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非官方 祈禱的旋律

“相信嗎?觀測幹涉本身就是如同魔法一般的存在,你的願望可以改變這個世界。隻要讓她聆聽到你祈禱的聲音,就可以創造奇跡,可以選擇你所期冀的未來!”



“嗯……我很幸福……”祈禱與思念,和花香一起融化在空氣中。

被這個世界所眷戀的公主,心底的希望激蕩起世界的悸動。在命運之樹的混沌枝幹上,淚水滋潤出一隻嫩芽,極速成長著,那是最具生命力的奇跡之葉。

“葉,雖然說許諾過的花園無法建成,也不必傷心到哭泣吧。” 時之河瞬間的永恒,因此再度流淌。

愛爾蒂米絲趴在琉葉懷裏,視線越過媽媽的肩膀,望向琉葉身後,然後笑起來,掙脫開媽媽的懷抱。“媽媽,媽媽也來了。”一邊喊著,小女孩跑了過去。

琉葉回過頭,看到了飄舞的花瓣後,一片溫暖的金色。臉上露出幾分喜悅,幾分擔憂,也快步走上去。“這裏風很大,沒關係嗎?不是說好在那家店裏等我們……”

“雖說在醫院躺了幾年,在你眼中我就如此弱不禁風了嗎?”唇角微微上挑,陽光般耀眼的女性撫摸著愛爾蒂米絲和自己相同金色長發,露出了驕傲與自信:“愛蒂,你覺得我有那麽脆弱嗎?”

“沒有的事,塞勒妮爾媽媽最厲害了!”小女孩乖巧的搖頭,然後撒嬌般摟住塞勒妮爾的脖子——在那修長的頸項上,有一道淡紅色的狹長傷痕。

塞勒妮爾抬起頭,得意的望著走上前來的琉葉,卻看到了對方眼角的淚痕。英氣的眉毛挑動一下,誇張的歎了一口氣:“都這麽大的人了,還和那個時候一樣弱氣……”

琉葉麵頰微微泛紅,輕輕搖搖頭:“觸景傷情而已……都是因為我的緣故,無法達成你的願望……”

“誰說的?我真正的願望,早已經達成了!”塞勒妮爾右手抱起愛爾蒂米絲,左手將琉葉摟進懷中。溫柔印上琉葉妃色的唇,將羞赧堵在舌間,良久。得意的宣布:“你看,我對歐若拉,完勝。”

“你和歐若拉閣下的戰鬥……”琉葉的耳朵都染成了赤色,掙紮了一下,卻沒有離開塞勒妮爾的胸前。與其說抗議卻更像嬌嗔“不要拿我當作戰利品!”

愛爾蒂米絲忽閃著漂亮的眼睛,淘氣的睫毛顫動了一下,幽幽的對倚在一起的兩位媽媽說:“媽媽,愛蒂也要親親!”

風鈴一樣美麗的笑聲,蕩漾。

…………

病房中,白樺木的房門再次被推開,幾位護士和醫生走了進來。檢查了儀器,確認顯示器上的電圖已經變成一條直線,對普拉斯妲說:“表層意識休眠,這說明藥物生效了,督軍閣下,我們馬上實施手術。”

紅發的肅政督軍點了點頭,凝視著沉睡的精致麵容,慢慢鬆開了握著歐若拉的手掌:“會順利的吧,手術之後歐若拉閣下就可以站起來了……”

“手術的風險性不大,請相信我們,督軍閣下。”醫生語氣肯定的說。

“沒錯,一定會成功的,因為閣下從來不會失敗!”普拉斯妲突然笑了起來,然後俯身在失去意識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冰蘭戰神啊,這種程度的傷怎麽可能將您擊倒?”

…………

奇跡之葉舒展著,成長著,整個世界之樹隨之煥發出新生的光芒。隨著奇跡的呼喚。一枝枝嫩芽含苞綻放。

人們是可以選擇自己所期望的可能性的,這就是姬的時代。

…………

九年前,四國嶼。

因命運而迷茫的雙子啊,你們對這個世界有怎樣的願望呢?

“我們的願望?我們的願望是毀滅……結束這一切……”

在毀滅這後呢?你希望和他們一起消亡嗎?

“我不知道……但是……但是首先要終結束縛我們的可恨陰謀,粉碎這個滋生悲慘的深淵!”

緊攥的拳頭,三人目琴音狠狠砸向厚重的玻璃罩保護的紅色按鈕。碎片將手掌刺破,鮮豔的血液滴落在暗紅的按鈕上。下一刻,琴音憤怒的麵容被一片黑暗所籠罩,下一刻黑暗被驅散,紅色應急燈亮了起來,大多數常規設備陷入沉寂之中。隻剩下冷光屏上跳躍的倒計時:五十九分鍾五十九秒。

另一邊。

特種科研區的黑暗之中,神之子紅色塗裝的AS和步兵組成謹慎的陣線,一步一步向前壓去,無數探照燈的光芒劃破黑暗,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入侵者的身影。

“這裏很快就要爆炸了,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恐怕連寫遺囑的時間都沒有了哦。”

二人目琴音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卻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無數子彈和脈衝向著出聲的方向撲去,槍膛中冒出的光芒甚至將大廳照亮了一瞬。然而就是這短短的一瞬,讓攻擊者的臉色變得蒼白,因為攻擊點完全沒有少女的身影,而是一排漆著易燃標識的液壓罐。

連後悔的時間都沒有,劇烈的爆炸和炙熱的火焰就吞噬了半個大廳,驟增的光芒致盲了追捕者的雙眼,生生將嚴密的防線撕扯出了巨大缺口。趁這個混亂的時刻,一個靈巧的影子一閃而過,再次匿入黑暗之中,隻留下少女頑皮活潑的清澈聲音:“抱歉,我還有約會,不能陪叔叔們玩了呢。”

琴音的耳機中響起了相同的女聲:“你還有五十五分鍾,移動路線已經發到你的便攜終端上。不要死哦。”

“你怎麽辦?將軍的房間在最下層吧?逃出去的時間夠嗎?”二人目琴音飛奔的身形頓了一下,露出焦慮的神色。

“正常的路徑是來不及了,不過呢,將軍閣下很顯然沒有玉碎的決心呢。”基地最下層,琴音走進隱藏在牆壁中的單人高速電梯,最後嘲弄的看了一眼將軍的屍體:“再見了,一條將軍。”

五十幾分鍾後,一個熾烈的光球騰空而起,比太陽還要耀眼百萬倍的光芒投射在四國嶼的土地之上。接著就是大地狂暴的震顫,強化混凝土路麵被輕易撕碎,比台風還要狂暴的氣浪將噸重的跑車如同樹葉一樣吹飛。

塵埃落定,兩名少女從翻倒的車子裏爬出來,帶著複雜的目光望向身後的蘑菇雲。

“結束了……”琴音失神的喃喃自語。“下麵,我們下麵應該去做什麽?”

“不要問我……自己的事情應該由自己決定吧。”另一個琴音,無論容貌還是失神的樣子都和前者一摸一樣。

“我的事情不就是你的事情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

“所以說,你問我該怎麽辦這種事情……和自言自語沒有什麽區別吧。”

兩名少女生氣的對視,如同對鏡揮爪的小貓。太陽漸漸的下落,何去何從的問題商討不出結果。雖然感到有些彷徨,但是並非一個人在承受,即使是兩個自己,也可以相互偎依。雙生的少女,十指交握,灰頭土臉,難掩美麗如同夢幻。

“總之,先去公路上攔輛車吧,總不能這樣在野外過夜。”

“嗯,好想盡快洗澡……攔車的事情交給你了。用你美麗的身體引誘路過的司機吧!”

“哎~~~?為什麽一定要我去攔車?”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要分這麽清楚嘛!”

琴音和琴音不停鬥嘴,沐浴在夕陽之下,相互攙扶,緩緩前行,成為的平線上的一點。

…………

九年前,北嶺行省禁獵區地下。

因仇恨而糾結的少年啊,你對這個世界有怎樣的願望呢?

“我死了嗎?你是誰?……引路的天使嗎?要帶我離開這個世界嗎?”

你已經沒有任何的眷戀,將離開這個世界視作自己的願望嗎?

“眷戀?……姐姐……好想再見一麵……”

胸前好麻,不時還會出現陣痛的感覺,腦海中一片迷霧,仿佛一切都是虛無。兩眼重如千斤,拚盡全力隻能張開一條縫隙。視野模糊,似乎漂浮在混濁的海底,隻能依稀看到幾個影子來回閃動,眼前還有幾縷漂浮的發絲,那是黑色的長發,和姐姐一樣……倦意襲來,世界又變得一片黑暗。

第二次醒來,似乎多少有了一些感覺,雖然無法支配自己的身體,但是能夠感受到皮膚上濕潤,是在水中嗎,為什麽沒有感到窒息?視線清晰了一點,隱約看到幾個白色衣裝的人影,仿佛打量貨物一樣掃視自己。“這個實驗體……一定要比上一個……改造成功的話,我們就……”斷斷續續的話語,微弱而模糊,根本聽不出實際的意義。

是生?是死?對此甚至開始懷疑。

雖然有時能夠看到、聽到一些東西,但是連彎曲一下手指的力量都沒有,事實上,連自己的手指是否存在都不知道。這樣下去……會瘋掉吧,好想念……好想念那溫柔的麵容……琉葉姐姐……救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幾天?幾個星期?幾個月?或者是幾年?終於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但是這並不是那種熟悉的親切,而是熟悉的憎恨……沒錯,這個聲音的主人是仇敵!是企圖搶走姐姐的惡徒!拚命睜開眼睛,將最凶狠的目光向那個青年臉上投去,卻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無力的瞪視被混濁的液體和厚厚的玻璃所阻斷。

“任平少將,這是您上次帶回來的那個,改造非常成功。通過她和那個叛徒的改造試驗,我們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喋喋不休的白衣老頭,一邊說一邊指指點點,情緒非常亢奮。

而年輕的少將麵色冰冷,仿佛在思考著更加重要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老頭的話。

但是老頭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反而越說越興奮起來:“通過這項成熟的技術,我們就可以隨意製造戰姬!以後,自由刑天的戰鬥力將大大增強,即使和共和國正麵戰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英俊的少將的表情顫動了一下,露出諷刺的笑容。“可惜……已經沒有以後了,無論是你、我、還是自由刑天,都沒有以後了……”任平沒有理會老頭的愕然,接下去說道:“她的痛苦因此地而誕生,也將因此地而終結。”

槍響,老頭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緩緩的癱到在地上,白色的外衣迅速被染紅。用盡全力伸出右手,指向少將。“任……任平少將……為什……”

“因為我必須要保護她,抱歉。”雖然說著抱歉,任平的麵容卻沒有任何憐憫的表情,手槍指向老頭的腦袋,毫不猶豫的扣下了扳機。

一向優雅謙和的青年化身為殺戮的惡魔,無差別的向其他白衣人開槍,這是毫無懸念的屠殺……混亂,喊叫,哭嚎,槍聲,仿佛回到孤兒院那個血與火的夜晚。

凶手,凶手!

無聲的呐喊著,卻沒有注意到束縛著身體的玻璃壁已經被流彈打出了一個裂縫,液體不斷從裂縫中滲出,慢慢流進老頭的屍體所遮蓋的排水孔中。

半小時後,雷翔中將麵色猙獰,手中的槍指著任平的腦袋,眼睛幾乎要噴出火焰,將站在麵前的青年燒成灰燼。“叛徒!你還有什麽要說的話嗎?”

任平仿佛無視中將的存在,出神的看著自己的右手,自言自語:“血腥味實在太重了……所以她才會拒絕我吧……”

這種態度讓中將更加暴怒,眼皮跳了一下,緊緊皺起眉毛,接著手槍怒吼著,拋射出凶殘的火焰,將一大片鮮血潑灑在巨型試管上。任平的軍裝迅速染紅,整個人背靠著試管癱倒下來。

“都是因為你,這個基地完了,自由刑天也完了!你以為可以輕鬆的死掉嗎?”雷翔獰笑著蹲下身子,將手指深深的掐進任平的肩膀,貫穿肩胛的傷口湧出更多血液。“我發誓!你在死之前一定會痛苦,會嚎叫,會哭著後悔自己背叛了我!”

因為疼痛,任平臉白的像紙一樣,肌肉微微抽搐,卻沒有發出一點呻吟。

“真是不錯的表情,嘲笑?輕蔑?”中將眯起了眼睛,手指如同鋼鐵一般堅硬,猛的一扯,夾帶著血沫,將對方呢料的軍裝生生撕下大片。少將結實的胸膛之在空氣中暴露了一秒,就被自己的溫熱血液所覆蓋。

“哼……想怎麽處置我隨你喜歡吧,一死而已。”冷汗順著蒼白的鼻梁滴在傷口上,苦澀的鹽分浸入血液之中。

“不過是一個被丟棄的私生子而已!你以為當年是誰收留了你!是誰提拔你器重你?”毫不留情的拳頭,在任平的臉上留下了一片青紅,嘴角也流出血來。“你能夠得到羅林的賞識,全部是因為我!你這個比婊子還要薄情的雜種……現在怎麽不擺出那種虛偽的笑臉了?”

雷翔激動的扯開自己的領口,仇恨的火焰在皮膚上蒸出點點細密的汗水。“背叛了我,還處處和我作對,今天到了應該償還的時候了!”

任平眼睛中閃過一絲厭惡,隨即咧了一下嘴,蒼白的麵色配上詭異的笑容,有一種說不出的嘲弄和諷刺:“多麽哀怨的口氣啊,堂堂中將怎麽仿佛棄婦一樣?話說回來,唯獨背叛你,讓我完全感受不到一絲愧疚呢。”

雷翔的手掌猛然停頓,然後緊緊的攥了起來,手背的青筋暴露,指甲掐破了手心。

任平笑意更盛,自顧自的說著:“知道我為什麽出賣組織麽?沒錯,就是因為琉葉,我喜歡她,我愛她,為了她我可以……”傷口的牽動讓任平停頓了一下,然後麵色蒼白的繼續說了下去。“為了她我可以……毀滅一切。你不是說她惡心、變態麽?可是在我眼睛裏……她何止比你美麗純潔百倍!不,將你和她放在一起比較完全是對她的玷汙……哈!”

“死吧!”雷翔突然捏住了任平的脖子,死死壓在冰冷的牆壁上。此時,哢的輕響,不被人注意,一隻閃爍著紅色指示燈的玻璃圓柱,悄然開啟了一點縫隙,雪白柔嫩的指尖,粘著幾縷濕漉漉的黑色長發,從縫隙中伸了出來,伸向掉落在地麵的手槍。

…………

回到九年後。

“歡迎光臨芙蘿拉甜點屋!”一名身穿女仆裝的少女微笑著走上來,漂亮的足以讓路過的男性因回頭而扭斷脖子。一頭柔順的紫色長發從背後紮成馬尾:“很榮幸為您服務,有什麽需要嗎?”

推門進來的灰發女子臉上沒有什麽表情,眼睛卻有些狐疑的盯著青年,思索了一會,突兀的問道:“我從什麽地方見過你嗎?”

紫發女仆從客人的領口裏看到了一條貫穿鎖骨的傷痕,顏色比頸項的皮膚稍深一點,很不明顯,顯然是險些致命的舊傷。微微欠身,禮貌的一笑:“如果曾經在什麽地方見過您這麽漂亮的小姐,我一定不會忘記的。”

灰發女子遲疑了一下,放棄了回憶。“我在這裏訂了蛋糕,打算在這裏給朋友的女兒慶祝生日。”

“啊,是朧小姐!” 芙蘿拉從櫃台後麵轉出來。手中提著一隻漂亮的禮盒“這是您的蛋糕。順便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店新來的服務生,叫紫。很漂亮吧!”

“非常迷人。”朧禮貌的微笑了一下,接過禮盒,下麵的話,輕聲自語沒有人聽到:“可惜是個男人”

朧轉身離開甜點屋,街上行人不多,幹淨的空氣中飄蕩著植物的清香。在露天的咖啡屋與塞勒妮爾回合時,意外的發現除了琉葉和愛爾蒂米絲之外還有一位陌生的少女。

這名少女衣著輕快,鴨舌帽上印著北嶺快遞公司的標誌。樸實的衣著難掩美麗和清新,這是如同新生的蓓蕾一般的少女。更加令人側目的是那頭黑色的長發,幾乎和琉葉一摸一樣。這所有人都愕然了一下,似乎在這名少女的身上找到當年那個懵懂少女的影子。

“是愛爾蒂米絲小姐吧?受人之托,為你送上生日禮物。” 黑發少女說著從身後的背包中取出一隻精美的禮品盒,光滑鮮豔的緞帶係成漂亮的蝴蝶。

朧卻發現,少女的閃爍的眸子不時停留在琉葉臉上,時間似乎因為窒息而停止了流失,她的嘴唇幾次微微抖動,都沒有發出聲音,垂下眼簾,睫毛掩住了泛上眼角的晶瑩。然後逃走一般的轉身向外走去。

“等等!那個……”琉葉反射性的站起身,手伸出去,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阻止少女的離開。肯定不認識這樣的女孩,為什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呢?琉葉感到一些尷尬,不知道應該說什麽好,塞勒妮爾也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黑發少女的身體頓了一下,沒有轉身,悅耳的聲音傳了回來:“禮物遞送完成,還有什麽事情嗎?”

“這是……誰送的禮物?”

“是一個男孩,他沒有說過自己的名字。”說完,少女衝了出去,留下表情複雜的琉葉。

塞勒妮爾輕輕拍了拍琉葉的手背:“是認識的人嗎?”

“不知道,但是似乎……很親切。”琉葉低下了頭。

“好漂亮!”趁大家沒有注意,好奇心作祟的愛爾蒂米絲拆開了神秘的禮盒,那是一件淡綠色的連衣長裙,白色的麵料和淡綠的點綴,初春薄雪一般純潔而不乏生機,如同聖堂的光輝下沐浴的小草。小女孩拿裙子在身上比了一下,小嘴又撅了起來:“什麽嘛!太大了……”

…………

黑發少女逃也似的離開了咖啡屋,快步的走著,然後慢慢變成了小跑,最後飛奔起來,在空氣中留下幾點晶亮,將陽光折射出七彩的光輝。

最後,少女在偏僻的小巷裏停了下來,背靠著牆壁喘息著,平複激動的情感。然後,一個身穿風衣的男人不聲不響的來到少女身邊。“禮物送出去了?”

黑發少女看厭惡的看了對方一眼,點了點頭。

風衣男子揚起頭,立起的寬大衣領下是一張英俊的麵容,略經滄桑,添加了一層成熟的魅力。“你姐姐沒有認出你?會不會感到有些失望呢?”男子不經意的看向少女起伏的胸部線條,以及纖細柔軟的腰肢,卻輕輕觸動了自己過去的感情,輕輕歎了一口氣:“這不能怪她,你的變化太大了。”

“你以為我變成這樣是拜誰所賜!?”黑發少女憤怒起來,閃電般抽出一隻指向性手槍,頂在男人的額頭上。雪白的牙齒緊緊咬在一起,好像隨時會扣下扳機。

“如果你喜歡,開槍吧。我不珍惜這本應消滅的生命,何況這條命本來就是你救的。”風衣下的男子絲毫不為所動。

黑發少女慢慢將手垂下,蹲下身子,雙手抱著自己的肩膀,似乎抽泣起來,但是沒有哭聲,隻是柔弱的身體不停抖動著。“我恨你……你毀了我的一切……但是正是因為你,我才能遇到姐姐……才能在今天再次看到姐姐……但是我仍然恨你!隻能相見卻無法相認……”

“對不起……”

…………

“啵”的一聲輕響,彩帶碎片滿天飛舞,陽光芬芳,甜點香韻,繚繞在一起。悅耳的祝福,醞釀出關於希望和夢想的回憶。跳躍燭光,被一口氣吹滅,真銀的餐刀切過奶油,將可口與甜蜜裝進了盤裏。“愛爾蒂米絲,生日快樂!”

是的,我很幸福……琉葉微笑起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機械女仆
3辣手小子
4末日之翼
5寄宿
6末世卡徒
7人途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