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果男騷擾

“流年,你怎麽了?腳是怎麽了?”

葉培培看蘇流年的額頭上都是晶瑩的汗珠,便趕忙扶著她坐在了沙發上。

蘇流年脫掉了自己的高跟鞋,隻見左腳腳踝已經紅腫起來,“哎,都說本命年倒黴,我已經是第二次崴傷腳了。不過不打緊的……”

“小磊,幫我把藥酒拿出來。”

葉培培替蘇流年揉搓著腳踝,道:“這藥酒是我爸爸泡了很多年的,專治鐵打損傷的,很有效。隻是你得忍著,我會很用力的替你揉一揉,實在受不了了,就告訴我。”

蘇流年點了點頭,眉頭早已經扭成了一股。

金茜茜趕緊坐在了蘇流年的身邊,故作神秘的問道:“到底怎麽了?你們不是在房間裏換燈泡了?怎麽他突然跑了,你又傷成了這樣?”

“是呀,你們不會是吵架了吧?”葉培培也問道。

“沒有啊。他就是突然發呆了一會兒,然後接了一個電話,就急匆匆的跑了。”蘇流年一壁回憶著,一壁緩緩說道,“就是在他跑的時候,不小心把我撞倒的。”

“這個顧錦城也是,什麽大陣仗他沒有見過啊?連你傷成這樣他都不知道!我以前啊,還真是太看好他了!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葉培培打抱不平的埋怨著。

金茜茜依舊追根問底的問道:“知不知道是誰給他打的電話?說了些什麽?”

“是陸之然打來的電話,就是當年高中和顧錦城一個班的,那個總是惹是生非,幾乎每天都被老師罰到操場上扛著掃帚跑步的那個傻小子。”

葉培培想起了起來,點了點頭,道:“是他?他現在還是顧錦城的跟班?”

“嗯,看兩人的關係很鐵,還是顧錦城的行政助理。”

“那你到底有沒有聽見他們說什麽啊?”金茜茜眨巴眨巴地瞪圓了眼睛。

葉培培挑眉看向她,“你打聽這麽多是為什麽啊?你暗戀陸之然啊?”

“切,你胡說什麽啊!我這是看顧錦城就這麽不負責任的跑了,想要理出頭緒來,替我們的流年好妹妹討回一個公道啊!”

蘇流年抿嘴笑道:“你別說,我突然想起來了,高中的時候,茜茜的確是暗戀那個陸之然,暗戀了整整三年呢!直到陸之然高三畢業了,這個傻丫頭每日魂不守舍,就好像丟了魂魄一樣,害得來高考沒考好,被我爸爸讚助送去英國留學了。”

“幹嘛提這件事?我那是青春年少不懂事,校園愛情根本不靠譜!話說回來,電話裏,他們兩個人究竟說什麽了?”

蘇流年無奈的搖了搖頭,聳著肩回道:“我真的聽不見,隻能聽見這電視機裏的聲音。”

“電視的聲音?”金茜茜思索了片刻,目光投向電視裏回放的程佳琪走秀的畫麵,“會不會是,因為電視裏的采訪,他才突然想到了什麽,急匆匆的跑了?”

“電視裏的采訪?是什麽采訪?”

蘇流年和葉培培都目不轉睛的看向電視,電視畫麵正是程佳琪得了全球小姐冠軍的頒獎時刻,並沒有什麽特殊的地方。但是程佳琪的這張臉,蘇流年卻是認了出來。

“是她!”

葉培培仰頭看向蘇流年,“你認識?”

“不……不認識,談不上認識,就是在香薰店裏的時候,她看中了我先看中的一款產品,但是那個產品隻剩下最後一瓶了,所以我就讓給了她。”

“你傻啊!”金茜茜嘖嘖的搖頭,“既然是你看中的東西,怎麽說讓人就讓人呢?”

“因為那個對她而言是唯一,可是對我而言,我還有其他的選擇,不是嗎?”

“要是有人和你搶你愛的男人,難道你也大方的讓給她?萬一你愛的男人對那個女人來說是唯一,對你來說你還有其他的追求者,你也慷慨大方的拱手相讓?”

蘇流年不解的笑道:“你怎麽越說越遠啊?這是兩碼子的事兒!”

金茜茜盯著屏幕裏的程佳琪,趾高氣揚的說道:“對我來說,卻是一件事。因為不論是我看中的東西,還是我愛的人,總之我都不會讓給任何人,哪怕是用搶的,我也要搶過來!”

“喂喂,你說的要不要這麽嚇人啊!”葉培培在金茜茜的眼前揮了揮手。

金茜茜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趕忙挽著蘇流年的胳膊撒嬌,“正是因為我這樣,所以我十分看重我們之間的友誼!對於你們,我更是要好好的把握!”

“你別回頭就把我們吃了。”葉培培打趣道。

“怎麽會?”

金茜茜完美的假笑著,目光卻猶如一隻狡猾精明的狐狸。



“你真的這樣決定了?”

陸之然開著自己的進口保時捷,轉過了一個十字路口。

顧錦城坐在副駕座上,開著窗,右手胳膊撐在窗框上,手指不耐煩的敲打著,目光始終望向窗外來來往往的車輛人群,眸子卻是渙散又迷茫。

陸之然側頭看了看他,“顧錦城!顧錦城!”

“怎麽?”

“我們這樣趕去酒店不好吧?要是被記者拍到,你奶奶還不跟你鬧翻。你別忘了,你已經和蘇氏集團的蘇流年訂婚了,而且,你可是答應了你奶奶,再也不……”

“再也不見程佳琪。”顧錦城打斷了陸之然的話,“我記得很清楚。”

“既然知道了,那也不用我多說什麽了,總之,你……哎,你自己想清楚!”

陸之然摁了摁喇叭,沒有再說一句話。

顧錦城依舊是那樣的姿勢看向車窗外,隻是眉頭皺得更加深沉了。

“如果我能想的清楚,早在七年前我就放下了。”顧錦城收回了目光,關上了車窗,“正是因為我放不下,所以到了今時今日,她還在我心裏縈繞不絕。哪怕見麵是為了永不再見,那麽這一麵,我還是得見的。至少,讓我和她有一個完美的句號。”

陸之然不禁笑道:“你要是真這樣想,我就不用替你瞎操心了。但關鍵是,你連自己心裏在想什麽都不知道,說這樣的話出來隻是自己欺騙自己,連我都騙不了。等會兒,你要是真見到了程佳琪本尊,我打賭你再也不想離開她了!你敢不敢和我賭?”

顧錦城沉默了,再下一個路口,就是程佳琪下榻的酒店。

他已經真的做好準備相見了嗎?

那她呢?她要是看見了自己,會是驚訝,會是開心,還是悲傷?

“以我的理性判斷,親愛的顧總,親愛的顧上校,你現在後悔我立刻掉頭!”

陸之然緩緩踩下刹車,前方正好是紅燈,二十五秒的時間,顧錦城需要作出一個關於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決定,是關乎他一生的決定。

二十五、二十四、二十三……十五、十四、十三……

顧錦城垂眸看著自己左手中指的訂婚戒指,十字路口的紅燈卻已經響起了最後五秒倒計時的警示聲。陸之然輕咳了幾聲,佯裝無所謂的樣子哼著爛七八糟的調子,卻連一點節奏都沒有,握著方向盤的雙手也不自在的擺弄著。

程佳琪和蘇流年,他注定必須辜負一個。

最後的,三……二……一!

“去酒店!”

顧錦城狠狠的拔下了訂婚戒指,陸之然不再多言,一腳油門,他們已經看見酒店外臨時搭成的舞台。舞台上的程佳琪已經換好了讚助商提供的錦繡華服,伴著典雅的鋼琴曲擺著各種pose,惹得記者的閃光燈“嚓嚓嚓”的狂響。

陸之然將車停在路邊的空車位上,酒店外被記者和程佳琪的粉絲圍得是水泄不通,他們的車根本沒辦法靠近,也就隻能這樣遠遠地看著。

好在酒店的LED在實時直播這場見麵秀,所以顧錦城雙手插在褲兜裏,帥氣的靠在車上,將程佳琪看得十分真切。隻可惜,程佳琪卻並不知道顧錦城在遠遠的注視著她,一如當年。

“這鬼天氣,剛才還在下雨,現在又出這麽大的太陽!”

陸之然脫下了西裝外套,環顧四周,道:“我去買兩杯水,你要喝什麽?”

顧錦城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LED大屏幕,沒有說話。

陸之然無奈的鬆了鬆領帶,道:“算了,我隨便給你買了。你在這裏等我,別到處亂走!”

說完,陸之然徑直朝街對麵的商店走去。

而程佳琪的粉絲見麵會又進入了粉絲提問環節,現場瞬間變得更加熱鬧。

“佳琪姐姐,我真的好喜歡你啊!你之前在采訪裏說,你心裏住著一個人,那麽你現在回來了,你心裏的那個人他知道嗎?你們有沒有見麵呢?”

程佳琪臉色緋紅的回道:“我們見麵了,隻是,我隻見到了他的背影。因為他的身邊已經有了一個比我更加優秀的女孩,所以我沒有勇氣上前,也不想因此而破壞別人的幸福,我隻有選擇在他背後默默注視著他遠去。”

程佳琪話音落地,粉絲們紛紛交頭接耳,都替她揪心起來。

而顧錦城卻站直了身子,滿腦海的回憶著,這是什麽時候的事情?

他和程佳琪真的在什麽地方就已經見過了嗎?

“那樣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去愛!”一個猥~瑣男突然脫掉了自己的上衣,發瘋似的撲向台上的程佳琪,一壁還咆哮著,“隻有我這樣對你忠心耿耿的男人才值得擁有你!給我吧,我的女神!”

“啊!”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