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十萬懸賞

天色剛剛破曉,阿刃便被一陣喧鬧聲驚醒,他兀然坐起,摸摸身側,卻發現身邊空無一人,爺爺呢?他腦中不禁冒出一個疑問,隨即又想起爺爺昨天說過的話,難道,爺爺走了?!

這驚疑還在腦中盤旋,自家小屋的簡陋房門卻被人猛得推開,幾個似曾相識的人闖了進來。

阿刃愣愣的瞧著這些人,他們不是以前在工地上的工友麽?怎麽會找到這來?

“阿刃!”

這幾個人異口同聲的喊著,眼中迸發出狂熱的神色。

“你們、你們想幹什麽?”

阿刃被他們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不禁畏縮起身子。

“快跟我走。”

“跟我走!”

幾個人相互撕扯著撲過來,嚇得阿刃直往屋角裏縮,其中一個性急的,甚至伸出手來就要抓阿刃。

“究竟什麽事啊?!”

阿刃被攪得心煩意亂,看有人抓他,本能反應的一指點在那人腕間軟筋上,那人立即痛得縮回了手。又見剩下那幾人也要撲上來抓他,阿刃索性一個旋身,躲開屋角,一閃身衝到了門外。

剛剛出門,阿刃又是一驚。

眼前那密密麻麻的,怕是有上百號人吧?!把阿刃家小屋門前的空地擠得水泄不通,再往遠處看,圍觀著一些看熱鬧的居民,在這個清晨,這個最肮髒貧賤的地方竟然熱鬧得如同一場明星演唱會。

毫無疑問,阿刃就是眾人期待的那個明星。

此刻見阿刃出門,無數雙眼睛同時熱烈起來,有人高聲叫著,有人幹脆伸出手來抓阿刃。

可憐阿刃何曾受過這種待遇,一時間被嚇得呆住了,直到有幾雙手摸到了他,這才「啊」的驚叫一聲,疾退幾步,跌進屋中。

可屋中還有幾隻餓狼等著他,見阿刃回來,這幾個人同時撲向他。

“你們有完沒完?!”

大清早起來便遇上這種事,便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況阿刃本就是個不安份的性子。

他左手架起一個人抓來的雙手,右手劃肘成圓猛得一頂,那人便被這股柔力撞得「蹬蹬蹬」幾步退出屋外。這時,已經有個人從後麵抱住了他的腰,阿刃沉聲吐氣猛得一喝,雙腿立地生根,左右手同時後伸扣在那人的頸部,伸指在他第二節脊椎骨上用力一彈,那人立時渾身酸軟,被阿刃拎起脖子一把擲了出去。此時第三人又到身前,阿刃抱肩撞在他的胸口,將這人一下撞得飛出門口。

「沾衣八打」。

這一套近身武學,與阿刃十年來所學「針守妙決」前三針一脈相承,「針守妙決」以內氣為本、外術為基,針術、內氣、武決三者互為表裏,缺一不可。

爺爺雖然禁止他施用針術,但也說過危急時刻可以用武決防身,這不是阿刃第一次用武決對付普通人,因而情急之中也能掌控好力度,否則那幾人就不是跌飛了事了。

“滾!”

阿刃朝門外大吼一聲,回身頂住了門,任由外麵人聲鼎沸,就是不開門。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原來,自從林成一發下十萬塊錢的懸賞之後,整個工地都沸騰了,全工地上千個工人都眼睛赤紅的盯著這筆錢,所有和阿刃接觸過的人都成了最佳線索,這時工頭才後悔開除了阿刃的師父吳長青,他是最有可能知道阿刃住處的人,不過後悔也無用,阿刃的一言一行都被人回憶起來,他留下的任何東西都成了最貴重的寶物。

阿刃在工地時雖然謹記爺爺的教誨,從來不透露自己的住處。但畢竟人民群眾的力量是無窮的,首先斷定阿刃住在本市,因為逢年過節他從來不買車票,再從平時的蛛絲馬跡中隱隱看出阿刃是住在城市的某一側,加上阿刃的家庭環境看起來極為貧寒,那可供搜索的區域就更小了,全工地上千人在經過一晚上的搜索之後,終於把目標定在了城市最大的垃圾場中。

隻怪阿刃在這個垃圾場中名聲太響,他平時總用一些小醫術來幫助沒錢治病的拾荒者,所以當工人們一問有沒有一個黑黑的小夥子時,再說說阿刃的長相,一切都水落石出。

就這樣,經過一晚上的辛苦搜尋,阿刃終於被擺在了諸人麵前。

十萬塊。

足以頂得上一個建築工人將近十年的全部積蓄,怎麽能不讓人眼紅?所以每個人都瘋狂的想把阿刃交給林成一,並且,還有許多剛剛得知這個消息的人向這邊趕來。這個早晨,真是充滿活力與朝氣啊。

阿刃雖然不知道這一切,但他隱隱感覺到,這都是他昨天在酒店用「回天」針醫治林紫寧惹下的麻煩,怪不得爺爺說一施針決便有禍事來到,這可真是麻煩大了。

想到爺爺,阿刃突然有個確確實實的感覺,那就是爺爺昨天晚上說的不是虛言,「一施針決、祖孫緣份就斷了」,在如今看來,似乎、似乎大有可能是真的,那爺爺莫非是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這個想法像一柄利刃一樣**阿刃的心頭,痛得他幾乎想大聲呼喊。

怎麽辦啊?!

爺孫倆相依為命十餘年,阿刃的生命中除了爺爺沒有任何支撐物,此時爺爺走了,一個孤孤單單的大孩子能到哪裏去?

阿刃被這想法驚得渾身無力,再沒氣力擋住身後的房門,門立即被撞開,擠進來好幾個人。

七八隻手抓在阿刃身上,阿刃看著這些狂熱的人們,聽著他們的喧囂聲,怒火猛得竄了起來,燒得他雙眼痛紅。

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害得爺爺走了!

「沾衣八打」,衝、頂、圓、回、進、退、散、落。

任何人,隻要接近阿刃,便會遭到無情的反擊,被甩出去的幾個人砸爛了阿刃家中的幾件擺設,阿刃絲毫不顧,他心情煩燥的猶如火燒,隻想盡力發泄。打倒了屋內的幾人,阿刃一聲怒吼,索性衝了出去,一頭撞進人堆裏,沾衣八字決是種小巧靈動的武技,最適合近身格鬥,在這樣混亂的人群裏,簡直是如魚得水,阿刃就如同一隻闖進了羊群的餓狼一樣,進退縱橫,無人可擋。

直到一個人站在他的麵前。

這時阿刃正打得性起,沾衣八打威力較小的前四決已經足夠應付這些普通人,此刻他見到一個黑影立在麵前,左腿猛得用力,「衝」字決盡展,迅捷無比的撞向那。

噫?

隻聽那人一聲輕呼,身形轉動,竟然避開了阿刃的一撞,同時右手橫切,直貫阿刃脖頸。

這一手厲害,正擊在阿刃這式舊力已盡新力未生的關鍵之處。阿刃猛得一喝,腰部旋轉,疾施「回」字決,整個人平空旋轉起來,猶如一隻陀螺一樣翻了出去。

剛一落地,阿刃又動,「進」字決讓他如同一隻離弦之箭直衝過去,這一式以快擊慢,實在叫人防不勝防。沒想到那人似慢實快的雙手互揮,掄出一個太極模樣的手勢,阿刃衝到近前,隻覺自己像是衝進了一團棉絮之中,無處使力,勢子不由得緩了下來。

好強!

阿刃在心中大叫,「進」字決雖被化解,但他還有後著,雙腿猛得點地,疾衝之勢立止,整個人驀然騰空,右腿高高抬起,「沾衣八打」最淩厲的「落」字決當頭劈下。

“好小子!”

那人高聲喝道,阿刃這一腿其勢滔急如九天之瀑,又籠罩了他前前後後幾個方向,實在是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唯有硬擋!

隻見那人握掌成拳,納氣吐聲一喝,右拳向天,直擊而出。

「碰」的一聲悶響。

雙方傾力一擊,強弱立判,阿刃被擊得倒飛出去,雖在空中旋身勉強落地,但仍然被餘力震得倒退幾步。

而擊退阿刃之人,一步未動,所在之地點塵不驚,阿刃這豁盡全力的一擊似乎連他身邊的灰塵都沒激起。

真是太厲害了。

阿刃在心裏大叫,他的右腿現在還在發麻,而那人卻一點事都沒有,習武以來,他是第一次碰到如此深不可測的對手,他究竟是誰?

阿刃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這人,隻見他大約四五十歲,身上西裝筆挺,此刻正微笑著望著他,整個人隻是輕輕鬆鬆的站在那,卻流露出一種自信,那是隻有成功人士才擁有的富足奢華之氣,似乎天底下沒有任何事能難倒他,至於他那奇醜的相貌,在這種氣質的映襯下,不但不讓人覺得刺眼,反而讓人覺得這是他獨有的特質,是一種別人無法模仿的個性。

看著他,阿刃隻覺得眼熟,卻想不起在哪裏見過他。

阿刃不認得,可是有人認得,隻見原本狂熱的諸人在見到他之後,立即安靜下來,紛紛極其恭敬、猶如奴才見到主子一般的招呼著。

“林總。”

林總?

阿刃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他是在電視上見過這個人,林氏集團的首腦、億萬富翁、林紫寧的父親林成一。

見到林成一,這些尋找阿刃的工人似乎都想表功,又怕林成一不信,隻是唯唯諾諾的恭敬站著,吱唔著說不出話來。

林成一了然,他揮揮手,立即有一個年輕人快步跑來,向著眾工人高聲道:“這裏的每一個人都能拿到五千塊錢作為獎勵,至於那十萬塊的懸賞,會付給第一個打電話報告的人,好了,你們登記完自己的名字之後就回去吧。”

一陣歎息聲在人群間回蕩,人人都在責問自己為什麽這麽笨,沒想到用打電話的方式報告阿刃的住址,如此想著,他們又開始左瞧右看,心中想著那個得到獎金的幸運兒究竟是誰呢?

人群逐漸散去,林成一又揮退了他的幾個手下。

這樣,這裏就剩下了億成富翁林成一和住在垃圾堆的小子阿刃。

“不請我進去坐坐?”

林成一悠閑的走到阿刃麵前,笑道。

“呃!好…,噢、不,屋裏太髒了!你是……。”

阿刃被林成一的和藹弄得手足無措,想想眼前之人的富貴,再看看自己的破爛小屋,一時不知說什麽好。

“我現在什麽也不是,隻是一個父親。”

林成一微微搖頭,走到小屋前,掀開門簾走了進去,阿刃急忙跟著。

一進屋,林成一被屋中的陰暗映得看不清東西,揉揉眼睛,左右看看,阿刃不自在的跟著他,想拿著椅子給林成一坐,又發現那幾把椅子早在剛才的打鬥中被砸碎了。

林成一上前幾步,一下便坐在了那張小土炕上,以手拍著炕,感歎著:“這是好東西啊,冬暖夏涼,比那些什麽高檔床之類的家什強多了。”

嗬嗬,阿刃笑著,不可否認的是,眼前這個人給他的印象極好。

“我很驚訝。”林成一望著阿刃說道,“以前隻在小說裏看過隱居在市井中的絕世高人,沒想到我的眼前就有一位,你治了我女兒的病,我非常感謝。”

說著,林成一竟然起身給阿刃鞠了一弓。

阿刃立時被驚呆了,他伸手去扶林成一,林成一卻強撐著鞠完了這一弓。

“我說過,我現在隻是一個父親,為了我的女兒,我什麽都肯做。”林成一低聲道,“可我女兒的病還沒有完全治好,能不能請您出手治好她的病?”

阿刃確實被感動了,一個億萬富翁完全放下自己的身段來求一個住在垃圾堆裏的窮苦小子,這種父女之情,世上有幾人能不為之所動。

可是……。

“實際上,我也不敢說能完全治好你女兒的病,她的「血疾」已經入骨,如果提早三年的話,還有把握,可是現在……。”

“有幾成機會?”

望著林成一急切的表情,阿刃有些不忍心說出這個數字了,“……隻有七成。”

“好!好!很好!有機會就行!有機會就好!”林成一竟然興奮的鼓掌大笑。

看著興奮的林成一,阿刃也心中高興,不過念頭一轉,又想起了爺爺,爺爺不準他動用針術,偶爾破誓一次已經讓爺爺消失,如果再用的話,自己不是再也見不到爺爺了?

這個念頭之下,他不禁微微的搖起了頭。

“怎麽了?小兄弟,還有什麽困難?”林成一見阿刃麵色猶豫,急忙問道。

“沒有,隻是,我想我、我不能給你女兒治病。”

聽得這話,林成一深深的皺起了眉,麵上露出濃濃的淒苦之色,他沉聲道:“小兄弟您說,無論什麽條件我都答應,即使要我的全部身家也沒問題,隻要您點一下頭,同意治療我的女兒,我在國內國外將近十億美元的資產就全都是您的!”

“不、不。”阿刃急忙擺手,“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著林成一眼中急切與探尋,阿刃覺得自己可以把自己的擔憂告訴他,於是他開始講述,把自己與爺爺之間的故事告訴了林成一,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和別人講自己的身世。

許久以後,林成一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阿刃。”林成一對阿刃的稱呼也親切起來,“做為一個局外人,我看到了你沒有看到的東西,你說你爺爺因為你施展針術而離開你,其中一定有隱情。”

“你想想看,一個精通神奇醫術的人為什麽會在這種地方隱居十年。他一定是想去某件事,和怕一些事情發生,這麽說吧,他想做的事去做的時候就一定會發生他害怕的事,這兩件事必定是同時發生,而且是以你施展針術為觸發。”

“現在既然事情已經開始運作,就再也阻止不了,你爺爺離開也是為了這件事做準備。而這件事的關鍵,還是在你身上,你爺爺一定會回來找你,想想看,他有沒有交待給你一些事情?一些必須做的事情?”

聽著林成一的話,阿刃兀然想起昨天晚上爺爺的交待,他立即蹲下身子去翻屋南的牆角,那裏是他和爺爺藏一些貴重東西的地方。

果然,木板搭成的小坑裏有一封信、一本書以及一個戒指。

“和我走吧,我可以幫你,你也可以幫我。”林成一誠摯的懇求著。

阿刃想了想,點頭。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