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十九章 玉膏

訂閱很慘,大家要是喜歡看,就訂閱支持一下吧,不然豬都沒有信心了。

************************

墨霖掙紮著想起來去找回白鶴神劍,剛一動彈,骨頭就斷裂般的疼痛。

“噝……”墨霖忍著痛仔細檢查了下,發現左臂和右腿摔斷了。左小臂斷骨處腫了起來,右腿也骨折了,好在骨頭沒有錯位。

“這回糟糕了……”墨霖仰頭望去,估計憑自己完好的一手一腳是沒可能爬上陡峭的山崖了。

沒辦法,墨霖隻能先依靠在山崖下,尋思著辦法。他估計蛇三清和蕭詰摩會一路追趕猛獁而來,憑他們的能力,一定能找到這裏吧。

“就算被他們抓去,也比死在這裏的好。”墨霖無奈的想著,正在這時,一滴水從天而降,落在他的頭頂上。

墨霖伸手一摸,覺得粘乎乎的,收回手來,見手指上粘著一點碧綠色的膏狀物。

“這是什麽?”墨霖疑惑的放在鼻子下聞了聞,覺得有一股淡雅的幽香。

幽香刺激著墨霖的味蕾,差點流出口水來。折騰了幾乎一整天,他隻喝了一點水,聞到香味,墨霖不禁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好甜。”那碧綠色的膏狀物一進入口中就化為一道清涼,順著咽喉直入胃中。墨霖隻覺得滿嘴都是香甜的感覺,情不自禁的讚歎道。

“嘀嗒”又是一滴落下來,還是打在墨霖的頭上。墨霖不禁仰起頭來,尋找著綠膏落下來的位置,張大嘴等候著。

一滴又一滴的綠膏滴進墨霖的口中,墨霖隱隱覺得綠膏在胃中化為一團團的氣,順著脈通達全身,遊走一圈歸入根輪之中,經過的骨頭和肌肉上的疼痛都緩解了不少。

墨霖知道這是好東西,他掙紮用單腿跪起來,貪婪的把每一滴的綠膏都納進口中,一點都不浪費。

也不知到底過了多久的時間,綠膏流淌的越來越慢,到後來一刻鍾才能落下一滴。

“看來是沒有了。”墨霖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覺得沒吃夠。雖然不知道這綠膏是什麽,卻一定是難得的寶貝。經過綠膏的滋補,墨霖覺得那些撕裂開的肌肉似乎奇跡般的在愈合,就連斷裂的骨頭不再疼,而是有些微微的癢,那是骨縫在愈合的征兆。

而綠膏的功效還不止這樣,它們被墨霖吸收之後,化作一股股清涼的氣流,清洗著墨霖的身體。墨霖隻覺得渾身每個毛孔都透著清涼,舒坦無比,而最後綠膏全都匯入了根輪之中,讓空蕩蕩的根輪裏一片沁涼。

感覺到綠膏的奇妙功效,墨霖確定他吃到了好東西,本來的饑餓和口渴的感覺蕩然無存,看來暫時不用擔心餓死了。接下來,墨霖能做的就是等待救星出現,或是傷勢愈合。

“雖然受了傷,這一趟卻沒有白走,竟然喚醒了靈能。如果爺爺知道,一定會非常高興的。”墨霖生性樂觀,雖然受了重傷又處在絕地,卻還是喜歡往好的方麵去想。

正在琢磨著辦法,頭頂上忽然傳來一個尖利高亢的人聲。雖然身處在深穀之下,墨霖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誰偷吃了我的玉膏!”

“玉膏?”墨霖一怔,隨即想到自己吞吃掉的綠膏。

“原來是猛獁!怎麽好死不死的把我的玉膏石打碎了,我九十年的心血毀於一旦啊!”頭頂那人的聲音淒厲非常,似乎懷著萬分的怨恨。

墨霖抬頭望上去,隱隱約約能見到懸崖上有個人影,正衝著穀底的猛獁屍體破口大罵。

墨霖心道大概是猛獁在衝下來的時候打破了這人口中的玉膏石,玉膏這才流了出來,結果便宜了自己。

“這玉膏不知是什麽寶物,這人花了九十年的功夫哺育,卻被我給吃了……”墨霖有點愧疚,剛想出聲招呼,卻聽那聲音自言自語起來。

“一定有玉膏流下山崖去,能找回一滴也是好的。要是被飛禽走獸吃掉,抓來喝了血也有功效,可不能耽誤了時間,被那些畜生把玉膏的功力吸收了去。”

聽到這話,墨霖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現在無法動彈,要是山崖上那人知道玉膏被他吃掉,豈不是會把他給生吞活剝了?

那人一直都在自言自語,似乎在尋找結實的樹藤。墨霖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可隻要一動彈就全身欲裂,實在無能為力。

“這下可要完蛋了,難道就要死在這裏了嗎?”

不等墨霖想出辦法來,一根樹藤從山崖上垂了下來,很快一個佝僂的身影就出現在崖頂,順著樹藤慢慢的往下攀爬而來。

墨霖隻能盡量的把身體縮在陰影處,希望能夠藏身。可山崖下隻有這麽一小塊地方,隻要那人不是瞎子,怎麽會看不到他。

那人動作身形佝僂,可動作倒是很敏捷,很快就爬了下來。

墨霖躲在兩塊岩石夾成的一個死角裏,隻能寄希望於那人的眼神不好。

那人下到穀底,抽動著鼻子,嘟囔道:“應該就是這裏,我聞到玉膏的味道了。”

墨霖一驚,將手抬起來聞了聞,果然還留有玉膏幽香的味道。他忙將手指放進嘴裏吮吸著,希望趕快把玉膏的痕跡給消除掉,那人卻已經走了過來。

“別躲了,我看到你了!”那人走近幾步,立刻就發現墨霖的藏身之處,他大聲的叫著,抓起一塊石頭丟了過來。

墨霖行動不便,躲避不及,被石頭正打在額頭,頓時鮮血長流。

那人又抓了一塊大石逼近過來,見墨霖渾身是傷的樣子,又回頭看了看猛獁的屍體,頓時明白過來。

“一定是你要猛獁撞碎了我的玉膏石,偷吃了我的玉膏!”那人叫嚷著,手中的石頭晃動著,隨時都有可能砸下來。

墨霖忙道:“我的確吃了些玉膏,賠你就是了。”

“賠我?我花費了九十年的心血培育出的玉膏石,你拿什麽賠償?”那人咬牙切齒的道。他此刻走的近了,墨霖才看清這人是個葛衣白發的駝背老頭,臉上滿是猙獰的殺氣。

“我……”墨霖的身上除了天工開物和陽刃之外,也沒有值錢的東西了。而這兩樣,偏偏又是絕不能送給別人的。

“玉膏能去腐生肌,活人性命,你怎麽賠得起!不過似乎還沒有開始生效,我現在吃了你還來得及。”駝背老頭獰笑道,走到墨霖的身前,將石頭高高的舉起來。

“你聽我說……”墨霖在兩塊巨石之間,想躲都沒地方躲。身體之中無論如何都調動不出力量來,好像幹涸了一般,而駝背老頭看起來絕不像是在說笑,墨霖心頭一涼,心說不會就這麽被他給吃了吧。

眼看駝背老頭眼露凶光,石頭就要砸下來,一條紅色的信子甩過來,將他手中的石頭給纏住。

“砰”石頭被甩了出去,駝背老頭麵露恐懼,雙膝一軟,跪在了墨霖的對麵。

墨霖擰頭望去,就見到蛇三清站在不遠處的一塊岩石上,惡狠狠的瞪過來,殘留的那隻左眼珠正在閃閃發光。

墨霖萬萬沒想到救了他的竟然是蛇三清,雖然這個妖獸頭目也不是個好東西,不過現在看來,駝背老頭要比蛇三清危險的多。

“玉君子,你的膽子還真是大啊。”蛇三清口中的蛇信慢慢的勾上玉君子的脖子,將他纏住。

“原來他叫玉君子……”墨霖看他蒼老的臉上滿是恐慌,倒是有點可憐他。若不是猛獁的橫衝直撞,也不會害他賠了九十年的心血。

不過想到他剛剛凶神惡煞的要吃掉自己,墨霖就覺得他是個欺軟怕硬的小人,和君子兩個字萬萬沾不上邊。

“你竟然偷偷培育玉膏,你給妖王養的那幾塊玉可都不怎麽樣啊,原來是把養玉的材料都用在這裏。你欺騙妖王,想怎麽死呢?”蛇三清冷冷的道。

玉君子嚇的渾身戰抖如篩糠一般哭道:“饒命啊!饒命啊!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敢?我看你膽子大的很。我想妖王一定很想看到你的人頭。”蛇三清獰笑道,信子緊了些,將玉君子的頸上勒出一道血痕來。隻要再稍微用力,玉君子的這顆腦袋就保不住了。

“不要殺他。”墨霖大聲喊道,他畢竟是墨家的人,雖然玉君子要殺他,可畢竟也是事出有因,墨霖心中有點愧疚。

蛇三清瞥了墨霖一眼,桀桀笑道:“你自身難保,還想救別人。”

墨霖道:“你殺了他有什麽用,如果留著他,還能為妖王再培育玉膏石,可如果你殺了他,那以後就再也沒有什麽玉膏了。”

玉君子如同撈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忙求饒道:“是啊是啊,他說的對。天底下隻有我才懂得培育玉膏石,如果我死了,玉膏石可就絕跡了。”

蛇三清摸了摸爛臉,想了一想,惡狠狠的道:“我這回饒了你,限你三年之內培育出玉膏來,治好我的臉。否則我一定把你大切八塊。”

“一定一定。”玉君子長出一口氣。

“那就快滾吧。”蛇三清揚起蛇尾,將玉君子甩了出去。玉君子摔出去很遠,回頭用很複雜的眼神看了一眼墨霖,狼狽不堪的逃走了。

“墨家的人都是傻瓜。”蛇三清鄙夷的看了看墨霖,“這家夥叫玉君子,可最是卑鄙無恥。隻怕你這一生都要提防他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了。”

墨霖苦笑一聲,心道落在你們妖獸手中,我難道還能活命嗎,估計玉君子就算想吃掉我也沒有機會了。

“噝噝……”蛇三清嗅了嗅,臉上的爛肉抖了抖。

“蕭詰摩那家夥方才被我騙的走錯了路,估計馬上就要回來了。你跟我走吧。”蛇三清說著,信子一抖,將墨霖給纏起來。

墨霖知道沒可能反抗,隻能由得他。蛇三清將墨霖背在身上,蛇身扭了幾扭,順著穀底的山路消失不見了。

片刻之後,蕭詰摩的身影從懸崖上飄飄落下,見白鶴神劍依舊插在猛獁的頭頂,不禁大喜過望。

可一看到劍刃上黯淡無光,蕭詰摩臉色一變。

“竟然能激活白刃閃電,那個猛獁身上的人究竟是誰?”

△△△

蛇三清一直都在山穀之間穿梭著,唯恐蕭詰摩會追上來。

直到天已經全黑掉,蛇三清才算在一條小溪水邊停下來,它將墨霖丟下來,冷冷的道:“喝點水吧,別渴死了。我去找點吃的,你別想跑,否則抓回來有你好看。”

說罷蛇三清尾巴一擺,便鑽入了溪水邊的密林裏。

墨霖連站起來都很困難,更別提逃走了,他俯下身子,把頭埋進溪水裏,冰涼的溪水刺激著頭部,整個人一下子清醒起來。

坐起來檢查身體,左小臂斷裂的地方已經消腫了,右腿的斷骨處一直很癢,墨霖估計骨頭已經開始愈合了。身上的外傷也都開始結痂,這樣的恢複速度也算是個奇跡了。

“難道是玉膏的作用嗎?”墨霖心道,自從吃掉玉膏之後,他就覺得根輪沁涼一片,很是舒服。

身旁靜悄悄的,除了溪水潺潺的流淌聲,就是有微風吹過的時候,樹木的葉片沙沙響起的聲音。這一天一夜的幾次三番的死裏逃生就好像過了幾百年一樣的漫長,直到此刻墨霖才算能真正的安靜下來體驗自身的變化。

他嚐試著提升根輪裏的靈能,玉膏的涼氣從根輪裏滲出來,一瞬間在周身遊走了一遍。一股清涼在斷骨上流過,墨霖立刻感覺到一種難以言表的清爽。

涼氣似乎通曉墨霖的心思一般,分成了幾團,停留在傷處。左小臂和右腿的斷骨被涼氣滋潤著,有些麻癢。墨霖驚喜的發現斷骨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愈合著。

不但斷骨在愈合,涼氣從斷骨處湧進,在墨霖的骨髓裏來回的流動著,直衝上頭頂,讓他覺得暢快無比。

墨霖想到玉君子要殺自己的時候說過的話,他說玉膏能夠去腐生肌活人性命,看起來還真有奇效。按照這種速度,隻怕用不上幾天手腳就能恢複。

“到時候再想辦法逃走吧。”墨霖心說。

蛇三清很快就找了食物回來,無非就是在山中抓的兔子和山雞。它略微的烤了烤,分給墨霖一半,大吃大嚼起來。

墨霖吃飽之後,蛇三清湊過來,端詳了他幾眼,雙手在墨霖的胸口按了幾把。

一團黑色的妖氣從蛇三清的手中湧出來,化成一條靈活的小蛇,身體一繞,將墨霖的手腳都給綁了起來。

“你要做什麽?”墨霖問道,“我手腳都斷了,你還怕我跑了嗎?”

“小子,別跟我耍花樣。你吃了玉膏,最多再有兩天手腳的骨頭就能愈合,以為我不知道嗎?”蛇三清眼珠子轉起來。它的兩邊臉都被打爛,右眼被打飛掉,這副鬼樣子在黑夜裏倒的確有幾分可怖。

墨霖這才知道蛇三清也不蠢,隻得暗暗叫苦,他悄悄的運轉靈能,卻發現那捆綁他的妖氣似乎有什麽奇特的能力,讓他沒辦法隨心所欲的調動靈能,心知逃走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了。

這休息的一晚裏,墨霖一直在嚐試著各種解開妖氣的辦法,可惜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的。此後的五六天裏,蛇三清帶著墨霖一路飛奔,終於來到了大沼澤的邊緣。

大沼澤裏毒瘴彌漫,蛇三清帶著墨霖來到毒瘴的邊緣,將他放了下來。

“這顆避瘴石你帶著,免得死在裏麵。”蛇三清從懷裏取出一顆帶著繩墜的黑色卵石,掛在了墨霖的脖子上。

避瘴石一掛在墨霖的脖子上,立刻放出淡淡的黑氣來,凝聚在墨霖的身體周圍,形成一層薄薄的保護層。蛇三清扛著墨霖走進毒瘴之中,墨霖驚訝的發現毒瘴都被擋在保護層外。

大沼澤裏霧氣彌漫,地型複雜,到處都是深不見底的泥坑。蛇三清的蛇身在泥潭上輕輕一扭動就躥出很遠,輕車熟路的往大沼澤的深處而去。

毒瘴遮天蔽日,根本沒辦法根據光線來判斷時間,墨霖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隻知道路上一共吃過兩次幹糧。不過蛇三清卻不準墨霖喝水,告訴他大沼澤之中的水都有劇毒。

等到墨霖的嗓子幾乎要冒出青煙的時候,蛇三清的速度忽然加快,桀桀的笑道:“妖神殿到了。”

墨霖從蛇三清的背上扭頭去看,就見霧靄重重之中,一座巨大的宮殿聳立在遠方,看起來如同夢境一般。

“妖神殿?”墨霖驚訝的看著那宏偉的建築,對妖獸們的大本營充滿了好奇。

距離妖神殿越來越近,墨霖發現所謂的妖神殿不隻是一座宮殿,也包括一座巨大的城市。

蛇三清扛著墨霖走進城中,裏麵到處都是妖獸。它們看到墨霖,都聚攏過來,發出陣陣的驚呼聲。

“是人類!妖神殿已經好久沒見過人類了。”有妖獸過來在墨霖的臉上摸了一把。

“這是妖王請來的客人,不要亂動。”蛇三清嗬斥道。

那妖獸立刻唯唯諾諾的退下,本來圍觀的妖獸們也都自覺的讓開一條路來。

蛇三清大搖大擺的帶著墨霖直奔妖神殿而去,墨霖想仔細瞧瞧這座城市,可路邊圍滿了看熱鬧的妖獸,隻能看到它們的醜臉。

來到妖神殿的殿門外,蛇三清將墨霖放下,恭恭敬敬的大聲道:“屬下蛇三清不辱使命,將墨霖帶回。”

片刻的沉默之後,一個聲音傳出來:“讓他進來。”

蛇三清回頭在墨霖的身上揉了幾下,那一直捆綁著他的妖氣終於鬆開來,回到蛇三清的手中。墨霖活動了一下手腳,發現斷骨處都愈合了,他已經能夠順暢自如的走動了。

還沒等讚歎玉膏的神奇功效,蛇三清低聲道:“妖王召見你,你可要老實點。”

說著推開了妖神殿的大門,示意墨霖進去。

事到如今,墨霖也沒有逃走的可能了。既然已經來到妖神殿,就見見聞名天下的妖王蛇九幽又如何,就算是一定會死,至少也痛罵他一頓。

墨霖懷著這樣的豪情,走進了妖神殿。

巨大的殿堂,足足能容納下二十頭猛獁,墨霖站在門口,覺得自己渺小無比。在他腳下是一條金色的通道,在通道的盡頭處有座高台,高台上是一張金碧輝煌的王座。

王座之上赫然坐著一條人頭蛇身的巨大妖獸,它的體型足足是蛇三清的三倍有餘。

大蛇的人麵是個臉色蒼白如紙的中年男子,巨大的蛇身盤在王座上,鱗片折射著黑色的幽光。它穿著一套黑色的錦袍,上麵勾畫著金色的圖案,看起來很豪華。

“你就是妖王蛇九幽嗎?”墨霖看著這條大蛇,心中反倒沒有畏懼,而隻是好奇。

“正是。”大蛇開口道,它的聲音渾厚低沉,好像來自幽冥一般。

“我就是你要找的墨霖。”墨霖昂起頭來,直視著蛇九幽的眼睛。他知道自己決不是蛇九幽的對手,對方想要殺掉他的話,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可身為一個墨者村的工匠,墨霖絕不肯低頭。就算是死,也要昂著頭挺著胸,像個頂天立地死不旋踵的墨者。

蛇九幽發出一聲幽幽的歎息:“你說錯了,你不是墨霖。”

墨霖反詰道:“難道我還不知道我自己是誰嗎?”

蛇九幽點點頭:“你的確不知道你是誰,反倒是我知道你是誰。”

蛇九幽的話如同繞口令,讓墨霖感覺到困惑不解,不過他更願意相信這是對方在故弄玄虛。

“不要打啞謎了,想要做什麽就直說吧。”來之前墨霖就已經盤算好了,他要做一個打不垮、嚇不倒、壓不彎、響當當的男子漢。無論蛇九幽怎麽引誘和威脅,他都絕不會丟掉一個墨者應有的氣節和底線。

“你一定很疑惑我為什麽會費這麽大的力氣把你帶到妖神殿來吧。”蛇九幽問。

墨霖點了點頭,這個疑惑一直都困擾著他。想到大沼澤裏死去的同伴,想到被妖獸們殺死的百兵城的無辜平民,墨霖心就糾結在一起。當他得知妖獸們興師動眾的目標是自己的之後,心情一直都壓抑著,沒辦法釋放。

“我不惜一切代價,寧可跟七大世家為敵,是因為你是我的一個故人。你是一個能夠帶領妖獸們走出大沼澤,重現遠古輝煌的人。”蛇九幽的眼中放出精光來,帶著一種邪氣凜然的奕奕神采。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