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被警察清場的感覺很不爽,被自己討厭的警察清場的感覺非常不爽,所以我決定先把對方清場。

我找了個理由說自己有事兒要走了,南極沒有留我,他隻是說要我萬事小心。我知道他所說的小心是指讓我小心發瘋在逃的孫程東,因為根據孫程東留下的那些血字表明他對我似乎充滿了恨意。

我和南極握了握手,轉身朝雙開門走去。

與秦子峰擦肩而過的一刹那,我們有意無意地對視了一眼。我衝他微微一笑,他衝我冷冷地點頭。

走出地下一層,有一種從墓室裏爬出來的感覺。我貪婪地呼吸著上麵的空氣,盡管那裏麵彌漫著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市醫院的走廊很像是一條蜿蜒的迷宮隧道,在沒有南極的帶領下,我艱難地尋找著出口。其間有許多護士與我擦肩而過,但我可惡的自尊心使我沒法張口向這些白衣天使求救。

還好,經過一番東衝西撞後,我終於看到了光明。

我疾步朝大門口走去,不料跟一個下樓的病人撞在了一起。將對方手中的病曆撞飛了,撒了一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低著頭連連道歉,大氣也不敢出。

“蕭逸?”一個虛弱而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驀地,我抬起頭,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那人竟是鄭一平。

“我的天哪!鄭一平,你怎麽啦?”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鄭一平怎麽會如此憔悴。

鄭一平眼窩塌陷,嘴唇幹裂,兩頰突起,麵容棕黃,整張臉都脫了像。怪不得我剛才認不出他,這哪裏是那個俊眉朗目,意氣風發的鄭一平啊。

我們對視了大約幾秒鍾後,便開始紛紛蹲下身撿那些散落的病曆。

“鄭一平,你怎麽了?”我望著憔悴的鄭一平不安地問道。

“沒事兒,一點兒小病。”鄭一平衝我一笑,那笑容很勉強。

我拿起一張病曆,上麵寫滿了字,但我一眼便看到了兩個最醒目的字體—肝癌。

“這!”我驚詫地瞪大了眼睛。

鄭一平也是一驚,他一把奪過我手中的病曆,臉上陰晴不定。他試圖站起來,可他的身體卻開始晃悠,仿佛所有的力氣都散去了。

我扶著鄭一平站了起來,說:“你?”

鄭一平將那些病曆一一放進牛皮紙袋裏,淡淡地說:“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就不瞞你了,其實瞞也瞞不住。我得了肝癌,而且還是晚期,嗬嗬。”說著,鄭一平竟然笑了起來,他眼中閃著異樣的光彩。不知那是對生的眷戀,還是對死的厭惡。

鄭一平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使我整個人如遭雷劈。

我的身體開始顫抖,心髒一陣莫名絞痛。為什麽離我最近的人的命運都是如此悲慘?鄭一平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們從小長大,親密無間。在失去張武德後,鄭一平是我唯一信任的人,為什麽上天還要奪走我最親最近的人。

我哽咽了,幹枯已久的眼窩竟然有些濕潤。

鄭一平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反倒安慰我說:“別傷心了。走,咱們找個地方好好喝一杯,我正好有許多事兒要跟你說呢。”

我嘴唇哆嗦著,眼窩滾熱,激動地說:“不、不,你現在需要休息。聽我說,你會好起來的,我要……”

鄭一平用手一支我的肩膀,淡淡地說:“算了,現在任何事兒對於我而言,都失去了意義。如果這世上還能有讓我提起精神的事的話,那就隻剩下喝酒了。陪我喝一杯,好嗎?兄弟。”

我望著鄭一平塌陷的眼窩,良久無語。

“好了。”鄭一平左臂搭在了我的肩上,然後笑著說:“走吧。這一撞,我已經沒有什麽力氣了,這回得麻煩你扶著我去酒館了。”

我一窒,心中暗暗歎息。七點二十六分。

市醫院旁的一個小酒館。

鄭一平細細抿了一口酒,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絲病態的紅潤。

“你是什麽時候知道的?”我望著杯中酒,低聲問。

鄭一平說:“一年前吧。”

我問:“一年前?你也一直瞞著張武德吧?”

鄭一平說:“他到死都不知道,嗬嗬,咳咳……”

我又問:“如果今天我沒有發現,你是不是打算也瞞到我死?”

鄭一平說:“錯!是瞞到我死。因為我一定比你先死,咳咳咳……”

“你他媽的混蛋!”我重重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敲,引得四周酒客紛紛觀望。

鄭一平點點頭,神色黯然地說:“我確實混蛋,我確實混蛋。”

沉默良久後,我一仰頭,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唉,明天我陪你去醫院,找專家給你看看。現在醫學這麽發達,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算了。”鄭一平擺擺手,說:“治病治不了命。一年前,醫生就已經判了我死刑。我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個奇跡了。”

“不行!如果國內治不了的話,咱們去國外。我有一個朋友就是留學美國的醫藥博士,他說不定,不!他一定有辦法治好你的。”

“蕭逸,別這樣。”鄭一平歎息了一聲,緩緩將杯中酒飲盡。

“當年失去幽若後,如果沒有你和張武德的照顧,我恐怕沒法活到現在。現在張武德已經不在了,你不能再有事兒了。我不能在失去一個兄弟之後,再失去一個兄弟。你明白嗎?”我的情緒越來越激動。

鄭一平默默地點頭。

“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也會救你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把自己的肝給你。”我抓住鄭一平的手,用力握了握。

鄭一平目光炯炯地看著我,那眼神很複雜,令人捉摸不透。

“好吧。我努力地再活一段時間,為了我們的友誼。”說著,鄭一平斟滿杯中酒,然後舉起。

我也斟滿自己的酒,舉起說:“我們之中也包括張武德,我們三個人永遠是兄弟。”

鄭一平一怔,淚水沿著眼角留下。

“叮”,我們的杯子碰到了一起。酒入愁腸化作無盡傷心淚。

鄭一平放下酒杯,神色憂傷地對我說:“蕭逸,你知道嗎?已經一隻腳踏進鬼門關的我,在這世上仍有一絲不舍。也許正是由於她的存在吧,才支撐著我勉強活到現在。”

我低低地一聲歎息,說:“是羅輕盈吧?”

鄭一平點點頭。

“她是我活下去的理由,因為我欠她很多東西。羅輕盈把自己所有寶貴的東西都給了我,可我給她的隻有傷害和痛苦。”鄭一平望著窗外濃重的夜色,淡淡地說:“那天當我知道羅輕盈和武德的關係後,我很吃驚。我甚至恨過張武德,但事後想想,張武德比我要優秀得多,他會成為一個好丈夫的。羅輕盈在他身邊會幸福的,可誰知道她的幸福卻成了泡影。”

“後來你跟蹤羅輕盈又為了什麽呢?”我覺得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回避那些事情了,既然要說就都說透吧。

“為了什麽?剛開始我也不知道。我隻是茫然地暗中跟著羅輕盈,隻想每天都能看到她。可後來當我知道了她懷了張武德的孩子的時候,我和你一樣。第一個反應就是保住這個生命,讓張武德的生命與血液得以延續下去,所以成了她的暗中保鏢……”鄭一平低下頭笑笑,端起酒杯緩緩地在五指間轉動。

“蕭逸,我有時候在想。其實,你我是同一種人,除了性格和外貌不同外,還有什麽不一樣的呢?你喜歡的東西,我也喜歡;你討厭的東西,我也討厭……”

“是的,同一種人。”我說:“你對羅輕盈的不舍,正是我對幽若的不舍。隻可惜我這份不舍,隻能成為回憶了。”

“我比你更慘。我所剩的時間恐怕連回憶都不夠了。”鄭一平望著杯中酒無奈地搖搖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