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回家

這個城市北側郊區有一個公墓群,這裏埋著許多普普通通的人,他們生前默默無聞,死後也隻能在這麽擁擠的地方找一塊安眠地,這其中,就有阿刃爺爺的墓。

給爺爺選擇墓址的時候,林紫寧曾提議在臨香山人稱「貴人陵」的地方為爺爺找一塊墓址,阿刃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用爺爺這些年的積蓄,在最普通的地方為爺爺找了一塊小小的住處,阿刃覺得,爺爺更喜歡這樣。

大理石的墓碑,上麵用朱紅色字跡寫著「何問竹之墓,孫何刃泣立」。

碑前還有一束白玫瑰,花已經幹枯,似乎幾天前有人來祭拜過阿刃的爺爺。

阿刃跪在墓前,點燃了幾張紙錢,衷心希望爺爺在另一個世界過的好,阿刃以前是不信神的,但自從爺爺去世後,他卻開始相信了。

這時,他身邊跪下了一個人。

“丫頭?”阿刃的語氣有些疑惑。

“他是醫家的長輩,我想拜拜他。”皇甫歌輕聲道。

阿刃默然,胸中有幾分溫暖。

紙錢化成了灰燼,火苗漸漸微弱,活著的人想給死者送去的,不是錢,而是對他們的思念,也不知另一個世界能不能感覺到這份溫暖。

“丫頭,你知道爺爺在醫家時是怎麽樣的麽?”阿刃低聲問道。

“知道一點。”

“皇甫楚漢,外家弟子,四十歲拜在皇甫超塵門下,為當家醫家宗主最後一名入室弟子,天資過人,習醫家武決五年,武技已為醫家眾弟子之冠,授其拳掌腿「傲世三決」,三年內其武技必超宗主……。”

“這是家族誌上對你爺爺的記載,爺爺親筆寫的,短短八年武技就能直追宗主,他真是一個奇跡似的天才。”

皇甫歌由衷的感歎著,穀中醫家眾人常言她是一個習武的天才,她也有些自信滿滿,可是自從知道了以前曾有一個叫皇甫楚漢的醫家弟子,能驚才豔絕到這種程度,她那份得意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爺爺……。”阿刃心中湧起幾分自豪。

“而且,你知道麽,直到今天,宗主也沒把你爺爺劃出醫家弟子名冊。”

“嗯?為什麽?”

“我不知道,十年前的事情大家都不說,發生了什麽,醫穀裏的年輕一代都不知道。”

阿刃一陣沉默,醫家對於爺爺,似乎真的是情深意重,這層表象的底下,又究竟隱藏著什麽呢?

就在這時,阿刃的心思一動,心頭像被什麽東西撞了一下,直覺似的抬頭望向另一邊。

那邊有一個女孩子。

一身黑色衣裙,襯出了她手中那束玫瑰花的蒼白。

是林紫寧。

“阿刃。”林紫寧慢慢的走過來,腳步雖慢,眼中的那份激動卻是無法掩飾的。

阿刃看看爺爺墓前擺著的花,又看看林紫寧手中抱的白玫瑰,心中湧起幾分感動。

“你一直在照顧爺爺?”

阿刃來的時候已經看到,爺爺墓前一塵不染,似乎常常有人來打掃。

這時林紫寧已經走到近前,她把花放在碑前,恭身一拜。

“你不在老人家跟前,我就替你略盡心意,不然的話,老人家一個人會覺得寂寞的。”

“謝謝。”

阿刃站起身來,麵對著林紫寧,不知道說什麽好。

林紫寧也看著他,眼中流露出幾許溫情,雖然隻分別了一個月,但這一個月所經曆的事情太多,林紫寧以往那平靜的生活已經消失無蹤,她有些懷念從前,也開始懷念起阿刃來。

“你瘦了……。”

林紫寧的手指輕輕劃過阿刃的臉,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做出這個動作,隻覺得眼前這人真是消瘦了很多,讓人心疼。

阿刃享受著這份溫柔,輕聲笑道:“一個月沒吃飯,當然會瘦了,不用這麽擔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喂!”

一個惱怒的聲音猛得插入了兩人的默默溫情之間。

“阿刃!這位是誰啊?怎麽不替你女朋友我介紹介紹?”

皇甫歌在「你女朋友我」這幾個字上加重語氣,似乎在給阿刃貼標簽,標簽上還寫著「此物有主,女性勿近」幾個觸目驚心的大字。

“女朋友?”林紫寧皺起了眉頭,上下打量了怒氣衝衝的皇甫歌幾眼後,開始溫言柔語的勸阿刃:“弟弟呀,你可不能隨隨便便的交一些亂七八糟的朋友,特別是那些脾氣非常壞還特別喜歡動手動腳又長不大的小孩子,最好離她遠一點。”

咦?

林紫寧怎麽知道皇甫歌脾氣壞還喜歡動手動腳?

阿刃這個念頭剛冒出來,便得到解答。

隻聽皇甫歌怒道:“姓林的,你少在那胡說八道!阿刃什麽時候成你弟弟了?我又什麽時候變成脾氣很快的家夥了!”

“你沒有變成脾氣很壞的家夥,因為你本來就是脾氣很壞的家夥,不可能再壞了,至於阿刃,他本來就是我弟弟。”想起阿刃與她認了幹親然後替她治病的經曆,林紫寧腮邊飛起一抹嫣紅:“我認識他比你要早得多,這裏哪輪得到你大呼小叫的。”

“林紫寧!”皇甫歌臉色陰沉,“你這個病歪歪的家夥,我以前是讓著你,別以為我好欺負,你離我的阿刃遠一點!”

“你的阿刃?”林紫寧掩嘴失笑,“真好笑,你和他有什麽呀?就變成你的了?”

聽了林紫寧的詢問,皇甫想起什麽似的,也是一陣嬌笑,笑得雙眼彎成了月牙:“我和他親過嘴,怎麽樣?”

林紫寧一愣,看看臉皮微紅的阿刃,也明白這事是真的,不由得心頭一陣煩悶,口中還不服氣:“你以為是小孩子過家家呀,親個嘴就定了終身了,說你是小孩子你還真是不懂事,我和阿刃之間……,哼哼,你問他我們之間發生過什麽!”

一半是因為和皇甫歌置氣,一半是真的不願意阿刃被皇甫歌搶走,林紫寧說出了讓自己臉色發燒的話,這話威力卻是非常的不小。

隻見皇甫歌看看臉紅的阿刃,再看看臉紅的林紫寧,神色大變,伸出手就要揪阿刃的耳朵:“你們之間有什麽?啊!快說!”

“那是為了給姐姐治病啊。”阿刃一邊解釋,一邊閃躲著皇甫歌的手。

“啊!”皇甫歌一聽這話,二人間真的有些什麽,急得幾乎要哭,她小孩子似的站在那裏直跺腳,眼圈痛紅:“我不管,你對她做過什麽,對我做一次!我不管了!”

這個麽。

阿刃挺為難的。

想了想,阿刃決定還是繞過這個難堪的話題。

“你們兩個認識?”他問皇甫歌和林紫寧。

“以前爸爸帶我去過他們那個破山穀。”林紫寧笑道,與皇甫歌交手大獲全勝,這讓她心情愉快。

哦。

阿刃想起來了,林成一提到過,他曾經帶林紫寧去濟世醫家求醫。

想起林成一,阿刃突然記起自從那次進了醫穀之後,就再也沒見過義父,又聽林海說義父在處理一些家族中的事,不知道情況怎麽樣了?

“義父還好吧?”

阿刃笑著問道,本來以為能得到滿意的答複,卻發現林紫寧眼中現出一絲憂慮。

“爸爸挺好的。”

這個回答有些問題,一定有什麽事在困擾著林紫寧,阿刃可以感覺到。

“出了什麽事?”

“沒事,真的沒事,你不用擔心。”

這麽說就更有事了,阿刃心中掠過這個念頭,也不直言,他笑道:“那我去看看義父吧,好久沒見他老人家了。”

“好啊。”林紫寧一口答應,答應後卻是麵色一變,像是後悔自己答應了阿刃。

阿刃卻沒給她反口的機會,起身便要走。

“阿刃!”

皇甫歌上前幾步,拉住了阿刃。

“怎麽了?”

“不要去林家好不好?”皇甫歌極少用這種溫柔的商量語氣說話,這讓阿刃很是驚訝。

“丫頭!你轉性了?我是去看看義父,沒什麽的,咱們一起去。”

“我不想讓你去!”

皇甫歌恢複了本來麵目。

“別胡鬧!”

阿刃麵色一整,對於皇甫歌,他知道她任性調皮,因此小事大事他都可以讓著她,但是這些涉及到他最關心的人的問題,他不希望她幹涉他。

“好了好了。”皇甫歌看到阿刃神情肅然,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便不甘心的應道:“凶什麽凶,我跟你去就好了,去那個暴發戶家裏瞅瞅去。”

皇甫歌和阿刃之間的關係很有趣,平常,阿刃覺得自己要讓著皇甫歌,畢竟她是女孩子麽,而且比自己小,到了阿刃堅持的時候,皇甫歌就覺得自己應該讓著阿刃了,她想畢竟自己說了要對這家夥負責麽,讓著他是應該的。

所以兩人之間極少發生矛盾。

阿刃中間走著,左邊皇甫歌,右邊林紫寧。

一路上,兩個女孩子還不停的鬥嘴。

“你說誰是暴發戶?”

“你們家嘍,不是麽?”

“胡說,我們才不是。”

“就是。”

以五流之中淵源最久的濟世醫家來說,隻有近千年曆史的天命林家的確像是個暴發戶,可是在奉上古神人黃帝為先祖的濟世醫家麵前,這世上又有多少人不是暴發戶?

出了陵園,阿刃驚訝的看到,陵園周圍停著許多輛黑色轎車,還有許多個身懷武功的林家熟麵孔在左右守候著。

究竟出什麽事了?掃個墓還要如此之多的大批人馬跟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