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章 春天到了

1962年2月1日,章必然率領遠征越南的將士回小棒槌了。李剛,錢運周,石磊,還有幾乎已經消失在人們視線中的李國柱他們都出來迎接了。由於金三角已經沒什麽光棍了,而且都已經準備走人了,所以最後一個月章必然他們進行著沒有顧忌的洗劫。

南越雖然知道了但是也隻有硬受著,而美國雖然對李剛撤軍相當不滿,但是也拿李剛沒辦法,畢竟當初可沒有約定要打多久,我們金三角是個小地方,再打就有問題了,所以那是沒辦法啊,我隻好撤了,你可能也知道了,我們在越南那是個賺錢的買賣啊,如果不是內部不穩,我們怎麽舍得撤回去呢?一通忽悠,美國隻好算了。

由於有了越南的大豐收,這次新年小棒槌過得那個滋潤,再加上金三角從今年開始就此一家了,更有慶賀的理由了,大年夜的狂歡足足進行了四個小時,這不是後世自個窩在自家看電視,打撲克啥的,那不算,這是露天進行的,所有小棒槌人都參加了的大狂歡。李剛又一次喝醉了。

喜慶的日子總是會過去的,雖然前世今生加起來都快五十歲的人了,但是李剛還時不時的冒出些幼稚的想法,比如說這個春節永遠持續下去多好,什麽都不用幹,沒有人與人的爭端,沒有殺戮,隻要安靜祥和的氣氛。可惜,李剛知道這是永遠不會出現的,隻要還有人類的存在。現在是62年了,這年的年底,中印就得小打一場,可惜啊,持續時間太短,而且離金三角太遠了,李剛就算想去湊熱鬧就不行。

李剛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喜歡開車到邊境那條小河邊玩,跟隨著保護他的眼鏡蛇小隊被他趕得遠遠的,自己一個人在河邊唱唱前世的歌,雖然前世就是個破鑼嗓子,但是今世嗓子還不錯,都快趕上那些偶像派了,當然實力派那是沒啥希望了。現在正是早春,李剛躺在河邊的沙地上,哼著前世的歌,曬著暖洋洋的太陽,要多愜意就有多愜意。然而,好心情很快就被打攪了,

“誰,不許動。”李剛被喝聲驚動了,起身一看,一個女孩站在河中間,小臉發白,一個眼鏡蛇成員正拿槍指著她,嚇的。

“別嚇著人家了,她是個小女孩。”李剛說道。

結果被河中的女孩聽到了,嘀咕到:“哼,看你的樣子還沒我大呢,還小女孩。”

聲音雖小,還是讓李剛聽了個正著,李剛轉頭去仔細瞧了下,笑了,真漂亮,哈哈,這下跑不掉了,怎麽也得追到手,老媽的心病也就解決了,再說自己確實也該成家了,以前隻是沒有合適的,怎麽也得找個中國女孩啊,向尼娜她們倒是不錯,不過這些女孩一個個的都把李剛當偶像崇拜,沒有一點男女情,怎麽也是新世紀人,沒有感情怎麽能結婚呢,最多是個情人。正在煩惱呢,這不就是送上門的嗎?

“退下去吧,別嚇著人家。”李剛小聲說道。

“少爺,您的安全重要,她如果是對麵派過來的怎麽辦?”

“哼,我還怕這個小妞?你能打過我嗎?”

“那,我下去了,您自己注意。”這個眼鏡蛇成員終於發現少爺的眼神不對,連忙撤了,那小隊長看他撤回去了,大怒,正準備罵人,哪知道這個小子先發製人了,“嘿嘿,隊長,要去你去,我是不去 了,春天來了,哈哈。”其他人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不過看到河中那個女孩,都曖昧的笑了起來。

“喂,你叫什麽名字?上來吧,他走了。”

“哼,你又是誰?居然還拿著槍,我看你不是什麽好人,我回去了。”說完轉身準備回去。

李剛急了,這玩意,又不知道是哪裏的人,就這麽放跑了,以後哪裏去找?李剛連忙追著跑過了河,“你這人真是,你要幹什麽?”那個女孩一邊說一邊用防備流氓的眼神看著李剛。

李剛鬱悶死了,至於麽,我就這麽象流氓?“我說,你不至於吧,我就那麽象流氓?倒是你,沒事跑到這裏來幹什麽?你不知道這裏已經是邊境了嗎?你剛才是在越境,被人逮著了看你怎麽辦。”

“哼,我不就是想過去看看嗎,你是那邊的人?那麽你認識李少爺麽?”

“哈哈,笑死我 了,誰叫這個名字啊?李少爺?從來就沒聽說過,你找他幹什麽?”

“你真笨哎,他姓李,大家都稱呼他少爺,我就是想看看他,我們村若沒有他的糧食接濟說不定會餓死人的。”

“那麽你們現在還挨餓麽?”

“不了,去年國家發救濟糧了。”

真奇怪,哪裏來的糧食,多半是把準備援助的糧食留下來了,不對啊,曆史不是這樣的啊。哦,多半是我的到來改變了,居然沒有死要麵子了。

“喂,你怎麽不說話?我看你還有衛兵保護,你在那邊肯定是個當官的,你肯定認識李少爺的對不對?”

“我當然認識了,怎麽?你想見他幹嘛?想嫁給他啊?”

“哼,你才想嫁給他呢,我隻不過是想謝謝他而已。”

“不是吧,就為了謝謝你就準備穿越國境?”

“才不是呢,還不是你剛才唱的歌很好聽,我想過去聽聽而已,誰教你的?”

“我自己。”

“哼,你就吹吧。”

“不信?不信你想想你以前有聽過這歌嗎?”

“我當然沒聽過了,是台灣的人唱的吧?”

“真是我自己編的,愛信不信。你還沒告訴我你叫啥名字呢?我叫李剛。”

“李剛?你還和李少爺是本家呢,我叫覃燕。”

轟的一聲,李剛覺得自己的頭炸了,覃燕,這個名字代表這前世的曾經,李剛永遠也忘不了,也更堅定了李剛追到的決心,實在不行,硬搶,結婚後再發展感情。

“覃燕嗎?很好聽的名字呢,你家住哪裏?離這裏遠嗎?”

“不是太遠,走山路很快的,走大路就慢了。我得回去了,我這是偷跑出來的,回去肯定要挨罵 了。”

“嗬嗬 ,那麽你明天還來麽?我在這裏等你好麽?”

“我明天還來幹什麽?”

“我們聊聊天啊,大不了我教你唱歌。”

“那好,你要教我唱你唱的那歌,明天見。”

“明天見。”李剛看著那跑遠的身影喃喃的說到。

李剛回到小棒槌,一路上眼鏡蛇小隊都在打趣李剛,最後李剛擺出老大的架勢來才止住他們的調笑,饒是如此,李剛還是再三囑咐不得和別人說起。冷靜下來的李剛覺得覃燕出現得太巧了,不過又能怎麽樣呢?自己還怕她不成?就算是美人計,也得把她接回去當老婆,男人嘛,有欲無情也可以很舒服得過一輩子。

第二天,李剛早早的就來到邊境等著了,今天李剛還把小白帶在了身上,自從老媽在小棒槌定居後,小白一般就跟著老媽了,畢竟跟著李剛隨時都吃不飽啊,但是每晚睡覺還是會跑到李剛這裏來 ,冬眠時也還是在李剛的脖子上。雖然下了決心,李剛還是把小白帶來,看看這個覃燕對自己有沒有不安好心。

等了一會後,覃燕蹦蹦跳跳的出現了,李剛一陣眼熱,還是現在的女孩好啊,前世就沒見到過這麽自然的女孩,一個個都有些做作。

“你來晚了,我都等你好大一會了。”

“哼,是你來早了,我們又沒有說什麽時候來,我現在能來就不錯了,呆會還得回去幹活呢,你給我講講你們少爺的故事好不好?”

“你聽他的故事幹嘛?你認識他?”

“不認識。”

“那你喜歡他?”

“我都不認識我怎麽喜歡他?笨蛋。”

“那你要聽他的事幹嘛,浪費時間。”

“哼,我不幹活來和你說話本來就是浪費時間了。”人是個很奇怪的動物,李剛這個時候已經吃起少爺的醋了,自己吃自己的醋。沒辦法,吃味歸吃味,事情還得辦,女孩仍得追。李剛隻好用已經非常模糊的一些前世的笑話來逗覃燕開心,雖然前世曾經有過女友,但是對追女孩這個艱巨的任務李剛顯然不是很勝任。

好在覃燕笑了一會後就說道:“你昨天不是說了教我唱歌嗎?快點啊,教我唱會一首我今天就得回去了。”

李剛那個苦啊,前世由於是個破鑼嗓子,聽歌就是為了那一點旋律,哼倒是能哼出來,真要把歌詞一個不落的全唱出來那可真時難為李剛了。但是男人嘛,在一個女孩,特別時漂亮女孩,再加上這個漂亮女孩還是你心儀的女孩用祈求的目光看著你的時候,是很難說出反對意見的。

最後,李剛心一橫,反正現在這些歌都還沒出世呢,我就自己編去,是那個調就OK了。於是一個教,一個學,還好這個《濤聲依舊》自己以前比較熟悉,而且不是太新,剛好現在拿出來比較合適,李剛決定了隻教這一首,其他的拿出來多半就出問題了。覃燕的嗓子那真不是蓋的,雖然這歌不適合女孩唱,但是覃燕唱出來卻別有一番韻味。但是,學會了,覃燕就要回去了。

“這就要回去了嗎?能再呆會嗎?”

“我得回去了,要吃午飯了,再晚回去就要挨罵了,我這個周來不了了,下個周還是這兩天才有機會來。再見。”說完就跑了。

李剛看著她遠去的身影,更加心熱了,但是菜鳥就是菜鳥,不會追女孩啊。今天會麵的時候,小白一直安安靜靜的呆在李剛的脖子上,也就是說這個覃燕不是別有用心的來接近李剛的了,那麽下次見麵就直接說吧,喜歡你,我要你做我老婆。

想到要下個周才能見到覃燕了,李剛悶悶不樂的回到了小棒槌。回到小棒槌後,李剛看到電話就想起來了,買禮物啊。一通搖後,“喂,找萬海。”前世的時候,香港可是購物天堂,現在雖然沒那麽誇張,但是買點女孩喜歡的東西還是不成問題吧。“萬海麽?是我,嗯,對,我要你給我買點東西,對,女孩用的小玩意什麽的,反正你看著辦,自己找人問去,對了,要淡雅的,還給我選一對戒指,當然,成功了就通知你們,別整得誰都知道似的,如果我沒成功,那麽我丟人了,你知道後果,那好,就這樣,快點給我郵寄給來啊,嗯,再見。”

時間在李剛的詛咒中移動著,一個周過去了,李剛一大早就來到了邊境。還是上個周那個時間,覃燕又出現了。一個周沒見了,雖然李剛的實際年齡已經不是個小年輕了,但是這個女孩的名字還是讓李剛回到前世初戀時的感覺。那種淡淡的激動,渴望見到對方,想著對方的笑臉,想著對方的一切。

“你來了,我很想你。”

“哼,想我幹什麽?你以為和你一樣啊沒事幹啊,一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是個大少爺,還有人保護,細皮嫩肉的。哼。”

這可冤枉李剛了,李剛的手上可有很多繭子的,練槍法練的,但是皮膚一直不變黑,怎麽曬都是白白的。兩人在一起的時間總是走的很快,一晃中午就到了。

“我得回去了,李剛,明天我也來不了了,上個周幫人代班才又兩次機會的,下周見。”明天來不了了,李剛很失落,上次決定要表白的事情也忘記了。

時間就在這一周一次見麵中流逝,李剛讓萬海買的東西寄到了。是些漂亮的發夾啊什麽的,不過李剛可不怎麽敢送東西給覃燕,畢竟這些東西一看就知道不是大陸貨。這個周,李剛隻帶了那個發夾來到邊境,畢竟這個發夾她應該好藏吧。還是李剛先到,覃燕後到,今天覃燕明顯又心事,然而李剛卻在考慮要不要送她發夾而沒發覺,兩人都心不在焉的,這個聊天明顯進行不下去了。

“燕子,我送你樣東西。”說完把發夾遞給覃燕,“好看嗎?”然而讓李剛失望的是覃燕什麽也沒有說。

“李剛,我們兩認識有大半年了吧?”

“是啊 ,我們兩見了二十七次麵了,也就是說我們已經認識二十六周了,也就是一百八十二天。”

“嗬嗬,記得這麽準?”

“當然,和你的每次見麵我都刻在心裏了。”

“知道嗎?李剛,我爸爸要讓我嫁人了,可以得到三石大米的聘禮。”

李剛嗡的一聲頭就大了,好在關鍵時候冷靜了下來,“那麽你呢?你怎麽想的?你想嫁嗎?”

“我想不想又有什麽用?”

“當然有用了,隻要你不想,那麽誰都不能強迫你。”

“那你說我怎麽辦?跟你周嗎?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和你走了我家怎麽辦?他們會餓肚子的。”

“那你別回去了,跟我走,你家的事交給我辦。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家人餓肚子的。”說完拉著覃燕就過河,覃燕輕輕掙紮了一下,但掙不動就放棄了。雖然這個女孩的來曆不明,但是李剛不怎麽在乎,再說了小白也沒有動靜,她應該對李剛沒有多大的敵意,再說了,現在老媽想媳婦快想瘋了,自己的年級也老大不小的了,她有一個能夠勾起回憶的名字,還長得很漂亮,這些就足夠了,就她了,當我老婆了,李剛默默的想到。

這個時候那些眼鏡蛇隊員就熱鬧了,“嗨嗨,看,少爺把少奶奶帶回來了。派個兄弟先回去給夫人報喜去。”一個隊員飛快的轉身向停在遠處的汽車跑去。

“少爺,帶少奶奶回來啦?”李剛還沒走過河,這些眼鏡蛇成員就擁了過來說到。聽到這句話李剛還沒反應呢,覃燕倒尖叫了起來,“少爺,你就是李少爺,好啊,瞞得我好緊。”然而看著其他人怪怪的眼神,稍微靠近李剛的耳朵用隻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以後再找你算帳。”

李剛長出一口氣,好久都沒有這麽緊張了,生怕覃燕不給他留麵子,當麵就說收拾他的話,當然,這不能說李剛就是軟耳朵,在不喪失原則的情況下對妻子的縱容隻能算是寵愛吧。對覃燕不敢怎麽樣,但是眼鏡蛇成員就沒什麽顧忌了,“嗬嗬,好啊,你們想加餐了嗎?”

“沒事了,少爺,我們先去整理下車輛,一會好直接啟程。”說完就跑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