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無賴手段

知道了事情的真象又能怎麽樣,以林成一的深沉權謀和頑固性子,阿刃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憑什麽讓他改變主意?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從理智上,皇甫歌應該做出如上判斷。而在情感上,她卻有一種直覺,那就是阿刃一定能做到。

而皇甫歌是一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情感動物,唯一的一點理智,早在想出用金錢引誘阿刃入醫家以避禍的計策時候用光了,所以,現在她是很感興趣的想看到阿刃怎麽逼林成一就範。

至於阿刃成功後會有什麽危險,那個方麵她有考量,而得出的結果就是,有她和阿刃一起抗呢,就算是天掉下來了又怎麽樣。

“你用什麽辦法?你究竟有什麽辦法,快說啊。”

看著一臉齷齪笑容的阿刃,皇甫歌知道他心中已經有了計較,不禁非常想知道結果。

“山人自有妙計。”

阿刃做出一副綸巾羽扇的孔明模樣。

這副模樣立即倒塌在皇甫歌的利爪之下,麵對著皇甫歌的淩厲攻擊,阿刃不得不乖乖的吐出了實情,皇甫歌聽得眼睛越睜越大。

聽過之後,皇甫歌看著眼前這笑眯眯的壞小子,終於忍不住說了一句。

“你真是個流氓。”

之後,二人一路趕回林家大宅,到林宅時已經早上九點,到達後,阿刃就迫不急待的在林宅內四處流竄,半個小時後,終於在湖邊逮著了和林紫寧在一起散步的林成一。

“義父、姐姐。”

阿刃向二人打著招呼。

“阿刃,早上出去了?”林成一隨口問道。

“是。”

阿刃嘿嘿笑著,笑容很是不懷好意,笑得林成一有點毛骨悚然。

“你小子笑什麽?”

“義父,您不告訴我的事,我都知道了。”

阿刃很期待這句話後林成一的表情,卻失望的發現,林成一真不愧老謀深算之名,隻見他臉色紋絲不動,連眼皮都沒眨一下,隻是笑著「哦」了一聲。

此回合阿刃完敗。

“我知道您不希望我參與這事,不過我已經決定了,非參與不可。”

“哦?”林成一用詢問的表情看著阿刃,像是想知道阿刃能有什麽手段。

“您是我的長輩,我又不能對您用什麽手段,隻好用最笨的方法。”阿刃嘿嘿笑著,說出了自己的辦法。“那就是守株待兔的跟著您,寸步不離,直到您答應,或者事情進展到該我上場的時候。”

這句話一出口,果然大出林成一的預料,隻見林成一略一遲疑,林紫寧倒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去衛生間也跟著?”林紫寧對阿刃這個主意很感興趣。

“我們父子如此親近,自然是有飯同吃,有廁所同上。”阿刃笑道。

“洗澡呢?”

“都是男人,看看怕什麽。”

“睡覺?”

“一起睡啊,睡不著的時候,還可以切磋切磋武藝。”

“要是爸爸想甩開你呢?”

“除非我死了。”

“要是爸爸打昏你然後把你空運到外國去或者幹脆就把你綁起來呢?”林紫寧的難題百般。

“義父怎麽可能這麽對我。”阿刃嘻皮笑臉,“我是為他好啊,義父深明大義,當然不會有這種小人行逕。”

一句話就想套死林成一,林成一若是用什麽強烈的手段擺脫阿刃的糾纏,倒成了小人了,林成一可不會上這種當,隻見他笑道:“為了保證你的安全,我做一回小人又怎麽樣?”

“那我就和您走著瞧了。”阿刃心中早有定數。

阿刃言出既定,從此後,在林宅內,林成一就有了一個名為阿刃的影子,林成一到哪,阿刃便到哪,林成一初時還笑容仍在,可是直到他去廁所時阿刃真的如言跟隨,這就讓他的笑容有點掛不住了。

“阿刃……。”

“義父,您決定了?”

聽了這話,林成一轉頭便走,沒去廁所,阿刃咧嘴直笑。

林成一欲外出,阿刃殷勤的替他打開車門,然後一P股便擠在後座,那裏是壽長老和福長老,阿刃衝二人笑笑,問道:“義父咱們去哪?”

“阿刃你別胡鬧,我和兩位長老有要緊事。”

“義父您決定了?”

又是這個問題,林成一聽了直想搔頭,心中有挫折之感,難道自己就這麽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唬了?

“福長老壽長老,請你們出手把這小子攆下車去。”林成一隻得動用暴力手段。

沒想到,聽了這話後,兩位長老一臉淡然,阿刃也是一臉淡然。

都沒有要動手的跡象。

咦?

林成一暗道阿刃你小子行啊,這麽快就策反了兩位長老?

“咳。”

福長老一聲幹咳:“成一啊,難得阿刃孝心可嘉,你就答應他吧。”

“是啊,如今大事在即,咱們這一方可還沒人應戰呢。”壽長老在幫腔。

“現在哪裏去找一個品性武功心機俱佳的人選啊,阿刃這小子,武功心機都好,品性麽……,咱們讓他去吧。”

“是啊,小海又不能出戰……,咳!”

本來阿刃是早就跟兩位長老談妥的,現在也高高興興的看著義父眾叛親離,這時福長老卻冒出一句「小海不能出戰」,之後自知失言,停住話語,但隻是這幾個字,就足夠阿刃猜測出一些東西。

都說為了比試,林家家主候選人會自小陪養一個少年,皇甫歌還猜林成一為什麽不這麽做,以林成一的未雨綢繆,的確不可能如此失策,再想想林成一周圍的人,倒是有一個人符合一切標準,再加上此刻福長老失言說出的話,阿刃已經可以肯定,那個少年應該就是林海。

那個總稱自己為下人的林海。

可林海為什麽不出戰?

他身上發生了什麽事?

“義父!”阿刃表情嚴肅,“林海出了什麽事?”

“阿刃。”林成一一聲長歎,“你真是太……。”

太什麽?太聰明了?太無賴了?太偏執了?

林成一看著眼前這個孩子,一時間想不出用什麽詞來形容他。記得第一次見到阿刃的時候,他還是個因爺爺離開而苦惱的孩子,而自從自己將他帶離那個貧賤的垃圾場,給他看了一個他從未見過的世界,這孩子便迅速變化。像是一把雪藏了十年的利刃,把它拿到陽光下後,利刃上的冰雪迅速消融,它鋒利和光芒一點點出現在世人麵前,那種光彩,足以刺痛所有人的眼,並且他是那麽肆無忌憚的揮霍著這份鋒利,沒有一絲顧忌,豈不知在割傷敵人的同時,自己也難免受傷。

木秀風催啊。

他根本沒有、或者是根本就不在乎那份圓滑,這種性子又是多麽像那個在二十年前讓五流震驚的人。

那個人要比眼前的孩子更加天資超卓,其下場又是如何。

自己有沒有能力引導這個孩子,給他的個性裏加一些足以應付以後的東西呢?

林成一又是一聲長歎。

這歎氣聲宣告了兩人之間對抗以阿刃的勝利告終。

之後,幾個人並沒有駕車出去,而是下了車,林成一說帶阿刃去一個地方,讓他最後考慮一下,是否要參加這個賭局。

林成一帶著阿刃在林宅內左拐右轉,到了地方之後,阿刃才驚奇的發現,原來林宅還有這麽一個隱秘地方。

這個地方就在主宅的附近,卻被遮在幾棵愧樹、三五花叢之後,奇妙的建築學原理讓人在看到這一切時,習慣性的將這座小樓忽略掉,直到你幾度峰回路轉,走到它麵前,才愕然發現眼前猛得冒出這麽一個小樓。

阿刃嘖嘖稱奇,林成一微笑不語。

二人跨進這幢小樓,幾個表情肅然的仆人在樓內守候,見兩人來到,忙向林成一恭身問禮,林成一擺擺手,神情變得有些奇怪,似乎有一點憤怒幾分痛惜和許多悲哀。

“他……怎麽樣了?”

“還好,就是不愛說話也不太吃飯。”一個男仆答道。

林成一歎氣,徑自往裏走去,阿刃急忙跟上,心中有不妙的預感。

上了二樓,阿刃發現這二樓是一個整體空間,屋裏擺設素雅幹淨,向右望,便可見一張大床擺在臨窗處,而床上躺著一人,距離太遠看不清楚麵目,但看著這個人,阿刃心頭湧起熟悉之感。

“義父。”阿刃輕聲道。

林成一搖頭示意阿刃不要講話,然後向那邊走去,阿刃跟著他到了床前,看床上閉眼休息這人,麵目熟悉,分明就是林海。

隻見林海麵色蒼白,這種天氣還蓋著厚被,似乎是因為血氣損失巨大而引起了體虛之症,阿刃身為醫者,自然能從林海的氣色上看出一些東西。

林成一站在林海床頭,用憐惜的神情看著他,靜立不語。

阿刃有些奇怪,以林海的功夫,即便是在睡夢中,也應該能聽到附近的動靜,怎麽他們在這裏站了這麽久還不見他醒來?

“阿海。”

林成一輕聲喚道。

林海眼皮微動,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林成一和阿刃,神色一陣激動,欲坐起身來,然而剛剛身子微動,便臉色一變,極為痛苦的表情。

“你別動、別動。”

林成一想阻止林海,林海卻已經忍痛坐起,並且微笑著:“林先生,您來了?少爺,您什麽時候回來的?”

林海在招呼阿刃,阿刃卻沒辦法回答,他盯著林海,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驚愕。

阿刃的震驚是因為,眼前的林海,他的右肩處往下竟然是空蕩蕩的一片!

那裏裹著厚厚的紗布,即便如此,也能看到殷紅的血跡透出來,這是新傷!誰砍斷了林海的右臂?以林家的勢力和林海的功夫,誰能砍得了他的手臂?!

“義父!”

阿刃震驚過後,叫了一聲。

林成一卻沒有答他,隻見他欲幫林海重新躺下,林海卻是不依:“林先生,我整天躺著,太累了,坐著反而舒服一點。”

“別叫我林先生。”林成一溫言道,“現在也沒有外人。”

“……義父。”猶豫了一下,林海才開口道。

“好。”林成一點頭。

阿刃聽了林海稱林成一為義父,倒是沒多少驚奇,畢竟他已經猜到了林成一自小陪養的那個孩子就是林海,現在奇怪的是林成一為什麽要遮掩林海的身份,還有,究竟是誰傷了林海,林海稱林成一為義父,那就是自己的兄弟,誰傷了他自己都要他百倍償還!

“阿刃,這是你義兄。”林成一向阿刃道,像是林海和阿刃首次認識一樣。

“義兄。”阿刃道,然後又問:“誰幹的?”

這一句問話語氣森然,恨意露骨,林海聽了麵露一絲感動。

林成一還是沒回答阿刃,隻是對林海道:“我和阿刃來看看你,你要好好休息,多吃點東西,這些對身體有好處,不要太激動了,也不要想太多,一切事情義父都有辦法,你放心吧。”

林海沒有說話,神情平靜中透著難言的悲哀。

“我們走吧。”

林成一輕輕撫了下林海的腦袋,轉身就走。

阿刃看著林海,竟然笑了一下,他說道:“義兄,嗬,原來咱們是親戚呢。義兄,過兩天我給你多送幾條胳膊來!”

林海知道,阿刃的意思是替他報仇,於是他也是微微一笑。

阿刃轉身隨著林成一走了,剛走幾步,便聽後麵林海在喊:“兄弟,好好幹!”

這一句話喊得奇怪,阿刃卻是聽懂了,他轉身揮揮拳頭,算是答複林海。

林海的這句話不是為了讓阿刃替他報仇,而是已經知道了替補他出場的將是阿刃,他想讓阿刃完成他沒完成的任務,阿刃揮拳,是一個誓言。

出了林海養傷的小樓,阿刃陪林成一在碎石路上慢慢走著。

林成一許久不言,阿刃跟著他,半響才開口。

“義父,要我做什麽?”

林成一駐足,轉過身拍拍阿刃的肩頭。

“林海的武功不比你差,他雖然不及你聰慧,但遇事冷靜、性子沉穩,這一點你遠遠及不上他,而且我一直在掩飾他的身份,就是怕有人對他不利,這樣的情況下,他竟然還是遭了毒手,可見我當初真是小看了對手。阿刃,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要介入這個賭局,林海的危險,就是你的危險,以你的性子,應付危險的能力還不如林海,我真是擔心你。”

哦?

阿刃略一思索,便明白了林成一的意思,想想看,自己的個性肆無忌憚,的確讓旁人頭疼。

“義父,大不了以後您說什麽我就做什麽好了。”

“好!”

林成一聽到阿刃的承諾,神色間有幾分感動,隨即,這份感動轉為一種堅毅之色,他用力拍了一下阿刃的肩頭。

“就讓我們父子齊上陣,殺他們個落花流水!”

聽著林成一的豪語,阿刃心中也頓生幾分意氣,在他看來,人生在世圖得不就是爽快二字,快意恩仇,這四個字若是做到了,便一生無悔。

“義父,告訴我究竟是誰傷了義兄,我答應義兄替他報仇呢。”

林成一微微搖頭:“阿刃,這件事不用你管,你現在要做的是應付那場比試,我們做一些針對性的訓練……。”

“報完仇再練!”阿刃打斷了林成一的話,摩拳擦掌,神色興奮。

“阿刃。”林成一麵色一整,“你剛才答應過我什麽?”

呃。

如同一盆冷水澆在頭上,熄滅了阿刃的興奮,阿刃翻翻白眼,沒想到這誓言應得這麽快,可是如果加入賭局還不能盡性的玩一把,這賭還有什麽意思?

“阿刃,替林海報仇這事有義父去辦,你集中精力應付以後的訓練,義父的成敗,可都在你身上呢。”

林成一溫言勸慰阿刃。

“好吧好吧。”

阿刃的性子吃軟不吃硬,林成一溫言一勸,他就沒辦法了。

訓練?

訓練是指什麽?

阿刃現在腦子裏盤旋著這個疑問。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