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落仙驚豔

(完了,昨天碼字碼的太晚,睡過了,抱歉!)

“少爺,怎麽樣了?”見蕭月夜回來,小四急忙問道。

蕭月夜做了個成功的手勢,笑著說道:“第一步請君入甕已經成功,雖然現在韓生對我還有所懷疑,但是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就會主動來找我。”

小三拱手說道:“少爺,那個男子我暗中跟蹤,已經查出了他的來曆了。”

“哦?”蕭月夜急忙拉著他坐下,問道:“他是誰?”

“雲蒙恬,是這家‘客似雲來’東家的二公子,性子輕狂,喜歡流連煙花之地。是落仙的裙下之臣,對於落仙可算是死心塌地。隻是可惜,落仙情歸韓生,他傷心之下,輕車遠行,在這幾日才返回暉義。從今天的表現看來,他似乎對落仙未曾忘情。”

蕭月夜點點頭,眼中計算的光芒閃爍,食指輕敲桌麵。

“小四,你四處遊走,散播我對酒業感興趣的消息;小三,你找個機會聯係聯係那位雲公子。”

小四應了一聲,隻是小三有所遲疑,他皺著眉頭說道:“少爺,我從別人口中探得,這位雲公子在家中是個閑人,從不管事。‘客似雲來’東家似乎對他也不待見。”

蕭月夜淡淡一笑,揮手說道:“這樣,你先仔細查探有關這位雲公子的消息,過兩天我親自去會會他。”

“哦,對了,北方戰爭有什麽消息?”

小三有些遺憾的說道:“離開了惠縣,我們的情報就差了。隻打聽到我朝與‘蒙元’打打停停,和談不成功又打,各有損傷,具體數字不知。”

哦了一聲,蕭月夜也不說什麽,讓小三小四下去後,閉目凝思。

暉義州城中人如今都知道,有一個外地來的年輕富商,對酒業很感興趣,頻頻聯係城中的一些中小型酒莊。

“福德酒莊”雖說壟斷市場,但是傳到韓生的手上卻甚少有所創新,反而一些小酒莊如雨後春筍般,快速現身,占了市場小部分的份額。他們的酒味新穎,價格便宜,一些小酒樓的都改簽他們的單子了。

韓家大宅裏,韓生正低著頭聽著坐在上席的一位婦人大聲責罵:

“那麽好的機會放在你麵前,你居然就這樣讓他溜走了。女人女人,你成天就知道女人,取回來一個煙花女子不說,現在還跑到妓院花一千多兩去拍清倌。真是氣死我了!”

這婦人其實也就四十來歲的樣子,端莊典雅,發絲疏的一根不亂,顯然是個很嚴苛的人。

韓生站在下首不敢回話,等母親氣消了點之後才說道:“孩兒也曾多次派人去請他,可是他一直不再客棧中。而且,娘你不也說過,對人隻可信三分嗎?”

韓夫人眉毛一皺,輕拍案幾,怒聲叱道:“糊塗!看他這段時間的手筆,顯然是個世家子弟。派人去請,人家回來才怪!更何況,他不也曾經暗示你說,人家是奉家中命令,遊曆天下的嗎?這麽好的機會你都抓不住,真是沒用!”

母親積威甚久,韓生隻得諾諾點頭,不敢有半句頂撞,過了一會才試探的說道:“那孩兒應該怎麽做?”

韓夫人沉吟片刻,吩咐道:“親自去請,恩,不能沒有名目。你在家辦個聚會什麽的,請其他商家年輕子弟一同前來,然後親自去請那位蕭月夜。也讓娘瞧瞧,究竟是何方神聖!”

一個美豔無雙的女子搖步走了上來,雖然衣服素顏,身上也沒有任何飾品,但是卻無損其天生尤物的姿態。

她手上端著盤子,恭敬的遞給老婦人,微笑的說道:“娘,請喝茶。”

老婦人用鼻子哼了一聲,隨手接過放在邊上的案幾上,沒有一絲要喝的意思。這女子心中暗暗歎氣,臉上笑容不減,彎腰後退,又端起另一杯茶,遞給韓生:“相公,請喝茶!”

這女子竟然就是落仙!就是那個一舞傾城,娟娟靜美的落仙?

瞧她體態均勻,不施粉黛的嬌俏模樣,確實並非徒有虛名。隻是看她身上穿著打扮,和臉上隱晦的淒楚,哪裏還有半分當年意氣飛揚,嬌波流慧,細柳生姿的模樣?!

韓生恩了一聲,也不多話,朝著母親行個禮,看都不看落仙一眼,轉身離去。

。。。。。。

蕭月夜手中捏著一張帖子,笑著對小三小四說道:“一群滿身銅臭的商人卻辦什麽雅林閣賞,真是笑死人了。”

小四撇撇嘴,歪著頭說道:“少爺,看韓生那個鳥樣,物以類聚,這些參加的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蕭月夜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我還準備參加呢,照你的意思,少爺我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咯。”

小四委屈的低低頭,口中嘟囔道:“你還以為你是什麽好人啊?!”

小三給了自己弟弟一個毛栗子,皺著眉頭對蕭月夜說道:“少爺,這個韓生起初隻是派人來請少爺,現在卻忽然親自邀請,反複無常,實在是有些貓膩啊!”

蕭月夜打了個響指,對著小三說道:“你說對了,我相信,肯定是‘福德酒莊’真正的當家,韓夫人授意他來的。估計啊,是我這幾日的行動刺激到她了,想來這次邀請我也是想要試探一番。”

小三點點頭,稍稍遲疑的問道:“宴無好宴,那少爺你打算?”

蕭月夜將帖子收進懷中,帶有著一絲冷意笑道:“我下這番功夫,可不就是為了這個機會嗎?本錢已經下足了,該是準備收利息的時候了。”

小三小四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為那位深受無妄之災的韓生歎了口氣:自家少爺從小就不是吃虧的主,他下一兩銀,必定要賺你個十兩才肯罷手。如今為了落仙,可是砸了不少本錢了。那個韓生,甚至於整個“福德酒莊”,你們就等著吐利息吧!

“哦,對了”蕭月夜忽然嚴肅起來,聲音中含有一絲殺氣“這幾天來,我始終感覺有人在盯著我們,你們平日裏注意點。”

小三小四滿眼驚奇,不過對於蕭月夜的功夫兩個人是深有體會,都沉重的點點頭。

次日的戌時,天色已晚。“韓宅”之中,燈火通明,亭台水榭,魚池走廊,在路邊仆人手中燈籠的照耀下,散發出別樣的風采。宅子中間,仆人丫鬟來回行走,手上端著吃食不間斷的供應。宅子庭院裏,主人家刻意整理布置,中間空出一塊地方,兩邊擺著座椅,還有兩派下人立在客人身後,隨時伺候。

蕭月夜坐在主人家下首的第二張桌子邊上,表情從容的麵對各方好奇打量的眼神,不失禮節的低頭淺笑,或舉杯示意。這讓居於上首的韓夫人讚賞不已,對於蕭月夜的評價高上了幾成。

在入席之前,韓生就曾指著眾人粗略的向蕭月夜介紹了一遍。籠統的來說,都是青年才俊,世家子弟。有什麽米莊的公子,“多寶齋”的少東,各大酒樓的公子哥之流,總之都是一群二世祖。蕭月夜雖說心下厭煩,可還是禮貌的回應。不過他表情淡淡,也讓不少有意攀談的人打起了退堂鼓。

韓夫人舉起酒杯,露出慈愛的笑容說道:“今天其實就是找了個名頭請大家來我家聚聚,不要客氣。來,這是我們酒莊新研製出來的酒,大家同老身共同暢飲一杯!”

畢竟是長輩,一群少爺之流全部站立起身,蕭月夜隻得隨著起來,故作恭敬的遙遙一敬。

韓夫人一杯飲盡,按住額頭說道:“老身不勝酒力,就讓小兒陪各位吧。對了,蕭賢侄,你初次做客,可不要拘束。”

什麽時候成了你的賢侄?蕭月夜心中暗暗罵道,不過為了大局,他還是站立起身,點點頭。

都是年輕人,韓夫人一去,立刻都舒坦起來,說話也不再有所顧忌了。

一個白衣似錦的少年舉杯走了過來,瞧著蕭月夜說道:“這位莫非就是近幾日在我暉義州名聲大盛的蕭兄?聽說蕭兄對酒業很有興趣啊?不知道蕭兄家中從事什麽行業啊?”

這個少年蕭月夜聽韓生介紹過,是城中“鬼斧綢緞”的三少爺,陳睿錦。雖說排行老三,但是家中大小事物基本是由他經手,是個非常有能力和魄力的人。

蕭月夜抿了一口酒,狀似不在意的說道:“沒什麽興趣不興趣的,家中老父給了點銀兩,讓我自己弄點名堂出來。至於家中生意,嗬嗬,不值一提。”

其他人原本都豎著耳朵傾聽談話內容。蕭月夜這幾日在城中造的聲勢過大,加上他身份神秘,出手闊綽,所以在赴宴之前,這些少東家中的長輩們都有過探探蕭月夜底的吩咐。此時見蕭月夜刻意低調,一些酒囊飯袋之流難免心生鄙視,將心思放到一邊去了。

陳睿錦可不像這些人,他對蕭月夜很是好奇,不過別人明顯是不願多說的意思,他也識相的不再多問。

年輕人之間的話題很多,不過到達後麵,基本上也就演變為風流韻事,借著酒興,不少人高聲暢談自己平日裏的“豐功偉績”。

蕭月夜跟這些人虛應著,眼神卻瞄著坐在靠後位置的雲蒙恬。他不停的灌酒,卻用憤怒的眼神瞧著和眾人相談甚歡的韓生。

心中淡淡一動,蕭月夜長笑一聲,裝作有幾分酒興,對著眾人說道:“小弟剛來暉義,晚間去風流快活的時候,卻難免有些遺憾。堂堂的一個大洲,竟然連個能上的台麵的花魁都沒有。真是不免有些失望啊,聽說幾年前有個創出‘一步傾城’的名妓,可惜現在無緣得見啊!”

聽他這般提及,一個肥胖的公子哥笑聲說道:“蕭兄不要失望,哈哈,你說的那位正是嫂夫人啊!韓兄,難得來你府上,不如請嫂夫人舞上一段,讓我們回味下當年嫂夫人‘一步傾城’的絕妙舞技啊!”

周圍的少年都齊聲符合起來,隻有個別的幾個人稍稍皺眉。畢竟,如今的落仙已經從良,是韓生的正妻,哪有出來以舞伺人的道理啊?若是說蕭月夜是外來的不知情也就罷了,可是這些公子哥就有些其心可誅了。

眼見眾人的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韓生心中有幾分不願。他臉色遲疑,牙根緊咬,似是在劇烈思考之中。

蕭月夜咦了一聲,將酒氣逼到臉上,擺出幾分醉樣說道:“真的嗎?想不到嫂夫人就是當年的名妓?韓兄,你可要讓兄弟開開眼界啊,別不給麵子啊!”

韓生神人交戰了一會,最終還是忍受不住自己的虛榮,笑著點點頭,對著身後的丫鬟耳語幾句。

雲蒙恬氣的渾身直抖,手上握住的酒杯中,酒水全都灑了出來。他心中恨不得立刻上前,打死這個不知愛惜妻子的韓生。不過他的邊上,陳睿錦抓住了他的手,眼神炯炯,搖了搖頭。

眾人歡談了一會,忽然一陣絲弦聲響起,奢靡樂聲奏起。在幾個伴隨丫鬟的燈火之下,一位身段妖嬈,渾身上下披著金色琉璃般的長袖群的女子緩步走上前來。

燈光恍惚,帶出淡淡的朦朧之感。待這名女子走上前來的時候,頓時場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太美了!當真是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輕風。

她頭上的鳳凰發叉展翅欲飛,耳邊的兩顆金綴鈴鐺作響。她朝著眾人微微一福,卻在眼角處,複雜的瞄了韓生一眼,裏麵包含著萬千情緒。

腰身流轉,落仙雙手伸直交叉,頭微微後仰,雙目緊閉。袖子自然的落了下來,露出白藕一般粉嫩的玉臂,讓在場的不少人發出一聲驚呼。

絲弦聲大振,落仙腳步一轉,卻沒有半分移動,整個人快速的旋轉起來,兩手自然的輕揮,舞出各種美態!

這就是當年她成名的舞蹈——“一步傾城”!

************************以下不算字數******************************

落仙終於出場了,她的“一步傾城”究竟是什麽呢?敬請期待。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