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章 吮吸蛇毒

(鮮花,票票,收藏,謝謝)

“既然你們真心誠意奉我為師,那麽我就說一下規矩:凡是我滿意的,你就是對的;凡是我不滿意的,你就是錯的。有不願意的,請現在說明。”

蕭月夜三人心中被他的一番睥睨的氣質所傾倒,都搖搖頭。

“好,我說一下以後上課的時間安排:每日卯時六刻上早課,一直到巳時結束,中間有兩次一盞茶的時間休息;下午從午時正點上到未時結束,有一次休息的時間。上午是統一安排四書五經以及古今各類文獻課程,蘇景要精通,蕭月夜和宋虎隻要熟練即可。下午是分別教學,按照你們的願望傳授不同的課程。書籍我會統一買給你們,凡逢年過節和每月十五為固定假日。可有什麽問題?”

三人都心中暗喜,顧遙這個時間安排比起一般私塾都合理多了,全部都笑著點點頭。

時光荏苒,蕭月夜三人拜顧遙為師已經過去近一年的時光了。顧遙學術淵博,即使是骨子中桀驁的蕭月夜也對他十分敬佩,求學的心思高漲,再也不像往年一樣,成天胡鬧。人說,腹有詩書氣自華,這短短的一年不到的工夫,他整個外在的氣質也變了好多。

如今他已經有十歲了,壽辰也在眾多祝福道賀聲中開心的度過,今天是七月十五,按例休息一天。因為天氣炎熱,他便躺在房中的涼塌之上,愜意的啃著西瓜。

柔柔坐在他身邊,輕輕的扇著蒲扇,給他帶來絲絲的涼意。蕭月夜心中過意不去,強行奪過她手中的蒲扇,幫她扇了起來,又遞上一片清涼的西瓜,讓她喜滋滋的。

慧蘭重重的推開門,微微喘氣,臉上也紅撲撲的,額頭上滲出不少的汗。她進來也不廢話,直接走過來拉著柔柔的手就往外走,口中嚷道:“柔柔姐,快,三嬸讓人傳話說,你哥哥回來了。”

柔柔一喜,站起來急切的說道:“真的?”

慧蘭眼睛明亮的點點頭,口中稍許急切的說道:“是啊,快點,三嬸還在廚房等你呢。”

柔柔眼中喜色盎然,轉身笑著對蕭月夜說道:“少爺,我。。。”

蕭月夜聽說過,柔柔的哥哥在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一個銀號的掌櫃做學徒,算來也有七年沒回來了。他笑著點點頭,從自己的枕頭下拿出一錠五兩左右的白銀遞給柔柔,口中叮嚀道:“你哥哥回家,去買點好吃的吧。柔柔姐你也不用急著回來,在家多待幾天也無妨。”

柔柔連忙推辭,還待說什麽。慧蘭性急,一把拿過銀兩,拉著她就跑了出去了。

蕭月夜心中暗暗搖頭:不愧是朝天椒!皇帝不急,太監反而急死了。

在家躺了一會後,看回書後又去蕭夫人的房裏說了話,傍晚時分,柔柔和慧蘭都沒有回來。見天色良好,黑幕上繁星點點,蕭月夜穿著一件單褲便到院子裏麵乘涼去了。

蕭月夜家在“百花樓”後麵,是一座二層樓的單獨小院,環境優雅,樣式樸素。一樓是給柳姨,慧蘭,柔柔住的,還有一間空房,二樓則是蕭夫人和蕭月夜的屋子。院子之中有著小小的假山奇石、小橋流水。但是最吸引人的還是西腳辟出來的一片花圃,裏麵種滿了奇花異草,滿園飄香。

蕭月夜搬了一個小凳放在花圃的邊上,此時月光正好照在他這個位置,感受著風中的清香,他愜意的翹起腿,假寐起來。

似睡未睡之間,他猛然感覺自己右腿一痛,心叫不好,急忙睜開眼睛,一條黑影很快的穿梭到花圃之中,消失不見。蕭月夜剛想開口求救,便感覺自己全身麻木,嘴巴僵住,身子一個不穩,便跌倒在地。很快的,眩暈襲上了心頭,眼前的房屋也模糊了起來。

“少爺,少爺你怎麽啦?來人啊,來人啊!”一道素白的身影跑了過來,抱住了蕭月夜。

是趕回來的柔柔。

她急切的看著臉色發黑的蕭月夜,口中不停的呼喊著,見他眼皮慢慢的搭下,眉頭一緊,彎腰跪下,張口允吸蕭月夜腿部的毒血。

不要,柔柔姐,不要。。。

蕭月夜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刹那,腦海中隻有這一句話。

“百花樓”近幾日來一直氣氛壓抑,即使在客人盈門的時候,也沒有幾個人能夠真正的歡笑出聲,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少東家蕭月夜被毒蛇所咬,已經昏迷了七天七夜了。

“小姐,您已經兩天未進食了,少爺要是醒來,肯定會心疼的。”柳兒在一旁,手中端著白粥,焦急的勸慰到。

蕭夫人臉上失去了原有的淡雅,麵色慘淡,華光不再。她搖搖頭,眼睛一直盯著床上的蕭月夜,兩隻手緊緊的握住他,好似怕一個不留神,他就會離開一樣。

“小姐,你放心。少爺中的毒不深,最多兩天,就能醒來了。”柳兒歎口氣,把粥放在茶幾上。

“柳兒,那邊怎麽樣?”蕭夫人緩緩的開口問道。

柳兒眉頭簇起,臉色稍稍凝重了點:“柔柔毒中的比較深,身子又弱,比較花工夫。”

“你一定要盡你所有的努力把她治好。柔柔是個好姑娘,她是為了夜兒才這樣的,我們對不住她。”

柳兒點點頭,忽然看見蕭月夜的眼珠子轉了轉,急忙欣喜的喊道:“小姐,你看,少爺眼睛動了,他快要醒過來了。”

蕭月夜一直感覺自己沉浸在一片混沌之中,周圍全部都是黑色。偶爾有些閃著光的畫麵浮現在眼前,卻不給他時間反應就消失掉。他感覺自己腦子裏麵像是被什麽堵塞了一樣,什麽都記不起來。耳朵邊上,總是聽到很熟悉,很親切的低吟聲,有時候還有很嘈雜的聲音。

這時耳邊的聲音更響了,“夜兒,夜兒,你睜開眼睛看看娘啊?”

“少爺,少爺。”

是娘和柳兒!對了,我是蕭月夜,我被蛇咬了,還有,還有,柔柔!

他猛的一個激靈,睜開了眼睛。眼前是古色古香的房梁,纏繞著紅綠白相間的細線。輕輕的朝右邊偏過頭,看見一張憔悴的臉。

蕭月夜嘶啞的開口說道:“娘。”

眼淚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蕭夫人輕聲的啜泣,柳兒在旁邊急忙勸道:“小姐,少爺醒過來了,您哭什麽啊?“

努力的把手伸到蕭夫人的臉上,蕭月夜輕輕的拭去她的淚水,柔柔的說道:“對不起,娘,讓你擔心了。”

蕭夫人一把握住他的手,另一隻手擦去淚水,笑了笑說道:“沒事,你醒來就好。你餓不餓?柳兒,把粥拿來,我喂給夜兒吃。”

柳兒急忙端來那碗粥,交到蕭夫人的手上,口中埋怨的說道:“小姐,你也吃點吧,你也兩天不吃不喝了,現在少爺醒了,讓我來喂吧。”

蕭夫人搖搖頭,用調羹盛起半勺,小心的喂向蕭月夜的嘴中,眼中充滿了慈祥和母愛。

蕭月夜把嘴抿住,看見蕭夫人疑惑的表情,撅著嘴說:“娘吃一口,我吃一口。”

輕輕失笑,蕭夫人隻能按照兒子的意思,自己吃一口後,再盛給他吃。

兩個人都餓了很久,所以一共吃了三碗才飽。把蕭月夜扶起來,在腦後支了一個靠枕,蕭夫人小心的喂他喝水。

“對了,娘,柔柔姐怎麽樣了?”蕭月夜忽然問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