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五章 縣令縣丞死守國門

慕容葛爾赫自然認得慕容寒竹,這位大隋名士為人隨和謹禮,卻是十足的智者,雖無官職在身,但連可汗諾曷缽都時常問計於他。

此時他身負天後紫裘而來,慕容葛爾赫哪裏敢有半分怠慢,慌忙迎入中軍大帳,不因其乃文弱老書生而鬥膽生出些許輕視來。

慕容寒竹還於軍中之禮,卻並不多言其他,趁著夜色未暗,登上高坡,極目眺望一番之後,又在軍士保護之下,查看刪丹四方地界,將縣城周遭地形地貌全數視察一番,而後回到軍帳之中,又細細問起刪丹守軍之工事,眉頭時而緊鎖,時而又鬆懈,雙眸之色有種無法言喻之深沉。

“刪丹區區一小縣,居然苦守十日之久,爾等上千狼騎,卻落了個束手無策,可見此縣城之中必有高人坐鎮,汝可知其人?”

麵對慕容寒竹之疑問,葛爾赫不禁汗水涔涔,其自詡慕容部大勇士,縱橫庫貝爾草原多年,在吐穀渾軍中也算是王族老將,然不久之前,其子與虎謀皮,參與了那件大事,以至於一敗再敗,落入唐軍之手,迫使偷襲甘州之計不得不提前。

正因此事,葛爾赫受到牽連,退出了軍部核心,這才幹起了率眾掠劫這等下作勾當來,雖說前不久兒子慕容驍已然歸來,且似蒙重生一般,整個人都變得沉穩內斂,且每每帶隊掠劫,斬獲俱是最為豐厚者。

然則葛爾赫這廂卻遭遇頑抗,刪丹縣丞謝安廷依賴一柄銀槍,挑落狼騎無數,更是百步穿楊,一如飛將軍李廣在世,將數次攻入縣城中的騎兵都趕盡殺絕,可謂凶悍難當!

葛爾赫依照大軍攻打甘州城的策略,砍伐新木以造雲梯,搬運石土堆壘魚梁道,若非此處城小,他連拋石床車都想搬過來了。

謝安廷射術了得,手中兵丁倚仗強弓硬弩,城中物資又充沛,這些唐人甚至將民居都推倒,拆卸石木權當防禦之用,可謂破釜沉舟,誓死頑抗,葛爾赫損失慘重,卻如狗拿刺蝟,奈何不得。

慕容寒竹聽聞這位老將解說,也不多做評判,看著暮色闌珊,將士們卻全無困乏之意,反而飽餐以待,多備刀弓箭矢,已然推敲出這支隊伍並未鬆懈過夜襲之策,心中多有敬意,籌謀一番之後,朝葛爾赫建議道:“老將軍,不如今夜讓弟兄們好生休養,那謝安廷為防突襲,必不敢使其軍士閉目,待弟兄們休息一夜,精力充沛,唐軍卻困乏,此消彼長,再徐圖擊破如何?

葛爾赫聞言大喜,連忙發下命令,使人密切關注縣城動作,其餘諸多軍士各自休養,軍中皆大歡喜,士氣大振。

他乃百戰老將,心裏也能想到這樣的安排,但如今他不受重視,若被有心之人得知,必向可汗進讒言,說他葛爾赫消極怠戰,怕死貪生,故而日夜使人攻城不斷。

然如今已然不同,慕容寒竹受領天後之命而來謀劃全局,此乃慕容寒竹之計,他葛爾赫不過聽計行事罷了。

葛爾赫本有些質疑慕容寒竹籌謀之智,如今看來,此人對軍事了解深刻,行事從容不迫,實乃儒將帥才!

既是如此,葛爾赫終於放心將自家軍士交給慕容寒竹來操控,本以為第二日就能夠攻下刪丹,卻沒想到慕容寒竹又建議按兵不動,隻讓一行快騎多舉旗幟,距離百步,繞城而走。

謝安廷見旗幟甚多,慌忙叫醒城中守軍,這些守軍為了防止夜間突襲,直到天亮才眯了眼,這才沒一會功夫,又被叫醒,倦怠異常,見得旗幟林立,以為來敵眾多,紛紛舉強弓怒射!

謝安廷猛然醒悟,對方卻是想混淆視聽,騙取城中守軍射空箭矢了!城中資源雖然充裕,但曆經十天苦戰,早已枯竭告罄,箭矢更是奇缺,謝安廷連忙下令,停止了射擊。

慕容寒竹見狀,冷笑一聲,再次派出數百快騎,這次卻是攜帶強弓,也不停留,繞城而走,蜻蜓點水一般,稍有接近,覷準了機會就將城頭守軍射下幾個來!

城中守軍是反擊也不是,不反擊也不是,幾輪攻防下來,倒是重傷了十幾個人,還死了幾個。

謝安廷眉頭緊皺,不得不讓僅有的盾手排列與城頭,隻需警戒,不作反擊,那些快馬遊騎才消停下來。

此舉似乎早已在慕容寒竹預料之中,但日頭才過午,他就鳴金收兵,謝安廷這邊卻不敢大意,隱約覺得對方策略風格改變實在太大,如何都放心不下來。

到得夜間,刪丹守軍已然困乏不堪,卻不得不強打精神,因為昨夜敵人不來突襲,今夜前來偷城的可能性就會更大。

吐穀渾方麵白天占了點便宜,晚上精神抖擻起來,對慕容謀士越發敬服,一個個秣馬厲兵,就等著突襲縣城!

慕容寒竹卻悠然自得,命人布置高台祭壇,說是要祭天以請助陣,諸多軍士心中震撼不已,慌忙布下神壇,慕容寒竹步罡踏鬥,又虔誠禱告,到得午夜時分,果真刮起西北風來!

此時軍心大振,人人視慕容軍師為神人也,後者智珠在握,命人備好火箭,趁著西北風,紛紛射入縣城之中,火借風勢,風助火威,城中一片片火海衝天而起,哭喊哀嚎刺夜晚之靜謐!

吐穀渾人以為足以趁亂衝入城中,豈知慕容寒竹卻勒住了兵馬,待得火勢漸小,這才發動人手,朝城門發動猛攻!

謝安廷也未想到敵人居然如此之狡猾,要不是縣令楊文早已將周邊民宅都拆卸,取石木來防城,火勢將更加的嚴重。

見得敵軍發動攻城,謝安廷心頭大怒,然而守軍經過這幾日敵軍騷擾,早已身心俱疲,又被大火纏了大半個晚上,此時又遭遇攻城,軍心鬥誌都已失去,可謂哀鴻遍野。

縣令楊文見得諸人毫無鬥誌,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當即抽出橫刀來,振臂高呼曰:“堂堂七尺漢,豈可苟偷安,寧死守國門,驅除吐穀藩!五六七八好兒郎,敢不隨我陰曹地府闖他*娘一番!”

楊文粗懂武藝,平素優雅得體,此番生死當頭,男兒血性爆發出來,一番半文半白,半雅半俗之語高喊出來,卻再次點燃了士兵們的求生本能,他們自信自己的武藝比縣令大人要好,他們自詡比縣令大人夠爺兒們!

謝安廷素來不太服氣,認為楊文太過懦弱,直到這位書生選擇留下來,與他一起堅守縣城,直到他毫無畏懼,四處調度支援,直到此刻,他舉刀高呼,使得眾兒郎流著淚,揮舞著手中兵刃,紛紛衝上城頭來!

七八名啊柴如狼似虎,舉起小木盾,從雲梯爬上了城頭,將那插滿了羽箭的木盾猛砸過來,手中彎刀卻是潑水一般橫掃,一名唐兵當場被抹開肚腸,鮮血潑灑滿地!

突破口一打開,吐穀渾的啊柴就如源源不斷湧上來,謝安廷左右開弓,幾乎在數息時間之內,就將一壺羽箭射了個見底,將手中強弓一掃,打得一名敵人滿臉是血,弓弦套住脖頸又是一絞,那可憐人兒碩大頭顱咕咕滾地,鮮血噴灑了一身!

謝安廷麵無表情,取過那丈八銀槍,嗡嗡一震,槍頭猛抖,槍影如銀花綻放開來,無情地將一名剛攀上城頭的啊柴挑落下去!

城下掩護的弓手見謝安廷露頭,紛紛齊射過來,城垛上插滿了羽箭,一根羽箭刺破謝安廷的胸甲,嵌入到他左肩之中!

楊文剛衝上城頭,還來不及出手,那些湧上來的啊柴已經被謝安廷射死了大半,剩餘的全部被銀槍挑落!

楊文舉起手中橫刀,叮一聲斬斷謝安廷胸前半截箭杆,命人將其護送下城頭,自己卻指揮兵士頂著長盾,在城頭浴血防衛!

謝安廷並非下去療傷,他已然做了最壞的打算,命令自己的親兵將菜油桶子和火油棉麻,所有一切引火之物統統往城頭堆!

慕容葛爾赫在後方督軍,膽敢後退者,他手下彎刀絕對會毫不留情,眼看著就要登上城頭,卻又被該死的謝安廷給殺了下來,好不容易用箭雨將謝安廷給射了下去,又上來一個怕死的縣令楊文!

縣兵和民壯早已視死如歸,他們的親屬家人都送了出去,如果將這些該死的啊柴放進來,非但城中沒來得及走的那些人會遭殃,連逃出去的那數千流民,都要慘遭荼毒!

眼見縣令親冒刀矢,他們又豈肯落了後頭,咬死了牙關,長矛勾鐮橫刀步槊,隻要手頭能抓住什麽,就衝上去一頓亂砍亂捅,如不要命的瘋狗一般!

楊文和民兵沒能抵抗多久,又有一批啊柴跳上了城頭來,一名高壯的翹胡子啊柴認準了楊文,一刀磕飛楊文手中長刀,正欲將楊文的頭顱砍飛,城內卻飛來一柄銀槍,將這名啊柴釘死在了城垛之上!

謝安廷再次奔殺上來,身後親兵將引火之物全數傾斜於城頭,將整個城頭點燃,逼得啊柴們不得不退了下去!

楊文可謂死裏逃生,再一看,謝安廷半身是血,拖著銀槍,滿臉悲愴,身後所餘,不足百人,個個渾身浴血,眼中卻再無死亡之恐懼!

城頭的火持續不了多久,這個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城頭上沒人把守,敵人勢必將用撞木攻擊城門!

果不其然,謝安廷和楊文帶領著不足百人的隊伍,麵對著轟轟欲裂的城門,死死地握住了手中的兵刃!

刪丹將破,慕容葛爾赫心頭狂喜,似乎城門那一邊通往仙境一般,而慕容寒竹卻麵色平靜,眼中充滿了敬佩,是對謝安廷和楊文的敬佩!

眼看著城門開裂,七八百敵軍紛紛朝城門潮湧而來,然而正當此時,他們後方營寨上空卻亮起無數星辰!

“那是什麽!”

“是火箭!”

慕容寒竹坐鎮於部隊後方,第一時間發現了漫天的火箭,隻是轟地一聲,他們的營寨已燃起了衝天大火!

“殺!”

隨著震天喊殺聲,火光之中,大唐騎兵如鋼鐵洪流一般從後方高地傾瀉下來,一杆大唐軍旗獵獵而來,旁邊還有一杆將旗,上麵一個“徐”字!



(注:諾曷缽被唐太宗封河源郡王,授烏地也拔勒豆可汗。)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