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武林高手

迷迷糊糊中,似乎一直躺在車上,隨著一路顛簸,醒了又昏昏了又醒,楚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迷糊了多少天,反正除了吃飯之外,其他時間都在睡覺中,楚歌百分之百肯定是別人在他的飯裏下了藥,看來不到目的地是不會讓他清醒的,他的體質本來就不怎麽樣,也就非常配合的接受現實了。



終於,好象到達了目的地,自己被兩個人抬著手腳扔到了地上,楚歌心裏還隱約泛起一個念頭:落地的感覺,真好。



這個念頭之後,楚歌就再次昏了過去。



楚歌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全身上下被捆得象個粽子,正躺在冰冷的地上,努力抬頭,上邊有個小小的鐵窗子,裏邊射下微弱的光線來,看來正是深夜。



“嗨,楚大哥,你醒啦。”旁邊一個聲音響起來,這個聲音楚歌很熟悉,正是常開天。



常開天也捆得象粽子,躺在楚歌的旁邊,現在勉強把臉轉過來,正對著他苦笑:”老大,你看看,得罪了那個周大川,遭報應了吧。”



“周大川?”楚歌晃晃腦袋,忽然想起來自己若幹天前在迪廳裏做的事情,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腦筋也從迷糊中清醒過來:”天啦,我哪知道那小子是黑社會的呀,早知道我就不去碰他了,現在可怎麽辦呢?”



常開天哭喪著臉:”我怎麽知道怎麽辦,你不是號稱有超能力嗎,你想辦法吧。”



楚歌全身大概被捆了三四根繩子,不但沒辦法站起來,就連維持一個舒服的姿勢躺下來都很困難,暈倒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忽然覺得腰酸背痛,腿上有點發麻,絕對是血液不暢通所至,他悄悄給自己加了一個力量之環,想把繩子掙斷,可是努力了兩次,繩子倒是沒斷,自己的手腕差點斷了,楚歌本來就不是一個有毅力的人,立刻就放棄了這一招,轉而尋求其他的辦法。



他的兩隻手被捆在背後,兩條腿被交叉在一起,連翻身都做不到,否則的話,隻要能看到常開天的手腕,他就有信心用魔法把常開天手腕上的繩子弄開,當然了,自己的魔法控製精度萬一不足,讓常開天流點血,受點傷,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反正吃虧的也是別人。



翻身了三次,統統失敗,楚歌歎了口氣:”沒辦法,憑我們兩個人,無論如何也逃不出這個地方了,現在隻能等他們來處置我們了。”



剛說到這裏,忽然屋子裏響起了另外一個聲音:”誰說這裏隻有兩個人的,我老人家就不是人嗎?”這個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遠,好象就在兩人的旁邊,立刻嚇了兩人一跳。



“誰在說話?”常開天的聲音有點發抖:”你,你是誰,你是人是鬼?”



“嘿嘿,你說我是人,我就是人,你說我是鬼,我就是鬼。”這個聲音聽起來非常蒼老,可是越蒼老的聲音越容易與鬼魂發生聯係,兩個小子都不是膽子大的人,剛剛明明聽到屋子裏一點動靜都沒有,根本沒有任何呼吸,憑空響起這麽一個聲音,還說著這麽希奇古怪的話,兩人嚇得亡魂直冒。



“你,你要幹什麽?”楚歌顫聲道:”我們一沒錢,二沒色,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就放過我們吧……”他剛說到這裏,猛然想起自己明明有一顆價值五億的鑽石,頓時嘴唇都白了:”你,你,鑽石我給你,別,別殺我們啊。”



那個聲音完全不為所動,在那裏”嘿嘿嘿嘿”的笑,楚歌聽這聲音好象就在耳朵邊上,覺得連寒毛都豎起來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閉上眼睛心裏充滿了悲壯的情緒:”親愛的爸爸媽媽,兒子今生沒辦法報答你們了,你們的恩情,我隻有不報了,還有親愛的**老師,您讓我的初中擁有了美好的回憶,至於教導主任,希望他能夠斷子絕孫,啊!還有我的初戀,我的高中女同桌***,我們倆還是來生再做夫妻吧……”



那個聲音發現兩人沒有預料中的求饒,倒有點奇怪了:”喂喂,你們倆怎麽不說話了?”



常開天到底見識多些,而且一直就是無神論者,這時拚命把頭抬起來去看聲音發源的地方,這一看,還真讓他看到了,一個非常佝僂非常矮小的身影居然正擠在兩人中間,雖然是擠在中間,可是因為這個身影根本隻到他們的腰部,而兩人又隔得不是太近,所以一開始居然沒人發現這個身影。而現在呢,窗外淡淡的月光照進來,雖然看不太真切,但是也能清楚的看到一張滿是皺紋的臉,現在,那張臉上充滿了促狹的笑容,正在那裏得意洋洋。



“我靠!老頭,原來是你在裝神弄鬼!”常開天的膽子立刻就回來了:”楚大哥別怕,他不是鬼,他是個人。”



“啊?是個人?在哪兒”楚歌剛剛把後事交代完畢,現在心無牽掛,膽子也大了起來。



“就在我們中間,你把頭抬起來看,對,在我們的腿中間。”常開天維持著這個別扭的姿勢,臉漲得通紅,用目光來對老頭表達他的憤怒。



楚歌抬頭一看,果然看到一個老頭,正對著他嘿嘿的笑,老頭的姿勢比他們舒服多了,輕鬆的坐在那裏,雖然身上也捆得象粽子,不過坐著的視角總是比躺著大,現在正轉著脖子到處打量呢。



“等會扁你!”楚歌瞪了他一眼,滿臉凶像,仿佛是要找回剛才遺棄的麵子。



“好了,不嚇你們了,”老頭輕鬆的朝他做個鬼臉,顯然一點也沒把他的恫嚇放在眼裏:”你們兩個真沒用,整天除了睡覺就是吃飯,一點乙醚一點安眠藥就把你們治得服服帖帖,你看我一個老頭子都比你們醒得快。”



“這是哪裏你知道嗎?”常開天道:”周大川跟你也有仇嗎?”



“周大川?”老頭奇道:”誰是周大川?抓我們的可不是周大川喲。”



這下輪到楚歌傻眼了:”不是周大川,那抓我們幹什麽?”



老頭這下也好奇了:”咦,你們江家子弟嗎?”



“當然不是!”常開天恍然大悟:”誰他媽姓江啊,這麽惡心的姓氏,我靠!我知道了,他們根本就是抓錯人了!我……我……我暈啊!”



老頭笑眯眯的道:”不要激動不要激動,年輕人,據我估計,抓錯的可能性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們是被順便抓回來的。”



楚歌道:”還有順便抓回來這種說法嗎?他們到底是幹什麽的?”



“也不幹什麽,”老頭上上下下打量著他:”恩,不錯,你這身板,用來做實驗倒是好材料,看來他們抓人的眼光還不錯。”



“啊?做實驗?”楚歌心裏發了個顫,忽然想到很多關於瘋狂科學家和活體實驗的恐怖電影,頓時連冷汗都出來了:”他們……他們要拿我……做實驗?”



“當然。”老頭一本正經的說:”你看我這把老骨頭,可能還沒實驗就散架了,你再看你的同伴,過於健康過於肥胖,什麽腦血栓啊高血壓啊心髒病啊都有可能,大概也經受不住什麽折騰,最好的就是你這樣的排骨少年,根據我多年的經驗,人越瘦,生命力越強,用來做實驗就越有效果。”



“他們到底做什麽實驗呢?”楚歌終於問出了這個最怕知道答案的問題。



“很血腥的實驗,”老頭的神情忽然嚴肅起來,他越嚴肅楚歌就越怕,看著那兩片幹枯的嘴唇,仿佛在等待死神宣言:”人肉叉燒包!”



楚歌倒抽了一口涼氣,簡直連自殺的想法都有了,他這個人並不算特別怕死,可是死也要死得幹淨,如果被人做成包子,那真是死不瞑目了。



“哐啷”一聲,屋子的門開了,強烈的光線射進來,頓時照得屋裏一片光亮。



“哈哈,老不死的,這裏的滋味怎麽樣?”一個大漢說道,他看起來彪悍得很,楚歌躺在地上正好看到他滿臉的橫肉,在想一想人肉叉燒包的傳說,心裏充滿了恐懼,悄悄開始凝聚魔法。其實通過這段時間的練習,他早就可以熟練運用體內的魔法元素,之所以沒辦法把繩子弄斷,是因為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手,而且隻能憑眼角的餘光看到腿上的繩子,他怕用魔法的話會把自己弄傷,否則,把繩子弄斷其實並不艱難。



可是這個大漢就在他麵前,目標可以說又清晰又巨大,要想用點什麽攻擊性的東西對付他,實在是輕而易舉,所以楚歌開始考慮,要不要現在把大漢給幹掉。



這個誘人的想法在兩秒之後被楚歌打消,因為他聽到外邊又有個聲音道:”山雞,別跟他羅嗦,直接教訓他就可以了。”



既然外麵有人,楚歌就不敢動了,要不然,人家隻需要把門一關,餓也能餓死自己。



大漢看來不太聽話,他遲疑著道:”不要吧浩南哥,這老家夥有功夫,我們以前就有兄弟吃過他的虧,不能輕易近他身的。”



楚歌聽得直翻白眼,剛聽到”山雞”的名字就覺得耳熟,現在聽到這聲”浩南哥”,簡直要暈了,看來《古惑仔》這東西,對黑社會的影響還真不小啊,不過陳小春演的那個瘦小的山雞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和現在這個大漢對上號。



“媽的,他都被捆成這樣了,你怕個屁啊怕!”浩南哥看來也沒有電視上那麽冷靜,直接就開罵了:”你到底動不動手,不動手就他媽滾出來。”



山雞連聲道:”我動手,我動手。”走到老頭身邊,猛的飛起一腳,對著老頭的肚子踢過去,這一腳很重,楚歌和常開天因為離得近,簡直可以感受得到微弱的風聲,這樣一腳踢下去,楚歌簡直不忍心看了,按照他的估計,老頭這種體型,至少也能飛出一米遠去。這兩個小子本來都規規矩矩躺著的,忽然間看熱鬧的劣根性就發作了,齊刷刷努力抬頭去看老頭挨打。



隻可惜,老頭還是笑眯眯的坐在那裏,那一腳一踢過來,他就稍稍扭了扭腰,讓那一腳踢到了他的胳膊上,再接著,大漢就呼的飛了起來,遠遠的跌出去,整個過程,無論怎麽看,也不遵守動量守恒定律。



“哐啷”一聲,應該是山雞的腦袋撞到了鐵門上發出的聲音,緊接著的”哎喲”一聲證明了兩人的猜測。



“中國功夫!”兩人腦袋裏同時出現了四個字。



這年頭招搖撞騙的功夫不少,這樣奇妙的功夫倒是從來沒看到過,楚歌本來以為武俠小說中那種功夫隻是虛構的,沒想到今天真看到了。



“浩南哥,他,他,他真的有氣功!”山雞覺得好委屈,雖然是他主動,可是他反而是受害者。



“媽的,老不死的還真挺能的,我來收拾他!”浩南哥決定親自動手了,楚歌心裏暗暗高興,想道:”隻要你進來,我立刻把你們兩個一起弄暈,後麵就好說了。”



隻可惜浩南哥鬼使神差的又說了句:”山雞,你去門口把風。”



山雞罵罵咧咧的走了,一個長頭發的小瘦子提著根鐵棒走了進來:”老家夥,我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棒子硬!”



這下老頭笑不出來了,他確實有功夫,可是看著鵝蛋粗的鐵棍,心裏直發毛,緊閉著嘴一聲不吭,神情也嚴肅起來,他雖然喜歡開玩笑,可是地位其實很崇高,他可以嘻笑怒罵,可是絕不允許自己丟自己的麵子,所以這一棒,他決定硬抗下來,即使再難受,也不能叫一聲,當然了,他還是把全身的氣都外放出來,盡量承受打擊。



浩南哥看著老頭鐵青的麵孔,心裏大樂,哈哈大笑著,呼的一棒就掃了過去,他也不去找什麽人體的軟弱環節,直接就對著膝蓋發力,這一棒打下去,無論如何這條腿是廢了。



“啪”的一聲,手感非常好,浩南哥心滿意足的收回棒子,去看老頭的臉,卻發現老頭一點都不痛,反而一臉的莫名其妙。



老頭確實是莫名其妙,剛才那一棒明明是敲碎了什麽東西的,他甚至聽到了”啪”的一聲響,可是膝蓋一點都不痛,好象根本就沒挨過打似的。



“哎喲,老家夥,你還真能抗的,再來一棒試試?”浩南哥對老頭的表情很不滿意,呼的又是一棒打了過去,這一次又對準了胳膊。



“啪”的一聲,又有個什麽東西破碎了,可是還是一點都不疼,這下子可把老頭嚇壞了:”糟糕!該不是我走火入魔了吧,難道我全身的關節都失去知覺了?”



浩南哥看著老頭滿臉的驚惶,心裏終於愉快了,嘿嘿笑著:”老家夥,明天再來收拾了,上麵交代了,隻要不把你弄死,弄成全身癱瘓都沒關係,你就等著慢慢享受吧。”



“哐啷”一聲,門又關上了,屋子裏黑糊糊一片,又隻能看到小窗外那點微弱的月光了。



“兩位,老頭我剛才多有冒犯,還請恕罪。”老頭忽然說話,聲音嚴肅:”剛才多謝相救。”



“我們沒有救你呀,”常開天說:”你的氣功真厲害。”



“氣功再厲害也抗不住鐵棒啊,”老頭的語氣竟然變得非常認真了:”我剛剛還在奇怪,兩位怎麽會平白無故就被抓來了,原來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高手不是我,”常開天的腦袋確實好使,立刻就想到了楚歌的種種能力,道:”是楚大哥。”



楚歌沒說話,默認了,到現在他也知道什麽人體實驗都是扯淡了,至於剛才,他用了兩次冰霜之鎧幫老頭擋了兩棒,說起來確實是救了老頭一命,既然這裏就他們三人,想瞞也瞞不住,他也沒必要不承認。



老頭看他承認,頓時大為動容:”難道你已經可以把內氣外放,凝聚成型了?”



楚歌不好回答,含糊的應了一聲,老頭看在眼裏,神情立刻又不同了。



“老夫江水綠,請問楚少俠尊姓大名?”這句話已經完全是武林中人的味道了,不過老頭一本正經的樣子,楚歌還真沒敢笑。



常開天倒笑開了:”哈哈哈哈,江水綠,江水綠,老頭啊,這是個女人的名字哦!”



老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老夫今年一百零三,剃下來的胡子都足可以把你淹死,你敢說老夫是女人?”



常開天根本不買帳,反而爆發出更大的笑聲。



楚歌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老頭這種奇怪的問話方式,隻好學著武俠劇裏那樣道:”在下姓楚,單名一個歌字。”



“楚歌……楚歌……”老頭皺著眉頭仔細思索:”我怎麽從來沒聽過有個楚家,你的功夫是學自何門,可否見告?”



“啊?哦,沒有沒有,我是自學的,”楚歌打著嗬嗬,開始胡謅了。



老頭又是大吃一驚:”自學!天下竟有如此武學奇才!”



“沒錯!”常開天的興致也來了,開始胡說八道:”我楚大哥自幼就是武學奇才,四大世家的家主全都跟他較量過,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哈哈哈哈。”



“四大世家?”老頭簡直要自卑了:”有四大世家這麽多嗎?我.....我……我怎麽才知道三家呀?”他本來皺巴巴的臉上已經沒什麽色彩了,現在倒泛出返老還童般的紅暈來,還好兩個小子都躺在地上,看不到他那張”羞愧”的老臉。



楚歌沒說話,這種事情,如果真要解釋,那麽用武術顯然比用魔法要好得多,武術這東西至少大家都知道有,可是魔法,地球人都知道那隻是幻想,自己如果說實話,可能別人還以為自己虛偽了。



“楚……兄,請問你有沒有辦法把繩子弄開呢?”老頭斟酌了半天,麵對這個”天下第一高手”,終於決定與楚歌平輩論交了:”可以把內氣聚斂成型的話,掙斷繩子應該沒問題吧。”



楚歌苦笑了一下,歎了口氣:”江爺爺,您還是叫我楚歌吧,我們也別說得文縐縐了,真的很不習慣,我自己的繩子我沒辦法弄斷,不過如果可以看到你們的手腕,我倒有辦法把你們的繩子弄斷。”



老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也好,看來楚兄是堅決不在普通人麵前暴露身份了,那我以後就叫你楚歌吧。你先看看我身上的繩子,有辦法嗎?”



楚歌努力抬頭,剛剛瞄了一眼又躺了下去,脖子酸酸的,喪氣的道:”如果您再過來點,讓我躺著能看見就好了。”



“這不難啊,”老頭江水綠身子猛的往上一竄,既沒用手也沒用腿,似乎是幾塊平常不能控製的肌肉在發力,一下竄了幾厘米高,斜著落下來,正好落到楚歌旁邊,身體不太穩定,歪了一歪,終究還是保持住了平衡。



“這才是真功夫啊!”楚歌歎為觀止,現在,江水綠胳膊上的繩子正好在他麵前,可謂是施法的最佳目標了。



楚歌意念一動,一道微弱的風刃就發了出去,因為怕把老頭割傷,發出去的魔力很小,風刃打在繩子上,”咻”的響了一聲,一點反應都沒有。



老頭又是一副震驚無比的樣子:”無形劍氣!居然是無形劍氣!”



楚歌懶得理他,稍微加大點力度,再來一次,還是不行,那就繼續加力,再來一次……



大概加了十多次,這下終於有點效果了,風刃飛過去,繩子嘩的一下散開了一半,江老頭的臉已經不象一張人臉了,那副看到鬼的樣子,讓楚歌實在是無可奈何。



“你……你……你你你你……你居然可以連續發出十多道劍氣!我的天啦,你的內氣到底有多深厚!我老頭子練了一輩子的氣功,現在還一道都發不出來哇!”

(嗯,可能有連續三四章的平淡過渡,後麵就又有高潮了,提前打個招呼。)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