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百五十七章 除夕的煙花(結局)

“媽!你瘋了!你這是殺人啊!”

薛雲陽看著葉培培的臉色已經泛起了紫紅,立刻去阻攔薛夫人。

可是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心的薛夫人哪裏還聽得進去,僵持之下,顧錦城突然衝了進來,一把抓住薛夫人的手腕,疼得她不得不鬆開了繩子。

“趕緊帶她走!”

薛雲陽擔心的看了眼薛夫人,立刻將葉培培打橫抱了起來,可是他還沒走出客廳,迎麵不知道又從哪裏衝出了一群黑衣保鏢。顧錦城皺眉甩手扔開了薛夫人,打出了一條路來。

“抓住他們!”薛夫人倒在沙發上嘶聲力竭的怒吼著。

薛雲陽皺著眉回頭望了眼薛夫人,咬著牙,抱著葉培培立刻跑走了。

“雲陽!快上車!”蘇流年發動了車子,回頭看了眼,皺眉道,“錦城呢?”

薛雲陽扶著葉培培坐在了後排,道:“他斷後,攔下了保鏢!”

“別跑!”

薛雲陽的話音還未落地,又是一群烏壓壓的保鏢衝了上來。

蘇流年沒有時間等顧錦城,一腳油門轟到底揚長而去。

後排的葉培培卻抓著薛雲陽的手腕道:“電腦……電腦裏麵不是有證據嗎?”

薛雲陽脫下外套披在葉培培的身上,安慰道:“電腦是假的,不是有證據的那台電腦。”

蘇流年突然喊道:“他們開車追來了!”

薛雲陽回頭望去,果然身後一群車燈刺眼的射過來。

可是片刻,他突然想起了什麽,皺眉道:“趙麗梅呢?”

“難道趙麗梅不是跟錦城在一起嗎?”蘇流年猛打了一個方向盤,“我沒看見有人出來……難道是趙永謀先我們一步,救走了趙麗梅嗎?”

話音落地,一輛銀白色的車子突然從岔路口衝了出來,差點和蘇流年的車撞在一起。

好在蘇流年眼疾手快,猛打方向盤避開了銀色車子的車頭,可是在她餘光一瞥見,正好看見車子裏坐著的是趙麗梅和趙永謀!而在他們的車後,也是四五輛黑色的車子緊跟不下。

蘇流年皺了皺眉,和趙永謀的車並駕齊驅,而在他們的車後少說都有十多輛車窮追不舍。

如果是錦城的話,他會怎麽做?

她緊張的手心裏都在冒冷汗,不住的扭頭看向趙永謀車裏的趙麗梅。蘇流年甚至看不見她的臉,不知道她是不是還活著。

“流年!”薛雲陽尖聲大叫。

蘇流年收回目光,刺耳的喇叭聲穿透而來,眼前一束刺眼的亮光刺得她睜不開眼睛!

是大型卡車!

她立刻鬆開油門踩下刹車,猛打方向盤,車子突然朝斜上方撞去。隻聽一陣陣刺耳的刹車聲猶如電閃雷鳴,“哐當”一聲,蘇流年的身子猛地前傾,倒在了安全氣囊上。而後排的薛雲陽抱著葉培培,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她,三個人的大腦都被撞得嗡嗡作響。

卡車的司機立刻開了蘇流年的車門,扶著她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又去救其他人。

蘇流年看著後麵追他們的車子全部都四仰八叉翻在路麵上,就像是一隻隻死蜘蛛!

趙麗梅……

她眯著眼睛看向那輛銀白色的車,東倒西歪的走了過去,鼻尖一股濃濃的汽油味。

她抬起手,想要拉什麽,可是她的手卻突然被另外一個人拉住了。

蘇流年還沒有回過神來,隻覺得有人猛地壓住了她趴在地上,緊接著耳邊立刻接連響起了幾聲爆炸的巨響。刹那間火光映天,硝煙四起,蘇流年蜷縮在那人的懷裏,鼻尖是熟悉的氣味,她這才知道,是顧錦城救了她!

皓雪落下,紛紛揚揚,落滿了顧錦城和她緊緊相擁的身子。

而這也是,她最後清醒也是僅存的意識。



等蘇流年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在病床上,三天後的事情了。

她眨巴著眼睛望著四處雪白的一片,眼神是一片迷茫。

“你醒了嗎?”護士一喜,立刻叫來了醫生。

醫生確定蘇流年無大礙後,薛雲陽他們立刻衝了過來。

“流年?你看得見我嗎?”

蘇流年偏過頭去,疲憊地喚了聲,“培培……”

“你記得我是誰嗎?”

蘇流年的目光落在薛雲陽的臉上,眨著睫毛虛弱地說道:“雲、陽。”

“你醒來就好了。我們已經把證據交到了檢察院,薛夫人已經無處可逃了!”

蘇流年又看向陸之然,嘴角淡淡的抿著一縷笑意。

她的目光繼續往下看去,道:“錦城……錦城呢?”

葉培培咬著嘴唇,道:“流年,你聽我說……你不要激動!錦城他……”

葉培培的每一個字都像是砸在蘇流年心裏的巨石,疼得她生不如死!

在蘇流年的強烈要求下,葉培培才讓她到重症監護室,顧錦城依舊躺在裏麵沒有醒過來。蘇流年安靜的守護在他的身邊,一對柔情四溢的眸子裏,翻滾著洶湧的淚花,葉培培歎了口氣,退了出去。

“錦城。”

蘇流年輕喚著他的名字,溫柔的捧著他的大手,輕輕的用自己的側臉摩挲著,一滴滾燙的淚水滴答的一聲落在了他寬厚的手背上,晶瑩的像是永恒的鑽石。

她垂下睫毛,輕聲呢喃道:“你用這隻手救了我的命,卻忘了你的諾言嗎?你明明答應過我,會平安的陪我到最後,為什麽……為什麽你卻要食言?為什麽……”

她的眼淚刹那間像是決了堤的洪水止不住的落下。

“顧錦城!我命令你醒過來!否則……否則我一個人去享受藍天白雲,去過一切你想過的生活,而你……你隻能靜靜的躺在……

“我的,心裏。”

蘇流年壓低了聲音,垂著頭,側著臉靠在顧錦城的手背上,淚水沿著她的臉龐一點一點落在顧錦城的身上,一絲一絲的愛意緩緩的,滋養在顧錦城的心中。



一個月後,還有一個星期到除夕,蘇流年終於康複出院。

離開醫院前,她又踱步來到顧錦城的病床前,心疼的愛撫著他的側臉,呢喃道:“一年這樣過去了,你會醒來陪我去濱海區的廣場看新年的煙花嗎?你要是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許了……到時候,你不可以再食言啊!”

“我躺在這裏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和我做了什麽約定?”

蘇流年的身子一愣,她的身後不知道什麽時候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腳步聲。

沉重又是那樣的熟悉,她不敢相信也不敢回頭,直到那人喚了一聲——“姐!”

蘇流年像是觸電似的猛地回過身來,看著眼前瘦削了不少的傑森,滿臉的難以置信。

醫院外的冬日暖暖的掛在空中,他們姐弟二人挽著胳膊,款款而行。

“你是什麽時候出來的?”

“薛雲陽申請做我的辯護律師,證明顧錦城是被陷害,而我隻是替罪羊,我才出來的。”

“薛夫人自從被判刑後,我再沒有見到雲陽,他,還好嗎?”

“他來接我的時候,說他已經回到了律師事務所,一切都在恢複正常。”

“聶七七應該是最開心的人了……”

蘇流年的笑聲漸行漸遠,背影也一點一點的,融化在了冬日的懷抱中。

是啊,一切都在恢複正常。



轉眼除夕一過,又是新的一年。

這一年裏,蘇流年學習經營管理,在陸之然他們的協助下,將合並後的蘇氏和顧氏管理的井井有條,判若兩人。

這一年裏,陸之然和葉培培已經結了婚,小磊即將又會多一個妹妹。

這一年裏,顧老太太終於醒了過來,隻是不再記得發生過的事情,記憶隻停在了年輕時候的十八歲,卻也正因為這樣,顧老太太的笑聲越來越爽朗,越來越無憂無慮。

這一年裏,連顧希晴都走出了陰影,交了其他的男朋友,和蘇流年的關係也改善了很多。

隻是——

蘇流年站在病房外,錦城啊,你究竟什麽時候才能醒過來啊?



又是一年的除夕夜。

“幹媽!你還在上班啊?我們都在等你喲……”

“知道了,小磊,幹媽已經準備下班了。”

蘇流年淺笑著掛了電話,她現在的辦公室就是顧錦城以前的辦公室。

她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7點了,她立刻收拾文件,走出了寫字樓。

誰料她剛剛走到街邊,一輛麵包車突然停在了她的麵前,從車上跳下來的三個人二話不說,強行抓著蘇流年硬拉著她上了車!

難道是薛夫人的人伺機報複?

趙永謀和趙麗梅不都在爆炸中身亡了嗎?

蘇流年拚命的大叫,掙紮著,可是那幫人死活都不肯鬆手。

直到車子開到了濱海區的廣場上,車門猛地一開,蘇流年被推了下去,隻是外麵早已經有人接住了她。

她驚恐的回頭看去,竟然是薛雲陽!

“你……”

蘇流年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夜空中突然綻放出五顏六色的煙花。

是新年的煙花!

她怔怔的仰望著,而麵前的LED大屏上竟然播放著她和顧錦城在巴黎訂婚的錄像。

這……這些都是……

薛雲陽緩緩鬆開了她,笑道:“去吧!你等他很久了。”

蘇流年還沒有回過神來,陸之然已經推著顧錦城緩緩從LED下走了過來。

她驚恐的捂住了紅唇,眼淚嘩嘩直流,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顧錦城。

這……這不是她的夢吧!

顧錦城望著她笑道:“我不是默許了,要陪你看新年的煙花嗎?”

蘇流年激動的熱淚盈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所有的淚腺在這一刻全部崩潰了!

她飛奔上前,猛地抱住了顧錦城,淚流滿臉,吻著他的眉,吻著他的眼睛,吻著他的鼻尖……纏綿又深情的吻,隨著他們頭頂的煙火,綻放在了這一刻最美好的記憶裏。



(完)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