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四章 鳳凰樓行

“客似雲來”的大堂內,三個英挺少年吃的正歡,瞧他們身上的打扮,非富即貴,可是吃飯的形態去好似流民一般。

“終於吃飽了。”蕭月夜滿意的打了個飽嗝,端起手邊的茶漱漱口。

小三小四也是一臉的滿足,小四拍拍自己的肚子,感歎一聲說道:“到底是大州啊,比起我們之前吃過的酒樓,簡直就是天淵之別啊!”

如今是下午申時正點的樣子,因為是夏日,白晝大於黑夜,所以這個時辰客棧裏麵吃飯的客人很少。

一個小二在旁邊彎腰笑著說道:“這位爺說的不錯,我們‘客似雲來’可是暉義州第一大的客棧,就算是整個翎省,也是首屈一指的。”

最晚的折騰讓整個“客似雲來”都知道了來了貴客,隨手壓上一錠金子的豪氣,可不是一般人啊!

蕭月夜開口問道:“小二,這暉義州城內有哪些妓院啊?”

那小二嘻嘻一笑,曖昧的看了三人一眼,故弄玄虛的壓低聲音說道:“公子你算是問對人了。我們城裏啊,共有四家妓院,分別是‘鳳凰樓’,‘聽雨閣’,‘花鏡樓’和‘芙蓉樓’。這四家裏麵啊,數‘聽雨閣’最出名,裏麵的姑娘啊,個個都是千嬌百媚,那叫一個水靈啊!而且,三天後,‘聽雨閣’有一位清倌將要**,公子要有興趣,不煩前去看看。”

“哦?”蕭月夜眉毛一揚,想了想,伸手扔了一塊碎銀給這個小二。

“這裏沒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那小二眉開眼笑,急忙的作揖感謝,笑嗬嗬的下去了。

小四不屑的說道:“少爺,我們之前在宿州,淮州看到的所謂花魁什麽的,還不如我們‘百花樓’中一般的姑娘呢,想來這裏的也好不到哪邊去。”

小三搖搖頭,說道:“那不一定。宿州淮州靠近北方地區,屬於苦寒之地,那裏的人兒自然遜色三分。可是這暉義州不一樣,作為翎省最富饒的州,位置又與南方相鄰,這裏的花魁之流可未必差到哪去?更何況,之前我們看到的花魁也沒有你說的那麽差,那個如煙姑娘不是把你迷的口水直流嗎?”

小四臉一紅,看了蕭月夜一眼,聲音低了三分:“可是就算是那個如煙,比起我們‘百花樓’裏麵的百合還差不少呢。”

蕭月夜望著兩人,忽然問道:“小四不是童子身我知道,小三你呢?”

這下子輪到小三臉刷的紅了下來,小四幸災樂禍的說道:“哥哥以前是個武癡,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情。之前的那些妓院裏麵的姑娘又太醜,所以哥哥到現在還是一個童子呢!”

蕭月夜連忙憋住笑,看著小三難得的羞澀模樣,不由的心中大樂。

小三小四比蕭月夜大上三歲,今年已經十九了。在古代,十九歲的童子實在是稀罕,一般這種情況下,要麽這個人家中太窮,要麽就是自身有問題。想到這,蕭月夜不自覺的看向小三某個地方。

感受到蕭月夜懷疑的目光,小三身子急忙一偏,漲紅了臉說道:“少爺,我很正常!”

蕭月夜爽朗的一笑,拍拍小三說道:“這樣好了,三天後我把那個清倌拍下來,破瓜的事情就交給小三你,怎麽樣?”

小三遲疑了一下,點點頭。

“那好,我們這三天就先把其他三家逛逛。”

。。。。。。

自從朝廷取消宵禁之後,晚上的妓院就紅火起來。夜幕剛至,華燈初上,尋常人家已經準備歇息了,可是在城內出名的“風流一條街”上可是鶯鶯燕燕嬌聲不停,眾多女子打扮的風騷露骨,在外麵拉客。

四座妓院相隔的不是很遠,每家都使出渾身解數,招攬客人。門前也是車水馬龍,眾多男人,或行,或乘轎,絡繹不絕。

蕭月夜帶著小三小四兩人走到“芙蓉樓”的門前,抬頭稍稍打量了一番,花團錦簇,粉色垂簾,裏麵的香粉奢靡之氣撲麵而來。蕭月夜心中一笑,到底是大州,比起之前看到的妓院好上幾個檔次了。

在門外攬客的女子和龜奴都是長著一對毒眼的人,一看見蕭月夜三人,明顯以蕭月夜為主。瞧三人身上的錦衣羅緞,還是身上的華貴勁,必定是哪家的公子哥。那幾個攬客的**更是兩眼春光,蕭月夜長的可是男生女相,俊俏非凡,加上他多年習武,精健的身體使的他風采更盛。別說蕭月夜了,就是小三小四,也算的上是一表人才,英俊倜儻。

幾個女子嬌滴滴的圍了上來,其中一個看起來資曆大的女子把邊上的幾個擠到一邊,整個人貼到蕭月夜的身上,兩手扶在蕭月夜的胸肌上,嬌聲說道:“哎喲,少爺,您很麵生啊,第一次來?”

那幾個被擠到邊上的女子心中暗恨,卻也無可奈何,隻好貼到了小三小四的身上。小三還稍稍有點拘謹,可是小四就不一樣了,他可是花間老手。不客氣的把手放在那女子的酥胸上任意揉捏,另一隻手更不老實,直接順著身體,向下摸去。

小三是個童子身,雖說他這種仗勢見了不少,但是還是難免的有所反應。貼在他身上的女子輕輕一笑,似有意無意的在他隱秘的部位打著圈圈,讓小三不由的一陣暗爽。

蕭月夜對貼在自己身上女子濃鬱的香粉味有些抗拒,他不動聲色的抽身而出,朝著裏麵走去,口中吩咐道:“給我們準備個包廂。”

旁邊的一個龜奴急忙哈腰點頭,帶著三人朝樓上走去。

進入了包廂,吩咐龜奴拿點酒菜上來,三人才算是耳根子清靜不少。不過這三個人的表情各異,蕭月夜是一臉的平靜,小四則是意猶未盡,至於小三則是臉色微暈,淡淡尷尬。

小四見小三這個樣子,一陣好笑,他張口打趣道:“哥哥,好歹我們都是在妓院長大的,你怎麽跟那些第一次來的客人一個德行啊?”

他想到了什麽,轉頭對著蕭月夜說道:“少爺,你不知道,以前小時候,哥哥動不動就臉紅,妓院裏麵的姑娘都喜歡故意逗他,哥哥經常就是掉頭就跑呢!”

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小三急忙跑去開門,那個服侍的龜奴帶著幾個下人將酒菜端了進來,等菜都上齊了,那個龜奴哈腰問道:“請問三位爺還有什麽要求?”

蕭月夜說道:“把你們樓裏麵排的上號的姑娘喊去都喊過來,諾,這是賞給你的。”

那龜奴急忙接過賞銀,連連彎腰行禮,口中應道:“公子請稍等片刻。”

不一會兒,一個徐娘半老的女子笑眯眯的走了進來,她香腮染赤,耳墜明珠搖曳,麵容姣好,體態輕盈,想來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美豔女子。

看見蕭月夜的模樣,這名女子眼中驚豔目光一閃而過,她福了個身,笑著說道:“底下的龜奴說來了為多金的俊俏公子,落梅特來一看,真是讓我‘鳳凰樓’中女兒失色啊,難怪那些丫頭都爭著要上來了。”

蕭月夜眼中奇光一閃,這個落梅有些本事,說話不卑不亢,言語間不失風趣,很容易讓人起親近之心。

“落媽媽是吧?我等三人剛來暉義州,就聽聞落媽媽的大名,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蕭月夜臉不紅氣不喘的客套。

落梅捂著嘴輕輕一笑,眼角之中竟然帶有小女兒特有的調皮,她回頭說道:“丫頭們,都進來吧!在外麵都等急了吧?”

五名豔妝女子絡繹不絕的走了進來,全部都是眼角含春,各有千秋。

落梅指著她們說道:“公子,這就是我們‘鳳凰樓’的七色鳳凰,其中紅兒,青兒都出去陪客了。也是公子您來的早,要是再遲點,這些丫頭們也被熟客喊去了。”

************************以下不算字數****************************

一個很重要的女配角就要出場咯!

吼一聲:打劫票票,花花,收藏!想進天下第一青樓銷魂的就留下買路財!嘿嘿~~~(不怒奸笑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