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七章 河邊設計火神降臨

秋雨初歇,水汽低低懸浮於茅草之上,將大草原染成一片雲澤,如夢似幻,讓人不忍縱馬,免得破壞了這美奐之勝景。

雖遭遇追緝,然則李德獎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對慕容驍之去向並未忽視,此番擊退了冒充吐穀渾野虜的契苾部族人,他心頭之憤慨化為無盡動力,與柔然斥候一並在前方引領,更是循著足跡,慢慢找到了慕容驍的線索!

根據馬蹄印的分析,慕容驍似乎已經得到了增援,以馬蹄推測,人數在三十之內,蹄印較淺,顯然並非甲士,輕裝簡行,看來是往慕容部進發了。

徐真之所以選擇追索慕容驍之中策,亦有另一番目的,以慕容驍之生死經曆,逃脫之後必定會回歸部族,到時候就算無法中途攔截慕容驍,也能夠探查到慕容部確切之方位,如此一來,徐真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然而慕容驍到底是草原之狼,警醒非常,追得三四日,草原遠方出現一座白頭山峰,巍峨聖潔,徐真的隊伍卻被一道水澤攔了下來。

這條淺河名曰薩勒,意為月亮,源自於那座白頭山峰,據高賀術等人所言,此乃庫山,周圍遍布遊牧部族,進入此區域之後,吐穀渾的附屬部族就會變得密集起來,他們想要穿行而過,會變得非常的困難。

而且慕容驍的接應隊伍刻意踏河而行,洗去了足跡,不知從何處登上對岸,搜尋起來極為費力。

柔然人生死於草原之上,對草原生存極為熟悉,沿河而下,必有牧民部族,說不定慕容驍的隊伍會選擇停留,畢竟他重傷在身,若果繼續逃亡,鐵打的身子也是要垮掉的。

徐真讓兄弟們尋找一處低窪凹地,就地勢立下營帳,自己卻脫了軍甲,換上野虜牧民裝扮,沿下遊而走,先行打探一番。

張久年等人充滿中原漢人氣質,兄弟們由需要有人把持,故而徐真此行隻帶了凱薩和高賀術,有周滄和李德獎這樣的猛人保護,徐真並不太擔心李明達的安危。

三人用紗巾蒙了臉麵,沿河緩行,沿途開始出現大片的牛羊和馬匹,牧歌悠揚清遠,讓人心曠神怡。

高賀術與凱薩心懷激蕩,一如回到了家鄉,臉色也變得好看起來。

如此走了小半個時辰,河岸左邊的大片草甸之上,出現了白雲一般的帳包,牧羊人四處策馬,悠然自得。

這些牧羊人很警覺,但徐真三人有備而來,很快就在河灘亂石堆後麵隱匿了身形,遙遙觀望了營帳數目之後,高賀術很快就判斷出此部族的大體人數和戰力,徐真不由皺了眉頭。

凱薩精修刺殺之術,此刻正好發揮功效,不需徐真多吩咐,貓腰沿河而下,借助河灘長草和亂石的掩護,一路曲折迂回,成功潛入到了此處部族營帳之內。

徐真看著對岸的營帳,又看了看眼前寬逾十丈的河麵,掃過河灘上那一堆堆亂石,頓時生出了一個大膽的念頭來,連忙向高賀術好生囑托了一番,沒有了凱薩充當翻譯,連比劃帶表演,花費好大功夫才讓高賀術領悟主旨,使其快馬而回,自己卻將衣服脫下,潛入到了淺河之中!

徐真這廂緊密準備之時,凱薩已然偷了牧民衣物,遮蓋頭臉,懷抱一個陶罐,垂頭行走於大片營帳之中,瞬間融入到此間生活,彷如她就是此處土生土長的一名勞苦婦人,平常無奇,卻已默記所見所聞。

這條河水雖然寬闊,卻不是很深,徐真曾經在紐約挑戰大衛布萊恩的水下憋氣記錄(注1),雖然已失敗告終,但潛水能力毋庸置疑。

他就如同靈活的人魚一般在河中穿梭,中途換氣之虞還不忘審視四處環境,等到布置好水下的一切之時,已然過去了小半個時辰。

徐真上得岸來,穿戴整齊,欲往下遊接應凱薩之時,卻心底發涼,湧起一股極其濃烈的危機感,河灘清風之中居然夾著濃烈的野獸臊味,隱藏於亂石和草叢之中的戰馬都變得焦躁不安起來!

徐真猛然抬頭,卻見得改了打扮的凱薩麵容焦迫,狂奔而來,見到徐真之後,她連忙大喊道:“快跑!”

還未回過神來,徐真已然被凱薩推至一側,一道灰影已然撲到了凱薩的後背!

此時徐真才看清楚,追逐凱薩的這頭牲口比尋常牧羊犬還要高大,一身銀灰皮毛光滑如絲,卻是一頭貨真價實的成年壯狼!

“怎麽可能!”

徐真心頭猛然一震,此處四周全是牛羊,但並未出現牧群受驚之象,反觀此狼左前爪腕處卻是環著一個銀圈,分明是人為豢養之家狼!

雖然不明就理,但眼下也並非推敲之良時,徐真見得凱薩後背受襲,三道血痕觸目驚心,當即抽出長刀,疾行數步,一刀劈向銀狼的腰部!

所謂銅頭鐵骨豆腐腰,腰椎乃狼之弱點,徐真手中寶刀又是削鐵如泥,一旦擊中,勢必將此獠一刀兩斷!

然則此狼似乎頗為機警,對人氣極為敏銳,居然放棄追逐凱薩,側滑著摔了出去,在地上滾落一丈有餘,這才穩住身姿,低頭伏身垂涎眈視著徐真!

“沒事吧?”

徐真微微扭頭問道,凱薩毅然站了起來,絲毫不顧背後傷勢,將手中雙刃交叉反握,移到徐真身邊,目光伸向銀狼後方,沉聲道:“小心些,都是狠辣高手...”

凱薩言畢,亂石堆後陡然竄出七八名牧民裝扮之野虜,或手持長弓,或掄轉彎刀,或肩扛狼牙棒,臉色凶煞,充滿敵意仇視,其中一名十七八少年郎更是大膽撫摸銀狼頭顱,顯是豢養銀狼之正主!

“阿拉阿拉!”為首野虜手中細長槍矛直指徐真與凱薩,那彎弓者手指就要鬆開,然而徐真早已摸了飛刀在手,利刃脫手而出,正中那彎弓者麵頰,羽箭擦著凱薩眼角而過,端得凶險萬分!

那彎弓者中刀後倒,捂住臉麵,鮮血不斷從指縫湧出,諸人被當場震懾,過了片刻才陡然大怒,揮舞著兵刃衝湧而來!

少年鬆開銀狼脖頸,後者低吼咆哮,腥風撲麵而來!

徐真審時度勢,隻有迎難而上,一旦逃走,哪怕不被圍攻致死,也會被銀狼從後背撕爛掉!

長刀一震,他不退反進,將周滄所傳之刀法精髓施展開來,手中細長橫刀肆無忌憚地橫掃直劈,完全依仗刀鋒之利,讓那些野虜根本近不得身!

然則凱薩後背受傷,血腥甚濃,銀狼追索而來,凱薩又是一雙短刃,哪裏能抵擋得住!

危急關頭,徐真急中生智,從腰間皮袋之中抓出一把黃色粉砂,橫抹於刀刃之上,又暗中取下火石,藏納於掌心之中,故意用英文快速念咒,刀刃往手掌一抹,轟然點燃煙火!

銀狼不懼金鐵刀刃,卻害怕火焰之屬,徐真將摩崖交給他的精煉火藥塗抹在刀刃上,再暗中用火石引燃起來,這一手晦暗隱秘,手法具神鬼不測之詭異,非但將銀狼逼退,連諸多野虜都驚嚇得停了手!

若果是平時,凱薩自當驚訝不已,然則她追隨摩崖多年,對火法有著不淺了解,徐真迫於燃眉之急,雙手並未準備任何防護措施,此時引燃火藥,他的手掌絕對會被烈焰灼傷!

故而當她看到徐真麵色如常之時,心頭卻是震撼萬分!

徐真亦是有苦難言,他能在數萬現代人麵前表演各種極具欺騙性的幻術,還擔心鎮不住幾個大唐朝的生番野虜?

這些人常年在草原之上求存,生存環境惡劣之極,天生崇信,乃至於迷信神鬼,徐真無中生有,召來烈焰,附於刀刃之上,簡直就是天神手段,這些野虜牧民也確實被當場鎮住了!

“葉爾博!葉爾博!”(注2)

那群人連連驚呼,此刻徐真傲然而立,手中長刀反握,橫於身前,雙目如鷹隼如火炬,刀刃烈焰煙霧熊熊而起,使得他更加神秘而強大!

凱薩擔心徐真左手會被燒焦,連忙站上前來,抓住徐真左手,高高舉起,用突厥語衝那群人喝道:“爾等凡夫,衝撞阿胡拉(注3)之子,還不速速跪下!”

聽得凱薩如此威喝,早已嚇得六神無主的牧民們紛紛跪倒在地,五體投地,無一敢抬頭,口中兀自念念有詞,渾身顫抖難以自已!

徐真早已跟摩崖打探過草原上的民俗,庫貝爾草原上多以吐穀渾野虜雜居,慕容部乃鮮卑殘餘,與突厥人一般無二,以狼為圖騰,然則拜火教與薩滿教等卻同樣多有盛行,不想自己今日歪打正著,以火驅狼卻震懾了這些野虜!

但這股興奮與激動很快就被拉回了現世,因為左手沒有任何的防護,以至於被貨真價實的磷火燒得滿是燎泡!

徐真正考慮著如何脫身,想著自己先前在河底布置之秘,再考慮到高賀術即將帶來援手,心頭不由糾結起來,一時不知如何調和周轉,正快速思慮著,沒想到一支騎隊卻從上遊轟隆隆疾馳而來!





(注1:大衛布萊恩,米國魔術師,曾憋氣17分鍾,打破吉尼斯世界紀錄。)

(注2:突厥等草原部落的宗教信仰有薩滿教、拜火教、景教(基督教的一支)、佛教等。其中拜火教為世界最古老宗教之一,又稱瑣羅亞斯德教,3世紀中葉,東傳入中國,4世紀中葉,傳入中原,其神被名之為“胡天”。至唐則被名之為“祆(XIAN)”,其音屬於外來音,是唐人據其音而造的新字,葉爾博乃教職,主持一個教區的教務,有專門知識,熟悉儀軌,主持祆祠事務,字麵意思為“火之祭祀者”。)

(注3:祆教以火為光明之神阿胡拉的化身,故其俗以拜火為崇尚神之表現,凱薩妄稱徐真乃火神之子,用以震懾群虜。)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