個個低著頭趁著黯淡的月光朝前狂奔。方文的這個笑話一點兒都不好笑,就算是聽到都是一種極大的罪過。放在數百年前,這樣對天門不敬的話,就足夠開刑堂好好的讓方文舒服一下的。也隻有方文這種混帳,才能說出這種話來。



方文無辜的攤開雙手,看著突然加快了速度的同門,低聲嘀咕道:“我說了什麽了?一點兒玩笑都開不起麽?唉,這事情就這麽定了,嘖嘖,小風、小花、小雪、小月,咱們在。”胡說八道了一通,方文成功的轉移了自己心頭的壓力,步伐也輕快了,身形飄飄欲仙,有如飛行一般朝前飄去。



過了好一陣子,隊伍中才傳來月大先生的低聲嘀咕:“這娃娃有種,老子喜歡他。”



近乎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裏,三百多名天門弟子在曠野中狂奔,速度可比一般的家用車輛。從藏身的度假山莊急行了一個多小時,他們到了距離秦始皇陵有大概十公裏的一處電影外景基地,這是現今中國規模最大、最宏偉,以戰國、秦、漢時期為背景修建的一個超大型基地。沒人知道,這個基地的投資人,是風門的外門弟子。



占地超過六千畝的電影基地,曆經五年施工才最終大功告成。五年的大規模基建,足以讓風門在裏麵作一些手腳,比如說一條通向秦始皇陵的地道以及數個大型的地下密室之類。



基地裏的絕大部分工作人員和風門沒有任何關係,一行人輕鬆的避開了夜巡的保安和監控係統,熟門熟路的自基地內仿製的阿房宮建築群內繞了一段時間,由花門的長老花九打開了機關,進入了地下的密室。



這是一間用巨大平整的水磨青磚築成的正方形大廳,足以容納數百人,大廳角落裏有一扇門戶,兩名中年男子正站在門口。看到風大先生帶隊走了進來,兩名男子急忙走上來行禮道:“掌門,一切都準備好了。”



風大先生輕輕的點了點頭,沒吭聲。風元上前幾步,沉聲說道:“我們進去,你們看好這裏。從明天清早開始,那部《火燒阿房宮》就日夜趕工的開拍,造出的聲響越大越好,明白麽?”



兩名男子急忙躬身領命,不敢多看風元一眼。



風大先生長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月大師兄,花九,我們進去。。。風元、風狐、風猴,你們三人連同一百名月門的同門看守住門戶。做你們該做的事情。”風大先生將除了方文的三個門人全留在了門口。風二先生他們也將自己的門人都留下了一個守門。



方文心裏就開始嘀咕了:“不會這裏麵非常的危險,所以這幫老家夥把自己的心腹弟子留在門口留種罷?那方大少我跟著他們進去,豈不是很危險麽?但是,富貴險中求啊,雖然不知道他們要進去找什麽東西。。。”



方文這才突然發現,在那個度假山莊整修的幾天,他居然忘記了詢問風大先生他們這次的目標是什麽。剛開始兩天他和四個小妖精纏在了一起,然後就被月大先生逮住了一頓毒打,最後被丟進了醫療器內治傷。如今他人是跟著隊伍來了這裏,但是他們這次到底要去找什麽東西?



“不管找什麽罷。秦始皇的陵墓啊,老子隨便抓一把,這筆私房錢就夠我開銷很久了。也省得我老挪用公款不是?”方文歪著腦袋、流著口水,傻乎乎的笑了起來。他如今手上流動的錢很多,但是那些錢都不是他的,都是風門的錢。他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多積攢點私房錢。否則的話,像四個小妖精這樣的美女,他能養得起幾個?



美女嘛,總不至於僅僅是養活她們就可以的,總要有點別的東西罷?



他在這裏打著小算盤的時候,風大先生他們已經將人手分撥定了。



風元、風狐、風猴三人已經分別領了人,跟著那兩名中年男子去了密室的上一層。風大先生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他嚴肅的說道:“這一次是僅有的機會。也不用我多說什麽,諸位同門當能知道其中的厲害。為了打聽這件東西最終的下落,我們天門斷斷續續的耗費了兩千年時間,這才知道東西居然就在秦始皇陵內。”



月大先生也變得很正經的大聲叫道:“諸位同門應該知道,龍門的那幫家夥,他們的功夫可也不是後娘教的。尤其我天門自從元末被逐出中原後,我們在中原大陸的實力幾乎被掃蕩一空。數年的苦心經營,才好容易有了今日的機會。”



風大先生冷冰冰的說道:“一旦事成,我天門當一飛衝天,奠定萬世的基業。眾位,一定要努力。”



月大先生大叫大嚷道:“秦始皇陵內危機無數,可是不管死傷多少人,用人命填,也得把那套‘玄音天鍾’給帶出來。”



風大先生狠狠的掃了一眼眾人,狠狠的揮手道:“出發。。。方文,緊跟在為師身邊。為師不許你出手你,你不得亂動。”說完,他一掌拍在了牆上,大廳角落裏的門戶無聲無息的敞開,露出一條燈火通明的地道。十幾名月門弟子當先走了進去,隨後是月大先生、月二先生、月三先生保護著幾名花門的長老進入,風大先生帶了方文等人緊跟其後。



四個小妖精連同其他十幾名雪門的女弟子站在了一起,她們身上背著鼓鼓囊囊的大背包,裏麵裝了無數的雪門製劑和搶救器材,小心翼翼的跟在了隊伍的最後方。



地道很幹淨,四麵都鋪著不反光的白色瓷磚。地道也還算寬敞,兩米寬的地道直通十公裏外的秦始皇陵,也不能有太多的要求了。地道裏的設施非常精良,繼承了天門一貫的能花錢就盡量花錢的風氣,甚至顯得有點奢靡。每三步遠就有一展明亮的熒光燈,每五步遠就有一個氣眼不斷的吹出清爽幹淨的空氣,每過二十米牆壁上還有一個壁櫥,裏麵放了應急的防毒麵具、藥品、武器等器具。



方文甚至在壁櫥裏看到了幾柄單兵激光器。



細致入微、準備充分,風門的行事風格向來如此。



靜靜的朝前走了大概有五六公裏遠,方文終於按捺不住的問風大先生:“師父,那玄音天鍾到底是什麽玩意?”



“一件寶物。”風大先生很嚴肅的告訴方文。



“簡直就是廢話。”方文差點沒罵出聲來。可想而知是一件寶物,否則的話天門為什麽要花費這麽大的力氣來計算他?問題是,那是一件什麽寶物?有什麽功效?他為什麽能幫助天門奠定所謂的萬世基業?



風大先生似乎也有點緊張。他緩緩開口道:“玄音天鍾,是祖師的筆記中記載過的東西,一件很玄妙的物事。是一群奇怪的人製造後獻給秦始皇的。後來,發生了一些變故,那些人被祖師爺設計殺光,祖師爺連同十一位護衛也被秦皇身邊的方士聯手打成重傷,隻能逃回太空船治療。這一來就耗費了數百年時間。等得祖師爺他們傷愈複出,已經是漢末時分,已經失去了玄音天鍾的下落。”



月大先生也低沉的說道:“祖師爺的筆記並不完全,那幫外星祖師爺,似乎沒有寫日記的好習慣,想到哪裏就寫到哪裏。結果還沒等他們把事情全部說清楚,就被漢末的一群基因變態的家夥聯手圍攻差點沒被打成肉醬,後來還是我們天門的先輩好容易搶回了他們的屍體,勉強做了十二個標本泡在那水池子裏。唉,真他媽的丟臉。”



風大先生咳嗽了一聲,低聲說道:“月大師兄,當著門人的麵。。。”



“有什麽不能說的?”月大先生大聲罵道:“堂堂十二個外星壯漢,在兩千多年前就能開著飛船來地球,雖然是落地的時候淒慘了一點是一頭栽下來的,但是怎麽著他們也是外星人啊?結果呢?被一幫漢末的地球人,一群連火藥都沒造出來的野人給圍毆致死,丟臉不丟臉啊?”



月大先生吹著胡須,很是生氣的模樣:“他們長得又和正常人不同,還喜歡掛著神仙的招牌到處亂逛胡亂招惹是非,好罷,自己被打死了不算,還逼得那群無聊的多事鬼組成了龍門世代和我們為難。若是他們肯低調一點,韜光養晦一點,他們說不定還能活到現在呢。”



風大先生的臉都是黑的,低著頭不吭聲。月大先生則是越說越高興,將天門的十二位祖師爺數落得一錢不值。在月大先生看來,那十二個外星祖師爺,就是腦袋有了殘疾的。然後,攻擊的矛頭就轉向了現在的天門中人,又是嘀嘀咕咕的一陣亂罵。



在方文的耳朵被磨出繭子前,他們終於到了地道的盡頭。



地道是一直向下延伸的。方文計算了一下地道的長度和向下延伸的角度,這裏應該已經是地下五百多米的深處。他不由得咋舌,當年修建秦始皇陵的那幫工匠,是怎麽完成這麽不可思議的事情的?



月大先生一腳踢開了地道盡頭的鐵門,眾人已經進入了秦始皇陵。



後方,超大型鼓風機正在不斷的將新鮮空氣注入秦始皇陵。至於說氧氣是否會對皇陵內的文物造成損害,誰理會這麽多呢?



隻有方文隱約的覺得有點心疼。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