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章 奔跑

繼續投花哦,兄弟們幫一把手,穩住新書榜第二。順便預定下周的鮮花,哈哈哈。

***********************

朱評漫看著熟睡的墨霖,臉上露出非常複雜的表情來,他走到墨霖的身前,伸出手指在墨霖的額頭上一點。墨霖的呼吸變得十分的均勻,整個人沉沉的昏迷過去。

“宅心仁厚到這種程度,說他們是死腦筋真是太抬舉了。”朱評漫將墨霖的衣服脫下來,看著墨霖**的身體嘟囔道。

“盧越人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小鬼,怎麽也跟墨麒麟沆瀣一氣呢,虧得他們還下了這麽大的血本,難道不怕出現萬一嗎?”朱評漫的手指撫摸著墨霖脖子上的那一小塊淺淺的疤痕,低聲自言自語道。

朱評漫的手指在墨霖身體之上遊走著,每個關節都要撫摸一下,最後來到墨霖的心髒位置,他的手指按在心髒之上,凝神靜氣,手指上忽然冒出一道綠色的光芒來。那光芒緩緩的鑽進墨霖的身體裏,開始擴散開來。

透過墨霖的皮膚,能看到身體下麵無數道綠色的線在蔓延著,朱評漫靜靜的注視著綠線,直到綠線鋪滿墨霖的全身。

“果然是一百零八金針鎖龍陣,真是不惜血本啊。”等到綠線停止擴散,朱評漫看著在墨霖的身體上那星羅密布的綠線構成的一個圖案,頗為惱火的嘀咕道。

墨霖身體每個關節處都有個閃閃發亮的小小綠色光點,這些綠點在由綠線連接起來之後構成的圖案竟然是一條張牙舞爪的龍。

朱評漫盯著墨霖身上的圖案看了許久,終於歎了口氣,手指輕點,墨霖身上的綠線慢慢的收攏,重新聚集到心房處鑽出身體,回到了朱評漫的手指上,閃了一閃便不見了。

給墨霖穿好了衣服,朱評漫坐在床邊,從懷裏掏出幾個果子,拔出葫蘆上的塞子,一邊喝酒一邊低聲的吟唱起一首古老的歌兒來。

“吾和汝走不同的道路,汝勇敢不退縮,吾沉默卻堅定。吾心中在咆哮,想要世界都知道,無論生命再怎麽粗糙,都要活的很驕傲……”

歌聲悠揚,帶著一種被歲月磨礪過後的沉重。在這歌聲之中,朱評漫喝光了葫蘆裏的酒,沉沉的睡去。洞中的油燈燈花撲落一聲,倏然滅掉,這個夜晚,重新回到安靜寧和的沉寂之中。

△△△

“唔……好疼啊……”睜開眼睛,墨霖第一感覺就是全身酸痛,尤其是各個關節處,就好像有錐子紮進骨骼裏一般的劇痛,讓他幾乎沒辦法爬起來。

想到還要訓練,墨霖忍痛爬起來,正要出洞去,朱評漫就走了進來,他的身上還背著個大布囊。

“醒了嗎?收拾一下,這就出發。”朱評漫道,一邊說著一邊把洞裏的一些物品裝進布囊裏。

“出發?去哪裏?”墨霖疑惑的問道。

“墨者村。”朱評漫的回答簡潔的很。

“怎麽,老爺爺要去墨者村住嗎?”墨霖大喜過望。

“我隻是要去距離墨者村近點的山裏住。”朱評漫不滿的瞪了墨霖一眼,“為了訓練你,我以後再想喝猴兒酒,就得跑很遠了。”

“為什麽要搬去墨者村附近呢?”墨霖還是沒弄明白。

“廢話,你難道不是墨家的人嗎?要是總在這裏跟著我訓練,他們一定認為你失蹤了。到時候派一群人來找,煩也煩死了。以後你白天就在墨者村,該幹嘛就幹嘛,晚上到附近的山裏找我修煉。”朱評漫道。

墨霖這才了解,他想來想去也隻有這麽個辦法。不過他還是道:“老爺爺不如去村子裏住吧,墨者村的人都很和善的。”

朱評漫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才不要去跟一群死腦筋的家夥住在一起,氣也氣死了。”

墨霖實在不清楚朱評漫為什麽對墨者的看法這麽偏激,卻也隻好接受這種安排。他也沒有什麽東西,隻是把朱評漫給他的礦石收拾好,便一起上路了。

回墨者村的一路上,墨霖都是跟在朱評漫的身後繼續用昨天剛學到的跑法來跑的,山路崎嶇不平,有些地方陡峭的很,墨霖這一路簡直是跑一半滾一半,等來到墨者村附近的山林之中,已經摔的遍體鱗傷。可朱評漫好像沒看到一樣,還批評墨霖跑的實在太慢。

“呼呼……我來的時候用了一整天,這才小半天就回來了,很不錯了。”墨霖喘著粗氣道。

朱評漫在山林裏轉悠了一圈,看中了一塊平整的林地。他來到林地中央一棵又高又粗的大樹下對墨霖道:“以後每天晚上午夜時分我們就在這裏見麵,你若是缺席一次,我就再也不教你了。”

“我不會缺席的。”墨霖拍著胸脯保證道,雖然隻跟著朱評漫訓練了一天,可墨霖覺得很有成效。一種直覺告訴他,朱評漫是個有本事的人,或許他真的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很好,你現在回村子去吧。我在附近找個棲身的地方。”朱評漫道,“每天晚上來的時候別忘記給我帶吃的。”

“不會忘的。”墨霖道。話音剛落,朱評漫的身影已經一閃不見了。墨霖張大嘴巴看著空無一人的山林,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來。

總有一天,我也要學會這樣的本領。到那個時候,我就能做個合格的墨者了吧?墨霖年輕的心中,一腔熱血不需要任何的鼓動就沸騰起來。本來已經塵封的夢想因為朱評漫的出現而重新拚接起來,鼓舞著少年再度啟程,不顧任何的險阻,為了實現夢想而勇往直前。

墨霖回到墨者村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因為怕墨軸擔心,他先去了祥雲機械店。

看到墨霖回來,墨軸大喜過望,不過等看見墨霖一身的傷痕,他就焦急的問:“你沒事吧,難道遇到猛獸了?”

墨霖不好意思的道:“是摔的……”

想到墨霖那虛弱的身體,墨軸也沒有再問,隻是從店裏取了一瓶藥酒給墨霖擦。

當看到墨霖從布囊裏取出來的礦石後,墨軸驚呆了,他一年要去幾次礦場,也自詡經驗豐富,可卻從來沒有過如此豐厚的收獲。看到珍貴的五星石和虎眼石,墨軸的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

“這是你在什麽地方找到的?”墨軸驚訝的捧起五星石和虎眼石,愛不釋手的把玩一陣,才猛然想起這些礦石一般都埋藏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以墨霖的身體條件,很難取得。

朱評漫千叮嚀萬囑咐,告訴墨霖千萬不要泄露他的情況,墨霖也一口答應下來。為了這個諾言,可憐墨霖生平第一次的說起謊來。

墨霖說他是在礦區深處撿到的礦石,因為他從來不曾說過謊,墨軸並沒有過多懷疑,隻是感歎墨霖的運氣實在太好了。

“老師,這兩塊礦石我也沒有用,就送給你吧。”墨霖見墨軸對五星石和虎眼石愛不釋手,便慷慨的道。

“這怎麽行,這是非常珍貴的礦石,我可不能要。”墨軸連連擺手。雖然作為一個大匠師來說,珍貴的礦石簡直比生命還要重要,可他卻不是一個貪婪的人。

“這些礦石太珍貴,何況我還不會使用。不如送給老師,說不定能打造出很好的法寶來。”墨霖道,他說的的確是實情,以他現在的能力,想要打造法寶還是很遙遠的事情。也隻有墨軸這樣程度的大匠師或者技藝高超的工程墨者才能運用好這兩塊礦石。

墨軸猶豫再三,終於難以抵抗礦石的誘惑,在墨霖的堅持下收下了。不過他承諾打造出來的法寶一定會送給墨霖一件,算是作為礦石的回報。

等墨霖回到墨者的宿舍時,已經是月朗星稀的時分,他匆匆的吃過了飯,帶上幾張烤好的肉餅,在其他人都已經睡下之後悄悄的出門,一路出了村子,來到和朱評漫約定好的地點。

山林之中漆黑一片,幸虧墨霖隨身帶著墨者製造的“光筒”,一個小小的竹筒散發著幽光,照亮著前進的路途,這才能順利的來到約定地點。

墨霖到了的時候,朱評漫還沒有來。他剛打算休息一下,就覺得手上一輕,肉餅不見了。

“什麽人?”墨霖嚇了一跳,覺得耳後勁風湧動,不禁慌亂的回頭望去。

“慌什麽,是我。”朱評漫看著墨霖的模樣,恨鐵不成鋼的道。

“我還以為是……”墨霖這才鬆了口氣,他還從沒在這種午夜時分跑來過這種幽暗陰鬱的地方,難免會有點怕。

“沒有鋼鐵一樣的意誌,就練不成鋼鐵一樣的身體,也就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武道高手。你的膽子未免太小了點,應變也不夠快,看來以後還要多多訓練。”朱評漫一邊毫不客氣的評論著,一邊盤腿坐下來,開始大口的吃起墨霖帶的肉餅來。

“好吃嗎?這是宿舍的大娘烙的。”墨霖道。

“勉勉強強……”朱評漫含糊的道,可看他吃肉餅的飛快速度,卻完全讓人看不出來他的“勉強”來。

“我說你還在愣著幹什麽,去跑啊。”朱評漫又猛吃了兩口,對墨霖喝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洪荒青蓮聖卷
4八神異界遊
5鬥神狂飆
6全係修真大法師...
7近戰召喚師
8魔法通行證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