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魏太祖軍中糧乏,令主倉吏用小鬥。後軍眾有言,太祖歸罪主吏,謂曰:"借汝死,令壓眾謗。"詞遂息焉。

  秦惠王伐蜀,乃刻五石牛,置金於後。曰:"此天牛,能糞金,以遺王。"王以為然,即發五丁力士拖成道,秦使張儀隨其後開蜀。

  漢於公門壞,大治之,教曰:"稍高其門,可容車馬。我治獄多陰德,後世必昌。"子定國果為丞相。

  殷仲堪節儉,為荊州刺史。每食,飰落席,自拾食之。

  伊尹恥其君不及堯舜,若撻之於市。

  禹傷其父功不成,乃南逃衡山,斬馬以祭之,仰天而嘯。忽夢神人,自稱玄夷蒼水使者,謂禹曰:"欲得我書者,齋焉。"禹遂齋三日。乃降金簡玉字之書,得治水之要。

  孫堅,字文台。戰而墮馬,軍吏失之。所愛駿馬,入營踣地悲鳴,人異之,逐馬往,得堅於草中。

  王粲嚐謁蔡邕,倒屣迎之,滿座皆驚,曰:"王孫久有異才,吾家書籍悉以贈之。"越王勾踐為吳所敗於會稽,將以勉勵於眾。嚐施一器,懸膽於門,出入嚐之,令士卒不忘其苦。

  隋賀若弼父敦,臨死之日,令弼吐其舌,以錐刺之,流血及地,戒曰:"吾以舌敗,汝可戒言。"及死,弼亦以言議傷煬帝,為煬帝所殺。

  宋劉裕貧賤時,嚐蓋布被,用牛尾作蠅拂子。及登極,亦不棄之,敕其女彭城公主謹收藏,以遺子孫。

  梁武帝酷好佛法,然性多含恕,敕天下貢獻綾羅錦綺,不令織鳥獸之形,恐裁剪之時,有傷生物之意也。

  薛大鼎為滄州刺史,引海水,利魚鹽,邑人歌之。時瀛州刺史賈敦順、冀州刺史鄭德本俱有美政,河北稱為"鐺腳刺史"。

  楚王鑄作三劍,晉、鄭求之不得,兵圍楚,三年不解。楚王登城,引太阿麾之,晉軍血流,鄭卒奔走。

  晉謝玄,字幼度,有才業,甚為從父安所重。少好佩紫羅香囊,安鄙之,而不欲傷其意,因戲賭得焚之。

  漢武帝自回中郡,繞一山曲,見一物盤地,狀若牛,推之不去,擊之不散。問左右,無能知者。東方朔進曰:"請以酒一斛澆之。"帝命酒澆之,立散。複問朔。曰:"此必秦之故獄,積其怨氣所致,酒能消愁耳。"帝撫朔曰:"人之多知,有如此者。"宋明帝借張南菀三百年,敕雲:"期畢便申。"漢光武愛惜士卒,每欲發一兵,頭須悉白。

  東方朔伏日對武帝拔劍割肉,帝令自責。曰:"拔劍割肉,一何勇也;割之不多,一何廉也;歸遺細君,一何仁也。"帝曰:"令卿自責,反自譽也。"蒙賜酒一斛、肉一百斤,令遺細君。

  秦穆公亡善馬,岐山野人共得而食之。吏欲法之,公曰:"君子不以畜害人。吾聞食馬肉不飲酒,傷人。"皆賜酒沃之。後與晉戰,而三百人爭死以報恩。

  衛玠為性通恕,常自戒曰:"人之不逮,可以情恕;非意相幹,可以理遣。"故終身無怨怒。

  漢陰丈人抱甕入井,負水灌園。有人教其為桔槔,用力寡而利用多。丈人曰:"吾寧自倦敗,不可以機為用,有傷真性。"秦始皇欲觀日,乃造石橋海岸,驅使鬼運。始皇曰:"欲見君形,可乎"海神遂出,謂始皇左右曰:"我形甚醜,勿畫我形。"其下有巧者,暗以腳畫地圖之。神怒,海岸遂崩。始皇脫走,僅免死,左右皆陷沒焉。

  曆陽縣有一媼,常為善。忽有少年過門求食。待之甚恭,臨去,謂媼曰:"時往縣,見門閫有血,即可登山避難。"自是,媼日往之門。吏問其狀,媼答以少年所教。吏即戲以雞血塗門閫。明日,媼見有血,乃攜雞籠走山上。其夕,縣陷為湖,今和州曆陽湖是也。

  傅奕常不信佛法。高祖時有西國胡僧,能口吐火以威脅眾。奕對高祖曰:"此胡法不足信,若火能燒臣,即為聖者。"高祖試之,立胡僧於殿西,奕於殿東,乃令胡僧作法。於是跳躍禁咒,火出僧口,直觸奕,奕端笏曰:"乾,元亨利貞。邪不幹正。"由是火返焰,燒僧立死。

  晉孝武欲為晉陵公主求婿,問王珣曰:"得及劉真長、王子敬便足。"珣曰:"謝琨不及劉真長,不減王子敬。"帝然之。未幾,帝崩。後司空袁崧欲以女妻謝琨,珣曰:"卿勿近禁臠。"元帝初渡江,國內常乏,朝士每烹豬,以項肉一斤尤脆美,進充禦食。時人以此為"禁臠"。

  唐大曆中,萬年尉侯彝者,好俠尚義,常匿國賊。禦史推鞠,理窮,終不言賊所往。禦史曰:"賊在汝右膝蓋下。"彝遂揭階磚,自擊其膝蓋,翻示禦史曰:"賊安在"即以钅敖貯烈火,置其腹上,煙火蓬勃,左右皆不忍視。彝叫曰:"何不加炭"禦史奇之,奏聞代宗。即召對:"何為隱賊自貽其苦若是。"彝答曰:"賊,實臣藏之,已然諾其人,終死不可得。"遂以賊故,貶為瑞州高安尉。

  周穆王南征,一軍盡化為猿鶴,君子為鶴,小人為猿。

  陳勝以丹帛書"陳勝王"字,置魚腹中,令賣。有市得者,烹食之,見而怪之,遂立勝為王。

  劉備嚐乘愛馬號"的盧"。居樊城,劉表欲因會殺之,備走,陷檀溪,乃語的盧曰:"今日之意,得不努力乎"馬一躍三丈,遂脫難。

  任公子為釣,用十五犗,蹲於會稽,期年無所得。一日獲大魚,自荊江東皆厭腥臊。

  齊田子方出,見老馬於道,喟然有誌焉,以問禦者:"何馬也"對曰:"以公家畜罷而不用,故出放之。"子方曰:"少盡其力,老棄其身,仁者不為。"遂束物以贖之。窮士聞之,知所歸矣。

  吳起〔吮座疽〕,卒母哭曰:"往年吳起吮其父疽,父不旋踵而死。今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也。"塞翁失馬,鄉人皆唁,翁曰:"未必不為福。"明年,引群馬至。人複賀,翁曰:"未必不為禍。"子孫、家僮出入多愛乘馬,墜折四肢。鄉人複唁,翁曰:"未必不為福。"又明年,西胡入國,國中但能披甲者,皆征行之。子孫、家僮以殘毀免。

  卷中吳公子光饗王僚,令專諸侍。置劍於蒸魚腹中,因進魚,抽劍刺殺王僚。

  晉羊祜,字叔子,為荊州守,有恩及閭裏。及死,闔境並不言祜字,其有同音,亦改諱之。襄陽百姓於峴山立墮淚碑。

  王允欲殺蔡邕,馬日磾曰:"邕逸才多藝,詳漢傳事,何可害之"允曰:"漢武不殺司馬遷,使作謗書流於後。今豈可使佞臣執筆,我輩等蒙其訕議耶"遂殺之。

  魏陳壽撰《三國誌》,丁廙、丁儀俱有盛名於魏,壽謂其子曰:"與我千斛米,當為尊公立佳傳。"其子不與之。遂不作傳。

  晉王蒙、劉惔並為中書侍郎,及宋,輔政,俱加侍中。時人故號為"入室之賓"也。

  漢趙堯為周昌侍禦史,人謂之曰:"趙堯乃奇士也,必代君為大夫。"昌曰:"堯,刀筆吏。何至此也"後昌為趙王相,高帝持大夫印,視堯曰:"無以易堯。"乃授堯。

  帝問王夷甫曰:"壽陽以東常澇,壽陽以西常旱,何也"更甫曰:"壽陽以東,吳人,亡國哀音,鼎足強邦,一朝失職,歎憤為陰,陰積成水,故常澇;壽陽以西,中國,新平強吳,美寶盡入,誌盈心滿,常歡娛,故旱。"因暢為河南尹,時久旱,禱祠無應,乃收葬傍城客死骸骨百餘具。遽降大雨,年穀豐稔。

  後魏曹彰,性倜儻。偶逢駿馬,愛之,其主所惜也。彰曰:"餘有美妾可換,唯君所選。"馬主因指一妓,彰遂換之。馬號曰"白鶻"。後因獵,獻於文帝。

  《武陵記》曰:後漢馬融勤學,夢見一林,花如繡錦,夢中摘此花食之。及寤,見天下文詞,無所不知。時人號為"繡囊"。

  崔豹《古今注》:齊王後怨死,屍化為蟬,遂登庭樹,嘒唳而鳴。後王悔恨,聞蟬即悲歎。

  陳宣帝時,揚州人嚴泰江行逢漁舟,問之,雲:"有龜五十頭。"泰用錢五百贖放之。行數十步,漁舟乃覆。其夕,有烏衣五十人扣泰門,謂其父母曰:"賢郎附錢五百,可領之。"緡皆濡濕。父母雖受錢,不知其由。泰歸,問焉,乃贖龜之異。因以其居為寺。裏人號"法嚴寺"。

  晉王導子悅,年二十,有名,為中書郎。導嚐夢人以百萬買悅,於夢中領之。導寤,不樂,亟為祈禱。未幾,修牆,掘得錢百萬,導意惡之,一皆不用。及悅病,導複夢一被甲持刀,自稱蔣山侯,索食。食畢,作色謂導曰:"公兒巳賣與他。"言訖,覺。翌日,悅卒。

  漢景帝好遊獵,見虎不能得之,乃為珍饌祭所見之虎。帝乃夢虎曰:"汝祭我,欲得我牙皮耶我自殺,從汝取之。"明日,帝之山,果見此虎死在祭所,乃命剝取皮牙。餘肉悉化為虎而去。

  後漢馬略,年十七,閉室讀書。九年不出,三日一食,續命而已。鄉裏謂之"潛龍"。三十,謁桓帝,曰:"我,賢人也。"遂拜關內侯光州刺史。略棄官入海,惡蟲猛獸悉避路。

  《呂氏春秋》曰:齊有二烈士別於路,相與沽酒共飲。其人欲市肉,一人曰:"子亦肉也,我亦肉也,無須往市。"因以刀各割身肉遞相食啖。須臾,酒與肉皆盡而俱死。

  梁武帝大清三年,侯景反,圍台城,遠近不通。簡文與太子大器為計,縛鳶飛空,告急於外。侯景謀臣謂景曰:"此必厭勝術,不然即事達人。"令左右射之。及墮,皆化為禽鳥飛去,不知所在。

  《京房列傳》曰:房臨刑之時,謂人曰:"吾死之後,客星入天井。"舉朝皆哀之。

  王充《論衡》雲:漢李子長為政,欲知囚情,以桐木刻為囚象,鑿地為坎,致木人拷訊之,若正罪則木人不動,如冤枉則木人搖其頭。精感立政,動神如此。

  王子年《拾遺記》曰:燕昭王時,波弋國人貢茶蕪之香,若焚,著衣而彌月不絕,過地則土石皆香,經朽木與腐草則皆榮秀,用薰枯骨則肌肉再生。

  後漢明帝楊後,花麵美色,有顛狂病,發則殺人。唯內傅孟召為文哀怨,後每讀之,顛狂輒醒。時人語曰:"孟召文,差顛狂。"《玉箱記》曰:前漢劉子光西征過山而渴,無水,子光在山間見一石人,問之曰:"何處有水"石人不答,乃拔劍斬石人。須臾,窮山水出。

  齊王奐二子融、琛,同是殷夫人四月二日孿生,又以四月二日同刑於都市。

  梁武太清元年,嶽陽郡民王保幸種田六頃,悉生嘉禾。

  周厲王時,北鬥與三台並流,不知其所。厲王沒後,兩主星複見。

  《搜神記》:吳時,葛祚為衡陽太守,先有大查當江損行舟,若祠祭者,查浮可見;不祭者,輒沈,暗覆行舟。祚造大斧數十,明旦往伐之。其夕,洶洶然,波浪振驚,查浮,遂移去,不為江中之患·人立碑,以誦祚之德也。

  幹寶《搜神記》曰:"零陵太守史滿有女,悅書吏,乃密使侍婢取吏食餘殘水,飲之,遂有孕。十月而生一子,及歲,太守使抱出門,兒匍匐入吏懷,吏推之仆地,化為水。具省前事,太守以女妻吏。

  司馬懿拜司空日,夜有人扣門請見,自稱白虎使者,皆衣白衣,懷中探一物,內懿手中,戒曰:"兩世慎勿開,墓中絕。"言訖不見。懿曰:"此或數也。"遂開視之,乃金龍子,長三四寸,背上有銘雲:"父子從我受重火。"至武帝受禪,世墓中絕,元帝渡江,都建鄴。

  《三峽錄》雲:宋順帝升明二年,峽人微生亮於溪中釣得一白魚,長三尺,投置船中,以草覆之。及歸,取烹之,見一美女道下,潔白端麗,年可十六七。自稱高唐之女,偶化魚遊,為君所得。亮曰:"既為人,能為妻否"女曰:"冥契使然,何為不得"其後三年為亮妻。女曰:"數以足矣,請歸高唐。"亮曰:"何時複來"答曰:"情不可忘,有思即複至。"其後一歲三四往,不知所終。

  成應元事統雲:車胤好學,常聚螢光讀書。時值風雨,胤歎曰:"天不遣我成其誌業耶!"言訖,有大螢傍書窗,比常螢數倍,讀書訖即去。如風雨,即至。

  漢黃霸為封溪令,部人陳廉攜酒並猩猩以獻。霸問:"是何物"人未及應,囊中語曰:"鬥酒並仆耳。"霸以其物有靈,開囊放之,猩猩悲啼而去。

  梁徐勉為三公,武帝委以國事,每月三兩歸其家,家畜犬見,吠之。勉歎曰:"吾憂國忘家,以致如是!"《越絕書》曰:"越王勾踐既為吳辱,嚐盡禮接士,思以平吳。一日出遊,蛙怒,勾踐揖之。左右曰:"王揖怒蛙,何也"答曰:"蛙如是怒,可不揖"於是勇士聞之,皆歸越而助平吳。

  《搜神記》曰:馮禾夌妻死,禾夌器之慟,乃歎曰:"奈何不生一子而死!"俄而,妻複蘇。後孕十月,產訖而死。

  始皇二十八年登封泰山,至半,忽大風雨雷電,路傍有五鬆樹,蔭翳數畝,乃封為五大夫。忽聞鬆上有人言曰:"無道德,無仁禮,而天下妄命。帝何以封"左右鹹聞,始皇不樂,乃歸,崩於沙丘。

  
更多

編輯推薦

1實習菜譜(農家...
2鑒略妥注
3魯迅作品選
4元史演義
5道德經
6偽自由書
7北戶錄
8茶經
9長短經
10長生殿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傳習錄

    作者:【明】王守仁  

    生活休閑 【已完結】

    《傳習錄》是中國明代哲學家、宋明道學中心學一派的代表人物王守仁的語錄和論學書信。“傳習”一辭源出自《...

  • 鄧析子

    作者:【周】鄧析  

    生活休閑 【已完結】

    《鄧析子》分為無厚篇與轉辭篇兩篇,無厚篇所強調的是君主與臣民的共生關係,勸勉君王治國時應該以平等的心...

  • 東周列國誌

    作者:【明】馮夢龍  

    生活休閑 【已完結】

    《東周列國誌》是明末小說家馮夢龍著作的一部曆史演義小說。原版名稱是《列國誌傳》,小說由古白話寫成,主...

  • 新論

    作者:【漢】桓譚  

    生活休閑 【已完結】

    第一 本造 秦呂不韋請迎高妙,作《呂氏春秋》。漢之淮南王聘天下辯通,以著篇章。書成,皆布之都市,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