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東市異人偷梁換柱

夏末初秋,未申交際,長安城籠罩於夕陽餘暉之中,一如仙人當空撒下大片大片碎金花,為這座國都雄城披上金色紗衣,距離朱雀門三坊遠近的東市正值買賣高峰,人潮如海,異族人士穿插其中,奇裝異服窮出不斷,簡直如萬國展覽。

“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畦。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徐真腦海之中不覺浮現出這闕絕句來。

他遠離人群,斜靠於牆邊,懷中抱著皮製刀鞘,懶洋洋叼著一根苦茶梗,手裏把玩著一顆開元通寶大錢。

大錢在他的手中翻滾旋轉,從拇指開始,到尾指又旋轉回來,在手背上來回滾動,手指靈動輕快,大錢如通靈一般流暢。

“都說一元硬幣正麵是個1,背麵是菊花,足見現代人的三觀遠沒有唐人周正,起碼唐人的銅錢中間還是個洞咧。”

徐真充滿惡趣味地想著,這已經成為了他的日常,見識到每一件新鮮事物,他總喜歡與現世對比一番。

不過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人群的驚呼再次吸引,紅人館前麵早已人滿為患,徐真看著同事們一個個挺拔英武地維持著秩序,心裏也是一陣陣苦笑。

唐人也是不靠譜,明明就是連片警都不如的城管,偏偏取了這“武侯”這麽威猛的頭銜,聽起來霸氣,可像徐真這樣的實習武侯,刀鞘裏連真家夥都沒有,隻有一柄嚇唬人的木刀。

紅人館在東市也算小有名氣,今天也不知那家貴人賞臉,居然開了個百戲集,館前還有一頭白象在巡遊,舞台上的籠子裏更是困著奇珍異獸,看客大呼小叫連連不斷,水泄不通已經無法形容此時之盛況。

阿三果然是開掛的民族,居然不遠萬裏來到唐長安賣藝,雖然名義上說是天竺異人,但胡服一穿,頭巾一裹,鬼才知道他到底是哪國人。

此時見得一個大胡子老阿三拄著一根蛇杖,佝僂著身子走到場中,停步於早已準備好的方毯之上,諸多看客不明所以,眼中卻又滿是期許,鴉雀無聲,竟然被這大胡子的神秘氣場所震懾住。

阿三將手中蛇杖倒插於地,口中念念有詞,顯是施展無上瑜珈術,六七名妖嬈異域女郎搖擺著水蛇腰和葫蘆臀,在阿三左右曼舞,鈴鐺項圈和珠寶叮當作響,手腳露出的大片雪白賺足了眼球,引得一幹兒郎們口感又舌燥。

兩名異族大漢更是守護在舞台兩邊,時不時將異域火油含於口中,往手中火炬上噴吐,火龍轟轟,讓人驚奇連連。

“快看!快看!”

人群頓時騷亂起來,因為那老阿三左手撫杖頭,右手捏個蓮華印,雙腳慢慢盤起,居然懸浮了起來!

“這是佛國降臨的上師!是活菩薩啊!大家都來膜拜一番,也好祈個福緣啊!”

也不知誰帶了個頭,周圍人群轟隆就跪倒了一大片,大錢叮叮當當落入方毯前麵的紫金缽之中,很快就滿溢而出,其他人幹脆直接撒在地上,更有人獻上香爐,虔誠叩拜起來。

主席台上的貴客也是撫掌稱善,命家仆不斷送上賞賜,一幹胡人雖然沒有千恩萬謝,但眼中卻熾熱無比。

徐真心頭一陣冷笑,隻是他沒想到,這種被稱為人類十大超能力之一的印度懸浮術,居然在唐朝就已經出現,當然了,作為曾經的FISM(魔術界的奧林匹克)大會冠軍,徐真知道至少三種方法,能夠做出這樣的效果來。

不過放在唐朝這樣的大背景之下,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不得不說,這位老阿三,實實在在有著過人之處。

連平時對徐真呼來喝去的坊正大人,此時都目瞪口呆,偷偷往地上丟了幾個大錢,口中念念叨叨,估摸著來年的考評又多了兩斤把握了。

武侯們也顧不上維持秩序,因為絕大部分人都被這種近乎仙術的瑜伽秘術給震服,他們也都偷偷暗中祈福,更有甚者,一些人開始湧向那位老阿三,想要觸摸一下這位活神仙!

“都讓開!滾開一點!”

嗬斥聲如炸雷一般響起,人群分開一條道來,七八名黑衣武者簇擁著一名富貴小郎君,徑直來到了阿三的麵前。

這位小郎君約莫十一二的年歲,身子未發,眉宇初開,玲瓏俊美,如那畫上的仙童一般惹人矚目。

徐真掃了那小郎君一眼,後者穿著一身胡服,腰間挎著一柄鑲滿寶石的玉刀,就算在這貴胄多如狗,皇親遍地走的國都之中,都算得上貴氣逼人四字。

諸人很快被驅散開來,小郎君故作老氣,大搖大擺上前來,也不動手,隻是繞著老阿三走了兩圈,又抽出玉刀來,想要掀起老者的袍子,顯然是個喜愛揭秘以示聰慧的膽大小孩。

旁邊兩名舞女想要阻止,卻被黑衣武者們一番怒目而視,強大的凶威壓迫之下,舞女隻能朝老者投去求助的目光,後者微微睜開雙目,輕輕搖頭,以示無妨。

那小郎君冷哼一聲,也不直接碰觸老者,撩起袍子檢查了一番,又在那蛇杖上敲敲打打,臉色頓時有些難看,顯然並沒有找到自己想象之中的機關門子之類的東西。

紅人館的管事們見得小郎君出現,連忙回報,不多時那矮胖的館主就小碎步出來解圍,將小郎君迎到館前設立的主席之上,黑衣武士分列左右,氣勢頗為尊威。

老者見得時候差不多,也就慢慢放下雙腿,腳踏實地,抽出蛇杖,左右舞女將地上大錢收拾起來,連方毯一並撤去,顯出地麵完好的青磚,眾人又是一陣倒抽涼氣,原本以為老者在地麵上事先做好手腳的人,此時都心服口服,看著那老者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朝聖的仰慕和崇拜!

“咦?有點意思啊...”徐真見得方毯撤去之後,也是微微吃驚,對老者的手段又是高看了半分。

這位小郎君顯然是今天的貴人,館主連忙讓天竺老人再施神技,一旦博得這位小主歡心,紅人館可就真真要紅遍長安了!

天竺老人也不囉嗦,捏著蓮華印朝主席位行了一個僧禮,卻是解下自己腰間的三尺草繩,雙手高舉過胸,四方展示一圈,而後隨意丟向人群。

民眾早已視老叟為神仙人物,當即一擁而上,轟搶那草繩,一滿身油膩的市井爺兒們仗著過人身軀和力氣,將那繩索搶在手中,然而雙手滑膩,那草繩卻變成了一條花綠綠的長蟲!

“我的老娘耶!”

那爺兒們褲襠一縮,慌亂亂將長蟲往台上丟回去,眾人見得此等醜態,哄堂大笑之餘,卻對老叟敬若神明!

徐真雙眼微眯,心頭卻是震撼起來,因為老人這一手,連他這個魔術冠軍,都沒能夠看出端倪來!

天竺老人灑然一笑,脫下背後披風,置於地上,將長蛇盤成一團,包裹於披風之中,稍稍退後兩步,口中再次念起口訣來。

主席之上,富貴小郎君眼中露出驚喜,也顧不得貴人儀態,從榻上站了起來,與諸多貴客和民眾一般無二,伸長脖子盯著那地上的包裹。

“摩訶竭帝波若波羅可喏!”

天竺老人一聲大喝,地上披風一陣鼓動,一截繩頭探出來,卻像被無形的仙人之手抓攝而上,衝天而起,那繩索如無窮無盡,不知扶搖上得青天幾許!

“我幹!這就是失傳的印度神仙索!”徐真心旌動搖,被眼前一幕震懾得目瞪口呆,沒想到居然能夠在有生之年見得如此奇術!

“這!這怎麽可能!”小郎君那白皙如玉的小臉蛋顯出興奮的潮紅,小胸脯不斷起伏著,顯然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震驚了!

圍觀人群早已按捺不住心中震撼驚駭,對於古人來說,這樣的事跡,無異於神跡了!周遭氛圍轟然炸開,驚駭議論聲之中,大片大片民眾再次跪倒在地,這一次卻是行那五體投地的大禮!

天竺老者臉色蒼白,就好像耗盡了法力,兩名黑袍人連忙將其扶到一旁,人群頓時爆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紛紛上前來獻禮,懷中錢袋子更是直接供於場中,不多時就堆成了小山包!

“早知道這麽好賺,老子也留個大胡子扮阿三好了,還當個屁城管啊!”徐真嘟囔著暗罵,盯著那堆錢袋,眼睛都發直了。

“好!好!賞!快賞!”

那小郎君過得許久才回過神來,撫掌大笑著,左邊武者微微垂首,從懷中掏出一個鼓鼓的錢袋,丟在了老者的腳下,哢噠一聲,錢袋口子爆開,流出一片片拇指大的金葉子!

老者的目光隻在金葉子上停留了一下,很快就無視這些糞土之物,朝小郎君微微頷首致敬。

徐真目光如炬,作為魔術師,察言觀色是必修課程,揣摩心理更是必不可少,這老者的表現實在處處透著詭異,根本就不像尋常的異域藝人!

他心頭湧起警惕之時,那小郎君卻從榻上跳起來,一改當初的矜貴,老氣橫秋地摸著下巴,下到場中,小心打量著那直立的神仙索,膽子漸漸大起來之後,居然伸手抓住繩索,用力扯動,但那繩索卻不動如天柱!

“上師,此仙索真能通往那天上之仙境神國?”小郎君滿眼驚奇地朝天竺老人問道,言語之中充滿了質疑卻又帶著震撼和驚歎。

天竺老人微微一笑,用稍顯生硬的聲音回答道:“老僧也不知通往何處,小郎君儀表非凡,非常人也,不若上得青天問天高?”

小郎君微微一愕,心頭到底有些駭然,可見得那老者眼中充滿戲謔,卻是激起了心中鬥誌,咬咬牙,小白臉泛紅起來,作勢就要攀爬那繩索,周圍人群連聲叫好,那小郎君更是得意滿誌。

諸多黑衣武者連忙上前,欲將小郎君擋住,卻被小郎君一個眼神就頂了回去,隻得垂首護在周圍。

小郎君雖然看起來嬌弱,但畢竟靈巧,不多時就已經攀上半空,腳下人群噤若寒蟬,隻剩下仰脖吞咽驚奇口水的聲音。

然而小郎君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雲霧之中,而諸多黑衣武者緊張起來,連忙按刀詢問,那天竺老者才慢悠悠起身,雙手合十道:“定是小郎君貪戀仙國風景,流連忘返,待老僧引得這位小貴人回歸!”

話不多說,這老人也是攀上了繩索,然則才爬越過紅人館的二樓,那繩索卻陡然鬆懈,窸窣窣掉落下來,那老僧驚呼一聲,黑影猛然墜地!

“糟糕!不對頭啊!”徐真回想起自己偶得一觀的古籍之中對關於神仙索的記載,心頭猛然一沉,衝入人群之中一看,那黑影隻是天竺老人的長袍,哪裏還見得半個人影!

“怎麽回事!”

黑衣武者頓時發現事情不妙,推開舞女和長袍異人,場中就隻有那長袍和草繩,小郎君和天竺老人卻不知所蹤!

“不好!”

黑衣武者一下子冷汗就冒了出來,四處掃視了一圈,但人頭湧動,哪裏見得那老者和小郎君的身影!

腰間長刀鏘然出鞘,黑衣武者們瞬間將這群異域人給拿下來,為首武者虯髯倒張,炸雷一般大喝道:“全部給我跪下!否則格殺勿論!”

長安城中,天子腳下,民眾中規知矩,見得動了刀劍,轟然全部趴倒,然而人群之中,卻哪裏見得那老者一根人毛!

黑衣武者也是急了上火,朝後麵的武者大喊一聲:“還不發信麽!”

那武者連忙醒悟過來,解下黑衣底下的手弩,扣動機括,一根鏑箭尖嘯著升空,直射如血晚霞,整個長安都籠罩在惶惶陰影之中!

“這老小子果然有貓膩!”徐真呸一聲吐出口中苦茶梗,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人群,根據古籍上對印度神仙索這門神秘古戲法的剖析,估算了大概的位置,很快就來到擁擠的街道之上,放眼望去,不多時就找到了一個長袍觸地的背影,當下也不聲張,加快腳步追了上去!



(注:印度懸浮術是真實存在的古戲法,而神仙索又名通天繩,乃史上第一幻術,記載傳聞頗多,中外皆有之,真假有待考證,有興趣的書友可以去查閱一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