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前世今生

(不怒新書混跡風流已經上傳,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捧場!書號36733)

“榮兒,奶奶不行了,你記住,以後要好好活下去。奶奶會在天上看著你的。”一間破舊的瓦房內,家徒四壁。在已經發黴的床上,一位衣著破爛,神情萎靡的老人正伸出雞皮糾結的右手。

九歲的榮兒哭著握住老人的手,搖著頭說不出話來。

“榮兒,你記住這句話:當墮落的靈魂被鮮血洗禮,當幽藍聖光重新眷顧神之棄子時,命運的雙環將會在那一刻重疊,雙星終將匯聚,紫薇必定會帶著諸神的賜福回歸!這隻瑪瑙手鏈你貼身放好,即使再窮再苦也不能丟失掉。知道嗎?!”說到後麵,老人的聲音已經接近厲喝,眼中閃耀著奇異的光芒。

榮兒急忙點點頭,接過那隻手鏈,放在自己的懷中。老人眼中流光閃動,似是不舍,最後黯淡下來,空留一聲悠遠長久的歎息。

手中把玩著灰蒙蒙的藍色瑪瑙手鏈,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少年倚在公園假山後麵,他頭上五顏六色,衣服怪異,此時口中正喃喃道:“奶奶,這個手鏈究竟有什麽秘密?”

正想著的時候,一聲大喊在身後響起:“榮哥,你果然在這。老大說晚上要去和風月街的人談判,讓你趕快回去。”

不動神色的把手中的手鏈貼身藏好,榮哥眼中流露出一絲厲芒,轉過身來,淡淡的點點頭。

黑道之間的談判無非就是靠實力說話,所以當兩方利益無法統一時,雙方人馬都一聲怒罵,便拿出隨身的砍刀,互相廝殺起來。

榮哥是道上很有名氣的混混,年紀輕輕,出手狠,心計深。

可惜,己方的人馬實在是太少了,誰知道風月街的那些雜碎竟然埋伏了人馬,看來今天真的要送命於此了。榮哥看著自己身上好幾道刀傷,心中微微嘲諷的說道。

就在他恍惚間,一柄亮晶晶的刀刃出現在他的眼前,熟悉的血紅將他視線全部都遮住。

死了也好,能見到奶奶了。他在意識快要消失之時,反而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動手的雙方人馬都不約而同的停下手,恐懼的傾聽著周圍若有若無的歎息聲。

一道隱晦的藍光在已經死去的榮哥胸前亮起來,是那隻瑪瑙手鏈。它逃脫一切物理定律,就這樣懸空漂浮在眾人的頭頂上,光芒大盛,詭異而又瑰麗,似是將人的魂魄也要吸進去。

幾個膽小的看到眼前此景,都忍不住雙腿打顫起來。

神秘的藍光慢慢的將這片胡同籠罩在內,所有人的身影都被它包圍在其中。

安靜!所有的車水馬龍的嘈雜聲就在這一瞬間,驀然的消失,周圍隻有著眾人深沉的呼吸聲。

“砰砰”幾聲爆裂聲響起,緊接著是淒厲的慘叫聲,幾個混混恐懼的發現,自己身邊的人,沒來由的胸口綻出血花,然後就倒地死掉。一個接一個,短短的幾秒鍾內,所有的混混全部都同樣的死去。整個地上聚集了豔麗的鮮血,全部朝著榮哥的屍體詭異的遊動過去。

那隻瑪瑙手鏈也飛到了榮哥的頭頂之上,輕輕旋轉著,幽藍的光芒將榮哥的身子籠住。那流動的鮮血形成一絲絲的細線,就這麽順著榮哥的腳跟處一直遊向了他頭頂上的手鏈,然後消失不見。

若有若無的歎息聲再次響起,漸漸的化成了一句低吟:

“當墮落的靈魂被鮮血洗禮,當幽藍聖光重新眷顧神之棄子時,命運的雙環將會在那一刻重疊,雙星終將匯聚,紫薇必定會帶著諸神的賜福回歸!”

。。。。。。

“夜兒,你已經八歲,要開始念書了。我會讓你柳姨教你識基本的字,以後再給你找個先生。”一個美豔少婦,穿著淡紫色的對襟褙子,頭上簡簡單單的挽了個般螺髻,也沒有什麽華麗的首飾,隻在髻上插了一隻木質的八寶攢珠釵,端莊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底下的小兒。

那小小頑童把頭發束在身後,身上穿的是一件窄袖緊身的粗布袍。他長得倒是眉清目秀,隻是眼波流動時那一絲狡黠卻直接告訴所有人,眼前這位小少爺可不是什麽乖寶寶之流。

“知道了,娘。”叫夜兒的孩童撇了撇嘴,卻也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又哭又鬧的。

那美豔少婦的眼中露出一點笑意,伸手把自己旁邊的茶端來,然後又捏起幾個糕點,遞給那小小孩童。

“中午吃飯的時候不知道跑哪去了,現在應該餓了吧。”

夜兒笑了一笑,朝著自己母親旁邊椅子上直接一坐,抓起糕點就往自己的嘴裏塞,然後猛地灌茶。

夜兒的母親看著自己孩子狼吞虎咽的樣子,也不說什麽。她的右手食指輕輕的敲打著椅子的邊緣,眼中有著一絲的戲虐之意,優雅的聲音再次出現:“柳兒,把夜兒以後學習的時辰安排說給他聽一下。”

在她身側一直立著一位侍婢,想必就是那柳兒了。她年紀看來起碼也有二十來多歲,臉上微微施粉,身上穿著一件嫩綠色的窄袖衫,整整齊齊,幹幹淨淨。

“好的,小姐。”她是個聰慧美貌之人,跟了自家小姐十幾年,自然知道小姐心裏在想什麽。微微一笑,就念了起來。

“每日卯時正點起床,卯時二刻開始念書,先開始學三字經。辰時正點休息一盞茶的時間,繼續念書。。。”

意料之中的一口茶水噴出,帶出漫天的糕點屑子,還有那不停的咳嗽聲。

忍住自己的笑意,柳兒急忙走過去,拍拍自家少爺的後背,看著小姐的眼神中透露著“又被你猜對了”的意思。

早在讓柳兒念時間的時候,夜兒的母親,那位優雅的少婦,就已經倒好了另外的一杯茶,現在正好遞在自己兒子的手中。

夜兒,全名蕭月夜急忙接過,一口灌進肚子裏,才算好多了。他心中快速的盤算了一下:卯時正點,就是早晨六點的樣子。天啊,六點就起床,簡直是要命啊!

他急忙臉上露出討好的樣子,乖巧的抱著自己母親的手臂搖啊搖,像隻可憐兮兮的小狗一般。

“娘啊,卯時正點天還沒亮呢?早晨沒睡好,對皮膚不好的。我不能害柳姨啊!”

自家的兒子連柳兒都知道是什麽性子了,何況做母親的了。美豔少婦忍住眼中的笑意,端正的說道:“夜兒前幾天不是說一天之計在於晨嗎?這麽快就反悔了啊?柳兒一直都是卯時就起的,你看她現在不照樣美豔動人?乖,就這麽說定了啊!”

蕭月夜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子,沒事那麽多嘴幹什麽?因為顯擺自己來自未來的優越感,結果被自己母親、這隻“超級老狐狸”抓住了‘嘴’柄,以後每天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就要過去了!

“小姐,你在孩子麵前說柳兒幹什麽啊?真是的。”柳兒似嗔非嗔的說道,眼波渺渺,要是一個男人看到了,估計魂兒也要被勾去了。

那少婦也不語,笑眯眯的摸著自己兒子的頭,慈愛的看著他撒嬌。

蕭月夜還想要進一步的用撒嬌來博得自己母親的心軟,就在這個時候,門外一聲敲門聲,然後很膩人的聲音傳來:“夫人,豔娘來跟你報賬來了。您在嗎?”

少婦眼中的慈愛頓去,臉色又恢複高貴淡雅卻又冷漠的樣子,而一邊的柳兒嘴角不屑的一瞥,又很快的把這表情收斂起來,恢複成一個丫鬟該有的樣子,朗聲答道:“稍等,我來開門。”

心中重重的歎口氣,蕭月夜知道這下是沒戲了。這個該死的老鴇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過來報賬,真是氣死了,活該一輩子當**。

他撣撣身上的糕點屑子,然後坐到椅子上,拿起上麵還剩的糕點,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哎喲,少爺也在啊。打擾夫人你們母親親熱了,豔娘真是該死。”人還沒到,濃烈的香氣已經襲來,嗆的讓人受不了。蕭月夜不給麵子的打了個噴嚏。

那豔娘穿的還不算太暴露,一件粉紅的對襟桃花輕紗,裏麵鬆垮的薄襖,身下是一件大紅的石榴窄裙,蓋住了鞋子。她走路時腰肢直扭,帶動的身上鬆垮部位春光外泄。不過對蕭月夜來說,一個老女人的春光,看了還真是長針眼。

柳兒不自覺的眉頭皺了起來,那美豔少婦倒是沒什麽,把所有的情緒都埋在眼瞼之下,一臉平靜。她伸出白玉般的素手,指著一個椅子,淡淡的說道:“豔娘先坐吧。柳兒,上茶。夜兒,自己出去玩。”

那豔娘臉上笑容堆積,皺起來的紋路把粉都快抖掉了,她用手絹輕輕擦擦臉,用那能膩死人的聲音說道:“謝謝夫人啊!這天還真是熱,少爺出去玩的時候也要當心點啊。”

蕭月夜哦了一聲,跟自己母親做了個揖,就快步跑了出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重生之金三角風...
6興明
7大唐順宗(唐朝...
8狗頭軍師
9贗品太監
10民國江山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

  • 龍騰原始

    作者:華曦  

    架空曆史 【已完結】

    穿越到石器時代,一把石斧,一根木棒,一個幾十人的原始小部落。建堡壘、提人才、攀科技、修水利、墾農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