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俏麗女房客

第二章 俏麗女房客

  2003年9月11日,中秋節.



  中國C城,陽光高照,烈日如火.



  每年的這幾天時間都是C城最炎熱最難熬的季節,而此時,WCG北京總決賽的時間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突突突.”敲門聲忽然響起.



  “誰呀?”白華極不情願的從客廳的沙發上爬了起來,口裏罵罵咧咧道:“媽的,這鬼天氣真他奶奶的熱,好不容易睡著了又來打攪我老人家,真是的,哎,這年頭,睡個午覺都這麽難啊.”



  “華仔,誰在敲門,你又在罵誰啊?”裏麵房間裏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啊哈.”白華立即回應道,“老大,你也醒了麽?是不是被這該死的敲門聲吵醒的?你放心,我馬上去替你教訓這個違背天地良心的肇事者.”



  門很快打開.



  “你找死啊,沒看見我在睡……”白華強行把這句話從嘴裏咽了回去,他的眼睛瞪得賊大.



  門口站立的人身形高挑,亭亭玉立.



  一個女生.



  一個美得驚人的女生.



  白華睜大了眼睛仔細看著,這個女生身高起碼也在170左右, 一頭飄逸的黑發,嬌好的麵容,修長的腿,高聳的胸脯,纖細的腰肢,白皙的皮膚,精簡的黑色短裙,淡藍色的短袖襯衫,幾乎沒有任何的化妝與修飾,麵容略施粉黛,那種美麗素麵朝天卻也渾然天成.



  這種絕色美女即使是在以美女聞名全國的C城也找不出幾個來.



  “老,老,老,老大……老大……”白華的聲音已激動得顫抖起來.



  餘溪光著上半身,一臉睡意朦朧的從自己臥室裏走了出來,邊走嘴裏還在邊嘮叨:“什麽事大驚小怪的,是樓下的保安來收物管費嗎?這個月我可是交……”



  話音未落,餘溪的哈喇子一下子流到了嘴邊:“媽呀……”



  “實在,實在太,實在太太,太太……我餘溪對天發誓,從現在開始,如果以後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就遭天打雷劈……”餘溪忘乎所以的舉手對著門口的女生賭咒發誓起來.



  “同學!”白華還算有些清醒,“同學,小生姓白名華,年方20歲,相貌端正,儀表堂堂,無不良嗜好,家中並無妻妾,學校裏更無異性朋友,我後麵這個同學姓白名癡,是小生的老大,亦是這兒的房東,我們非常歡迎同學您的到來,為了慶祝你的到來,我和老大一致決定……”



  “你們鬧完沒有?”女生冷冷的說道,那表情冰冷無比.



  “啊,完了,完了.”白華一臉討好的笑容,“看到了你,我們就已經完了.”



  那女生冷冷道:“聽說這兒出租房子?”



  “對對對,就是你這裏,同學你是來租房的麽?”餘溪終於清醒過來.



  “帶我看看.”



  “好,好,就在對麵,請稍等,我去拿鑰匙,馬上就來.”餘溪屁顛屁顛進去了.



  “你爺爺的,每次一看到美女你動作比誰都快.”白華暗罵.



  片刻,對麵房間的防盜門已打開,三人一起走了進去.



  “就是這裏?”女生問道.



  “恩,就是這兒,十七層的這兩套房子都是我們的.”餘溪趕緊道.



  美女左顧右盼,抬頭看著房間裏的擺設.



  “這房子是兩室一廳的,裝飾就不用說了,你也看到了,家電全都非常齊全,裝修風格很適合你的,房間裏麵有床,住在這裏連床都不用自己搬呐……”白華興衝衝的說道,那個床字他說得特別重.



  誰知美女絲毫麵無表情的開口道:“多少錢?”



  餘溪訕笑道:“嗬嗬,其實很便宜的,你應該知道陽光小區是這裏條件最好的社區,而且靠近C大,上學放學都很近的,你看這房間光裝修就不是學校出租的校舍可以比的,住這裏生活也方便,樓下有超市與餐館,小區大門對麵有公交車站,公交車站對麵有……”



  餘溪的嘴巴像在打機關槍一樣。



  美女不耐煩的打斷了餘溪:“到底多少錢?”



  餘溪怔了怔,立即又笑道:“不貴不貴,一個月才1000.”



  一聽這話,白華立即在心裏嘟噥了:“你大爺的,我住你的那間房間都收了我1200,一看到美女你就降價了,5555.”



  美女一直都是冷若冰霜的表情,此刻卻忽然對餘溪嫣然一笑,這一笑不要緊,餘溪和白華立即呆若木雞.



  美女的微笑就如春天裏盛開的牡丹,美得令人心醉神馳.



  一笑傾城是什麽意思,他們兩個現在總算知道了.



  “1000也太貴了,如果600的話我立即付給你租金.”美女笑麵如花.



  “這,恩啊,恩,啊,行啊,沒問題啊.”餘溪早就被美女的笑容弄得神誌不清了.



  還未來得及反應,餘溪就覺得手裏不知什麽時候多了一疊錢,緊接著美女就收起了笑容,又換上了那種冰冷的表情:“這是1800元,3個月的租金,拿著,數數!”



  餘溪立即點頭哈腰:“哈哈,不用數,我怎麽可能不相信同學你呢?那麽請問,同學你什麽時候搬過來呢?要不要我們幫你搬東西?對了,同學你也是C大的學生把?哪個係呢?哪個班呢……”



  “我的名字,叫卓雲,C大學生.”卓雲一邊說著一邊向外走去,“我搬來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你們.”



  “恩,恩,沒問題,來的時候打電話.”兩人望眼欲川的目送著卓雲走進電梯.



  電梯門一關上,餘溪就笑開了:“哇哈哈哈,這下好了,這套房子終於租出去了,而且一個大美女,哈哈哈,而且還是我的房客呀,我就是房東,以後大家就是鄰居,哈哈,嗬嗬,嘿嘿,而且這一下我又可以去教訓程然那小子了.”



  話音剛落,餘溪立即被白華按倒在地.



  “華仔,你幹嘛?”



  “幹嘛,我殺了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家夥,我的房子你居然隻收她600的房租,還我600來,55555.”



  兩人立即在樓梯間扭打開來.



  “雲姐!”李莉拎著幾個大袋子,拖著一個行李箱走在卓雲的身後.



  “怎麽了?”卓雲懷抱著一大疊書,兩人在校園的林蔭小道上慢悠悠的走著,天空中不時有白雲掠過。



  “走慢點好不好嘛,我都累死啦.”李莉可憐西西的看著卓雲.



  卓雲歎道:“莉莉,我已經走得夠慢的了.”



  李莉委屈的看著卓雲:“誰叫你租房子那麽遠嘛.”



  卓雲無奈的笑道:“小丫頭,當初是誰不想住學校寢室?非要出來租房子住的?”



  李莉立即把嘴翹得老高:“是我!”



  卓雲輕輕的笑了,隨即轉身,目光落在了學校大門處的宣傳欄上麵.



  “哇,好帥喲,雲姐你快瞧瞧,這個男生真的好帥,你看他的眼神,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耶.”李莉看著宣傳欄上一張大大的海報驚呼道.



  海報上呈現的是一個滿頭金發的男生頭像,男生看上去很陽光很富朝氣,潔白的麵孔還帶有幾分稚氣,但露出的表情卻是一臉的堅毅與陽剛,他眉頭緊鎖,雙眼緊盯前方,眼神裏透出一股堅定與淩厲,仿佛正在怒視他的敵人.



  “這個人叫K.”卓雲凝視著海報靜靜的說道.



  “K?是不是前幾個月裏那個在WCG獲得亞軍的OPK的隊長K.”李莉驚問道.



  “對,就是他.”卓雲喃喃的說著,神思卻已飄向了兩個月前的半決賽賽場上,那場驚心動魄的比賽裏發生的許多事情都在她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OPK | Rain百步穿楊的狙擊槍,OPK獲勝的那一瞬間,MDK隊員那滿臉無助的淚水,K那沉著冷靜的指揮,4S出乎意料的發揮失常……都讓當時在場下觀看的她唏噓不已,但最讓她震撼的還是比賽結束的時候,MDK隊長L走出賽場時留給世人的那個沉重的背影.



  卓雲當時就在現場距離MDK戰隊最近的位置上坐著,從WCG總決賽開始以來,她就一直默默的支持著這支默默無聞的戰隊,說不清楚為什麽,她就是喜歡這支隊伍,這支隊伍每次在比賽中顯示出來的那種冷靜,那股韌勁,那一招招致命的殺手澗都深深的讓她折服,當最後OPK | Rain的那驚豔一槍擊中L的時候,她怎麽也無法相信,一向以反應聞名的L怎麽當時就無動於衷了.



  也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與K當時的想法完全一模一樣,她相信L一定在緊要關頭受了什麽刺激,否則不會失常,那一刹那,他到底受了什麽刺激呢?也許這永遠都是個秘.



  如果說MDK四個隊員那滿眶淚水讓她失落的話,那L離開賽場的那個背影徹底讓她的心也碎了.從那個背影裏,她分明感到了那個男孩子內心的沉重與滄桑,無奈與悲傷,他離開的那一刹甚至連距自己身邊近在咫尺的獎杯都沒有看一眼就緩緩走下了場,在與夢想失之交臂的那一刻,他心裏想的是什麽呢?是什麽讓他覺得比冠軍還重要呢?



  然而這個問題,也許隻有L本人才能回答了.



  但是,至從那一戰之後,MDK的所有隊員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在這個地球上了.而L就像天空中的一陣風,來的時候默默無聞,走的時候也不留一絲痕跡,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裏,也沒人知道他在哪裏,他已從CS這個大舞台上消失了,這兩個月以來,全國的CSer,媒體,俱樂部,包括K無數的人都在尋找他,而他留給人們的卻是一個模糊的背影與無限的感傷.



  “雲姐,發什麽愣呢?嘻嘻,是不是也喜歡上了這個K了?”李莉俏皮的眨著眼睛.



  卓雲頓時臉一紅:“瞎說什麽呢?小丫頭!”



  “我可沒瞎說呀,你剛才看那個K的海報看得入神,兩眼都發光了.”李莉笑道.



  “我哪有?看我怎麽收拾你!”卓雲的臉紅得更厲害了.



  “哈哈哈!”兩人歡快的在道路上嬉笑打鬧著.



  許久,陽光小區大門的景象終於落入了兩人的眼簾.



  “哎,終於到了,把我累死了.”李莉把行李放在地上,自己則不停的掏出紙巾擦著額上的汗.



  卓雲也長長的籲了一口氣:“C城的天氣確實太熱了,這種高溫少說也有三十六七度.”



  “幹脆還是打個電話把那兩個家夥喊來幫忙吧?”李莉一臉疲憊.



  卓雲點點頭,看了看天空已經向西斜的夕陽:“恩,也好!”



  很快,人聲熙嚷的街道上遠遠的出現了兩個男生的身影.



  “老大,你怎麽這麽沒用呢?”白華滿臉鬱悶的表情.



  餘溪大怒:“什麽我沒用,還不是怪你,那一局你不買AWP我們肯定就翻身了.”



  白華道:“我買AWP那還不是為了掩護你.”



  餘溪道:“掩護?放屁,簡直臭不可聞,本來就沒有什麽錢,你還要去買那麽貴的槍,結果被程然那小子一顆手雷就把HP炸紅了,炸紅了就找地方躲著,害得我一個人去跟他血拚,這下你滿意了,我掛了你小子也包掛.”



  白華道:“那還不是怪你自己槍法不好.”



  餘溪白一他眼道:“我要是槍法好的話那還要你一起去2V1幹什麽?白癡.”



  白華道:“老大,不爭了好不好,現在怎麽去想辦法找錢才是硬道理,今天又輸了600,這樣下去這個月真的要喝西北風了.”



  餘溪苦笑道:“你爺爺的,你以為我想輸麽?沒看見老大我已經連續吃了幾天的學校食堂了,食堂裏的菜才叫那個好吃呀,昨天點了份青筍燒排骨,那排骨還真的全是排骨,一點肉都沒有,嚼得我牙齒今天都還在發酸,他奶奶的.”



  白華忍不住笑道:“媽的,你那算什麽,我昨天在第一食堂吃的午飯,飯裏吃出了七八顆小石子,我拿去問燒菜的師傅,他竟然給我來了句,很正常嘛,年輕人要多吃粗糧才能長身體,我靠,這粗糧害得我今天上廁所拉屎都拉不出來了.”



  餘溪哈哈大笑:“媽的,你要把老子笑死呀!”



  “哎,哎!”白華捅了捅餘溪,“別鬧了,別鬧了,那個卓雲在前麵等我們呢!”



  餘溪抬頭一看,不禁精神大震.



  卓雲果然抱著一疊書本站在小區的大門前,衣訣飄飄,風姿嫣然,她的旁邊還有一個個子矮矮的小美眉跟著她,小美眉的模樣看上去極為清純可愛,惹人喜愛.



  兩人一臉大義凜然的走到了卓雲與李莉麵前.



  卓雲立即換上了那副拒人於千裏之外的表情冷冷道:“這是我的同學李莉,以後也是你們的鄰居.”



  李莉立即露出可愛的笑臉,聲音甜得發嗲:“兩位帥哥好呀!”



  “哇哈哈!小妹妹真可愛呀,真是懂事呀!叫得可真甜.”兩人一臉明顯不懷好意的奸笑.



  卓雲頓時一個淩厲的眼神瞪了過去,兩人立即嚇得閉了嘴.



  “能不能把我幫我們把這些東西幫上去?”李莉指著地上的一大堆行李說道.



  白華道:“哈,你算是喊對人了.”



  餘溪道:“搬東西麽,我最喜歡了,既鍛煉身體又增強體力.”



  卓雲冷哼了一聲.



  李莉則笑吟吟的看著這兩人賣力的樣子.



  行李並沒有多少,但卻出奇的沉重.



  餘溪與白華對望了一眼,心裏都在納悶:“這裏麵裝的都是什麽呀?真他媽的沉呀,救命呀,要累出人命了.”



  大門到電梯所在的單元距離還有段路程,李莉一路上有說有笑的,仿佛在她的世界裏永遠都是沒有憂愁與煩惱的.



  而餘溪與白華就有苦說不出了,尤其是白華提的那個行李箱.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滿滿的一箱子書.



  “起碼有100斤重.”白華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納悶著,“裏麵難道裝的鋼筋水泥麽?”



  “累嗎?要不咱們休息一下吧!”李莉關切的問道.



  “啊,不累不累,這點東西也能讓我累著嗎?”白華一臉輕鬆愉快回答著,額頭上卻汗如雨下.



  卓雲輕蔑的看了這兩個人一眼,暗自想到:“兩個死要麵子的家夥,沒人敢說搬幾百斤的書還有不累的.”



  她正這樣想著,迎麵忽然就走來了一個人,她還沒注意到.



  “嘩啦啦.”卓雲懷裏的書本被撞得散了一地.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剛才沒有注意,對不起.”迎麵撞來的人立即彎腰道歉,口氣無比誠懇.



  “喂,你怎麽搞的.”白華立即放下箱子跑了過來.



  “雲姐,你沒事吧!”李莉問道.



  卓雲搖搖頭,冷冷的看著蹲在地上這個揀書的男生,眼神裏呈現一片殺氣.



  許久,男生抬起頭來瞧了瞧眾人,他忽然呆了呆.



  不知是卓雲冷豔的容顏讓他吃驚還是卓雲的眼神讓他感到恐怖.



  “同學,這是你的書.”男生抬起頭來,他不敢注視卓雲那殺人般的眼神,隻有盯著卓雲那雙修長的腿道歉.



  卓雲本就穿著短裙,腿的膚色本就白皙,男生不經意的向上的瞧了瞧,忽然臉就紅了,立即開口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眾人麵麵相覷,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就隻看見卓雲的臉唰的一下變得慘白.



  在餘溪與白華的目瞪口呆下,隻見卓雲接過書,突然伸手抓住那男生一拉,緊接著轉身一彎腰,那男生竟然被卓雲單手摔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摔在眾人身後四五米的地上.



  餘溪與白華徹底傻了,一句話說不出來.



  這種隻有在小說電視裏才能出現的情形愣是出現在他們眼前.



  李莉笑道:“哈哈,你惹誰不好呢?偏偏要去惹我的雲姐.”



  白華顫抖著看著卓雲:“你,你,你你……”



  他“你”了半天就是“你”不出個所以然來.



  卓雲仍舊麵無表情,她就像什麽事都沒發生一樣那麽泰然自若,甚至連看都不看那被摔在男生就徑直轉身而去,她似乎已算定那男生趴在那裏肯定起來不了.



  “走啦.”李莉喊道.



  白華趕緊提著箱子尾隨而去,剩餘溪愣在那裏.



  那男生趴在地上,看樣子他摔得不輕,滿臉都是鼻血.



  餘溪愣愣的瞧著他.



  不知為什麽,有股什麽情緒在他心中流淌著,說不清這種到底是股什麽樣的情緒,他忽然覺得心底很難受,因為這個男生摔在地上的模樣確實很可憐.



  “你沒事吧?”餘溪終於走了過去,伸手扶起了那個男生.



  “沒,沒事.”男生趕緊站起來手慌腳亂的看著餘溪,餘溪此刻才看清楚這個人.



  這個男生麵目居然很俊秀,隻是身軀略顯瘦弱,看上去就像一根電線杆,風一吹就會倒.



  他身上穿著一件淡青色的短袖T恤與一條已經洗得發白的牛仔褲,這與餘溪平日穿的什麽耐克,什麽阿帝,什麽Fun等等完全不是同一個檔次上的,這樣穿著的人餘溪知道肯定也不是有錢的人.



  在餘溪眼中,有錢人與窮人的區別就是吃穿的差別,有錢人吃得好穿得好,沒錢的就是吃不飽穿不暖.



  看見他此刻這個樣子,餘溪便覺得他很可憐,很無助,而他的模樣卻又給餘溪一種很親切的感覺,至於為什麽,餘溪也說不出來.



  “你流了好多血,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餘溪誠懇的說著,看著這男生驚恐的表情,他動了惻隱之心.



  人們總是對弱勢群體很同情,也許這就是人間總有溫情存在的原因.



  “不,不!沒,沒事,習慣了!”男生仿佛把餘溪當成了卓雲一樣,顯得很害怕的樣子.



  說完,他立刻向小區大門方向飛也似的逃開了,遠遠看去,他是那麽驚慌失措.



  “喂,你是C大學生嗎?”餘溪衝著他的背影大喊道.



  可是人已走得遠了,頭也沒有回.



  回到樓上,白華已經幫卓雲兩人開始打掃房間了.



  瞧著白華忙得不亦樂乎的模樣,餘溪坐在沙發上顯得悶悶不樂.



  “老大,怎麽了?”白華拎著掃帚訕笑道,“該不會是思春了吧?”



  餘溪瞪著他不吱聲.



  “看著我們的房子租出去,又來了兩位美麗的鄰居,你別那麽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好不好?”白華搞不懂餘溪從樓下一上來臉色就變得不怎麽好看了,“莫非是今天輸給程然心裏不爽?”



  雖然他們是從小長到大的夥伴,但很多地方白華始終還是不了解他.



  “你自己一個人慢慢的在這裏陪她們打掃,我不舒服,我回房間睡覺了.”餘溪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向自己房間走去.”



  “他怎麽了?”卓雲在一旁不解的問道.



  “沒事的,這是他的老樣子,甭管他.”白華笑道.



  許久,房間終於打掃完畢,白華向自己的房間門口走去.



  “白華.”李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哈哈,美女還有什麽事嗎?”



  “沒事,給你.”李莉遞給白華一瓶凍透的可樂,“我瞧你幫我們搬東西掃地累得滿頭大汗的,累壞了吧?天氣這麽熱,你拿著吧.”



  李莉嬌小的身影站在白華麵前,眼睛裏透出一片真誠的目光.



  “謝謝你!”白華感動的說道,李莉的真誠讓他聯想到了一句經典的老話:“女人因為可愛才美麗,不是因為美麗才可愛.”



  “嗬嗬!”白華接過可樂喝了一大口,“真痛快!”



  李莉看著他笑了,笑得自然而開心,她已把別人的開心當作了自己的開心,而人們也總是在相互幫助對方的同時才能體會到這種開心帶給人們的溫暖.



  “莉莉!”房間裏傳來了卓雲的呼喚聲.



  “我回去啦!”李莉說完轉身跑開,她腦後的兩條馬尾辮子在白華視線裏甩來甩去,白華看得有些發傻.



  跑到門口,她又轉身笑著揮手:“拜拜!”隨後門才重重關上.



  白華已經呆在了原地,癡癡的看著那扇門,許久都沒回過神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我的職業是劍仙...
2數字人生
3網遊之亡靈咆哮...
4NB
5捕快網遊錄
6夢醉江湖
7CS亂世巨星
8球星
9網遊之武林群俠...
10網遊三國之亂世...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二合一的網遊

    作者:俗男W  

    網遊競技 【已完結】

    《幻界二合一》是一款全新的網絡遊戲,其中的夢幻界是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模擬世界,奇幻界則是以西方文化背...

  • 網遊之盜版神話

    作者:失落葉  

    網遊競技 【已完結】

    他說他是魔獸天王,MM們搖頭不信;他說他沒碰過其他女人,MM們依然不信,他說他伏殺了無數高手,還偷看過別...

  • 網遊之大道無形

    作者:陳讓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隻身入海島,拜師苦練丙火真經;單劍渡天劫,力抗雷火笑伏金蟹;聯袂闖洞府,奪寶破陣暗藏玄機;隱匿觀虎鬥...

  • CS英雄本色

    作者:邊城浪子  

    網遊競技 【已完結】

    陸飛是一個具備超一流水平的CS選手,一次意外,他竟莫名其妙回到了2001年,這時候中國CS剛剛處於起步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