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五章 養夫為患

“很美。”

蘇流年抬眸看向花園外的陽光沙灘和碧藍白浪的大海,不由得深呼吸了一口氣,“空氣裏都是海洋和陽光的味道。小時候我就聽我爸爸提起過,黃金海岸是江州欣賞大海最美的地方。尤其是大太陽的時候,沙灘上的細沙遠遠看去就像是鋪滿地的金子。但是,爸爸說這裏是顧氏集團顧老太太的私人財產,所以不能不請自來。倒是讓我心癢了好久,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了。”

顧老太太優雅的呷了一口伯爵紅茶,臉上紅潤帶笑,雖已是滿頭白發,氣質和氣場卻絲毫不輸給英國的伊麗莎白女王。她淺笑開來的時候,臉頰上還有一個深深的酒窩,散發出一股天然的孩童氣息。

“隻要你喜歡就好了!你今天不僅可以如願以償的在這裏欣賞海景,我還為你備了一份大禮,想要給你一個驚喜。你不單單是今天的此時此刻,將來的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你都可以自由出入這裏的別墅和海景區,因為這裏的地契和房契,都已經換成了你的名字。”

顧錦城驚愕的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向身旁的蘇流年。

蘇流年緊張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連連擺手,“不敢當啊,奶奶!使不得!”

“我們都是一家人,我說是送給你,其實說來說去還不是我自己的,難道你還能下令不讓我這個老婆子再來這裏度假了?”顧老太太幽默的打趣道。

蘇流年起身,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怎麽敢呢?這裏一直都是奶奶的家啊!”

“這麽說來,你可是已經收下了我這位老人家的生日賀禮了?”

“生、生日……”蘇流年迷惑的結巴起來。

顧老太太愛撫著蘇流年的手背,讓她坐下,說道:“你瞧你,下周周末不正是你的生日嗎?我隻是提前把禮物送上了,到時候你就不會忘記,給我留一塊蛋糕啊!你知道,我嘴饞,可是他們管得緊,都不讓我吃蛋糕。我啊,就當是沾沾你的福氣啊!”

“奶奶,這份禮的確太貴重了。”蘇流年再三推辭。

顧老太卻突然臉色冷峻,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可是瞧不上?不收我的這份禮,我就當你蘇流年的心中沒有我這個長輩!”

“流年不敢……我、我收下就是了。”

“對啊,這才是我的乖孫媳婦兒。”顧老太太和藹可親的笑道,“你去別墅裏看看李嫂的糕點準備好沒有。說起蛋糕,我這會兒可是有點想嚼東西了。”

“好,我這就去看看。”

顧老太一直眉眼帶笑的目送著蘇流年進了別墅,再回過頭來看著顧錦城的時候,已經徹底拉下了一張臉,目光犀利冷冽,和剛才的“伊麗莎白女王”式的親切,判若兩人。

“我剛才說的話,你這個混賬東西都聽清楚了?”

“嗯。”顧錦城淡淡的點了點頭,又不甘心的補充道,“可是這片海岸是當年爺爺送給奶奶的結婚五十周年的禮物,而且這棟別墅也是爺爺的親自設計,奶奶就這麽送給蘇流年了?”

“混賬東西!”顧老太氣得猛地一拍茶幾,茶水濺了滿桌子都是。

顧錦城趕忙扶住了顧老太,“奶奶您別生氣啊!我聽李嫂說您最近血壓又高了,您不能再動不動就動怒了!”

“你當我想生氣啊?你這個不爭氣的家夥,我剛才說的話,你就聽見了這些?”

“那……那還有什麽?”

顧老太恨鐵不成鋼的拍了幾下顧錦城的胳膊,“下周周末是流年的生日啊!我就是想讓你知道,好讓你給她一個浪漫的驚喜啊!”

顧錦城撇了撇嘴,坐回了位置,敷衍道:“我知道了,奶奶。”

“你知道了?我要看見你的實際行動!你啊你啊,你說說你,從小到大就沒讓我好好省心過。你以為我為什麽把海岸和別墅都送給流年?我是想讓你知道,流年的重要性!我是想讓你好好對待流年!也是為了在流年的心裏放上一塊石頭,如果當真有哪一天她要離開你的時候,也會看見我這個老太婆的份上從長計議……你啊,你這個傻小子,什麽時候才懂奶奶對你的心思啊?”

顧錦城握著顧老太的手不放,笑道:“奶奶,您知道我是最在乎您的!您就放一百顆心吧!到時候,您一定會親耳聽見蘇流年告訴你這個生日她過得很滿意。”

顧老太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稍微有了些許的緩和,“你既然說你在乎我,那你告訴我,昨晚你做什麽去了?一直打你電話都關機,你還說不是讓我操心?”

顧錦城佯裝羞澀的撓了撓頭,回道:“晚上還能做什麽事情的時候關機啊?奶奶,您可別這樣問流年啊!女孩子,都不好意開口的。”

話音剛落地,蘇流年就端著糕點回來了。

“李嫂剛做好了,奶奶您快嚐嚐。”

顧老太顯然是不信她這個孫子,又悄聲問了問蘇流年,蘇流年頓時抬眸看向顧錦城。顧錦城隨意的靠在椅背上,別過頭去看著海邊齊飛的海鷗。蘇流年憋著一股悶氣,是幫忙圓謊也不對,當場拆穿也不對,憋得是臉頰緋紅。

顧老太自然是一看就懂了,她以為是蘇流年害羞。但是轉念一想,昨晚張嫂匯報消息的時候,分明說是他們兩人沒在一起啊?顧老太暗自思索了片刻,不再追問,讓顧錦城陪蘇流年去海邊走走,其實顧老太的心裏早已有了懷疑和謀算。



海邊的沙灘格外的細膩,他們赤腳一步一個腳印,好像踩在一束束的陽光上。

顧錦城和蘇流年並肩而行,陽光拉長了他們的身影,可他們卻形同陌路似的,誰也沒有開口說話。而顧老太站在花園的護欄上憑空眺望,如鷹一般銳利的目光盯得顧錦城渾身不自在。

他朝蘇流年靠近了一些,蘇流年卻條件反射的想要挪開。

顧錦城猛地伸手抓住了蘇流年的手腕,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淺褐色的瞳孔,道:“奶奶在看著我們。還是那句話,做戲就做全套的。”

蘇流年愣愣的想要回頭看看,一不留神,卻被顧錦城托著後腦強行拽入了他的懷裏,“你……你放開我!你勒痛我了……”

“你傻啊!你回頭看我們不就暴露了嗎?”

“反正我們隻是商業聯姻,誰都知道我們之間沒有感情,你現在反而裝出一幅我們多麽恩愛的樣子,反而令人懷疑!”

“我不需要你教我怎麽做,你隻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

“你也太霸道了!”

“知道就好!”

顧錦城越發將蘇流年抱得更緊了,蘇流年憤憤的一咬牙,雙手環住了他的腰身,卻是用力一掐,疼得顧錦城的眼淚花都在眼眶打轉,差點失聲大叫起來。

“你這個瘋女人!”

“誰讓你總是吃我豆腐,我這已經算是好的了!”

顧錦城瞪了懷裏的蘇流年一眼,拖住她後腦的手猛地扯掉了她幾縷頭發。疼得蘇流年倒吸了一口冷氣,她便越發變本加厲的掐著顧錦城。二人相互僵持對抗著,憋著一口氣,誰也不讓誰。

遠處的顧老太不明所以,欣慰的回到了別墅裏,自去派人調查顧錦城昨晚究竟去了何處,做過什麽,又見過什麽人。

而海岸邊上的顧錦城見顧老太離去了,這才鬆開了蘇流年,揉著自己的腰低吼道:“你太野蠻了吧?我的肉都被你揪掉了幾層了?”

“你瞧瞧我的頭發,全是斷發!你再瞧瞧我的腳背,都被你踩得淤紅了!”蘇流年狠狠的瞪著顧錦城,趾高氣揚的吼道,“難道你也是這樣對待程佳琪的嗎?居然還說我野蠻?也不看看究竟是誰先動手的!你這個蠻橫自大、不講道理又自以為是的臭男人!誰稀罕你,你滾回你的身邊去!”

“蘇流年!”

蘇流年頭也不回的往回走去,拾起自己放在一旁的高跟鞋,逆著陽光與顧錦城越來越遠。她臉上騰騰的殺氣,和這片風景迤邐又安寧祥和的海景完全不搭,更像是被人推進了髒兮兮的泥淖裏,惹得她一身臭氣熏天的汙泥似的。

曾幾何時,那是她小時候第一次聽爸爸提起這片海岸。

她的心裏,便對這裏充滿了期待和希冀。

她想象中,自己終有一天站在這片沙灘上的時候,一定是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手牽著手,十指相扣,相互依偎著看海浪滾滾,看雲卷雲舒。那時候一定是最美的夕陽籠罩在他們的身上,好像為他們插上了金色的雙翅。

而她,也期待過自己的婚禮會在這如夢似幻的地方舉行。陽光、海岸、沙灘、海鷗和白雲,還有她的愛人,會在這裏為她修築一個童話王國裏的城堡。城堡裏住著她的家人,住著她的王子,那麽她就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可是,現實總歸是打碎了她的這個夢。

她第一次站在這個沙灘上,風景比她現象中還美,卻是和自己最討厭的人在一起。

而且她還注定了要嫁給這個人,這個人更是注定了永遠不會為她築愛的城堡。

更令她傷痛的,卻是即便有了城堡,也隻是一磚一瓦堆砌而成的冰冷牢籠。因為她的家人已經不在了,而她也不會再有愛人。即便她現在陰差陽錯的擁有了這片她夢寐以求的海岸,又有什麽用呢?

她的一生,已經敗給了命運,和死亡。

蘇流年加快了飛奔而去的腳步,眼角的淚水被風拂起,和安徒生筆下的美人魚一樣,化作了晶瑩的泡沫,被一望無際的大海吞沒。連一丁點的痕跡,都不曾留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