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此情誰人可承

如同以往的千百次經曆一樣,阿刃走進家門就看見了爺爺,爺爺親切的招呼他,阿刃隨口答應,上前幾步坐在爺爺身邊。

祖孫二人,彼此都感覺到了那久違的溫暖,時光仿佛也在悄悄倒流,回到那過去十年,那三千多個一老一少相依為命、彼此就是對方一切的日子。

可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誰也無法抹殺。

阿刃違背誓言為林紫寧治了病,一切便走上了無可挽回的既定之路,祖孫兩人短短的心神恍惚,那溫暖的天倫之樂,也不過是風中的燭火,轉瞬即逝。

咳!

爺爺突然劇烈咳嗽起來,咳得聲嘶力竭,喘不過氣。

“爺爺!”

阿刃急忙幫爺爺理順胸氣,爺爺這是陳年痼疾了,但他從來不讓阿刃為他針灸,也不知為什麽。

“沒、沒事。”

劇烈咳聲中,爺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隨即,悄無聲息的一掌印在自己胸上,臉上一陣如醉酒般的醇紅掠過,呼吸便穩定下來。

阿刃見此情景,卻是大驚!

蒙麵劫走他懷中「七道天光」時的爺爺,也曾用這種方法止咳,那是噴血而止的結果雖然看起來驚人,但實際對身體並無太大損害,隻是逼出了五髒內因以前傷勢積壓的淤血,是極為高明的手法。而此刻,爺爺掌力之下,不傷不損,反而精神亢奮,不就是回光之色?這、這不就是說現在是傷勢已經積沉至肺腑之中、積重難返的將亡之時!

“爺爺你?!”

這些念頭在心中轉過,阿刃震驚至極,瞅著爺爺說不出話來。

“好孩子,爺爺沒事。”爺爺細語安慰阿刃,隨即眼中又流露出懷念之色,低語像是說給自己聽似的說著:“如果有事,也是爺爺自己希望的結果。”

“阿刃,聽爺爺說個故事好不好?”

看著滿臉不在乎的爺爺,阿刃的腦袋幾乎要冒煙了,現在哪是說故事的時候,明明應該打120叫急救車,爺爺在搞什麽?

“稍安勿燥、稍安勿燥。”爺爺安撫著阿刃的慌張與責怪,“爺爺的病,是要靠你治的。時間還早,爺爺要告訴你一些事情,這些事在爺爺心裏憋了整整二十年,再不說出來,爺爺會被憋死的。”

瞧著爺爺臉上的鄭重,雖然心中焦急猶如火燎,但以多年來他對爺爺的了解,知道自己是無論如何也說服不了爺爺,便隻得不情不願的應了一個「是」字。

“阿刃,你現在也應該知道了,這個世界並不像看上去那麽簡單,有許多個隱藏勢力躲在人們視線之外,他們之中最有代表性的,都囊括在一句話裏。”

“「天有三界、世隱五流」。”

聽著爺爺徐徐道出的話語,阿刃像是墜進一個奇異無比的夢境裏。

“爺爺便是五流中人,要講的故事,也和五流中一位才華蓋世的大英雄有關。”

“這五流之名,分別為濟世、天命、藥門、四方、神鬼,五流之間源遠流長,同是上古傳下的種族,彼此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係。爺爺所說的那位英雄,便是出身在隱世藥門。四十年前,「濟世醫家」與「隱世藥門」,其實隻是表裏之分,實力冠絕五流。直到那位英雄成為藥門之主藥王,不甘臣服於醫家之下,便攜眾脫離醫家,也至使一直引領五流的醫家衰敗,醫家與藥門的恩怨也就此產生。”

爺爺長歎一聲,講出了改了自己一生命運,也改變了孤兒阿刃命運的一段往事。

那個率眾脫離醫家的藥王,是個驚才豔絕的人物,他帶領隱世藥門另辟天地後,短短幾年前,便創下了不遜於五流中其他四流的基業,其他四流看著這個奇跡的發生,漸漸心生忌妒。而且最讓他們擔心的,藥王一直遵守的祖上留下的希望,那就是終於一天,要一統五流。

他有這個野心,也有這個能力。他的麾下,聚集了無數的豪傑之士,而最其中出名的,就是他座下三個弟子,人稱「歲寒三友」。那是一個群星燦爛的年代,他就是群星中最輝煌的一輪明月,月光遍撒之地,無人不心悅誠服,甚至有許多四流子弟都背離家族,投到他的帳下。

可惜的是,輝煌隻有一瞬。

四流中的兩家終於按耐不住,他們不能容忍一個威脅一天天的坐大,便用了各種齷齪手段。離間「歲寒三友」,讓其中二人為一個女子大打出手,之後,歲寒三友便永遠的失去了其中的「鬆」,錯殺了「鬆」的「梅」被藥王撒淚親手格殺,「竹」負氣離去。

隨後,兩家又傾盡全族之力,伏擊隱世藥門。

藥王力戰群雄,以一人力斃兩家十大高手,被驚為天人,談笑間便退了敵人,雖保住了藥門一脈,但其實在連場搏鬥中,藥王已身受重創。

藥王的傷很重,藥家千頃奇藥也隻能保他不死,要想痊愈,必須借助「濟世醫家」傳說中的一種針決。

可是藥王,這個才華蓋世的英雄,他有著絕世之才也有絕世的傲氣,怎肯向別人低頭?即使是自己親哥哥執掌的醫家也不行,他甚至禁止門下弟子與醫家接觸,從此閉關鎖門,隱流醫家真的就些隱於世間,不見蹤影。

「歲寒三友」中的「竹」,在負氣離開藥門後,又覺後悔,聽聞二流襲擊藥門之事,急忙回援,可惜晚了一步,那時事情已經有了結果。他知道藥王之傷需要「濟世醫家」來治,便提出要去求援,藥王不允,「竹」百般苦求,藥王仍不答應。

百般無奈之下,「竹」隻好離開藥門,拚著被藥王逐出門牆,來到醫家求援,沒想到醫家家主竟然不應。

在「濟世醫家」大鬧一翻之後,「竹」被驅逐出穀。

無奈之下,「竹」隻好另尋蹊徑,他改換麵容,自毀武功,千方百計混進了「濟世醫家」,化名為皇甫楚漢,在醫家一隱就是十年。「竹」是極其聰慧的一個人,他以旁家弟子的身份,竟能得到醫家家主的重視,甚至收他為入室弟子,「竹」終於到了能接觸醫家最高典籍的地位。可是,醫家家主對他言道,最高典籍「偷天針決」隻能傳給醫家家主。

即便是終有一天他能得到醫家家主之位,可是身患重傷的藥王又能等得了幾個十年?

「竹」不得不走出最後一步,竊走了偷天針決最玄妙的「針守妙決」。

十多年前的那個雪天,「竹」被醫家之人追捕,一個小孩子救了他,「竹」也改變了這個小孩子的命運。「竹」沒想到,這個小孩天資聰敏至極,「竹」自己因資質所限無法學習的「針守妙決」,這小孩竟在十年間完全學會,這也讓「竹」把一腔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而當這個孩子長成之時,針決也成,其後發生的一切,都在「竹」的算計之中。

遇上林紫寧是巧合,可即便沒遇到林紫寧,「竹」也會想辦法安排那孩子為林紫寧治病,目的是為了林成一手上的「還恩鐵卷」,有了它,那孩子才能以客人的身份走進醫家,麵見家主,並且提出醫家家主無法拒絕的條件。

沒想到那孩子做得更好,他被「天命林家」最有可能的繼承人收為義子,並且與皇甫家的那個女孩相處的……很好。

聽爺爺說到這,阿刃不由得一陣臉紅,想來與皇甫歌的熱吻,爺爺是盡收眼底了。

略帶笑意的看著阿刃,爺爺接著講道。

至於半路截走「七道天心」,那是因為他對「天命林家」不放心,昔日偷襲藥家的二流之中,雖然沒有林家,但他懷疑其中必有其推波助瀾,若是知道阿刃去醫家求「七道天心」是為了給藥王治傷,難免會橫生枝節。

“阿刃,別怪爺爺。”一口氣講了這麽多的話,爺爺臉上已經現出灰敗之色,死亡的陰影已經纏住了他。

阿刃現在心裏百味摻雜,一個改變了他一生命運的人,又是安排了他一生命運的人,是感激、是怨恨、還是應該做出其他表情,阿刃也不知道現在自己什麽感覺了。

咳!

爺爺又開始咳了起來,這次的咳聲,仿佛是瀕死的野獸發出的最後咆哮,淒涼而又絕望。

“爺爺!爺爺!你沒事吧?你的傷要怎麽治??你快說啊!”

看著咳出血沫的爺爺,一切顧慮都被阿刃拋在了九天外,他此刻沒了任何其他想法,隻有一個念頭盤旋在腦際,隻要爺爺能好起來,別說是給人做徒弟,就是為奴為仆,他也一口答應,永不反悔!

“用「七道天心」,「針守妙決」七決合一,偷天……。”

爺爺的咳聲中,似乎有一絲微笑存在,他好像很滿意自己的傷勢,真是見鬼了!阿刃慌忙拿起小坑上的針盒,翻開,摸出那七根烏黑的針。

“能治好我的傷,就能治好藥王的。”爺爺真是在微笑。

慌亂中,聽到這話,阿刃突然想起一直以來爺爺喝的藥,和他總是不讓自己為他看病的事,難道?!

這個想法驚得他一時愣在那裏,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爺爺,一字一字的說道:“爺爺,你的傷,是自己弄的?”

“咳咳,沒錯,整整做了十年,才傷得和藥王他老人家差不多,挺費勁的。”爺爺笑得很欣慰。

“爺爺!你、你為什麽這做麽!”阿刃聽到這話,簡直是在怒吼了,竟然把自己的身體傷害成這種樣子,阿刃氣得手腳顫抖。

“醫家給的針,未必是真的,用假針來施用七決合一,你知道什麽後果,我不能讓藥王承擔這樣的風險。”爺爺淡然道。

值得麽?!

阿刃腦中蹦出一個巨大的問號,為了一個人,做到這種地步!自毀武功、忍辱十年都已經到了極處,又含辛茹苦的陪養一個繼承人來,這已經是無法形容的情義,最後,竟然、竟然自毀身體,拚著性命與十年的苦痛,隻為了一個人?!

這世間,又有什麽人能承受得起這份恩情啊?

“阿刃,靜心,爺爺等著你呢。”

爺爺平靜的說道,阿刃含淚看著自己的爺爺,心中充盈著一種能濕潤大地的情緒。

他收斂心神,一一拿出七根長短不一的針,擺在爺爺身邊,輕聲道:“爺爺,你躺好。”

不知道怎麽的,此刻,阿刃突然覺得很驕傲,為了自己的爺爺,為了這樣的情誼,阿刃覺得不論自己是否讚成這一切,都要用最尊敬的態度來對待它。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