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三章 陰差陽錯的回家

“真功夫?”常開天瞪大眼睛看著他:“對呀,楚大哥,你不是武林高手嗎?我就知道你有辦法的。”



楚歌點點頭:“來,我帶你飛出去!”



“好啊好啊!”常開天這個人也夠樂天的,剛剛還在擔心死在這裏,這會又興高采烈了:“你剛剛不是跟江水綠說過你不會輕功嗎?”



“我不是不會,”楚歌苦笑起來,這麽丟人的事情現在已經不能不告訴常開天了:“我隻是有點恐高而已。”



楚歌不再遲疑,漂浮術順手放出來,腳下一輕,身體已經搖搖晃晃往上升去,腳一離地,就有種失重的感覺,楚歌臉色發白,心驚膽戰的飛到了樹林上空,現在離地大概能有五六米的樣子,隻要想一想現在掉下去就跟從三樓掉下去一個樣,他就有點發暈。



那邊,常開天也飛了起來,他的情況就好多了,滿臉的驚奇和興奮,居然還在空中伸伸胳膊蹬蹬腿,學著電視上裏演武俠片時的動作,倒有幾分味道。



“楚大哥,你太牛了!這什麽氣功啊,除了可以讓自己飛,竟然還可以讓別人飛!走,我們飛出去吧!”



楚歌已經嚇得眼睛都閉上了,道:“你自己控製方向,快點飛過來,拉著我一起走。”



常開天說聲”好”,興衝衝的飛過來,拉住楚歌的胳膊,”嗖”的就向遠處筆直的飛了出去,在這種高度,他已經可以完全走直線飛行了,這片林子其實很大很遠,至少,在林子上空極目遠眺都無法看到樹林的邊緣,幸好現在飛行的速度非常快,對準一個方向,無論如何也總能飛出去的,楚歌閉著眼睛飛了十多分鍾也就慢慢習慣了,順手又給常開天加了兩個漂浮術,他可不想半途掉下去。



終於,聽到常開天說了聲:“哎呀,原來這就是農村!”兩人慢慢降落下去,腳一落地,楚歌就睜開了眼睛,樹林就在身後,前麵是大片的阡陌縱橫,火辣辣的太陽下,遠方還有很多人在田間勞動,這正是一個最典型的中國式農村。



咦,這個地方……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怎麽會這麽熟悉呀?



楚歌揉了揉眼睛,再仔細打量一番,終於脫口叫出自己脫險之後的第一個字:“靠!”



這裏當然熟悉,簡直是太熟悉了,楚歌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這裏就是楚家坳。



顧名思義,楚家坳住的人當然都姓楚,事實上,這地方楚歌簡直再熟悉不過了,他在這裏住了將近二十年。



媽的,說好暑假不回家的,居然莫名其妙回家來了!



楚歌這一明白過來,再回頭看這片奇怪的林子,也立刻就有了印象,小時候,村子裏就傳說這片林子裏隱藏著野獸,人一進去就出不來,這麽多年來,幾乎就沒人進去過,楚歌小時候膽子就不大,自然更是連靠近都沒敢靠近這片林子,誰也想不到,在這裏麵居然隱藏著一個武學世家的秘密基地。這些武學世家和這個淳樸落後的小村子,幾乎就是完全隔絕的兩個不同的世界。



好久沒回來了,也不知道父母的身體還好不好,那三百萬收到了沒有,楚歌心裏亂七八糟的想著,忽然覺得有些近鄉情怯。



他走了一段,漸漸跟村子離得近了,忽然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飛快的跑過來,跑到他麵前,有些遲疑的看著他,訥訥的道:“你……你是楚哥哥嗎?”



楚歌笑了起來:“小虎子,不認識我了?”



小虎子立刻眉開眼笑,往楚歌身上撲過來,楚歌伸手正要把他抱起來,他卻飛快的一縮,讓楚歌抱了個空,楚歌正在奇怪,就見小虎子沿著田間小路跑了一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叫喊:“楚哥哥回來啦,楚哥哥回來啦!”



隨著這一路喊叫,村子裏陡然熱鬧起來,家家戶戶都走出門來,本來寧靜詳和的村子裏,立刻變得比趕集還熱鬧,大夥兒都三三倆倆的朝楚歌他們走過來,這一次,亂七八糟的稱呼紛紛響了起來。



“楚哥兒,你回來啦。”



“小歌子,怎麽瘦了這麽多啊?”



“伢,讀書很苦吧。”



“二牛,看看人家楚大哥,這才是榜樣哇!”



“哞~~~”幾聲悠長的牛吼響起來,更增添了熱鬧的氣氛。



常開天莫名其妙:“楚大哥,這是哪兒?”



楚歌嘿嘿直笑:“小子,想不到吧,這就是我家。”



常開天道:“你在你們村裏,這麽有名嗎?”



楚歌撓撓頭:“我也在奇怪啊,往常他們最多跟我打個招呼,可是今天……”他開始發覺不對勁了,今天村子裏的人好象是專門來迎接他的,一個個拖兒帶女的,全家老小都跑出門來了。



遠遠的,楚歌居然看到村長顫巍巍的走過來了,心裏更是大大的納悶,不過還是連忙迎了上去。



村長今年六十六,過了一輩子苦日子,雖然沒落下什麽大毛病,可是衰老得快,小時候楚歌家裏窮,沒少受村長的救濟,後來上大學沒錢交學費,更是村長發動全村的人幫忙,可以說,楚歌是吃著千家飯上大學的,上大學之後他一直不愛學習,又攢錢買了電腦,心裏頭一直就覺得對不起這位老人家,現在村長過來,楚歌心裏除了感動,更多的還是迷惑。



自己到底做啥了?



“伢,我沒有看錯你呀,你對得起我們全村人的心意呀!”老村長用顫巍巍的手抓著楚歌的胳膊一個勁的搖晃,大有老淚縱橫的感覺,楚歌本來就夠瘦了,可是跟老村長那雙雞爪子般的手比起來,就象是個相撲運動員。



楚歌恩恩啊啊的敷衍著,道:“老村長,我爸爸媽媽還好吧?”



“哎,好著呢好著呢!”村長眉開眼笑的道:“他們一會就過來了,你看,那邊不是嗎?”



楚歌他爸過來了,長期的田間勞動讓他也衰老的很快,不過很顯然現在非常高興,除了高興,眉宇間還洋溢著幾絲驕傲,幾絲欣慰,一走過來,老村長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楚啊,你可養了個好兒子呀!”楚歌他爸微微的笑著,顯然聽得非常受用,學著老村長的樣子拍拍自己兒子的肩膀,笑眯眯的道:“走吧,小歌,先回家去。”



楚歌拉了常開天一把:“爸,這是我朋友,常開天。”



“開天開天,哎喲,這個名字好呀……”老村長絮絮叨叨的又說開了,順便用自己的”少林雞爪手”抓住常開天胖乎乎的手腕,擺出一副長談的架勢,常開天悄悄的翻翻白眼,他發現農村果然不是他這樣的城市少年所能理解的,這裏的人熱情得讓人受不了。



回到家裏,說好了下午到村長家吃飯,總算是安靜下來了,一安靜下來,楚歌就纏著他爸跟他說說到底出了什麽事。



“就是你寄給我的那筆錢唄,”楚歌他爸道:“按你的意思,我把那筆錢全部拿出來了,讓村子裏修路。”



“啊?修路?”楚歌張大了嘴巴:“那是我給您寄的呀!”



“啥給我寄的,你小子盡會胡說八道亂開玩笑,你知道那是多少嗎?那是三……三……三百萬呐,”楚歌他爸用手指關節敲著桌子:“那是我一個人能用得完的嗎?三百萬呐,整整三百萬呐!你知道不,我們全家一年又是養豬又是種地,加起來才掙得了幾千塊,你給我三百萬,那不是存心折我的壽嗎?”



楚歌陪著笑臉道:“是是,嗬嗬,爸,我跟你開個玩笑嘛。”



“那還差不多,”楚歌他爸瞪了兒子一眼:“你以前還在村子裏的時候不就老說嗎,咱村不修路就絕對沒前途,我還能不知道你那點心思嗎,所以我一收到錢,就知道你想修路了。”



“是,是,不錯,很對,”楚歌一邊點頭一邊苦笑:“爸,您真是太了解我了,路修得怎麽樣了?”



“唉,麻煩呀……”楚歌他爸歎了口氣:“真麻煩,麻煩死了。”



“麻煩什麽?”常開天插口道:“是找不到修路工人,還是政府不願意審批,或者,錢不夠?這些我可以找我爸給幫幫忙的。”



“都不是,”楚歌他爸的眉頭皺緊了:“村裏人都挺熱心,這事倒沒這些問題,不過有個天大的問題要解決呀,那就是錢放在哪裏!”



“錢放在哪裏?什麽意思?”常開天道:“錢還會沒地方放嗎?”



“娃子呀,你是城市裏的吧,”楚歌他爸十分理解的道:“你是不知道我們這裏的苦衷啊。你們那裏有銀行,有保險櫃,還有警察,你們那錢放著當然安全了,我們這裏啥都沒有,錢放著不安全啊……”



常開天實在有點蒙:“叔叔,那個,那個,您不是把錢存在銀行裏,直接轉帳的嗎?”



“當然不是!”楚歌他爸脖子一梗:“那怎麽行,眼見為實,咱農村人就圖個實惠,不搞那些花架子,咱村一致認為,錢要放在自己手裏!”



常開天翻翻白眼,偷偷看楚歌,楚歌正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坐在那裏,顯然是已經習慣了。常開天道:“叔叔,您帶我們去看看吧。”



楚歌他爸這次倒幹脆:“好,走吧。”



這個村子並不算大,三人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那是一個臨時搭起來的磚頭房子,房子很小,不到兩平方米,高度也不超過一米,上邊一道鐵門,居然上了四把鎖,四個人站在那裏,正好把房子團團圍住,楚歌和常開天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根本不能住人的房子,還沒來得及問問是幹什麽用的,就見四個人走了上來。



“老楚,你放心,有我們看著呢,沒人敢偷東西的。”



“是啊是啊,咱村裏的人,誰不想修路啊,誰也不會幹這缺德事的。”



“哎,你們別胡說,老楚怎麽會不放心呢,你沒見他是帶著楚伢子來這裏看看的嗎?”



“哦,對了對了,要讓楚伢子看看,才能放心嘛。”



這四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楚歌他爸倒是聽得十分受用,頗有些驕傲的道:“你看,我們每天都要派四個人守著這裏,每人一把鑰匙,每四個小時一換班,這裏才是絕對安全的。”



說話間,”吱呀”一聲,小房子上唯一的那道鐵皮門已經打開了,楚歌和常開天往裏邊一看,兩個人都要暈了,原來裏邊全部是一遝一遝的鈔票,全部是現金,把房子裏塞了一大半,楚歌一時好奇,抽了一遝出來看,才發現竟然還全是十元一張的小麵額鈔票。



“這個呢,也是我們通過仔細討論確定的方案,”一個守財奴(專門守錢的人叫守財奴倒是很恰當哦)道:“十元一張的使用方便,一百的麵值太大了。”



另一個守財奴歎息起來:“這個方法雖然高明,可是很浪費人力啊,我家的田地都三天沒翻過了……”



楚歌完全無話可說,豎了豎大拇指,道一聲:“高!實在是高!”徑直走了。



回到家裏,楚歌他爸顯然很興奮,以為兒子被他的天才構思鎮住了,滔滔不決的講起了取錢過程的種種光輝曆程,比如說,是如何用巨額匯款單把一個小儲蓄所裏的營業員鎮住了,又是如何輾轉來到省城取到了全部現金,又是如何帶著兩三個人勇敢的用麻袋把錢帶了回來,中途發現了若幹扒手,等等等等,這些事情楚歌固然還能夠接受,常開天簡直無法想象,在感慨村裏人的閉塞之餘,忍不住又羨慕村裏人的淳樸和友善。最後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楚大哥既然是從這裏出生的,為什麽那麽善於剝削我的比賽獎金呢?”



這天晚上,忽然下起了傾盆大雨。



南方的夏天一向雨水充足,楚歌和常開天本來正悠閑的坐在屋裏休息,雨一來,楚歌他爸忽然臉色大變,叫了一聲:“我的錢!”抓起一把雨傘,飛快的衝了出去,幾乎是同時,兩人似乎聽到外邊響起了很多淩亂的腳步聲。



楚歌和常開天互看一眼,也衝了出去。



裝錢的小房子仍然立在那裏,不過這時候,這個房子的諸多問題就暴露出來了,首先是修建時的地勢比較低,雨水都往這裏匯聚,其次是磚瓦堆砌得比較粗糙,縫隙裏完全可以漏進去雨水,這些問題很顯然開始村裏人都沒想到,現在,上百號人全部拿著雨傘批著雨批集中在房子周圍,大家統統一籌莫展。



還是老村長當機立斷:“你們兩個快點去拿麻袋,你們兩個快點去推輛磚瓦車來,快,你們四個開鎖,我們先把錢轉移到楚家去。”



楚歌他爸無奈的看了看天,大雨仿佛瓢潑一樣灑下來,這陣雨來得這麽快,停得也絕對快,可是就這麽一點時間,足夠把一小部分的鈔票都泡在水裏,如果搬到自己家去,等水幹了又要搬回來,實在是麻煩之極。



楚歌心中一動,走上前去,道:“還是我來吧。”



他現在在村裏已經很有些地位,別人雖然不知道他這點小身板能做什麽事,還是乖乖的讓了出來,楚歌看著那一屋子的鈔票,悄悄想著自己的異次元戒指,意念一動,隻見屋子裏滿滿的鈔票忽然一空,消失得無影無蹤,都被他裝到了異次元空間裏。



“哇!這是怎麽回事?”眾人立刻叫起來。



楚歌也不回答,其實是沒辦法回答,隻道:“大家弄點磚頭,把房子裏墊高一點,再鋪上幾張報紙,以後就不擔心下雨了。”



眾人恍然大悟,”果然是讀書人聰明呀!”大夥七手八腳,很快就把房子墊了起來,又有人飛速跑到家裏去拿了報紙來鋪上,楚歌意念再一動,那一大堆鈔票再次出現在眾人麵前。



“真厲害!楚歌這伢,戲法變得好啊……”眾人嘖嘖稱奇,不過村裏人向來就不求甚解,楚歌不願意解說也就算了,三三兩兩的慢慢散去,楚歌走了一段,回頭看去,那四個站崗的各自舉著雨傘,還在那裏靜靜的站著,忽然覺得心裏有些發酸。



跟村裏人比起來,常開天就不好對付了,這小子自從回到家裏就不斷的糾纏楚歌,想問問那堆錢是怎麽變沒的,楚歌給他纏的沒辦法了,脫口就道:“那是魔……”還好他夠警惕,那後邊一個”法”字堅決沒有出口。



“魔?魔術?”常開天忽然興奮起來:“你還會變魔術?”



楚歌狠狠的點頭:“媽的,我就是會變魔術,怎麽了!”



常開天的眼睛亮了起來:“大變活人?還是四條A士?”



“都不是,”楚歌道:“我這個是最高級的,叫做無中生有。”



常開天大感興趣:“無中生有是個什麽意思?這是現在的魔術流派中的嗎?”



“當然不是,這是我獨創的,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魔術流派。”楚歌信口胡謅起來,據說說謊的人,隻要撒了第一個謊,就必須用第二個謊來掩飾第一個謊的漏洞,而為了解釋第二個謊,就不得不再說第三個謊,這樣循環往複,直到滿口謊話,楚歌發現,自己好象正在這個深淵裏墜落。至少現在他的超能力已經不僅僅是”風之敏捷”了,什麽火球啊冰霜之鎧啊風刃啊,還有那個可以幫別人飛行的漂浮術,亂七八糟的,目前暫且還可以用”中國功夫”來勉強解釋,常開天也不是白癡,總有一天自己會有無法自圓其說的時候的。



在這裏隻住了兩三天,常開天就吵著要走,離開了電腦遊戲,這小子幾乎一天都呆不住,更何況,在計算了一下時間之後,兩人發現竟然已經離開北京十多天了,考慮到馬上要去韓國參加WCG的總決賽,常開天決定立刻動身。



動身之前,兩人又到那樹林邊去了一趟,這一帶很少有人過來,故老相傳這片林子是不詳之地,當然,對此刻的楚歌來說,早已經跳脫了這套迷信的東西,兩人來這看看,也就是想緬懷一下自己的第一次被綁架,唯一遺憾的是,居然是被誤綁的,沒成為被綁架的真正主角。



剛走到林邊,常開天就道:“哎呀,你看!”



楚歌順著他的指點抬頭一看,在樹梢上,正有兩個人影飛快的挪動過來,兩個人影離得都很遠,盡力看去,似乎是一男一女,那女的一條長裙正被樹林上空的風吹得晃蕩,雖然什麽都看不清楚,常開天卻已經叫了起來:“哇,看來要走光!”



楚歌再看了一會,那兩條人影逐漸來得近了,不由大吃一驚,原來這兩個人竟然是在樹幹上一躍一躍的過來的,動作輕盈敏捷,看起來並不比猴子遜色。



“高啊!真高,”楚歌道:“他們這樣走,跟我們直接飛過來是一個道理,總之,隻要視線脫離樹林的包圍,就一定可以走直線走出這個地方。真是奇怪了,最近怎麽看到這麽多會功夫的人。”



常開天點點頭,忽然大叫起來:“咦,那不是江水綠嗎!”



兩條人影移動得並不快,不過總算能夠看清楚了,前邊那個老頭,可不正是江水綠,至於後邊那個,卻是個年輕的女孩子,現在這個距離已經能看得清楚了,那分明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隻不過現在頭發散亂,裙子也被樹枝掛破了不少,看起來十分狼狽。



江水綠也看到楚歌了,立刻大叫起來:“楚歌,救我呀!快點救命!”這老頭手臂不斷搖晃,跟楚歌打招呼,卻忘了身在樹梢,一腳踏空,立刻掉了下去,隱隱傳來一陣”劈裏啪啦”的聲音,仿佛是壓斷了很多樹枝,緊接著就是一聲驚呼:“哎喲!”



常開天道:“楚大哥,你看,林子裏還有人在追他們。”



楚歌道:“要不要去幫忙?”



常開天道:“當然要幫忙了,你這麽厲害,反正是舉手之勞嘛。”



楚歌歎了口氣,開始發現”中國功夫”這個幌子也挺麻煩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