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絕色鳳凰

是偷襲,又運足了十成十的「懷抱天下」之氣,阿刃自信這一刀下去,即便是武功強如義父的高手也難以應付。

事實也正是如此。

不過那紅衣鳳凰的反應是極快的,她驟然遭襲,這麽短的時間裏,還能回頭甩出自己手中兵器,那是一柄短短的方頭小刀,寒光一現,直逼阿刃臉部。

利刃飛來,阿刃幾乎是本能反應般的一側身,那小刀便從他臉旁掠過,甚至割去了他耳邊的一綹頭發,若是再偏上幾分,或是阿刃的反應慢上幾分,這一刀便會要了阿刃的小命。

躲過這小刀,阿刃劈下的刀也到了,由於剛才阿刃的側身一躲,這一刀偏離了原來的目標,砍向了鳳凰的肩膀。

鳳凰根本沒機會閃避,她也沒打算躲,她朝阿刃笑了笑。

阿刃看到了一張絕美的臉,這一笑,仿佛是無邊秋色中綻開了一朵絕頂豔麗的花,刹那間把周圍世界都得黯淡了,所有的光彩,都集中在眼前這美妙的容顏上。

鳳凰見阿刃一愣,刀也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手便悄悄的動了起來,摸向懷裏。

“別動。”

阿刃冷然道,同時,手中之刀一橫,壓在眼前美人兒的脖子上,壓得緊了一些,一抹血痕頓時出現在鳳凰那修長的頸子上。

“你一動,腦袋就會掉,再漂亮的姑娘腦袋掉了也漂亮不起來。”

聽著阿刃調侃似的話語,鳳凰臉色一變,果然不再動。

逢此驚變,場內戰鬥著的幾十人都停下了手,視線集中在阿刃和鳳凰身上。

“叫那幫家夥放下手裏的刀,滾出林家。”

阿刃也不廢話,直接要挾鳳凰。

鳳凰美目流轉,仔細打量了一下拿刀威脅著她的阿刃,隨後左右看了看,望見皇甫歌時眼睛亮了一下。

“十五妹,這是你朋友啊?”

鳳凰不答阿刃的話,反而和皇甫歌聊起了天。

“是又怎麽樣!”皇甫歌惡狠狠的答道。

“那就快讓他把刀放下,都是一家人,打打殺殺的傷了和氣多不好。”鳳凰笑著,神態之輕鬆,仿佛是在和皇甫歌聊著家常。

“誰和你是一家人。”皇甫歌冷哼。

“哎喲,十五丫頭,我怎麽說也是你的大姐,還和你共患過難,你這家夥也太不講情麵了吧。”鳳凰看起來很是傷心。

呸!

皇甫歌吐了一口吐沫,仿佛鳳凰說她們是姐妹汙辱了她,也不再理鳳凰,而是向阿刃正色道。

“不用跟她廢話,殺了她,殺了她那些家夥沒人指揮就是一群廢物。”

這……。

阿刃一陣為難,既然鳳凰說她和皇甫歌是親姐妹,皇甫歌也沒否認,這叫他怎麽下得去手。

皇甫歌看著阿刃的為難,不禁急道:“她是醫家的叛徒,還曾經、曾經陷害過我,你快幫我殺她!”

說起陷害這兩個字,皇甫歌麵露憤恨之色,這讓阿刃知道她是真是恨鳳凰,於是不再遲疑,手中長刀略一後擺,便要砍下去。

“等等、等等!”

鳳凰此刻是真的驚了,她沒想到眼前這黑小子這麽痛快,說殺就殺,也沒想到皇甫歌如此絕情。

“快把刀放下,放下啊!你們這群豬,看著老娘被別人砍了才高興啊!”

危急時刻,也顧不得風度了,鳳凰朝著那群「金子來」們高聲喊著。

黑衣人麵露遲疑,刀,是他們的生命,也是他們唯一擁有的東西,叫他們放下刀,等於要他們的命。

“放下!”

鳳凰再次高喊,語氣嚴厲。

「鐺」一聲。

一柄刀落地,扔掉刀的那個黑衣人仿佛丟了魂,臉上現出迷茫神色,沒了刀,再沒有當初的凶悍之氣。

隨後,幾十個黑衣人紛紛扔掉了自己的刀。

場中的氣氛頓時一變,「金子來」們拿著刀時,他們是死亡的代名詞,而扔下了刀,他們仿佛就成了孤魂野鬼,不知自己應該幹什麽、應該去向何方。

看著這些黑衣人,皇甫歌露出惡心的表情,低聲道:“一群豬。”

阿刃叫林家的人把金子來扔掉的刀收起,然後,他猶豫了一下,殺這些人,現在隻不過是舉手之勞,可是他下得去手麽?這些人殺了不少林家的人,還差點殺了他,生死戰鬥時,殺多少個他都問心無愧,可是在他們沒有抵抗能力的時候……,他自問下不去手。

“滾吧!”

阿刃收回手中之刀,冷喝一聲。

鳳凰看著阿刃,眼露怨毒之色,隨即轉身就走,也不理那些黑衣人。

“不能放!”

這時,一聲暴喝傳進阿刃耳中,是林成一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鳳凰就像是被驚到的鳥,身形急縱,向遠處逸去。

幾條身影竄入場中,一個人影稍做停留,便起身向鳳凰追去,而剩下的那些人,和隨便趕到的幾十個人,一起殺向那些遊魂一樣的「金子來」們出手。

別說「金子來」們戰意已失,即便他們仍向當初一樣凶悍,也擋不住這些林家精英子弟的攻擊,戰鬥幾乎在頃刻間結束,幾十個「金子來」全部倒地身亡。

林成一並沒有參與戰鬥,而是走到阿刃身邊,看著阿刃臉上的傷口和身上的鮮血,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幹得好!”

阿刃笑笑,這時才感覺到一絲後怕,剛才經曆的一切實在是太過驚心動魄,數次險些被殺,還殺了很多人,這些經曆實在太過刺激,剛才情勢一直很緊張沒有感覺到害怕,此時林成一來到,他像是找到依靠,所有情緒都湧了上來,在心頭百般糾纏,也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這時,一個身影自遠處奔回,是壽長老。

“是鳳凰女,沒追到。”壽長老麵色冷峻。

“「金子來」。”林成一聽了壽長老的話,再環顧四周,看著傷亡慘重的自家子弟,一絲怒色出現在臉上,“欺人太甚!”

之後的一段時間裏,林成一開始指揮林家諸人對受傷的林家弟子進行救治,並且布置防禦,免得再有人趁亂襲擊,同時還要處理那遍地的屍體,也幸虧林家地處偏遠,周圍裏許都沒有任何住宅,這番撕殺也沒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這翻善後工作進行了將近一下午,全都處理好時,已經到了晚上。

這段時間阿刃一直在陪著皇甫歌,他發現自從和鳳凰見麵後,皇甫歌就一直悶悶不樂,問她為什麽,她也不說,這在從來都藏不住什麽的皇甫歌來說可是極其罕有的事,她和鳳凰,之前一定發生過什麽。

鳳凰,那個漂亮又狠毒的女子,是醫家的叛徒?

這中間又有什麽故事?

這些問題都在阿刃心中,可他不能問,情緒低落的皇甫歌也不會回答他。

這時,一個林家弟子來阿刃的房間找他,說林成一有事要他去。

阿刃曉得林成一找他必有重要事,隻好離開皇甫歌,隨著那林家弟子去找林成一。

林成一此刻正在林家主屋內,屋內燈火通明,福長老、壽長老,還有幾個阿刃沒見過的人,正與林成一起,靜靜的坐在一張方桌旁。

沒人說話,氣氛凝重。

“坐。”

林成一指指他對麵的位置,阿刃依言坐下。

“人都到了,開始吧。”

林成一說道,阿刃聽了這話,明白這是在舉行一次會議,在座的都是林成一這邊最重要的人物,研究的,無疑是剛才林家被「金子來」襲擊的事。

“我們上當了。”福長老開口道,語言憤然。

“先是調虎離山,再來空城計,最後是一招釜底抽薪,「金子來」在跟我們玩三十六計,而且玩得這麽漂亮,玩得我們像是傻瓜一樣。”一個麵孔狹長的中年人冷笑道。

“我們之中有內奸。”

壽長老開口道,內容很聳人聽聞,在坐幾人卻沒人表示驚訝。

“鳳凰女雖是醫家的叛徒,但她畢竟是她皇甫立言的女兒,「金子來」一直和皇甫立言那一係關係甚密,我們林家現在恰好有一個醫家的人在作客,這其中,我看……。”

那長臉的中年人還沒說完,阿刃就炸了。

他「啪」一聲拍在桌子上,怒聲道:“放你娘的狗屁,丫頭剛才拚了命替林家打架,姐姐一條命都是她救的,你他媽的說是她是奸細?你還是不是人?!”

中年人被阿刃罵得一愣,隨即也是麵露怒容,指著阿刃就要開口。

“阿刃,住口!”

林成一的話卻說在了中年人的前麵。

“快向你三叔道歉!”

阿刃聽了這話,冷冷一哼,站起身來,竟然就那麽拂袖去了。

看著阿刃的背影,林成一略微張口,卻沒有喊出話來,他知道以阿刃的性子,若是真是惱了,誰也勸不回來,他隻好去勸那中年人:“三弟,別生氣,阿刃這孩子脾氣倔了一點,而且他剛才又受了傷……。”

林成一這是在點醒那中年人,畢竟剛才阿刃保林家立了大功,還是不要為難他了。

那中年人憤然一哼,不再說話。

阿刃離開後,直接去找皇甫歌。

回到房間時,卻看見皇甫歌已經睡在自己的床上,蜷縮著身子,有些可憐的樣子。

阿刃在皇甫歌身邊坐下,撫摸著她的頭發。

皇甫歌像是在做一個噩夢,身子不住顫抖,動作越來越大,手足並用著像是要掙脫什麽。

“丫頭,別怕。”

阿刃將皇甫歌摟住。

啊!

皇甫歌一聲慘叫,驟然驚醒,醒時還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拳打腳踢著,想要掙脫阿刃的懷抱。

“是我啊,丫頭!別害怕,是我,有我在,不用害怕!”

皇甫歌漸漸清醒,看著眼前阿刃那張熟悉的臉,麵上緊張表情一鬆,隨即一頭紮在阿刃懷裏。

“丫頭,告訴我,你究竟怎麽了,那個鳳凰,又是什麽人,你為什麽見了她就變成這樣?”

沉默了一會兒。

皇甫歌終於開口。

“那時候我才十二歲,媽媽不管我,整個醫穀,我和大姐皇甫鳳最要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