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人途》再見篇第十章

一個十九歲的大男孩,在他十九年的生命中充斥著狐朋狗友,飆車、賭博、滿口的髒話,每日裏逃課嬉戲,不學無術。這樣的一個人,突然擁有了超人的實力和幾乎花不光的錢財,以及一股直接受他掌控的強大勢力,他會變成什麽樣子?



暴發戶,沒錯,實打實的暴發戶。



方文就是這樣一個暴發戶,一個渾身毛孔都在流淌出黃金溶液,恨不得將滿口大牙都換成鑽石的暴發戶。



芝加哥聯合鋼鐵公司?去死罷,公司的經營狀況很不錯,根本不用他去打理。



芝加哥大學?哦,他的門是朝哪邊開的?似乎,方文還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導師是什麽模樣。



風門玄風部芝加哥分部?天啊,還有誰會在這裏挑戰他們呢?風門可是這裏的地下君王!根本不用方文多做理會。



所以,方文聘用了一名專業的有著貴族氣質的司機,兩名貼身的俏麗金發女秘書,買了一輛華貴的加長房車,帶了十六名玄風部的好手,每日裏招搖過市、花天酒地、醉生夢死。一輛房車,四輛限量版奔馳,十六個打扮得有如特工的貼身保鏢,這是方文每天出行的必備行頭。



夜幕落下,方文那極其吸引人眼球的小小車隊出現在斯圖爾特大街,也就是芝加哥的唐人街上。



車隊在一座傳統裝飾的中國酒樓門口停下,方文大咧咧的摟著兩個秘書下了車,用半生不熟的英文叫囂道:“這裏的中國菜,是很不錯的。一碗魚翅羹做得挺地道,鮑魚撈飯也有這麽點味道。當然,這裏的服務生也非常的夠味道。”



懷中的金發女人‘嗤嗤’的輕笑著,扭動著身軀,用肥碩的胸膛在方文的胳膊上拚命的摩擦著。



打扮成標準花花公子的德行,穿了一套在燈光下發出淡紫色熒光西裝的方文身體猛的哆嗦了一下。雖然因為他一時的衝動聘用了兩名秘書,但是出於東方人的審美觀,他對於這兩位秘書實在是沒有多少胃口。但是一名合格的暴發戶身邊,怎麽能不帶上幾個女人呢?在沒有找到合乎他口味的女人之前,方文覺得,自己還是要暫時的容忍這兩頭乳牛對自己的‘性騷擾’。



西方女人。方文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眼前似乎有一個高條的身影緩緩飄過。方文的心頭一陣絞痛。



他自言自語道:“雯雯。。。我應該去找你麽?一個已經‘死了’的人。當初不敢和你再見的人。”



在那刹那間,方文失神了。



百多米外的街口處,幾名身穿黑色中山裝的男子慢慢的分開人群,朝方文他們這邊行來。



正中的那名身量極高極其魁梧的壯漢冷冰冰的說道:“這就是擁有風靈之體的那個小子?真正一個紈絝敗類。”



他身邊一名精悍的青年冷笑道:“殺之則可。一個可能將風門禦風經修練到最高境界的人,威脅太大。”他舉起手指,輕輕的揮了揮。



就在方文失神的那一瞬間,致命的襲擊突兀的降臨。



三十二枚長兩尺拳頭粗細的霸道暗器‘奔雷梭’帶著震耳欲聾的破空聲自酒樓附近的高樓上轟下,方文身邊十六名玄風部弟子身上同時炸開尺許粗的透明窟窿,奔雷梭上攜帶的可怕力道差點沒把他們轟進地下去。三十二枚沉重的奔雷梭帶著大片的血肉轟在了地上,酒樓門口十幾米方圓的路麵伴隨著巨響聲炸開,破碎的水泥塊有如子彈一樣四麵迸射,方文懷中的兩名金發女子被打成了一團肉醬。



方文雙手急速劃動,身體有如陀螺一樣急速卷動,在空氣中帶起了一片朦朧的虛影,他避開了那些水泥塊的攢射。一顆顆拇指大小的碎片帶著強勁的力道滑過他的身體,將他身上的衣衫撕得破破爛爛。



在亞馬遜原始森林訓練營內的三個月特訓發揮了一定的成效,方文眼看十六名玄風部弟子居然被人一擊斃命,他本能的施展身法,就要逃離現場。敵人很強,而且人數很多,方文想起了雪大先生給他說過的:你們風門逃命的功夫,天下無人能及。



方文還沒做好和人真正拚命的思想準備。他隻是想要享受一下人生,他不覺得,自己需要為了這些享受而付出太多。或者這樣說,他對風門的感情還不是很深厚,他不認為自己應該為了風門而去冒生命危險。誰知道這些刺客是什麽來頭?



那就,逃吧。



腳尖在一塊迎麵射來的尺許寬水泥板上重重一點,方文身上湧出一片青綠色光彩,就要逃離現場。



“崩嶽!”一聲大吼自百多米外傳來,那名身高在兩米二十以上的壯漢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一柄春秋大刀。他青筋畢露的雙手穩穩的握住了大刀,吐氣開聲,狠狠的一刀朝方文劈了下來。他揮刀的時候距離方文還有百多米,等他刀勢吐盡時,刀鋒已經到了方文身前。



這是力量、速度、角度完美結合的一刀。那壯漢近乎瞬移一般到了方文身後。刀鋒帶起的滾滾刀氣有如一座大山,牢牢的壓在了方文心頭。這一刻,方文眼前不見任何東西,隻看到那一線閃亮的刀刃,隻看到那略微閃爍著金色光芒的刀鋒越來越近。



風大先生傳授的無數技擊格鬥的技巧全被丟去了爪哇國,方文腦海中一片的空白,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攔下這一刀。



他隻是本能的想要逃命,他身形急轉,人在空中連續轉動了數十周,帶起一道淒厲的風聲,已經朝外縱出了十幾米。



刀鋒入骨,大刀從方文後頸劈入,自他尾椎骨處滑出。方文的脊椎骨被一刀劈成了兩片。



那精悍冷漠的青年已經無聲無息的靠近了戰團。他沉聲喝道:“開山!”



吐氣開聲,青年身上中山裝炸成了粉碎,他右臂突然膨脹到正常時的三倍粗,紅得發亮的手臂上一根根漆黑色的血管、經脈高高的膨脹起來,他狠狠的一拳轟在了方文後心上。可怕的拳勁有如一根鐵柱轟進了方文的身體,方文本能的輕輕扭曲了一下身軀,拳頭洞穿了方文的左肩,在他身上打出了一個透明的窟窿。血肉飛濺,凝聚不散的拳風遙遙轟出,在百米開外的一座樓房的水泥牆上印出了一個深有尺許的拳印。



方文連受兩處重傷,他仰天噴出一口鮮血,有如折翼的鳥兒一般飛撲出了數十米,重重的栽倒在地。



手持春秋大刀的壯漢大喝道:“我來取他頭顱!你等收拾現場,準備離開。玄風部的狗腿子馬上就要來了。”



酒樓附近的高樓上,十幾名同樣身穿黑色中山裝的中年男子飛身落下,快步趕到酒樓前,將深深沒入了地下的奔雷梭一一起出。壯漢狂吼一聲,一圈氣浪自他身上翻滾而出,將方文那輛房車連同車內嚇得不斷尖叫的司機轟飛了十幾米遠,他一刀揮出,刀鋒直指方文的脖子。



大刀落下,眼看方文就要被劈成兩段,一柄雪亮的手術刀突然出現在大刀前。瘦瘦小小的雪大先生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輕輕的一刀劈在了春秋大刀上。陰寒透骨的可怖真勁有如北極的暴風雪,一浪浪的衝進了壯漢的身體。春秋大刀寸寸碎裂,那大漢狂吼一聲,雙臂同時炸開,帶著冰渣的血肉碎塊炸飛老遠,他拖著兩條白生生的手骨狼狽退後,大口一張,帶著細小冰晶的淤血狂噴而出。



“雪老魔頭!退!”那精悍的青年渾身一抖,瘋狂的吼叫起來。



雪大先生長嘶一聲,‘桀桀’笑道:“傷了老子的心肝寶貝,你們還想逃不成?”



雙臂一抖,雪大先生身上寬大的白大褂有如鳥翼一樣張開,體內龐大的真勁鼓蕩,他白大褂上數十柄手術刀、數百根銀針噴射而出,帶著一道道刺骨的寒光,射向了這些酒樓前陣腳大亂的敵人。絕對的實力差距決定了這些刺客的下場,每個人身上都多了十幾個透明的窟窿,渾身噴出了漆黑的毒血慘斃當場。雪大先生不滿的摸了摸鼻子,嘀咕道:“一大半的暗器打偏了,老子還真不是玩暗器的料。”



百多米外的大街上,十幾個無辜的行人被雪大先生打飛的手術刀、銀針等暗器射中,暗器上的劇毒瞬間奪去了他們的生命。旁邊那些行人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抱著腦袋大聲尖叫著,好似炸窩的老鼠一樣狼狽逃竄。



雪大先生飛快的掏出了一瓶藥粉,草草的撒在了方文正在噴出大量鮮血的傷口上,心滿意足的好似挑選牲口的屠夫那樣拍了拍方文的P股。“小寶貝哩,你遲早是老子手術台上的貨!嘖嘖,這幾個月虧了老子不顧麵子的跟在你身後,果然,你落到了老子手裏!”



雪大先生笑得無比的開心:“風大,這可不能怪我了。我這是救你學生的命哩!哦嗬嗬,嗬嗬,哈哈哈哈!”



一架雙旋翼直升機無聲無息的在離地百多米的高空滑過,雪大先生一手抓起了方文,在路邊建築上幾個借力,輕巧的縱入了直升機。直升機加大了馬力,筆直拔高,急速朝西邊飛去。在下方,十幾輛警車姍姍來遲,肚滿腸肥的警察們大呼小叫的從警車內衝了出來。



南中國海靠近西太平洋的一處荒島。小島呈現出標準的圓錐火山地貌,周長不過五六公裏的小島在這一片汪洋中是如此的平凡。稀稀落落的山毛櫸樹叢中,大群的海鳥正在起落,海風吹過,一片片的鳥羽被高高的揚上天空,然後又被風勢扣進海裏。



一架流線型的小型飛機幾乎貼著海麵急速飛過,在距離小島還有不到千米時才急速爬高,一頭紮向了小島正中的火山。飛機腹下出現了三個方形的噴口,明亮的藍色光焰噴出,飛機幾乎是靜止在了火山頭上。火山口中的岩層緩緩滑開,露出了一條垂直向下的金屬通道,小飛機慢慢的下降,降入了通道內。火山口上岩層再次翻滾起來,一切又恢複了原樣。這一切都靜悄悄的,沒有驚動一隻鳥兒。



飛機的機艙門被人用暴力踢開,沉重的艙門被踢飛數十米遠,差點砸中了正在附近執勤的幾名警衛。麵色發黑的風大先生自飛機內飛射而出,厲聲喝道:“方文怎麽樣了?”



雪大先生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裏傳了出來,充滿了得意和囂張:“啊呀,在我手上,怎麽會死呢?雖然脊椎被劈開,神經全被折斷了。雖然心脈受了重創,心髒差點被開山拳轟成豆腐渣,可是在我雪大先生手上,想死都難啊!”



風大先生的麵色稍微變得好看了一點。但是雪大先生接下來的話立刻讓順著隧道疾走的風大先生陷入了抓狂狀態。“我也不收你風門的醫療費了。我在這娃娃身上,把你許諾給我的一千毫升血啊、一百毫升**啊、十毫升骨髓都取了出來。哦,醫療費呢,還是要一點點的,我每樣都多取了一點點,隻是一點點而已,你不反對吧?”



用墨綠色的不知名金屬建造,上麵雕刻了許多古怪的文字和圖案的隧道裏,風大先生發狂了。他瞬間突破了音速,白色的氣浪將隧道內數百名往來的弟子、警衛震得飛撲出去,可怕的衝擊波將這些倒黴鬼同時打成了重傷。



朝前狂奔了近千米,風大先生衝進了一間巨大的,很有科幻氣息的大廳內。



大廳內布滿了各種稀奇古怪的儀器,儀器上的文字和前麵隧道中的文字一模一樣,儀器的造型古怪,風格特殊,怎麽看也不是地球上所擁有的東西。大廳的長度超過了五百米,寬有兩百米左右,牆壁中鑲嵌了一個巨大的透明容器,淡綠色的溶液中浸泡著十二具高有兩米五十以上,粗壯強悍,麵容冷酷的屍體。



十二具屍體的麵容大致上和普通人一般,隻是他們的耳朵略微有點尖長,大腦部分顯得格外發達而已。



衝進大廳的風大先生顧不得找雪大先生算帳,他先走到了那巨大的長寬都在百米開外的容器前,畢恭畢敬的朝那十二具屍體連續叩首三十六次,嘴裏默默的念誦了一陣。身穿白大褂,挺著肚皮站在一旁的雪大先生神氣活現的叫道:“風大,我就不信你敢在祖師爺他們麵前揍老子!”



風大先生叩首完畢,這才站起身來,惡狠狠的對雪大先生冷笑道:“你是算定了這一點,所以才放著在美國的醫療中心不用,刻意跑來總堂這裏用祖師爺留下的儀器救治方文,是不是?”



雪大先生得意的笑了,他晃了晃大腦袋,得意洋洋的說道:“老子就是算定了這一點!唉,你也別說,除了祖師爺留下的這一套急救器材,我也沒辦法在這三天的時間內從方文身上取出十萬毫升血、一萬毫升**和兩千毫升骨髓啊。”



“什麽?”風大先生怒了,他猛的抓起了雪大先生,尖叫道:“你說你取了多少?”



雪大先生揉了揉鼻子,蹬著兩條小短腿道:“你放我下去,放我下去,當你比我高了兩尺,了不起啊?不就是一點點血麽?祖師爺的這套急救器材功能強大,隻要提供足夠的養料和能量,根本不會對他的身體有任何壞處。唉,你放我下來。”



風大先生鬆開手,雪大先生飄身落在了地上,走到了大廳正中的一個巨大的透明器皿前,指著器皿中漂浮在墨綠色溶液裏的方文笑道:“祖師爺的來曆,我們都知道,連千多年前倒黴墜毀在地球上的外星人。這一套器材的效果棒極了,這小子一點兒事情都沒有。你放心吧。”



歪著腦袋,出神的打量著在器皿中載波載浮的方文,雪大先生幽幽歎息道:“若非為了從這僅有的試驗品身上取出足夠的試驗素材,你當我願意開動祖師爺的這一套東西麽?能量啊,這些東西裏麵的能量可不多了,現在還沒找出合適的替代品呢!”



看了一眼那巨大容器中的十二具屍體,又看看漂浮在墨綠色溶液中的方文,風大先生眼角跳動了幾下,低沉的說道:“有叛徒,否則不可能有人知道方文的事情。這一次,龍門的反應速度太快了。”



舉起雙手,雪大先生說道:“注入神經恢複劑,這小子睡了三天,也該回過氣來了。唔,叛徒?這是你風門負責的事情。”



“哼。”風大先生冷笑了幾聲,低聲說道:“知道方文是風靈之體的人沒有幾個。將消息泄漏給龍門的,是秘風部的人。”



雪大先生搖著頭,扭著P股,大聲說道:“注入三支元液,這小子的身體承受得起。”



他抬頭看著風大先生,笑道:“我對叛徒不感興趣。龍門已經盯上了方文,在他真正的有自保的實力之前,你最好不要讓他在人前出現。”



咳嗽了一聲,雪大先生微笑道:“你不覺得,祖師爺的這艘太空船,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麽?在方文真正徹底的掌握他所需的各種技能前,你不覺得,應該把這個活寶貝留在這裏?”



“你不許傷他。”風大先生凝視雪大先生。



雪大先生叫起撞天屈來:“我怎麽舍得傷他?我會好好的照顧他的,比照顧我的親生兒子還要小心,你放心罷!”



“你的親生兒子?你有麽?”風大先生冷笑了幾聲,背起雙手,不再說話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