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節 昏迷的身影

“……本台報道:姬臨節事件中唯一逃脫的恐怖分子櫻井琴音,於昨日淩晨時分襲擊了共和國第一醫院,並造成數十人傷亡。行凶過程中,白廳軍團琉葉中尉與恐怖分子展開了殊死搏鬥,並再次將其擊退,製止了更大範圍災難的發生。雖然身負重傷,琉葉中尉仍然對歹徒展開了追擊,最終將窮凶極惡的櫻井琴音擊斃在北部市郊……”

“哼,製造出的英雄啊……”歐若拉關閉了新聞通訊,輕輕揉著自己的額頭,以舒緩連續兩天徹夜未眠所帶來的疲憊。然而心中的疑問卻越來越多,“那種射擊距離和角度,不可能是琉葉……難道,那個琴音費盡心思把對方從醫院抓出來就是為了在她麵前自殺?可是這也太不符合邏輯了……而且,為什麽任平能夠找到他們?……”

突然響起的通訊要求打斷了歐若拉的思考,長舒一口氣,同時穩定一下疑惑和煩悶的思緒。

“出什麽事情了?”

“閣下!琉葉的傷勢再次出現了反複,目前第二醫院正在進行緊急搶救……”

…………

綠茵的長廊,拂柳在春風中搖曳的舒展,高高低低的植物在綠化帶中沐浴著太陽的恩賜。共和國第二醫院的環境在整個東泉郡都是數一數二的,所以有很多病人在這裏療養。

但是現在,沒有一個病人有心情在庭院和花園中呼吸新鮮空氣,一片片金屬的反光給這裏蒙上了冰冷的氣息。荷槍實彈的治安警察在來回巡邏,不時還能看到WGG和AS四處遊弋。

“告訴治安局,讓他們把這裏的部隊撤離吧,隻留下少量便衣監視就可以了。”歐若拉看了看周圍緊張的醫護人員和病人。“恐怖分子不會再來襲擊了。這麽大的陣勢會引起恐慌的。”

“是,我立刻去通知。”普拉斯妲行了個軍禮,轉身離開了。

“琉葉中尉的傷勢怎麽了?上午的時候不是說已經好轉並蘇醒了麽?”不顧身邊醫生的滿頭大汗,藍發女子快步走向病房,然而語氣中卻充滿了冰冷。

醫生一邊硬著頭皮跟上去,一邊解釋著:“本來傷口已經粘合了,胸腔內的積血也都清出了體外,肺部破損也並不嚴重……但是聽值班護士說,琉葉小姐突然發起了脾氣,並摔打東西……等我們趕到的時候,發現由於劇烈的運動傷口再次撕裂了……經過搶救,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隻是有點發燒……”

歐若拉突然停下腳步,似乎發現了什麽有趣的事情。“哦?把當時的值班護士叫出來見我,我有話要問。”

過了一會,一個年輕秀氣的青年男子來到歐若拉麵前,身穿護士服,表情顯的非常緊張。

打量了一回,肅政督軍貌似平淡的開始詢問,然而言談中卻散發著無形的壓力。“琉葉中尉發脾氣的時候你在場吧,當時你在做什麽?”

“我……我沒做什麽,我剛剛進入病房就看到琉葉小姐臉色發白,然後抓起床頭的花瓶把視頻終端砸了……”青年護士說話磕磕絆絆,好像生怕恐怖的一等戰姬把自己撕碎。

“哦?當時視頻終端裏麵播放的什麽內容?”

“好象……好像是關於中尉她擊斃恐怖分子的新聞”

“我明白了,你可以下去了。”歐若拉厭惡的揮揮手,好像對這個懦弱的男子非常不滿。“另外,讓醫院給琉葉中尉換個女護士進行護理!”

為什麽會對這個消息如此激動呢?雖然內容不實,但是這樣毛糙和急躁也太過分了吧……沉思著,總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

這時,一陣悅耳笑聲從遠處傳來,笑聲的主人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子,一頭波浪狀的金色長發隨著前行的步伐陣陣晃動,並反射出刺眼的光輝。高挑的眉毛透露著無比的高貴,清晰的唇線勾勒出狂放和驕傲的角度。

金發女子來到歐若拉麵前,四散的耀眼讓隨行者和花朵都失去了自己的容顏。而肅政督軍如同透明的寒冰,即便在麵前的光芒下仍然保持著冰冷和沉靜。

“哦嗬嗬嗬嗬~~~~,想不到歐若拉閣下竟然如此關注一個病人呢,莫非肅政部最近很清閑麽?”來者毫不內斂自己的感情,笑聲坦率而不做作。調侃的眨了眨藍色的眼睛,然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莫非……嗯嗯,難怪歐若拉閣下仍然沒有男友。”

歐若拉的眼皮跳了一下,依舊神色冷漠。禮貌的微微欠身:“大執政官塞勒妮爾閣下,在下隻是為了收集恐怖分子的情報而來,並無他意。”

然後嘴角勾出針鋒相對的弧線。“不過……大執政官親來探望,似乎並不是因為公幹吧?不過,聽聞閣下已過花信之年(注一),也未曾與任何男**往……莫非和琉葉中尉有關?”

“哦?你覺得共和國之內,有能與我相配的男性麽?”被道破年齡的塞勒妮爾並沒有生氣。隻是淡然一笑。“即使算上我所知道的女性,能夠與我相配的也隻有你而已……”

塞勒妮爾笑容變得曖昧起來,伸出手向對方的臉上慢慢摸去。歐若拉終於無法按耐,輕輕側身閃過襲來的手臂。

“大執政官閣下說笑了,輕自重。”依然冷靜,但冰山已因激動崩碎了一角。

“哦嗬嗬~報複一下而已。”發出得逞的笑聲,回過身去,“放心吧,我對你這麽寒冷的人沒有興趣。堅冰這種東西,就和你的聖羅蘭一樣,危險……而脆弱。”

“聖羅蘭決不會在斬碎它的敵人之前被打倒……相信我的能力吧,塞勒妮爾閣下。”歐若拉意味深長的回答,堅定的目光直視著背對自己的女子。

“很好,這樣戰鬥才不會無聊啊。”金發大執政官瀟灑的邁步前行,爽朗的聲音遠遠傳來:“歐若拉閣下,既然來了,就一起去看看我們的戰鬥英雄吧。”

病房中,琉葉躺在床上,手臂上紮著輸液的針管。兩個吊瓶緩慢的將不知名的藥物注入虛弱的身體中。一大堆觀測儀器不停的顯示出複雜的數據,而所有這些數據都說明這位少女的狀況並不良好。

看著對方每一寸皮膚都由於發燒微微泛紅,而嘴唇卻沒有一點血色,同時還喃喃自語的說著沒有邏輯的胡話,歐若拉問身邊的醫生。“這就是你說的有點發燒?”

“雖……雖然看起來狀態很不好……但是確實已經脫離危險了,這是外傷後正常的現象,隻要退燒很快可以恢複健康的。”醫生努力的解說著少女的病情。

而琉葉,似乎也察覺到房間裏的動靜,勉力的掙開雙眼。腦袋沉重如同鉛球,視線模糊而動搖,麵前三個身影重疊著交錯著旋轉著飛舞,頭頂的燈光無限迷離,思維也一片混亂……

…………

“菲碧!我通過考核了,很快就能加入自由刑天了!”黑發的少年跑向樹下的金發女子。“偉大的理想,讓我來實現吧!烏托邦,我能夠看到,他就在不遠的前方等待著我們!”

“看你激動的。”金發女子愛憐的擦了擦少年臉上的汗水。“不過,還是恭喜你了。”

金發女子跪坐在樹下,讓對方枕著自己的膝蓋。“你呀,怎麽這麽大了還和小孩子似的……”

“誰是小孩子啊!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劉燁中尉,殺敵無數,拚酒無敵!哪裏象小孩子了?”

“這也拿來炫耀……”金發女子發出一串輕笑“燁,我的意思是你應該更成熟沉穩一點,否則無法成為真正的自由戰士的。”

“菲碧已經夠沉穩了,如果我也很沉穩那麽不是會很無趣麽?”少年不以為然的換了個姿勢。“嗯,好舒服……讓我這樣睡一會吧,一會叫醒我……”

…………

琉葉視野逐漸清晰,金發的女子微笑著,那是熟悉的美麗麵龐。

“琉葉,醒來了嗎?”

塞勒妮爾看著病床上的少女,驚訝的發現對方朦朧的眼睛恢複了清明,仿佛無盡的委屈中看到了一線曙光。淚水無聲的湧出,病弱的身體猛的抓住自己,全然不顧胸口繃帶上再次滲出血跡……

無限期待的顫抖的聲音:“菲碧……我好想你……你是來接我離開的麽?……”

幾聲驚呼,眾人圍上去,發現病床上的少女已再次陷入了危險的昏迷,緊握的拳頭,卻死死的抓住了大執政官的手腕……



注一:花信之年,指女子二十四歲的年齡,這種稱呼方式流傳自東亞某古老的文明。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機械女仆
3辣手小子
4末日之翼
5寄宿
6末世卡徒
7人途
8星際屠龍戰士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