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挑戰心魔 (下)

第三十七章 挑戰心魔 (下)

  “高手的標誌是什麽?高手的最重要標誌就是力挽狂瀾,而不是錦上添花。”



  這句話是中場休息時在段風揚腦海裏出現最多的一句話,這自然也是Dancer教導他的寶貴經驗。



  場外的Dancer此刻也是暗暗著急,他堅信段風揚有足夠的能力對付林一,但卻沒有足夠的心理來擺脫林一對他的心理計算,這一點才是最可怕的,時至今天,就算此刻Dancer他自己親率Lucky上場恐怕也無法擺脫這種厄運。



  凝注著體育館的屏幕,Dancer歎了口氣,默默點燃一支香煙,神思飄到了遠方。



  自北京WCG後,L確實變了很多,正如Dancer自己也改變很多一樣,他們的改變不是因為賽場上的失利,而是來自生活的變遷。



  他深深的相信,一個物質生活充裕,愛情友情美滿的CSer與一個命運悲慘坎坷,無辜無助無人同情的槍手那絕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CS風格,因為不同的思想會決定不同的CS發展路線,這個道理好比不同的命運會讓人有不同的人生結果一樣,至於兩者之間誰是王者之道,誰是偏門怪才,他也不清楚,但他想過,如果有一天有一個人能把這兩者都結合起來,那麽這個人在CS裏還不無敵於天下?



  而那個人肯定不是自己,因為自己的年華已過,過去的事實證明他與L一樣,他們都是那種在社會底層而苦苦掙紮奮鬥的人,如果沒有CS這個光環,他們也與其他普通人一樣,一輩子都過著碌碌無為的生活,所以他選擇了段風揚作為他的唯一一個徒弟,他要把自己一生的經曆告訴他,要把自己一身的CS本領傳授給他,要自己那個遙不可及的夢告訴他,讓他代替自己去完成,去實現。



  在他所有的對手之中,L是唯一一個值得他尊重而又畏懼的人,還有4S,還有Wind,還有整個MDK,因為他們是他夢想道路上最大的絆腳石,如果他連MDK都無法戰勝,那就別去想問鼎全國,衝出亞洲了。



  想到這裏,Dancer仍有些遺憾:段風揚也許能戰勝林一,但絕不是現在。



  因為現在,下半場的前三局已經過去了,C4此刻被Pro打成了縮頭烏龜,整個AB區的防線一次比一次退後,現在已無路可退了。



  CS裏,士氣是個不可忽視的因素,因為士氣會常常讓人打翻比自己更強大的對手,在已經進行的前幾場比賽中Tercel打敗LOST,KongTa戰勝DNA,憑借的就是一鼓作氣的士氣,但現在看C4目前的士氣,隻能用頹廢來形容了。



  “我真的有點不明白。”餘溪忽然道。



  李莉笑道:“說吧,什麽不明白的,讓我來指點指點你。”



  餘溪道:“你看C4的那個Ko,他上半場的前幾局特別猛,但下半場他好象也不差,而且每次都還是先開槍,並且都擊中老哥了,為什麽老哥總是能先把他殺了呢?”



  李莉搔搔頭,道:“也許因為他看見林一比較帥,所以舍不得殺他。”



  餘溪笑道:“你這也算指教我?哈哈!”



  卓雲忽然道:“這就叫用槍在於誠?”



  餘溪愕然道:“誠?什麽誠?什麽槍誠,別說得那麽高深好不好?”



  卓雲猛然想起那次林一與江航談論槍械的情形,道:“槍的最高境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你看剛才這一局,明明Ko可以殺了林的,但他偏偏還是被林的沙鷹爆了頭,這就在於誠,心無雜念,胸懷坦蕩的人就算比你後衝出來後開槍,你照樣抵擋不住。”



  餘溪道:“我明白了,C4他們接連輸了這麽多局,Ko自然心裏沉不住氣了,所以就被老哥先槍斃了。”



  卓雲道:“這解釋雖然不太好,但意思已很接近了。”



  比賽終於白熱化了,雙方都陷入了僵局。



  從第四局長槍局開始,C4的防守立即有了很大的改觀,尤其是中路,可以說是滴水不露,無論是慢推戰術,還是多點騷擾,或是狂衝濫炸,Pro對C4防守的中路愣是無法突破。



  無奈之下Pro都是依靠江航的AWP開路,慢慢的拿下B區,而C4卻沒有一個專職狙擊手,每次從CT基地去B區支援,C4的隊員不知吃了多少次這把AWP的虧,這把AWP不準,不狠,不穩,但就是太快,快得讓人幾乎沒辦法反應,隻聽到槍響,人就倒了,再向對麵一看,一個人影都沒有。



  段風揚氣得咬牙。



  “RushB區!”



  聽到這個命令,C4的所有人都吃驚的看著段風揚。



  C4可說是幾乎從來不Rush,再則是這一局是長槍局,長槍局Rush是個什麽概念,那是一個初學CS的戰隊才會有的表現,一種近乎於弱智的愚蠢衝動。



  但段風揚卻不這麽認為,他認為這是最好的辦法,因為這辦法絕對不是林一可以猜得到的,隻要是對手意想不到的辦法,那就是好辦法。



  在觀眾們緊張的注視中,HLTV上的十個圓圈迅速在B區長長的通道靠攏交火。



  這次Rush,林一與段風揚都各自吃了一驚,兩人均想:他居然也Rush。



  不過這次短兵相接,Pro終於吃了虧,雖然沙曼三人久在LOST訓練非常默契,但林一與江航就沒有她們那樣做得漂亮了。



  Pro衝在第一個的是江航,他的AWP才一亮出就直接硬生生的吃了C4四顆手雷一顆閃光,同時被閃白的還有林一,林一反應很快,即使是白屏仍然蹲下下意識的向B區門口掃射,他的這通掃射沒有傷到C4的任何一個人,反而把江航掃了個爆頭,因為江航白屏後胡亂開了一槍便向前亂蹦亂跳,他本來的意圖是自己左右反正也是一個死,還不如跳出去吸引火力,為隊友贏得機會,結果……



  “老子的AWP呀,加上盔甲手雷沙鷹都是七八千塊錢的裝備了,你誤殺了我要減去三千塊,這一下咱們就損失了一萬多塊錢。”江航罵道。



  林一倒在地上苦笑著:“這筆帳你倒算得清楚。”



  又是一陣火並,槍聲響過,硝煙散盡,雙方又形成了1V1的局麵,Ko Vs 沙曼。



  江航心裏砰砰直跳,不知道為什麽,自己每次身處險境自己都有種莫名的刺激感與興奮感,而每次沙曼陷入危險他卻有種擔心與害怕,他忍不住扭頭看了看旁邊帶著耳機的沙曼,她的表情是那麽專注,眉毛已輕輕挑起,一副永不屈服的表情。



  “難道我喜歡上她啦?”江航心裏苦笑著。



  “噠噠噠!”雙方都隔著B區厚厚的牆壁進行穿射,因為兩人的HP加起來都沒有超過20點,兩人都不敢輕易出擊。



  “噠!”一顆子彈穿到了沙曼的身上,沙曼的HP立即降為1點了。



  江航的心都差點跳了出來。



  “噠!”一顆子彈也穿到了Ko的身上,Ko的HP直接變為0消失。



  “好!”所有人歡呼開來。



  “不錯!”仇天點點頭,陸月馨的臉上終於也綻開了一絲笑容。



  林一笑了:舞者,你的徒弟已經很不錯了。



  Ko的臉色沉了下去,這是第七局了,他們現在還一分都還沒有拿到,如果對方再拿一分,衛冕冠軍恐怕要成“慰勉冠軍”了。



  段風揚的臉色依舊,很平靜的說道:“各位,也許我們今年拿不到冠軍了。”



  聽到這句話,Ko等人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在C城他們C4參加的比賽大大小小都有好幾十次了,什麽樣的場麵他們沒見過?什麽樣的困境他們沒有反擊過?



  現在段風揚說出了這句話,他們隻覺得全身一陣無力。



  段風揚繼續道:“不過,拿不拿冠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不能任他們宰割,就算輸也要輸得漂漂亮亮,我們要讓他們記住我們的名字。”



  “好!”眾人齊聲回答著,聲音整齊洪亮。



  下半場的生死勝負局來了。



  Pro全副武裝,C4隻能咬牙買一把M4,其他人則是清一色的全甲加手雷閃光。



  “放他們進B區,咱們等著!”段風揚咬牙道。



  他已經算死,Pro一定不會攻擊中路,他了解自己一方中路固若金湯的防守,B區與A2是Pro唯一可以得分的區域,但是這一局裝備上已經吃了虧,他們不能冒險死守。



  果然,Pro一行人的身影如期出現在B區。



  看著空蕩蕩的B區,林一有種異樣的感覺。



  怎麽回事,難道C4的人放棄了嗎?林一知道這一局C4的經濟非常吃力,而且也是最後一局。



  “埋包,江航,你去B洞口防守中路,其他人到CT基地去阻截他們。”林一還是有些不放心。



  “The bomb has been planted”C4終於放下,無數人的心也隨著那滴滴聲漸漸跳了起來。



  而這時,C4的所有人才從A2樓下一擁而下,他們不知道B洞口處此刻有一把AWP正等著他們。



  “砰!”AWP開火了,這一槍幾乎讓C4所有人陷入了深淵,因為他們唯一一把代表希望的M4被擊落在中路的斜坡上了。



  “砰!”又是一聲AWP槍響,這次倒下的是GDK,但江航的槍口卻顫抖起來。因為他在狙擊鏡裏看到這次同時跳出來揀槍的是兩個人,其中GDK分明是掩護Ko而故意出來吸引江航視線的,這種以人換槍的辦法雖然很悲壯,甚至有些愚蠢,但卻無疑讓人尊敬。



  GDK雖然掛了,但C4卻重新拾起了M4,重新拾起了希望。



  隻要有希望,他們就不會停止前進,隻有前進,他們才會有希望。



  江航終於掛了,掛在Ko的M4下。



  歡尋的閃光閃白了江航後,Ko的M4沒有讓自己隊友為自己白白犧牲。



  段風揚迅速揀起了AWP,道:“快!”



  三人火速衝向B區,C4的預警聲急促的響著。



  段風揚扔掉自己身上最後兩顆閃光後,Ko兩人不要命的撲上了B區爆破點。



  “啊”的連續兩聲呼聲傳來,段風揚的心沉了下去——Ko與歡尋不甘的倒下了。



  CT基地四把AK齊刷刷的瞄準著B區,而且角度瞄得很小很死,可以說匪徒們來一個死一個,來一雙死一雙。



  但段風揚並沒有歎息,他猛的閃出,開鏡,扣動扳機。



  寧夕藍應聲而倒。



  隻見段風揚退後,再閃出,再開鏡。



  這次中槍的是沙曼。



  段風揚的閃狙自然不能與江航的速度相比,但沙曼偏偏就是避不開。



  這技術他還是在這場比賽中從江航身上現學現賣的。



  “滴滴滴。”C4的聲音已經響到了極限,距離爆炸不過刹那,距離Pro的勝利也不過刹那。



  “撤!”林一命令道,他知道段風揚就算殺光他們五人也無法挽回C4的敗局了。



  段風揚換出小刀,冒著於美亞的AK火力終於衝上了爆破點,他甚至一路扔掉了自己的AWP與手槍,不顧一切的踩在C4上拆彈,他似乎忘記了CS裏,拆彈的時間是固定不變的,不是扔掉了槍雙手就可以加速拆彈;如果是在現實裏,憑他精誠所至,也許會金石為開;如果是在現實裏,就算是林一他們把槍抵著他的腦袋他也會拆下去。



  這是什麽?也許是對勝利的渴望,也許是對CS的執著,也許是他心目中的信仰。



  林一與於美亞呆了呆,他們實在沒想到他竟然如此頑強,明明知道自己已敗了,而他還堅持去拆彈。



  全場觀眾似乎也被段風揚永不放棄的舉動感染了,無數人都呐喊著:“C4,C4,C4!”



  解說員激動道:“C4雖然失敗了,但他們永不服輸的精神值得每一支隊伍學習。”



  “真正的警察就應該是這樣!”仇天感歎道。



  “轟隆!”



  C4巨大的爆炸宣告了Pro成為了這一屆聯合會杯的冠軍得主。



  沙曼三人立即站了起來,激動的擁抱著。



  林一與江航對望一眼,淡淡一笑,並沒有眾人想象中那麽激動,他們兩人什麽樣的大場麵沒有見過?



  場外的Dancer轉身邁開了腳步,口中喃喃道:“不錯了,能在L身上取得七分已經很不錯了。”



  場下早已是掌聲一片,歡呼聲無數了。



  餘溪把自己的手都拍紅了,白華則盯著那塊寫了13萬人民幣的大板子眼睛發直。



  解說員道:“各位觀眾,C城大學2003年的聯合會杯CS大賽第三屆冠軍今天終於誕生了,他們就是來自中文係的——Pro戰隊。”



  “好!”



  “漂亮!”



  “哇,牛比!”



  觀眾一陣狂呼亂叫,呐喊聲口哨聲一片接著一片。



  但VIP房間裏,仇天,劉召JF的人不知道什麽時候都已經離開了。



  頒獎典禮很快就在鮮花與掌聲中到來。



  組織部長——一個模樣帥氣的男生把獎杯MVP與一麵寫有13萬人民幣字樣的大板送到了林一手裏。



  “哇!”場內一片山呼海嘯般的掌聲歡呼聲幾乎把屋頂掀起。



  “謝謝!”林一多少還是有些激動,他的意識裏,13萬可不是個小數目。



  組織部長笑了笑:“這是你們應得的,希望你們繼續努力。”



  一行記者終於通過了保安的攔截衝入了台上。



  “請問,你們這次奪冠獲得了13萬的獎金,你們打算由此進入職業俱樂部嗎?”一個記者的手都快伸到沙曼臉上去了。



  江航猛的走上前,道:“對不起,這個問題還是得問我們隊長。”



  “你難道不是隊長嗎?”



  江航道:“恩,我不是,他才是!”說完指了指旁邊,他頓時愣住,林一不知什麽時候又溜了,而且是抱著那塊板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溜了。



  “林一呢?”江航悄悄問道。



  沙曼無辜的看著他,道:“他說他肚子不舒服,WC 去了。”



  江航:“我……”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