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神秘的泗水村

 第二十九章神秘的泗水村

  泗水村是個四麵都是山,山腳下有小溪的村莊,這裏種著高高的玉米棒子。

  整個村子被月光籠罩著,一邊的寧靜。

  村口一個殘破的石碑,倒在地上,石碑上麵模糊著有兩個字,靠著月光的餘輝,還能看的清楚上麵寫著泗水兩個字。

  想來,這個村就是泗水村。

  淩晨三點,天還沒亮,這個時候是人們睡的最熟最香的時候,萬物皆靜,一片死寂。

  任天行感到背後的腳步聲停止了,回頭一看,金金臉色閃過緊張之色,狐疑的看著四周。

  任天行沿著金金的眼光,向四周看去,他知道金金膽子不會這麽小,停住腳步一定會有所發現,隻是自己似乎沒有聞到屍王的蹤跡,一路沿途而來,那種淡淡的香味逐漸變到,到了此處,線索已經中斷。

  不過,他的直覺告訴他,走這個方向,一定能找到屍王。

  金金嘴裏緩緩說出了三個字:“不對勁!”

  任天行看了四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目光留在金金的臉上,看看金金為何說不對勁。

  金金緊張的握緊了手上的弓,說:“這地方太安靜了!”

  這麽一說,任天行明白了過來,是啊,怎麽自己這麽大意,沒有注意到。

  這村雖然不大,但是遠看也有近百戶人家。在農村,千古以來一定存在的是狗,一定有人養狗,而且養的人還不少。

  養狗可以防盜,可以給自家看門。兩人進入村子裏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甚至連蟋蟀的聲音都很難聽得到,更不用說是狗叫。

  難怪金金說不對勁,沒有任何聲音的安靜,無形中給人心裏造成了一種很大的心裏壓力,金金一臉冰冷,說了一句話:“這地方就像是一個墳墓!”

  兩人相互的看了一眼,他們仔細的打量著這個村莊,整個村莊,幾乎有沒有活氣,除了有限的幾戶人家有點燈光,其他的全部都是一片黑暗。任天行數了數有關燈的那幾戶,一共有7戶。

  最近的一戶,似乎還是大戶,門口有一棵大樹,還有個院子。

  雖然氣氛有點詭異,但是對於任天行來說,連僵屍都見過了,還怕什麽。

  帶著金金,兩人往最近的一戶走去。

  院子裏有一盞燈亮著,分不清是電燈還是煤油燈,雖然亮著,但是卻是非常的弱。

  任天行拍著這戶人家的鐵門,當當聲響,在深夜中顯得額外的大聲。

  “有人嗎?”任天行拍了鐵門之後,還大聲的叫了幾聲。

  “有沒有人!”

  叫了好半響,沒見有動靜,任天行嘴裏不禁罵道:“媽的,都他媽聾子,這麽大聲居然聽不見。開門!”

  “好臭!”金金捏著鼻子大呼,任天行無奈的搖頭,可能有死老鼠在附近,農村就這樣。

  任天行看沒動靜,退後了幾步,看了一下院子的四周,想越牆而入。

  身子在退後的時候碰到了門口旁的那棵樹,任天行停了一下,無意識的用手去扶了一下。

  手不經意的碰到了一毛茸茸的東西,一種冰涼的黏稠液在自己掌心,急忙身手縮了回來。

  低頭一看自己的手,是血!

  任天行急忙轉身,一看,那一幕不禁讓他愕然。

  樹幹上從上到下,都掛著毛茸茸的東西。

  應該不是說掛,是釘著。

  “別看!”任天行的這突然的轉身讓金金好奇的看了過來,任天行用手掌擋住她的眼睛,喘著急促的氣說:“轉頭過去,別看!”

  金金嘟著嘴,哼了一聲,把頭轉了過去。

  任天行定了一下神,看了一下那毛茸茸的東西,借著月光仔細一看,上麵是一隻隻的麻雀,被人用釘子把它們釘在書上,腳上還掛著一條的布條。

  如若是一隻,充其量也就是小孩子貪玩,但是這絕對不是小孩子貪玩。

  整棵樹身,幾戶都釘滿了麻雀,散發出一股惡臭,有的麻雀已經幹癟了。

  最奇怪的是,在樹幹下麵,擺著三個小壇子,上麵插滿了沒有燒盡的香燭,幾張黃色的紙張零零散散的在腳底下。

  任天行彎腰拿起了一張,那黃色的紙上麵有好幾個排成規律的洞。這是紙錢!

  看這模樣,這裏應該是一個祭壇!

  背後傳來一聲驚叫,任天行轉過頭一看,金金扶在門口旁邊,低著頭捂著嘴在幹嘔。

  “都叫你別看了!”任天行歎了口氣,金金幹嘔了幾下,抬頭正想反駁任天行,突然見看到院子裏有異樣,急忙招手。

  有人!

  任天行正想叫,見到那人影之後,聲音在嘴裏活活的給自己吞下去了。

  那個人影被院子裏的那盞燈映照在牆上,弓著腰,手上拿著一樣東西往自己嘴巴上送。

  一下,兩下,一邊撕一邊咬。動作不緩不慢,但是在她們眼裏,每一個舉動,都這麽的詭異。

  那盞燈下的人影似乎發覺有人在偷窺他,頭微微轉了一下,兩人被這動作弄的頭皮發麻。

  那人影漸漸站了起來,一隻手提著他之前撕咬的東西。

  那東西被提的時候搖晃的擺動著,這是什麽?

  逐步逐步的走出院子的一側,那人兩眼往任天行他們一看,之後傻笑了一聲,兩隻死魚的眼睛瞪著金金,滿嘴的血跡,嘴角還有一坨毛。

  一個年近四十的女人,她手上拿著的居然是一隻雞。

  兩人心裏一個寒顫,這人之前居然是在吃活雞。

  半夜三更,在這個充滿詭異的村莊,一個人在院子裏撕咬著活雞,無論是何人在此情此景下,都會不寒而栗。

  任天行雖然當了這麽多年的警察,特種部隊出身,經曆過無數次怪異的事情,就連僵屍也不覺得畏懼。

  如今見到這情形,一陣恐懼從心裏升起。他感覺到呼吸非常的困難,幾乎要窒息。而金金,這位女瘟神,見到這場麵之後,驚叫了一聲,倒在他懷裏。

  這聲驚叫,在如此寂靜的夜晚,簡直是驚天動地。

  在他腦海裏,之後一個字,走!

  抱著懷裏的金金,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離開了這個院子,往空曠的地方跑。

  任天行感覺抱著金金跑了好遠,摔了一跤之後,兩人倒在地上。

  這一倒,金金蘇醒了過來,第一個反映抓著任天行的衣角躲在他後麵,兩眼向四周緊張的張望了幾下,之後才鬆過氣來。

  金金顫抖道:“這個地方好邪門!”

  任天行喉嚨響了一聲,顫抖的手不自覺的摸了一下腰間的那把槍,心裏定了一下。暗理說,如果是那些髒東西,任天行都沒理由怕,因為他身上有那把槍。

  有一句話:人嚇人,嚇死人!

  “什麽聲音?”任天行發覺不對勁,急忙翻身起來,看了四周。

  四周黑蒙蒙一片,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陰森森的。

  金金沒有任天行的聽力,雖然沒有聽見,但是還是緊張的抓著任天行的衣袖不放。

  任天行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當一個人使出全力帶著一個百斤重的人跑的時候,一定跑不了多遠,不管是體力還是速度。

  他們倆仍在村子裏。

  “沙沙”的聲音從四周傳來,任天行敏銳的直覺和豐富的經驗,讓他知道自己被圍了起來。

  那沙沙的聲音,仔細一聽,居然是腳步聲。

  不到一分鍾,遠處一群的人圍成一個圓圈,一步一步的走來。

  低垂著頭,兩手下垂,眼睛幽幽的看著兩人。一搖一擺的走著,那種神情,根本不是人所能發出來的。

  要不是這些人跟人一樣有呼吸,任天行還真以為是僵屍。

  “站住,什麽人?”任天行大聲的喝道,叫他們都站住,但是,跟他預料的一樣,這些人根本聽不見。

  金金牙齒打顫,說:“他們好像都不是人!”

  任天行在金金的耳邊低聲說:“等下你跟在我後麵!別走丟了。”

  這群人顯然就是村裏的村民,有的穿著內衣,有的一臉的汙垢,有的嘴角還有殘餘的血絲,各式各樣的向他們走來。

  金金右手早拉上了三根箭防備,任天行示意她,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傷害他們。

  一身材瘦小的老頭,兩眼直愣愣的看著,張開那口黑牙冷冷的笑,把金金當成了他的獵物。

  金金毫不猶豫,一把箭射了出去,三支箭離著十米多遠,呼嘯而去。

  一支箭嗖的一聲,射中了老頭的眉心,一股鮮血噴了出來,而周圍的兩個村民也分別被兩支箭給射中胸部。

  被射中眉心的老頭,倒地不起,而兩個被射中的村民,居然隻是後退了兩步,呆呆的望著胸前的兩支箭,用手一拔,連血帶肉給扯了出來。看了看手上的那把箭,送到嘴裏,用舌頭添著箭上的血。

  “走!”任天行拉了一下金金,看準了一個方向,急忙拔腳狂奔,金金在後麵尾隨。

  金金生怕自己落後,金金的跟著任天行。這方向是奔向有水的地方。

  隻是前麵被一層的人給圍住了,任天行沒有理會那群人,朝著背後叫了一聲:“跟我衝。”

  衝到那些村民的麵前,任天行淩空飛起了兩腳,帶著衝的力道和自己的勁力,踢在前麵的人的胸口上,那些人受力之後,前麵幾個紛紛倒下。

  倒下之後,任天行遊走在這些人之間,擒拿手,柔道,掃堂腿,眨眼功夫,從人牆裏開出了一條路,金金恰好跟著任天行,兩人衝破了人牆,往前麵一直的跑。

  背後的那些村民徐徐的轉過頭來,紛紛向任天行他們的方向走來。

  趟過了一條小溪,就是一叢密密麻麻的竹林,跟著竹林彎曲的小道走了不久,一個人影突然從前麵閃了出來。

  任天行被這群“莫名其妙”的村民追,全身繃緊,被突如其來的一嚇,一個自然反應,右手抓住了對方的脖子,猛的一提,活生生的把來人給舉了起來。

  來人手舞足蹈,兩手掰著任天行的手,隻是任天行那手猶如鋼爪一般,紋風不動,那人支支吾吾的叫了起來,含糊不清。

  “是活人!”任天行心裏一驚,急忙把他給放了下來。要說整個泗水村那些人都是死人,這個人絕對是活人。

  這個活人有正常人的體溫,有正常人的反應,會罵人,還會打人。

  所以任天行被打了一拳。

  那人沒料到任天行不躲避,打了一拳之後,不禁楞了一下。這一拳似乎讓他解氣了不少。

  之後操著一口地方嘰裏呱啦說了出來。

  “他要我們跟他走,他說這裏不是人呆的地方!”金金做了一次翻譯,任天行驚訝道:“你聽得懂?”

  “別忘了我是本地人!”

  任天行點了點頭:“問問他要去哪裏,那村子裏的人為什麽都成了那樣。”

  金金用當地方言問了那人,那人看了任天行一眼,落下一句話,不再理會任天行他們,轉身就走了。

  “他說要我們先離開這個鬼地方,來不來隨便你,希望啊古拉神保佑你。”

  “啊古拉神?”任天行不禁楞了一下,這是什麽神?

  看來要揭開這裏的迷,就要問清楚了。

  “金金,去問問他,看能不能找點線索。”任天行和金金兩人追上了那人,想著一邊走一邊問他點東西。

  一股淡淡的腥臭從前麵的那座山傳來,任天行臉色一變。

  金金回頭問了一句:“怎麽了?”

  任天行冷冷的吐出一句話:“屍王在附近!”

  

  說明一下:上周至今,由於工作原因,時間不足,因此影響到了寫稿,希望各位朋友能夠體諒一下。

  由於本人不是職業寫手,有正常的工作,所以寫稿也隻是一種個人愛好,能得到大家的認可,我心裏十分的高興。

  唯一不足的是,時間上的安排,因此稿件有可能不能及時更新或者完稿。

  做IT行業的都比較累,而且加班加點是正常現象,有些時候明明很累了,但是想著大家第二天還在等著看,就算是累,也會堅持寫完一章。

  但是人畢竟是人,不是鋼不是鐵,就算每天堅持從11點寫到半夜三點,也會有累的時候,這個時候,基本上抽煙喝酒已經不能解決累的問題,就算是咖啡,也不敢喝,第二天還要上班。

  本書QQ群:18344416喜歡的朋友一起來聊天。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畫屍人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