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章 鐵血雄師風光入城

行軍之光景本就有些寡淡,徐真早晚還需修煉,可謂身心俱疲,然其每日多有收獲,他人視之為苦楚,自己卻甘之如飴,陷入近乎癡狂的狀態之中。

為了保護部族,烏烈帶著大部分殘餘兄弟回薩勒部去了,胤宗仍舊帶著最為精銳的五十人,誓死追隨著徐真。

他們都是有著大野望的孤傲少年郎,對徐真充滿了熾烈崇拜,渴望闖蕩天下,見識人間繁華,建立大功業,徐真自然好生欣慰。

周滄協同高賀術沿途練兵,沒有放過任何可以利用的時間,兄弟們都經曆過生死大戰的考驗,對近乎苛刻的練兵並無任何怨氣,反而積極主動地提升自己,因為他們很清楚,現在辛苦多一刻,他們將來在戰場上存活下來的機會就多了一分。

胤宗初使彎刀,見周滄樸刀甚為霸氣,遂改練長兵,其天賦異稟,馬槊竟使得有模有樣,與慕容一戰收獲大批馬匹刀弓,諸多兄弟亦是隨意挑選,人人跨騎良駒,手握精兵神器,身上戰甲優質,已然有精銳軍團之風範。

凱薩仍舊在雕琢那胡楊木長弓,繳獲軍資中多有良材,張久年對弟兄所求但無不允,自不會憐惜製弓材料。

她取得六材而歸(注),每日打磨那長弓,又細細雕琢調節,竟沉浸於其中而無可自拔矣。

至於李無雙和李明達二者,皆由涼州親兵護衛左右,徐真亦不做騷擾,隊伍日行百裏,隨秋風而下,甚是爽利,不日將順利匯合大部。

眼看著即將回歸總部,弟兄們一個個心頭舒暢,是夜與廓州邊境紮下營寨,各自休整不表,徐真從摩崖處歸來營帳,卻見得凱薩端坐於案幾一側,案幾之上擺放一物,覆以潔淨葛布。

凱薩見得徐真歸來,頓時麵若桃花紅,眼眸竟泛著些許羞澀,全然不見彪悍之態,徐真直以為此女突然想通了,要過來給自己獻身不成?

如此狹促想著,徐真的笑意不禁帶上些許春色,凱薩都老姑娘了,自然察覺到徐真的不軌心機,臉色頓時冰冷難看,也不說話,直接與徐真擦肩而過,竟然一言不留!

“哎!別走啊!這算怎麽回事嘛!”徐真下意識拖住凱薩玉手,後者臉紅惱怒,轉身一腳踹向徐真襠部,後者連忙撤開,凱薩已然鑽出了營帳。

徐真莫名其妙,鬧不清此女心思,不由掀起那案幾的葛布,卻見得一張精美霸氣之黑色雕弓赫然入目,心頭如被無形大手狠狠抓了一把,胸膛之中一股氣陡然往上湧,逼得眼眶潤潤地酸脹。

適才拖住凱薩之手,徐真感受不到任何溫熱,因為她的十指全部纏以絹布,乃是整日雕弓以至於手指磨損,他還曾暗自腹誹,不知這婆子發哪門子瘋,為了一根爛木頭打生打死也就算了,還要磨得十指冒泡出血來造弓。

自己兀自鄙夷,卻沒想到這張弓,是給自己造的!

想起當日自己為了穩定人心,不問青紅皂白,直接賞了凱薩一記耳光,徐真心頭當真難受得緊,握著這張雕弓,雙手火辣辣的,一直燒到心頭。

翌日,隊伍已然進入廓州境內,達化城大營近在咫尺,徐真遙望遠處城池,沒來由生出一股豪氣來。

身後兄弟一個個注視著徐真驅馬緩行,自有一番感同身受,此時卻將視線全部集中到他的背上,那裏背著一柄招搖的黑漆雕弓,眾人頓時傻了眼!

當日凱薩與薩勒部人爭搶那根胡楊木雖然質地優純,然則形態不算上乘,大家已然忘卻,隻有凱薩每每空閑之餘就沉默雕琢,未曾想此雕弓今日卻背在徐真身上矣!

此弓長近五尺,弓臂如雙翼張開,弓背彎曲似虯龍拱背,上雕火紋,係弦角乃邪神吞口,無論做工還是造型,都是一張極為精良的上佳雕弓!

“難怪這母獅子要拚命搶奪,卻是造弓好手啊!”

“這張弓實在霸氣,莫說射上一把,真能背上一回都值了!”

“可惜一張好弓了,真是浪費,還是讓周滄隊正或者高賀術首領來使,絕對如虎添翼!”

“亂嚼甚麽舌根!周滄隊正與高首領再強,能強得過徐旅帥?你見過他們哪個敢惹凱薩這母獅子了?”

“說得是呢,咱旅帥那是禦女有道,漫說凱薩,聽說了麽,隨張先生回來的那個小娘子,乃行軍總管李道宗的女兒,當今金城郡主是也!咱旅帥連她的營帳也進得去了!”

“娘咧,這可是大小通吃了哇!”

“何止大小通吃啊,沒見摩崖上師每夜與旅帥神神秘秘的麽,無論男女,上到八十下到二八,哪個能逃得出咱旅帥的手掌?”

“嘶...”

眾人聞言,頓時惡寒,不時卻又放肆大笑起來。

徐真臉皮抽搐,猛然回頭一掃,朝左右大聲吩咐:“取箭來,某要試弓!”

諸人聞言色變,一個個撒腿子跑路,徐真嘿嘿冷笑,長刀削掉了箭簇,隻用箭杆子一頓亂射,嚼舌根的兄弟紛紛哇哇怪叫,跳腳作那鳥獸散,整個隊伍喜氣洋洋,笑聲遠蕩。

刻下李道宗已率部駐紮廓州達化城,待得侯君集那廂傳來消息,就會揮師西進,臨近傍晚,卻收到線報,所言乃徐真之旅部已然回歸,當即放下軍務案宗,常服而出,竟是親自迎接!

其人雖位高權重,然徐真所立之功不算小,若無徐真旅部送回來的軍報,讓吐穀渾主力真的繞過祁連山,甘州哪怕有李靖坐鎮,亦難免遭遇塗炭之危!

此等功勞層層剝奪上去,分攤到徐真頭上也就沒多少了,然李道宗知其與李明達感情甚篤,請功之時特意提及徐真之名,更是替他請了折衝校尉之職,可領兵三百,也算得未曾辱沒了他的軍功。

李道宗出得營帳,自有親兵左右護衛,一路到得營寨城門,卻聽見人聲喧囂,寨門已被大部士兵阻擋,城頭之上駐滿了人手,議論紛紛,不斷指點著城下。

心頭生疑,李道宗加快步伐,諸多將士見得主帥親臨,慌亂讓開了道路,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

李道宗也不做無謂問責,登上城頭一看,心頭頓時發緊,也難怪將士們如臨大敵了!

隻見得城門下一支軍馬,二百來人頭,為首一人胯下青海驄,身著紅銅甲,腰間長刀四五尺,背上霸氣黑雕弓,不正是徐真麽!

徐真身後半個馬身,卻是自己的女兒李無雙,旁邊那位自不用說,李明達是也!

張九年等一幹低階軍官列隊於後,同樣一身天策紅甲,頗為亮眼,接下來則讓人有些目瞪口呆了。

先是一名赤身少年郎,頭紗包裹麵孔,隻露雙目,一條長披風獵獵作響,胯下卻是一頭半人高的雄壯銀狼,手裏拖著一根丈八長馬槊,說不出之凶狠豪邁!

高賀術為首的柔然鐵騎背負巨大元戎連弩,個個長槊彎刀,座下都是良駒,可謂精銳之極!

再往後則是一百薩勒精銳,一個個麵容肅穆,從慕容部突襲之戰中得來的戰利品全部武裝到身上,完全就是一旅精悍的吐穀渾狼虎騎兵!

更讓人眼睛發亮的是,此隊後方乃是四五百馱滿了戰利物資的吐穀渾良駒!莫說馬背上的衣甲兵器軍糧,單說這四五百匹馬,就是一筆大財富了!

除了徐真和張九年這十三個兄弟之外,柔然和薩勒的兄弟們按照傳統,將自己殺死的慕容部士兵的耳朵串了起來,掛在馬上,每匹馬上都有好幾串風幹的人耳朵!

這二百兄弟經曆了慕容部突襲的生死大戰之後,滿身血腥氣息,如同一群從原始森林搏殺之後,最後生存下來的凶獸!

廓州城頭那些唐軍中多有新招募的兵壯,見得此番情景,當即被嚇傻,言論一經傳播,徐真這支部隊儼然如冥府中爬出來的凶神惡煞軍團一般駭人!

李道宗心頭感慨萬千,倒也不是為了徐真這支部隊如何駭人,而是他從徐真的身上,感受到一種截然不同,那是一種極為恐怖的成長,速度驚人的成長!

初時接觸徐真,李道宗以自己目力,總覺此子胸無長誌,當個縣城小官混日子也就足夠了,沒想到才隔了這麽一段時間,徐真身上已然隱約有了大將之風也!

“還不讓他們進來!”

李道宗暗自苦笑一聲,朝左右親兵吩咐下去,城門軍士慌忙將這支恐怖的旅隊給接應了下來。

徐真和諸多兄弟昂首挺胸,所過之處,唐軍無不側目,倒抽涼氣之聲不絕於耳,議論更是沸沸揚揚,其中更有喝彩叫好者,算是賺足了眼球。

胤宗等薩勒人心懷激蕩,似乎看到了他們的未來,而柔然人則默然以對,隻有張九年等一幹家臣親兵,感受到那些人對自家主公的敬仰,心頭都是滿滿的自豪和驕傲!

侯破虜帶著張慎之,與段瓚等一幹交好軍官並排而立,目光冷漠地看著眼前場景,臉上微笑如常,心中早已罵娘。

侯破虜看著緩緩進城的徐真,心中不由冷笑暗道:“也就這幾天讓你長長臉,往後好日子長著咧!”



(注:製弓六材指的是:幹、角、筋、膠、絲、漆等六種材料,所謂“幹也者,以為遠也;角也者,以為疾也;筋也者,以為深也;膠也者,以為和也;絲也者,以為固也;漆也者,以為受霜露也。)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