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無意相識

第九章 無意相識

  “我堅決不同意這件事.”Rain在別墅中央的大廳裏咆哮著.



  “你必須同意.”Rain的父親臉色陰沉得出奇,“這樁親事你可以不同意,但你的年齡已經不小了,而且對方家的父母與我是生死至交,在你很小的時候我們就把兩家這門親事定下來了。”



  “那是你的事,關我什麽事?”Rain惱怒的說著,“要結婚你自己結去。”



  Rain的父親怒道:“我的話你敢不聽?”



  Rain道:“我不是不聽,我的事應該由我自己做主。”



  Rain父道:“你做主?哼!有本事你別找我要錢,別伸手向家裏要這要那的,你做主你就自己去養活自己。”



  Rain道:“我現在就是自己養活自己,我現在是OPK俱樂部的一員,周薪都有8000元。”



  Rain父冷笑道:“哼!周薪?我告訴你,你的周薪都是我發給你的,你們那個火鳥電子商務公司的OPK俱樂部我就是最大的股東與讚助商,你拿的薪水就是我給你的零花錢。”



  Rain立即愣住。



  Rain父道:“我告訴你,你是個男人就自己養活自己,不是男人就不要再開腔,別現在成天老是去玩什麽遊戲,不好好的去讀書學習知識,將來這門親事會給咱們家丟臉的。”



  Rain道:“我就是不讀書,那又怎樣?”



  Rain父立即大怒:“你說什麽,再說一次。”



  Rain道:“我說我不讀書,那又怎樣?”



  Rain父氣急敗壞道:“你,你,你給我滾出去。”



  Rain也發怒了:“好,這話可是你說的。”



  Rain立即衝上樓,很快背起一個挎包跑下來衝了出去。



  ……



  就這樣,Rain離開了自己的家。



  “什麽,你決定離開OPK?”K一聽這話,簡直想都不敢想象。



  Rain笑了笑,笑得有點苦澀:“天哥,別誤會,我是打算去C城讀書的。”



  “讀書?”K更加驚訝,讀書這個詞對他來說是那麽遙遠,又是那麽熟悉,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學校的時光,是那麽美好,但最後他還是義無返顧的選擇了電子競技這條路。



  人的一生總會有很多選擇,選自己愛的,愛自己選的。



  K歎息著:“Rain,想必這是你家裏的決定吧?”



  Rain點了點頭,這其實是她母親的意思。



  “Rain,你還是聽媽的話,先去C城大學念書吧,我都給那學校的領導聯係好了,過些日子我會想辦法讓你去參加比賽的。” Rain的母親語重心長的說道,她也知道家裏這個唯兒子完全是匹馴不服的野馬,她隻有妥協。



  Rain點了點頭,他可以和父親頂撞,但他絕不違背母親的意思,對母親,他從小就很尊敬。



  “Rain,你去吧,我尊重你的決定。”K拍了拍他的肩膀,歎息著,他縱有萬般的不舍也隻得尊重自己朋友的決定,“但我相信你會回來的,再說內地有很多的高手,到了那邊可以去好好學習,那個MDK就是從西南賽區出來的,到了那邊以後如果有什麽困難就打我的電話。”



  Rain也用力拍著K的肩膀,感激道:“還是你了解我。”



  就這樣,他來到了C大,他遇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卓雲,然後順著卓雲指的方向去找寢室,然後找老師,然後再去紀錄委員會填入學手續。



  而現在,他就站在學校門口中國銀行的提款機前看著銀行卡上的數字發呆。



  這張卡是他離開上海時姐姐悄悄塞給他的,上麵有人民幣三萬元,但是卡上的數字顯示隻有三百元了,原因是他到了西南地區這個城市就顯得很好奇,像個女生一樣到處去Shopping,一個上午下來,衣服買了一大堆,錢卻全沒了。



  “你是個男人就自己養活自己,不是就不要再開腔。”父親的這句話一直刺激著Rain。



  “不要就不要,我大不了打工去。”Rain經常在網站上看到大學生打工的消息。



  但是接下來的這幾天,Rain才知道打工說得容易,做起來就難了。



  他把學校內外的地方跑了個遍還是沒有找到合適他的工作,學校生活部的人推薦他去做家教,他沒去,不是沒去,是不敢去,他自己連高中都沒畢業還敢去教別人?校外的工作全都要求本地戶口,而他的上海戶口拿到C城來根本就是個暫住證。



  最後無奈之下隻有到學校旁邊的一家名叫一心的日本料理店做勤雜工,好在他自己在上海生活慣了,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老板才聘用他,一天80元的薪水,否則他真的隻有獨自在寢室鬱悶了.



  但第一天的工作就是洗碗端盤子掃地擦屋,幹了一天,Rain累得簡直差點趴下了,而這個時候他才知道,掙錢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但老爸怎麽就掙了那麽多錢呢?



  他想不通.



  揉了揉腰,他還是覺得酸疼,自己以前連續玩CS一天一夜都沒有這麽累過。



  “累了吧?習慣就好了。”林一在他旁邊抬著一個箱子瞧著他說道。



  Rain道:“唉,腰都快閃架了。”



  林一瞧了瞧他:“看你這情景,好象就是個大老爺們一樣,從來沒做過事。”



  Rain詫異道:“咦,你怎麽知道呢?”



  林一笑了笑,不再答話。



  Rain也無奈的笑了笑:“真是放著好好的生活不享受,出來受罪。”



  林一笑道:“這怎麽能叫受罪呢?你現在是自己靠自己的雙手在辛勤的勞動,是件很光榮的事情。”



  Rain怔了怔,許久才展顏道:“對,你說的很有道理,一個人自己養活自己無論做什麽都沒什麽可恥的。”



  他忽然就像想明白了一件很久都想不通的事一樣,在廚房裏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他開心的樣子,林一也笑了:“能這樣想就最好了,對了,瞧你也是C大學生吧,這店裏終於來了一個中國人,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



  Rain想都沒想幾乎就準備習慣性的來句“我就是OPK的狙擊手Rain”,但想了想還是改口道:“我叫江航,江河的江,航行的航,你呢?”



  林一道:“林一,樹林的林,第一的一。”



  江航大笑:“你這名字還真簡單。”



  林一道:“嗬嗬,我也是C大的學生,平時這店裏都是日本人,他們的語言我不是很懂,我瞧你今天剛來,日語說得很好呀,有空教教我。”



  江航道:“沒問題,那以後你每天幫我多洗幾個盤子就OK啦!”



  林一剛準備回答,門口就傳來了山田光子的甜美聲音:“林一君。”



  林一抬頭:“你好,山田同學。”



  山田光子穿著白色的和服,頭發挽成了一個S型的發髻,看上去格外動人嫵媚。



  江航又呆了呆:“呀!都說C城的美女是全國第一,確實名不虛傳呀。”



  山田光子向兩人微微一揖,然後就走到林一身邊,手裏拿著一張濕毛巾輕輕的擦著林一額頭上豆大般的汗珠。



  那動作輕得就像是在嗬護頑皮的小孩子,那表情就像是在深情脈脈的看著自己的愛人一樣。



  林一手足無措,江航卻徹底呆了,突然想到她是老板的侄女,他忍不住用日語問道:“你們是戀人嗎?”



  山田光子猛然一愣,他沒料到這個中國男孩竟然會說他們日本的語言。



  她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江航哈哈大笑,又道:“厲害,厲害,想不到老板的侄女居然和他是戀人。”



  山田光子道:“江航君,林一是我的同學,我們並不是戀人。”



  江航道:“哈,是嗎?難道你們不是戀人,是情人嗎?”



  林一一臉迷茫的看著他們兩人:“你們,在說什麽?”



  江航立即向林一用漢語說道:“她說,她想向你求婚,但她不好意思開口,就由我這個媒人幫她開口了。”



  “你,你,你別亂說,沒那回事。”林一慌忙擺手,臉紅得像猴子P股一樣。



  江航哈哈大笑。



  在他們三人開著玩笑的同時,外麵店廳裏坐著一行人正在議論的是明晨聯合會杯的16分之一決賽。



  而這一行人就是Tercel戰隊。



  “明天的地圖是Aztec,我們先做T,手槍局怎麽打?”海田問道。



  桌上擺放著兩台電腦筆記本,屏幕上顯示著HLTV中的比賽平麵圖。



  高峰道:“我覺得還是讓小年用USP,康姐用沙鷹,我們另外三人買小甲,從橋下主攻,節奏放慢些,我們三人走前吸引火力,但千萬不要有傷亡,如果對方在橋下布重兵的話我們第一局就隻有拚了。”



  康達道:“這樣子是不是太冒險了些,LOST裏有幾個人的槍法相當厲害。”



  高峰搖搖頭:“LOST是去年杯賽的第二名,其中有幾個人的擅長防守點是固定的,一般都不會輕易改變。”



  許小年懶懶的倒在塌塌米上,看著高峰道:“瘋子,你不知道,今年LOST大換血了的,我聽說LOST今年換上了好幾名新隊員,連隊長都換了的,而且是作為LOST的殺著的,你剛才那個戰術顯得有些急進了,就像前天我們打垮GIGN的那場比賽,FF就是一時衝動才中了招。”



  高峰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你提點意見來,我們該怎樣進攻。”



  許小年緩緩道:“我看過LOST這支隊的Demo,他們每次能夠勝利關鍵還是在於戰術,他們的戰術很少用常規戰術,一般都用奇招怪招,而且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有,無論哪次他們的手槍局戰術都很新穎,我認為要在手槍局中克製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常規戰術。”



  康達與海田都不解的看著他。



  許小年繼續道:“我的意思就是Rush。”



  康達道:“Rush?”



  許小年道:“是的,我們出槍後第一時間不去,而等他們站好位後再衝木門,Aztec這幅圖太大,他們的奇招絕對不是常規的站位,所以那時候肯定對木門的火力封鎖肯定是最弱的,我們就要利用這個時間差衝出去,當然衝出去後以他們的實力很快就可以重新封鎖木門,那時候再火並希望要大得多。”



  高峰點點頭:“確實不錯。”



  ……



  眾人議論得興高采烈的時候,卓雲卻呆呆的盯著電腦屏幕出神。



  她的發呆的眼神沒有逃過高峰的眼睛,此刻她所思考的並不是明天的戰術,而是回憶著今天早晨的比賽:Pro vs Hacker。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關注這場比賽,也許正如李莉昨天所說,有關MDK | L的一切她都想知道。她甚至盼望著那個Pro | L就是MDK | L,那樣子至少他們可以經常相見,總比隔著天涯海角的距離要好得多。



  可是,她失望了,今天Pro vs Hacker地圖也是沙漠2,表演出盡風頭的全是一個叫Pro | cosper的人,而林一卻完全是個炮灰的角色,完全沒有值得可圈可點的地方,最讓她失望的從始到終林一連防彈衣都沒買過,也就是說他可能還是一個CS初學者,連基本裝備都不知道買的CSer。



  他怎麽可能是名動天下的MDK | L呢?



  想到這裏,卓雲輕輕歎了口氣。



  女人呐,總是喜歡幻想,她也不例外。



  而這一切都被高峰看在眼裏。



  * * *



  夜深,街道上人跡已漸稀少,偶爾隻有一兩輛出租車經過。



  從料理店出來,Tercel的眾人便再次散了。



  夜風拂過卓雲的發絲,她悶悶不樂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送你一程吧,反正我也順路.”高峰對卓雲說道.



  卓雲點點頭,但沒有說話.



  兩人就這樣在夜風中的走著, 相顧無言.



  許久,高峰才開口道:“你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樣子。”



  卓雲抬頭道:“哦?”



  高峰道:“我瞧你剛才討論戰術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獨自在旁邊發呆,你是不是有什麽好的主意?”



  卓雲道:“沒有。”



  高峰深深吸了一口氣:“如果你有什麽不開心的事或者是什麽困難的事我希望你能給我講講,我能幫你的盡量幫你,咱們畢竟是隊友,我不希望其他事情影響你明天的發揮。”說這話的時候高峰的口氣無比誠懇,而眼神裏也閃過一絲火熱的目光,但這絲目光也很快如流星般隨即而逝了。



  卓雲瞧了瞧他,冷冷道:“沒事,放心,不會影響明天的比賽。”



  高峰道:“那就好。”



  卓雲道:“時間不早,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看著卓雲那拒人於千裏之外的表情,高峰心裏默默歎了口氣,這座冰山不知什麽時候才會融化。



  夜風很快送走了在高峰視線裏的卓雲,留下高峰愣在原地,而這次一幅心事重重的人是他。



  從這幾天的接觸中,卓雲的身影已經烙在了他的心底,從內心深處來講,他很喜歡這個女孩子,她不做作,率直,盡管平時一幅冰冷的模樣,但他了解,她也很寂寞,有著一顆火熱的心.下午戰勝環衛係的那場比賽中有這樣一個場景,CT在勝利翻盤後,高峰的金錢捉襟見肘時,卓雲沒有任何聲響的給他扔了一把M4,他由衷的感激,他感激的是她的細心,在許小年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她都準確不計算了自己的金錢.



  CS中,槍是無情的,但握槍的人是熱血沸騰的,握槍的手是有情的.



  而這也是他喜歡這個遊戲的原因。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