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西涼境外夾縫求生

凱薩越是急切,徐真就越是篤定摩崖的身份之緊要,挾持著摩崖下了馬車,四目環顧,卻發現腳下乃是幹燥的黃土,這分明已經出了長安!

車隊停下之後,諸多異人見得徐真挾持了老者,紛紛拔刀相向,卻是貨真價實的彎刀和斬馬刀,想來他們已經撕下了外賓偽裝,這些兵器若出現在長安府,卻是違禁之物了!

徐真四處掃視,這些人一個個身著便於騎射的胡服,著小袖,小口袴,大頭長裙帽,圍巾蒙住口鼻,顯然是吐穀渾的民族打扮!

雖然吐穀渾的諾曷缽被封為河源郡王,又娶了大唐的弘化公主,但吐穀渾的軍隊時常侵擾邊關,長安城早已人心憤憤,多有傳言說是要攻打吐穀渾,這些人冒充天竺外賓到長安劫人,可謂賊心不小啊!

徐真也懶得理會這些賊子,他手中製住了摩崖,自然有恃無恐,隻是此時覺得雙腳發虛,身子軟綿無力,連忙問道:“我睡了幾天?!”

凱薩恨不得將徐真千刀萬剮,小娘子同樣不齒徐真的見死不救,反而是摩崖這老丈溫和地回答:“少郎君已經昏睡了小五日…”

“五天!”徐真心頭一驚,沒想到自己居然睡了五天,按照這車隊的速度,估計現在已經出了涼州,否則他們也不會恢複藩人的打扮!

“不對!要是五天,我早就被蛇毒給毒死了!你剛才給我吃的是什麽東西?!!!”徐真腦子飛快思索,再次問道。

摩崖也不作隱瞞,將實情相告,原來凱薩本想將徐真殺死,但長安一片大亂,他又中了特有的西域青玉蛇毒,一旦將他留在長安,必定會讓人按圖索驥,懷疑到他們的頭上,無奈之下,隻能將徐真帶了出來。

出了長安之後,本想將徐真半路殺死埋掉,可搜身的時候卻發現了徐真身上的圖冊,也多虧了摩崖的堅持,否則徐真早就被這夥人給殺了,剛才給他吃的不過是一些活血通脈的藥丸罷了。

如此說來,徐真倒是欠了摩崖一條命,他對摩崖本來就沒有惡感,反而能夠從這位淡定的老人身上,感受到一股宗師的氣質,不過他同樣看得出來,這車隊的其他人,都不是什麽善人。

可憐自己被帶到這窮山惡水之地,連當城管的機會都沒有了,心頭不由發苦,往東邊看了看,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走回到涼州,心裏頓時一陣迷茫。

摩崖作為老瑜伽師,又是戲法宗師,行走江湖大半輩子,察言觀色的本事也是登峰造極,適時勸說徐真:“少郎君,老夫細看過你的雙手,你絕對是個修煉幻術的良材,不若拜我為師,以後必定能夠成為高深莫測的幻人(亦作眩人,魔術師的意思)!”

徐真心頭微動,他對中西魔術發展史有著極為詳盡的研究,古戲法到大唐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的高度,古印度的瑜伽術更是神妙無比,遠非現世魔術所能比擬,他確實心動了少少。

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根本就由不得自己做選擇,不管摩崖的戲法造詣有多深,他和凱薩幫助吐穀渾人綁架這個身份不明的大唐貴人,背後必定有著不可告人的巨大陰謀,雖然他並非純正唐人,但千古漢人血脈激蕩,他絕不可能幫助這些異域人來坑害漢人!

想到此節,他也是冷笑一聲,朝摩崖譏笑道:“哼,你有什麽可以教我的?教我給人下藥?還是教我用蛇咬人?還是說教我暗藏娘子香囊?”

摩崖聽得香囊二字,臉色頓時漲得通紅,卻見得徐真左手果然抓了個鑲金絲香囊,快速回想一番,應該是自己在車廂上攙扶徐真之時,被這小子偷了去!

摩崖和凱薩等人驚訝的目光,給徐真帶來了極大的成就感,讓他想起自己曾經在國外參加某檔真人秀直播節目,那位金發碧眼的女主持非常看不起中國人,徐真就在訪問的過程當中,將她全身上下能偷的東西都當場偷掉,要不是那大洋馬底下真空,說不得連胸罩和內內都偷過來!

也正是因為這檔節目的反打臉效果,讓徐真進入了國際友人的視野,真正踏上國際舞台,並受邀到拉斯維加斯去開專場表演。

這香囊似乎是摩崖老兒的死穴,但怒氣隻在他臉上一閃而過,這位老人臉上更多的,隻有一種莫名的哀傷,輕歎一聲之後,朝徐真擺手道:“如果你信得過我,現在就趕緊離開吧,我擔保他們不會追擊於你。”

徐真聞言,不喜反皺眉,凱薩和諸多吐穀渾人虎視眈眈,一臉殺機,況且他實在信不過摩崖。

“給你們三息時間,把刀都放下否則我就把小老兒的喉嚨切開!”

“你敢!”凱薩將男裝小娘子頂上前來,鋒利的小刃已經在她稚嫩的脖頸上留下一道細細的紅痕!

“三!二!...”

徐真果然倒數起來,根本就不理會泫然落淚的小娘子,就好像他是鐵石心腸的自私鬼一般!

“哐當當!”在場七八個吐穀渾人的彎刀都丟到了徐真的腳下,凱薩狠狠咬牙,最終還是放下了小刀,那小蘿莉連忙跑到徐真的身邊,全然忘記了前一刻自己心裏還在咒罵這個見死不救的大混蛋。

“把你們的水囊都解下來,我不會再說第二遍!”徐真見得這些人選擇了妥協,心中大定,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這一次倒是凱薩主動解下了水囊,其他人也紛紛照做。

“丫頭,會騎馬麽?”徐真低頭朝小蘿莉問道,後者鄙視了他一眼,就好像騎馬就像喝奶,是她的天賦技能一般,徐真想想也是好笑,唐人貴族尚武,射禦兩科更是貴族子弟的必修課。

徐真用腳輕輕踢了小蘿莉一下,而後正色嚴肅道:“想要活命的話,接下來就乖乖聽話,明白麽!”

小蘿莉被徐真的表情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浮現出堅毅的神色,咬牙重重點了點頭。

徐真滿意一笑,開始指揮小蘿莉做事:“先去把馬都放了,隻留兩匹。”

小蘿莉深吸一口氣,戰戰兢兢地掃了那些吐穀渾人一眼,挺起小胸脯,撿起了一柄沉重彎刀,終究是將馬韁都隔斷,又在馬腿上刺了一下,那些馬兒紛紛棄車而逃,剩下兩匹馬則牽到了徐真的身邊來。

徐真沒想到這小蘿莉如此鎮定大氣,心裏更添逃脫希望,又吩咐道:“把他們的水囊都紮破,隻留三個,你先上馬,帶著水囊朝東走,我會追上你的!”

小蘿莉微微一愕,但很快就明白了徐真的意圖,出了涼州之後,就進入了吐穀渾和大唐的絞纏地帶,此處不比涼州境內的水土清秀,沒有了水和馬,他們想要追擊都不行。

徐真看著小蘿莉刺破水囊,又看著水囊流幹淨,直到小蘿莉拍馬疾馳而出,他才嘿嘿笑著,朝一幹怒目呲牙的吐穀渾人說道:“小弟也是形勢所迫,各位辛苦則個啦!”

凱薩氣得七竅生煙,卻隻能眼睜睜看著徐真將摩崖劫持到馬上,揚塵而去!

一名蓄著八字胡的吐穀渾武者連忙撿起地上彎刀,氣衝衝地朝凱薩叫囂道:“凱薩!你應該清楚吾主之手段!放走了那小娘兒,莫說摩崖上師,你的族人全部都要被梟首!”

凱薩咬牙冷哼,望著徐真逃走的方向,破口大罵了一句:“狡詐的唐人!”

八字胡貪婪的目光在體態豐腴的凱薩身上不斷遊移,偷偷咽了咽口水之後,朝身後的族人嗬斥道:“還不快把馬兒都給我追回來!”

那六七個吐穀渾人回過神來,正要去追索駿馬,卻聽得馬蹄聲轟隆隆越發臨近,西麵地平線湧起一排人頭,而後是馬頭!

“是慕容驍都尉!他終是來接應吾等也!”八字胡撫掌驚喜道,凱薩卻臉色煞白起來。

隻見得三四十騎呼嘯而來,為首乃是一匹雪白駿馬,馬頭覆黑甲,卻是一頭龍種良駒!

吐穀渾以遊牧為主,族人擅長養馬,每當冬季來臨時,波濤起伏的青海湖都被凍結,吐穀渾人將良種母馬趕到湖中心的海心山上,到第二年春天,母馬懷孕產下體格健壯的馬駒,號曰“龍種”。

而能夠跨上龍種戰馬者,皆為族中神勇之士,這慕容驍乃王族之後,多有英勇之舉,此時到得前來,聽八字胡說完事情經過,卻是一擊響鞭卷來,將凱薩抽飛出去,惡狠狠地罵道:“若走失了那唐人,必教爾等賤人一並斬首!”

凱薩從地上爬起來,撫摸著臉上新鮮的血痕,心頭暗自罵道:“這些野蠻的啊柴,比那個狡詐的唐人還要該死!”

慕容驍高高在上,馬鞭一指,諸多騎士如離弦之箭一般衝出去,往徐真逃跑的方向追擊而去!

吐穀渾域內多為鮮卑人或羌族人,慕容驍乃是純正鮮卑人,骨子裏透著一股皇族之氣,那些羌人雖然擅長騎射和馬術,但與境內的突厥人、康居人一般,隻能活在鮮卑族人的腳下。

八字胡的手下已經將走失的馬匹都追了回來,他俯身朝凱薩伸出手來,故作豪爽地招呼道:“上馬來!”

凱薩看也不看這八字胡一眼,撿起地上刀刃,大步狂奔出去,猛然加速,抓住前方馬匹的尾鬃,一躍上了馬背,卻是順勢將那倒黴的吐穀渾人踹落下去。

八字胡看著凱薩騎馬追上慕容驍的隊伍,咬牙切齒地暗罵一通,卻不得不將那個落馬的可憐同伴拉上馬背。

此時的徐真才剛剛跟小蘿莉匯合,根本就沒想到,危險已經一步步朝他們逼近!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