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十三章 埋伏

墨霖繼續大沼澤裏的冒險,豬也繼續在新書榜上拚命,請大家伸出援手,投出你的花來!

************************

泥童本以為吃定了墨霖,正要撲過去將他按進泥裏,眼前刀光一閃,被墨霖的匕首刺在手臂上。

“臭小子吼!”泥童怒叫道,抬手將手臂上的匕首拔出來。

“還好我的泥厚吼。”泥童一把抓住墨霖的手臂,就要將他拖進泥潭之中。

身後“呼”的一聲,薛木的流星錘砸下來,目標正是泥童的手臂。

“討厭的小鬼吼……”泥童不得已的收回手臂來,躲到一旁。而於冰的短劍也刺了過來,讓泥童有點手忙腳亂。

泥童一鬆開手,墨霖這才能夠將臉上的泥給撇開。剛剛能睜開眼睛,頭頂風聲呼嘯,墨霖一抬頭,就看見蠱雕的利爪抓下來,看起來想要將他的頭捏爆。

眼看利爪就要抓住墨霖,烏黑的刀光一閃,剁向蠱雕的爪子,正是發現墨霖遇襲而回身來救的洛芊芊。

蠱雕顯然不肯用雙爪換墨霖的命,翅膀一震,略微上升一些,避開了刀光。

洛芊芊的身體落在泥潭邊緣,雙刀並在一手,另一手抓住墨霖的胳膊,奮力將他向上扯。

“比比,水虎,你們在做什麽吼!”泥童被薛木和於冰逼的又鑽進泥裏去,丟下這麽一句話。

身形如同巨熊的比比大踏步的衝上來,腳步落在地麵上,發出震天的巨響,它揮舞著巨大的拳頭,猛地打向於冰。

於冰身形一閃向後退卻,還沒等落地,一道黑影激射而來,正好撲在他的身上。

“啊!”於冰慘叫一聲,那黑影正是滿身鱗片的水虎,它膝蓋上的兩隻爪子抓在於冰的兩肋上,狠狠的抓下兩塊肉來。

於冰血肉模糊的從空中跌下來,水虎張開大口,向他的脖子上咬去。

“砰”一道火光閃過,水虎的身體橫飛出去,打飛它的是一隻熊熊燃燒的鐵蜘蛛。

“嗷!”比比的拳頭砸向鐵蜘蛛,卻撲了個空。鐵蜘蛛倏忽一閃,回到不遠處的月星邪手中。

蠱雕從天而降,利爪抓向月星邪,泥童從泥潭裏鑽出來,兩團爛泥拋了過來,比比也再度衝上來,三個妖獸顯然把月星邪當作第一大敵。

月星邪手中的兵器“火蛛”一晃,帶著火光在空中掃過,將泥童丟來的爛泥擋下,隨即噴出三道火光,分別向三隻妖獸射出。

“吼!”泥童怪叫一聲,又鑽進泥潭之中。

比比大吼一聲,兩隻大手一何,竟然用雙手就將火光擋下來。另一邊蠱雕也躲開火光,不過顯然對月星邪有些忌憚,不敢再貿然上前。

“墨霖,你沒事吧?”洛芊芊奮力拉著墨霖,慢慢將他的身體拉近泥潭的邊緣。墨霖雙手搭上實地,一顆心才稍微的落下來,剛想上岸,雙腳一沉,在泥潭中被人扯住往下拉去。

墨霖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泥童作祟,他猛的一蹬腿,卻沒辦法甩脫他。眼看洛芊芊拉扯不住,有一隻手伸過來,和洛芊芊一起用力拉住墨霖,不讓他沉入泥中。

墨霖也顧不得看來人是誰,他感覺到泥童雙手保住他的左腿不放,不停的往下拉扯。腦海中忽然閃過貓鼬撲擊中的一個動作來,墨霖真氣運轉,點亮右腿上的明點,雖然身在泥潭之上,仍然奮力的扭腰一踢。

右腿從詭異的角度掃出來,盡管被泥漿阻擋了大部分的力量,還是不偏不倚的擊中了泥童。恰好這是洛芊芊和那人一發力,墨霖順勢往上一躥,總算從泥潭之中脫身而出。

落在實地上,墨霖才算出了一口氣,也才看到來幫忙拉他的正是令狐紫。

“你沒事吧?”令狐紫護在墨霖的身前,腰間的青蛇纏上她的手臂,鞭梢昂起來,似乎隨時都要躥出去咬人一口。

“吼!”泥潭出爆發出泥童的憤怒聲音,它渾身帶著濕漉漉的爛泥,張牙舞爪的叫嚷著爬上岸。不過看到令狐紫和洛芊芊都護在墨霖身前,它也隻是嘶吼著,並不敢上前。

“妖獸們,為什麽要從沼澤裏出來?”月星邪低沉邪氣的聲音響起來,伴隨著在他身前嗡嗡做響的火蛛,再加上沼澤裏的陰森氣象,看起來倒比妖獸們更讓人恐怖。

“不關你的事吼。”泥童怪叫道。

它話音未落,火蛛“呼”的飛旋過來,八隻利爪上的刀鋒閃著讓人眼花繚亂的寒光,攔腰向泥童斬去。

泥童嚇的怪叫一聲,就地一滾,翻身又沉進了泥塘。

“這位是兵家的戰士吧。”那一直沒有動手的人頭蛇身妖獸慢慢的滑動著,來到月星邪的對麵。

月星邪一招手,火蛛飛旋回來,在他身前半空中停住,對人頭蛇身的妖獸虎視眈眈。

“兵家月星邪,不知這位如何稱呼?”月星邪冷冷的衝人頭蛇身的妖獸道。

趁這個機會,令狐紫和薛木把重傷的於冰拖過來,然後示意大家聚攏到月星邪的背後,和對麵的五個妖獸形成對峙的勢頭。

墨霖將身上的泥巴撇掉,卻還是感覺的一身都是惡臭,恰好看見泥童又從泥潭裏爬出來,不禁狠狠的瞪過去。

泥童也正望過來,和墨霖的視線對撞上,便惡狠狠的做了個切頸的手勢,眼中充滿了怨毒。

“在下蛇三清。”人頭蛇身的妖獸裂開嘴,吐出一條鮮紅的長舌來,讓墨霖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人類和妖獸已經幾十年沒有來往,你們想要做什麽?”月星邪問。

“我們……當然是來獵食的。因為人類一直都是我們妖獸的食物啊。”蛇三清桀桀笑道,舌頭在自己的臉上舔起來,流出血紅色的口水,嘀嗒嘀嗒的落在地上。

“獵食人類,難道你們忘記赤龍的下場嗎?”月星邪冷哼道。

“我沒時間跟你討論那些,我隻知道今天你們都要把命留下來。”蛇三清舌頭一甩,化作一條紅色的利箭,隔著十幾步遠的距離刺向月星邪。

與此同時,比比,蠱雕和剛剛爬回來的水虎也都口中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怪叫聲,一起撲了上來。

“看好於冰。”令狐紫叮囑著墨霖,手中的青蛇一抖,迎上體型最壯的比比。

洛芊芊和楊離也同時飛身而起,烏黑彎刀削向蠱雕的雙爪,狼牙突擊則直奔水虎而去。

“吼!”泥童的爛泥丟過來,被薛木的流星錘擋下。不過泥童的身邊就是泥潭,有取之不盡的爛泥,一塊塊的狂丟過來,讓薛木擋的有些吃力。

“你看好於冰。”薛木恨的咬牙切齒,流星錘在身前舞的密不透風,向泥童衝了過去。

一邊幫著於冰止血,墨霖一邊觀察著同伴和妖獸的戰鬥,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洛芊芊的身上,不過蛇三清和月星邪的一戰卻更加激烈一些。

蛇三清的舌頭就是它的武器,不但能當作槍一樣的直刺,能當作刀一樣的橫掃,舌尖上還能噴出濃黑的毒液,帶著濃烈的腥臭。

麵對蛇三清的遠距離攻擊,月星邪卻沒有用火蛛對抗,而是將火蛛套在手臂上,向蛇三清衝過去,想要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蛇三清舌頭兜轉,如影隨形的跟著月星邪,“滋”一股毒液從蛇三清的舌尖噴射出來,在空中散落開來,如同一蓬黑雨。

月星邪口中叱吒一聲,一直緊緊裹在身上,讓他看起來十分臃腫的披風猛地張開來,裹住毒液,團成一團丟向蛇三清。

蛇三清看披風飛過來,倒是有些無措,身體在沼澤上一滑,舌頭一卷,將披風撥開。

披風之中發出“呲啦”的陣陣輕響,隨即冒起一陣黑煙,轉瞬就被毒液給融化掉。

剛撥開披風,月星邪已經衝到近前,火蛛發出“嗡”的震動聲,脫手而出,目標是蛇三清人頭和蛇身的接縫處。

眼看火蛛上的刀鋒已經近在咫尺,蛇三清的蛇身往後一倒,把火蛛從頭頂讓過去,舌頭“刷”的吐出來,纏在月星邪用來控製火蛛的細線上。

舌頭和細線糾纏在一起,火蛛頓時失去了控製,從空中墜落下來,摔在地上。

月星邪發力去掙,蛇三清的舌頭卻順著細線飛快的纏繞起來,舌尖一擰,“嚓”的一聲,將細線給切斷掉。

“桀桀,沒了兵器,我看你怎麽辦。”蛇三清獰笑著,吐掉細線,擋在月星邪和火蛛中間。

月星邪臉色蒼白如紙,冷冷的看著蛇三清,忽然露出一個邪惡的微笑來,手在唇邊一撮,發出一聲尖利的長嘯。

蛇三清心念一動,眼珠瞪大,想起一件事情來,不過卻已經來不及了。

耳後風聲湧動,本已經斷線的火蛛活過來一般,從身後猛擊過來,蛇三清匆忙躲閃,可稍微慢了一點,右半邊臉被火蛛整個撕了下去,頓時血流如注。

“啊!”蛇三清慘叫不已,蛇身因為劇痛而不住的扭動。

火蛛重創了蛇三清,乖乖回到月星邪的手中去,看起來並沒有任何運轉上的不便。

“你難道忘記兵家戰士的血脈和武器是相通的嗎?除非我死掉,不然你沒辦法切斷我們之間的血脈感應。”月星邪語氣陰冷的道。

蛇三清的半邊臉上的肉都被撕掉,右眼已經掉落出眼眶,也露出白森森的骨頭,如果躲的再慢一點的話,估計整個腦袋都會被打碎。而最可怕的是,殘留的半邊臉因為火蛛上火焰的灼燒,有些地方現出腐爛的黑色來,十分可怖。

“噝……”蛇三清還想說點什麽,卻因為劇痛而無法發聲,一轉身,身體在泥沼上飛快的滑動,轉瞬間就消失在毒瘴裏。

蛇三清一逃,另外四個妖獸也受到巨大的影響,它們紛紛發出怪叫聲來,一起向後退卻,很快就都逃進毒瘴之中。

令狐紫和楊離追了兩步,來到毒瘴的邊緣便不敢再向前進了。

趕走了妖獸,眾人略鬆了一口氣,聚到一起,對方才發生的事情發表著看法。

“妖獸怎麽會突然出來傷人,而且我看它們是早有預謀的。”令狐紫望著眼前大片的毒瘴,擔憂的道。

月星邪沒有做聲,俯身去看於冰的傷勢,片刻後起身道:“沒救了,給他個痛快吧。”

眾人都是一凜,再看於冰的兩肋下都被水虎的利爪給掏開,露出裏麵折斷的肋骨和內髒來,看來已經受了致命傷。就算是醫家的高手在此,也沒辦法能夠去腐生肌,所以月星邪說的沒錯。

令狐紫臉色黯淡,慢慢的俯下身來,看了看於冰那痛苦掙紮的表情,輕歎一口氣,手中的青蛇慢慢爬上他的脖子,用力一勒。

“喀嚓”一聲,於冰的脖子折斷,呼吸也停頓下來。墨霖默默看著這一幕,雖然知道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可心中卻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揮之不去。

天氣炎熱,沒有辦法將於冰的屍體帶走,令狐紫便和薛木將於冰的屍體沉進一個泥潭之中,又找了一塊木板,在泥潭邊為他立了一塊墓碑。

令狐紫那紫色的雙眸裏充滿了仇恨,就好像是惡魔的眼神一樣,讓人壓抑。簡單埋葬了於冰之後,她道:“大家立刻出發,天黑之前一定要離開大沼澤,免得妖獸們再來襲擊。”

回到自走車附近,南橫飛正昏昏欲睡著,眾人回來匆匆說了方才的經過,便啟動自走車,加快速度的趕路。

因為這一場耽擱,時間浪費了不少,天色已經漸漸的昏暗下來。大沼澤這裏濕氣濃重,上空總是布滿了陰雲,因此天色更顯得陰沉,夜晚似乎隨時都會來臨。

“咕嚕嚕……”薛木將腳從泥坑裏拔出來,看著泥坑上冒出幾個氣泡,隨後兩邊的腐草慢慢聚攏,重新回複黑漆漆的樣子,和兩旁的實地沒有任何的區別。就算是大白天也很難分辨這些隱蔽的非常好的泥坑,如果入夜,大沼澤一定會變成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殺手。

“你覺得我們能走出去嗎?”墨霖跟上令狐紫,擔憂的問。

令狐紫搖了搖頭,一邊走一邊打量著道:“很難,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吧。到了晚上,我怕妖獸們會卷土重來。”

墨霖默然,半晌後才道:“剛才的事情,對不起。”

令狐紫瞥了墨霖一眼,淡淡的道:“你是個工匠,沒有經受過戰士的訓練,我不會怪你。不過你的兩個夥伴,我不得不說我對他們的表現很失望。”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