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檔案卌一 烈焰骷髏

  “發現那副骷髏的時候,我因為怕會惹上麻煩,所以沒有報警,誰知道最後竟然招來更大的麻煩,還幾乎要了我和老王的命。”說話的是一名姓許的果園主人,他被一具來曆不明的骷髏弄得焦頭爛額,不但果園被燒,差點連性命也保不住。在向我們講述事件的經過時,他壯碩的軀體仍不時顫抖——

  我在不少地方做過生意,也做過很多不同的生意,後來在這裏開了個果園,到現在已經營了好幾年,生意還算不錯,所以就想把隔壁那塊空地也租下來,擴充果園。那塊空地從我剛到這裏的時候就是閑置的,一直都是雜草橫生,租給我起碼能收點租金,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可是那些村民很反對把空地租給我,說是什麽風水寶地。我花了不少功夫,才讓村委會那幫大爺點頭,把空地租給我。

  把租地的事情辦妥後,我多請了幾個工人,馬上就展開工作,先把空地的雜草除去,再把泥土翻鬆,然後就是挖樹坑準備移植新果樹。那天大概是下午四五點左右吧,工人突然全都跑過來找我,說挖坑時挖出一副棺材。我馬上就跑過去看,在一個挖了一半的樹坑裏麵真的有一副棺材露出來。

  當地的村民本來就反對出租這塊地,要是讓他們知道挖出了棺材,肯定會把事情鬧大。所以,我叫工人千萬別把事情張揚出去,先把棺材弄出來再說。棺材似乎已經埋了不少年頭,棺木薄得像紙一樣,裏麵是一具完整的骷髏,壽衣已經爛得不成樣子了。其它陪葬的物品也好不到那裏,基本上都認不出原來是什麽樣子,惟獨一隻翡翠手鐲還保全完好,而且碧綠通透,用手一摸,感覺就像摸在絲綢上一樣,滑不溜手。我一時貪心,就把手鐲拿出來,洗幹淨後就戴在手上。

  為了不讓村民知道此事,我沒有報警,而是叫工人拿來了一大堆枯幹的樹枝,澆上汽油後,把骷髏連帶棺材一起燒掉。棺材一下子就燒成灰了,但裏麵的骷髏卻怎麽燒也燒不掉,我和工人不停地澆汽油添柴枝,但骷髏就像鋼鐵一樣,越燒顏色就越紅,燒了差不多兩個小時,還沒把它燒成灰。

  我正鬱悶這副老骨頭怎麽燒這麽久也燒不掉的時候,頭頂突然傳來一聲悶響,抬頭一看,滿天烏雲,似乎快要下雨了。果然,沒過多久就落下滂沱大雨,工人都躲進房子裏避雨,這樣子沒辦法把骷髏燒掉,隻好先放下不管,明天再作打算。

  那場雨很大,下了一個晚上才停。第二天一大早,工人就把我叫醒,說出了亂子,叫我快出去看。我趕緊走出房子,走到昨天燒骷髏的地方,隻看見地上有一堆還沒燒完的柴枝,灰燼則被雨水衝刷一地,而那副被我們燒了半天的骷髏卻不見了。

  我也算是個跑江湖的人,炸屍的傳聞多少也有聽說過,但一副連一點皮肉也沒有的骷髏也會炸屍嗎?或者說,這算是炸屍嗎?我不知道,我的工人也不知道。

  那幾個新請的工人很害怕,連工錢也不要,立即就收拾行裝,像逃難似的逃跑了。原來的工人也以各種各樣的借口請辭,雖然我對他們這種大難臨頭各自飛的表現感到很氣憤,但也不怪他們,畢竟沒有什麽能比性命更重要。

  工人幾乎都走掉,隻有老王願意留下來。老王雖然每個月都領取我發的薪水,但他跟著我天南地北跑了十多年,感情非常好,好得像親兄弟一樣,所以在遇到這種詭異的事情時,他不但沒有離開我,反而留下給予我支持。他勸說我報警,我想一報警,這事就通了天,肯定又會有村民跳出吵著要收回我剛租下的地方。也許租金還能退回來,但花在村委會那幫大爺身上的錢,肯定就沒了,而且我還定購了一批果樹,這些損失加起來可不少啊!

  我跟老王說,現在是什麽情況也不清楚,也許剛下雨的時候,骷髏就已經燒化了,灰燼被雨水衝走而已。其實,我和老王心裏都明白這是一種自我安慰的想法,但至少現在還沒發生什麽大亂子,所以我們就打算先等幾天,看情況如何再作打算。可是,沒想到就在當晚便出事了。

  那晚,我和老王在房子裏一邊喝酒一邊談招聘工人的事情,我打算再過兩三天也沒什麽特別的事情發生,就招些工人回來。住在果園附近都是些本地人,他們是不屑於來果園幹些髒累活的,所以招聘工人這事得費點功夫。

  我們聊到很晚,雖然如何招聘工人的事情已經大致談妥了,但我們還是無沒完沒了地聊著些閑話,一點睡覺的意思也沒有。我們之所以久久不睡,是因為害怕半夜會出亂子。果然,讓我們的擔憂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地處偏僻,加上天上烏雲閉月,所以窗外一片漆黑,隻能看見模糊的樹影,猶如一群張牙舞爪的怪物。大概淩晨一點鍾左右,窗外突然出現紅光,我和老王立刻就拿起鋤頭鏟子衝出房子外麵看發生了什麽事。

  我們一出來就嚇呆了,因為許多果樹都著火了,而且燃燒的範圍還在不斷擴大,馬上就會讓整個果園都燒起來。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老王突然大叫一聲,伸手指著遠處說不出話。

  我順著老王所指的方向看,竟然看見一隻渾身冒著火焰的怪物,它正利用身上的火焰把果樹點燃。老王的叫聲似乎引起了怪物的注意,使它向我們走來,我被嚇得雙腳像長了根似的,一步也移動不了。

  當怪物走近時,我才看清楚,它是一副被火焰包裹的骷髏。老王驚叫著把手中的鏟子向怪物擲過去,也不管是否擲中就拉著我逃回房子裏,並把門鎖上。我們背靠著鐵皮做的門,心跳得比打鼓還響,老王閉著眼睛雙手合十,不斷念著南無阿彌陀佛,我心裏亂成一團,不知如何是好,就跟著他一起念。

  突然,我覺得背後的鐵門越來越熱,幾乎要燙掉一層皮,老王大概也一樣,我們幾乎同時往前彈開。回頭一看,鐵門中間出現一個紅點,並漸漸擴散,不一會兒整道鐵門都變得通紅,看樣子用不了多久就會融化掉。

  我想打電話向外求救,但老王說來不及了,等人來到隻能幫我們收屍。他邊說邊搬動家具擋住門口,我也跟他一起把能搬的東西都搬到門口。汗水如雨點般落下,也分不到底是運動產生的汗水,還是因為驚嚇而冒出的冷汗。

  就在我們用家具把門口塞得水泄不通的時候,突然聽見大風吹動窗戶的聲音,心中不由冒出一個可怕的念頭——窗戶全都是打開的,而且沒有安裝防盜網,怪物能從窗戶爬進來。

  我們像發瘋似的分別撲向不同的窗戶,把它們逐一關上,幸好怪物似乎還沒注意到窗戶。但當我們把窗戶關上後,立刻就聽見敲打窗戶的聲音,而且不單隻一個窗戶,幾乎所有窗戶都同時發出響聲。

  我們急得團團轉,兩個大男人竟然抱在一起發抖。突然,窗外一片光亮,隨即響起一聲貫穿天下的驚雷。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敲打窗戶的,不是門外的怪物,而是雨水。縱使如此,我們的恐懼也沒有絲毫減輕,依舊抱在一起發抖。

  不知道是否因為下雨的原因,原來像烤箱一樣的房子一下子就冷下來,但這樣反而讓我們覺得陰風陣陣似的,雖然房子裏麵根本就沒有風。門外除了風雨聲外,似乎再沒有別的動靜。老王的膽子比較大,搬開擋住門口的家具,發現鐵門已經回複原來的顏色。我們壯著膽子把門打,發現怪物已經消失了,果樹上的火焰也被大雨澆滅。

  老王一拍大腳,恍然大悟地說,那隻怪物怕水,一下雨就逃跑了。因為怕停雨後,怪物又再次出現,所以我們就冒著大雨開摩托車向村裏逃,希望村民能幫助我們。

  因為已經是深夜,村裏的人大多都已經入睡,隻有治安隊還亮著燈,但裏麵一個人也沒有。雖然待在治安隊裏也不見得安全,但總比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果園要好,所以我們就在這裏呆了一夜。

  天亮後,陸續有治安隊員來上班,我們把昨晚的事情告訴他們。他們開始的時候並不相信,但當我們帶他們到果園看見果樹被燒的痕跡後,他們就推搪說這種事情不該由他們處理,有些膽小的治安隊員甚至偷偷溜走。

  我見治安隊的人都靠不住,就去找那個收了我不少好處的村委會主任,誰知道他也推搪說無能為力,叫我自己想辦法。我纏了他很久,他才打電話跟市政府的上級聯係,但是因為地處偏僻,公安廳的派出的人最快也要第二天才能趕到。

  能救命的人要第二才到,如果晚上再受到怪物襲擊該怎麽辦?主任跟我說在果園附近有個麵積不小的湖,湖中央有個人工島,是以前開發度假村時弄出來的,島上還有間小平房。後來發展商倒閉了,度假村的計劃也就擱置了,所以小平房就一直閑置著。他說既然怪物怕水,你們到那裏躲一晚就是了。

  我們實在想不出其它辦法,隻好聽從主任的建議,各拿著一把鏟子當武器,帶了一些食物和日用品就往他所說的湖那裏走。在湖邊有幾艘破舊的小艇,我們挑了一艘比較完好的,就往湖中央的人工島劃去。人工島上的小平房雖然閑置多時,但尚算完好,能擋得住風雨,可是不通水電,要是在這裏呆一晚還沒什麽所謂,日子長了還真是種折磨。不過,為了活命,就算要住上一輩子也隻能認命了。

  夜裏,我和老王點了幾支蠟燭,在空曠的小平房中呆坐,時不時就走出房外看怪物是否會出現。老天爺似乎想耍我們一樣,一連下了幾天雨,但今晚卻沒有半朵烏雲,月亮像等著看好戲似的,高高地掛在天上。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漸漸接近昨晚怪物出現的時間,我們的心跳也隨之加快。突然,對岸出現一點紅光,很快就靠近湖邊,要來的終於也來了。我和老王都不斷祈禱怪物會掉進湖裏,永遠也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麵前。可是,怪物並沒有像我們想像中那樣,直接走進水裏,而是登上湖邊的小艇,向我們劃過來。

  這回真的把我們嚇破膽了,正想登上小艇逃走的時候,卻發現怪物身上的火焰把它腳下的小艇燒著了。我們不由精神一振,朝著它大罵髒話,詛咒掉它永遠躺在湖底。可是,怪物劃艇的速度越來越快,看樣子能在小艇沉沒之前就能劃到人工島。

  這時候想逃恐怕已經來不及了,於是我們衝回小平房各拿出一把鏟子,準備和怪物拚命。有了拚命的決心,反而不再覺得害怕,心想就算要死也得先把這隻怪物砸個稀巴爛。

  怪物果然在小艇沉沒之前就爬上了人工島,我和老王一起咆哮著衝上去。怪物身上冒出的火焰,溫度非常高,我稍微靠近就感到汗毛被燒焦了。老王塊頭大膽子粗,也不管燒不燒焦,舉起鏟子就劈下去,硬把怪物的右手手骨打下來。但怪物竟然沒有理他,反而向我撲過來。

  老王從後拍了怪物幾下,但怪物依然追著我,我舉起鏟子還擊的時候,突然看見手腕上的翡翠手鐲,頓時恍然大悟,明白了怪物為何隻追著我,它要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於是我連忙把鏟子扔掉,迅速把手鐲脫下來,使勁地往湖裏拋出去。

  正如我所料,怪物沒再和我糾纏,朝手鐲的方向衝過去,直撲到湖裏。怪物一下水,身上的火焰立刻使周圍的湖水化成氣霧,但當它完全沒入水下時,氣霧就瞬即減少,隻有少量汽泡冒出水麵,片刻之後便回複平靜,仿佛什麽也沒發生過……

  在了解情況後,我向上級要求派出三名潛水員支援,在許先生所說的湖底搜索,但並沒發現人體骸骨,甚至連他所說的翡翠手鐲也沒找到。而被老王打落的手骨,在我們到達後也不翼而飛,隻是在原地卻留下一些疑似骨灰的粉末。天書認為,許先生發現的骷髏也許因為埋葬於靈氣聚集之地,並通過擁有靈性的翡翠手鐲吸取地脈的靈氣,化成了白骨精一類的妖怪。在被烈火焚燒的過程中,它吸收了大量熱量,改變的自身的屬性。之後的大雨使已變成以火屬性為根基的它本能地逃走,但逃走之後,它又對被許先生拿去的翡翠手鐲念念不忘,所以就在半夜返回放火焚燒果園,一為報複二為奪回手鐲。然而天不作美,在最危急的關頭再次下起大雨,使許王二人逃過一劫。

  從骷髏怪物最後為奪回手鐲而放棄攻擊許先生這一點看來,它的本質並不邪惡,如果不是許先生的一時貪念,它也許在逃避大雨之後,就會找個沒人的地方躲藏起來,而不是再次返回果園。至於它後來命運如何,也許如佛祖所說那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進化到另一個層次,也許一切重歸於零,化作塵土。不管它的命運如何,我想如果沒有人能找到那隻翡翠手鐲,它應該不會再現於人前。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