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侯小公爺憤而搶功

侯破虜見得徐真帶領十數名紅甲軍截殺慕容驍的殘餘騎兵,心頭大怒,這小子不應該死在礦區的兵荒馬亂之中了麽!怎麽神出鬼沒來跟自己搶軍功?!!!

“快衝!”

侯破虜搶功心切,恨不得胯下戰馬生出雙翼來,若果搶功之人不是徐真,或許他還不會如此氣憤。

然而徐真並未發現侯破虜的騎兵小隊,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慕容驍的身上,此人驍勇如狼似虎,手中彎刀招招致命,稍有不慎就會見紅,若非徐真依仗手中寶刀之利,說不得早被慕容驍給砍翻了!

而另一麵,周滄展現出一夫萬人不敵之勇,手中樸刀揮舞如風,呼呼尖嘯,所過之處,野虜騎兵紛紛斃命,慘不忍睹!

張久年作為首席智囊,武力值居然同樣不弱,手中一柄橫刀頗有章法,顯示出豪門名家的底蘊來,一招一式頗為賞心悅目,將那對手戲耍得昏頭轉向,連怎麽被砍死都不清不楚!

這些武林豪傑其實早就注意到凱薩的美貌,但心中揣測此胡女多半是徐真的禁臠奴婢之流,然而此刻才發現,論武藝,或許他們輕鬆勝出,但論殺人,卻連凱薩半根手指都比不上!

她的招式毫無章法,甚至於根本就不講求招式,一雙短劍一攻一防,身段柔軟如蛇,出招狠辣果決,或刺敵人雙目,或玉腿撩下陰,無所不用其極,殺人之數卻比周滄有多不少!

對方十六人被當頭砸死兩個,砸傷了四五個,陣型衝散之後又落馬幾個,周滄一頓亂砍又放倒了幾個,凱薩見縫插針,不聲不響雙手就沾了三四條人命,本以為艱難的戰鬥,居然在短短時間之內,徹底解決了!

倒是他們的主公徐真,此刻還與慕容驍纏鬥酣戰,居然還落了下風!

周滄見得徐真奇招脫困,又宣揚天策之威,直腸子的他早就對徐真心服口服,在徐真那一番演說之時,這位黑大個還偷偷為慘死無人知的天策軍抹了一把心酸淚。

此時見到主公被區區野虜窮追猛打,當即揮舞樸刀就要上去將慕容驍砍他娘個七八九段,然而張久年卻將他攔了下來。

這位智囊心思頗多,他也是為徐真著想,讓徐真殺了慕容驍,這份軍功就是徐真的,誰都搶不走,徐真能上位,他們才能跟著喝湯吃肉。

可徐真這位主公卻毫無男子氣概地罵道:“都站著幹個卵蛋啊!全給我過來把這狗奴給毆死啊!”

張久年是哭笑不得,後麵的兄弟也是哄然大笑,居然沒把剛才的戰鬥當成一回事!

李德騫雙腿打抖,見得這些豪傑發笑,想想自己的軟弱,頓時無地自容,一挺腰杆子,抽刀而上,疾行數步,正欲從背後砍死這野虜頭子,沒想到斜斜竄出一襲人影,將李德騫的刀刃給擋了下來!

凱薩格開李德騫的刀刃之後,朝徐真沉聲道:“留活口!”

張久年不由一怔,對凱薩又高看了幾分,要知道,生捉活擒敵軍主將,比殺死他的功勞可要大多了!

然而徐真心裏清楚,凱薩之所以要留活口,不是為了讓他得到更大的軍功,而是因為慕容驍抓了摩崖上師和她的族人!

凱薩話音未落,人已經加入戰團之中,莫看一寸長一寸強,但她的一雙短劍去分毫不讓,仗著輕盈靈動的身法,堪堪避開慕容驍的刀口,順勢滾將過去,短劍猛然一紮,居然將慕容驍的腳板釘在了地上!

“嘶...”連周滄都倒抽一口涼氣,感覺自己腳麵發癢,就好像被紮的不是慕容驍,而是他自己,其他人也是一個個大眼瞪小眼,本來對凱薩還有些垂涎之意,此時三條腿都軟了下來。

徐真趁勢一刀橫削,將慕容驍的彎刀擊飛,刀頭卻是點在了後者的胸口之上!

這才剛剛俘獲慕容驍,隘口處卻是蹄聲轟隆,一隊大唐輕騎兵威風凜凜而至,為首者不正是陳國公的寶貝兒子侯破虜麽!

侯破虜遠遠就看到徐真這一小股攔截者,本以為雙方實力相當,怎麽滴也要纏鬥好一陣,自己緊趕慢趕,正好能趕上將慕容驍的頭給砍下來。

可沒想到策馬來到之時,人家已經結束戰鬥了!

再看橫刀而立的九尺黑漢周滄,內斂卻如袍底藏寶刀的張久年,浴血之後越發猙獰梟悍的諸位紅甲兄弟,侯破虜心頭沒來由發緊,當即勒住了馬頭,正想斥責徐真搶奪軍功,卻被徐真一句話氣得臉頰通紅如烙鐵!

“參軍大人是想要搶奪軍功麽?不好意思啊,您老晚了一步,手底下的人不知輕重,一不小心全殺幹淨了,抱歉得緊啊...”

“你!!!”侯破虜調轉刀頭,用刀柄指著徐真,想罵卻被氣得一時詞窮,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過得許久才緩過神來,指著張久年等人罵道:“這是哪裏來的山野悍匪,居然敢冒充軍士,你作為隊正,這是要與匪徒溝通麽!”

他急中生智,將矛頭都指向了這一夥來路不明的人,似乎自己又贏了一籌,說不得要逼迫徐真把慕容驍交給他回去領功。

然而徐真卻渾然不懼,朝後麵揮了揮手,大聲說道:“兄弟們,都上來,讓侯參軍看清楚,到底是不是匪徒!”

周滄性子耿直,早就不爽侯破虜那陰柔險惡的嘴臉和作風,和張久年等人齊刷刷踏前數步,隱約成立戰陣,居然凝聚出一股莫大的駭人殺氣!

侯破虜身後的騎兵們雖然人數眾多,但見識到這等氣勢,也是心頭冰涼,但最直觀的卻是他們胯下的戰馬!

這些戰馬感受到周滄等人身上的濃鬱血腥氣,竟然受驚一般嘶叫後退,騎兵們死拉馬韁才將戰馬給控了下來!

“好大的殺氣!不過...這...這紅甲有些眼熟啊...”侯破虜出自豪門世家,眼界自然不俗,他父親就是個百戰人屠,叔叔伯伯世交長輩哪一個不是殺人如麻的老將軍,雖然不會被這股殺氣所嚇退,但卻將那紅甲給認了個七八分。

“侯參軍...那些人似乎是天策軍...”身邊的親兵小聲提醒了一句,侯破虜頓時恍然大悟,驚訝之餘也是迷惑不解,這徐真小小一個隊正,得到行軍總管李道宗的賞識也就罷了,怎麽還跟天策軍給扯上關係了?

然而他家底厚實,就算天策軍又如何,不過是廟堂上的江湖草莽罷了,又能有什麽出息?於是他渾然不懼地指著地上慕容驍說道:“徐隊正,我命令你將戰俘交給我,待我等騎兵帶回涼州大營!”

“果然如此,最終還是要強搶啊...”徐真無奈苦笑,雙手卻緊握長刀,身邊兄弟們一個個神情冷漠,隻要這位新認主公一聲令下,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將眼前之人殺個幹淨!

凱薩很清楚,拿下慕容驍,就能夠解救出摩崖上師和族人,但如果徐真違抗命令的話,那等同於叛逆無異了!

侯破虜也被徐真嚇了一跳,他也沒想到徐真居然如此不識時務,寧可抗命,也不交出這份功勞來,但他身後有騎兵,根本就不怕衝突,當即指著徐真喝道:“徐真!你想違抗軍命麽!活膩了是不是!”

到了這個時候,凱薩眼眶一熱,她沒想到這個被她口口聲聲罵成狡詐唐人的家夥,居然會為了她和族人,寧願與同族軍士對抗,不由拉了拉徐真的衣袖,將手按在了他那捉刀的手上。

徐真麵無表情,這種平靜卻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恐寂,周滄和張久年等一幹兄弟,此時才感受到這位主公的身上,同樣流著武林人那股彪悍豪邁的熱血!

眼看著雙方一觸即發,李德騫卻傲然挺身而出,站在徐真前麵,昂頭朝侯破虜說道:“司兵參軍好大的威風!若果是張慎之校尉在此,或許還能夠喊得動徐隊正,你一個輔司,居然也直接幹擾軍事了?照這麽說,我也能插上一腳,不如讓你身後的騎兵兄弟,全部交由我領銜,護送我等回營?”

侯破虜沒想到一向軟弱的李德騫居然硬氣起來,不過人家說的確實有理有據,他卻沒有任何反辯的言辭!

他看到徐真和那十二名紅甲勇士,心頭也是有些莫名的緊張,這些人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之內斬殺慕容驍的殘兵,而且每個人都毫發無傷,武力值可想而知了!

他也不想自降身份,跟徐真撕破臉皮,反正這一次軍功足夠大,到時候自己升遷兵部,還怕整不死一個小小的隊正?

“哼!既然你們不識好歹,那就好自為之吧,途中若出了什麽岔子,也就別想過本司考效這一關了!”

侯破虜冰冷地撂下狠話,帶著騎兵回頭去追另一股慕容部逃兵,心裏卻恨不得將徐真抽筋扒皮!

徐真看著侯破虜的騎兵隊遠去,這才鬆了一口氣,轉身問張久年道:“剛才如果我真的動手,你們會拚命麽?”

張久年胸有成竹的微笑道:“你不會動手的,因為你怕死,沒有李小公爺的話,說不定你已經把這野虜給交上去了。”

徐真嘴角浮現別有深意的笑容,繼續問道:“如果我真的動手呢?”

張久年見得徐真神色,心頭頓時一緊,因為他此時才看出來,徐真剛才是真的想動手!

徐真看著驚訝的張久年,輕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將他拉過來低聲說道:“記住,如果我真動手,一定要把他們全部殺光,一個都不能留!”

張久年呆立在原地,心緒久久不能平靜,直到兄弟們割下這些野虜的頭顱,掛在馬背之上,他才回過神來,看著徐真的背影,感覺這位主公二十的身體裏,住著四五十的靈魂一般深沉!

凱薩作為頂尖刺客,心狠手辣,慕容驍根本就承受不了她那報複的怒火,在第四根手指即將被剁下來之後,終於妥協,帶著徐真等人,前往囚困摩崖上師和凱薩族人的地方。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