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美女班長

尼古拉•幻看來十分高興,抓起地上的卷軸,就想交給楚歌,他看了看自己的祖傳寶貝魔法書,忽然犯了難。



魔法書看起來並不大,魔法卷軸本來就比書大,這又怎麽交到楚歌手裏去呢?



而電腦麵前的楚歌,也同時意識到這個問題。



他根本就沒有看到過魔法卷軸,一直以為隻是和一本普通的十六開圖書差不多,可是今天一看,那卷軸單單是長度,已經超過了整個電腦屏幕的長度,更何況,看尼古拉•幻為難的樣子,似乎這種卷軸還是必須打開著的,否則,尼古拉•幻也不會始終不把它們卷起來了。



眼看自己就要可以釋放魔法,忽然又出了這一檔子事,楚歌傻眼了。



過了大概有五分鍾,尼古拉•幻忽然一咬牙,道:”老大,小幻很感激老大給我的三件寶貝,今天,我就把我的寶貝也送給老大算了!”隻見他從左手食指上慢慢蛻下一隻看起來似乎是水晶製品的戒指,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桌子上。



那隻戒指通體呈現純粹的紅色,類似水晶的質地流光溢彩,看起來美麗非凡,楚歌看著尼古拉•幻心疼得不得了的樣子,心裏暗暗歡喜,知道這一定是個好東西。



尼古拉•幻把戒指對準了地上的一大堆卷軸,也沒見念什麽咒文,那堆卷軸一閃就不見了。



尼古拉•幻道:”老大,我這個戒指叫異次元戒指,在這個大陸上,一共隻有三隻,現在,我就把他送給你了。”他說著,把戒指對著楚歌扔了過去。



戒指入手,感覺柔滑之極,楚歌心裏有一點內疚,問道:”這種儲物戒指,應該是很平常的東西吧?”



尼古拉•幻當時就漲紅了臉:”老大!你不領情就算了,這麽說我就有點鬱悶了,這種戒指怎麽可能平常啊,你想想,打開異次元空間,那該需要多大的能量啊,而且異次元空間大部分是狂躁不安的,必須從裏邊挑選出一個安全無害的空間,最後,還要讓戒指和異空間產生牢固穩定的聯係,這……這……這怎麽可能平常呢!”



楚歌想一想,確實有道理,看來是自己看玄幻小說看出的錯誤認識,他立刻就認錯:”對不起了小幻,我當然領情了,我是一個神使啊,並不太了解你們人類社會的事情,如果我解脫禁錮,憑我的實力做這種戒指確實很簡單,可是我忽略了你們是人類,嗬嗬,你別生氣了。”



尼古拉•幻聽他這麽一解釋,倒也覺得情有可原,畢竟人家是神嘛,當然覺得這種戒指平常了。



楚歌用心查看了一下異次元戒指,感覺非常好,戒指裏邊是個非常大的空間,到底多大他也沒個底,不過那些卷軸一進入戒指,就自動分門別類地放好了,他隻要用心想著哪一個卷軸,那個卷軸就會自動出現在手裏。



最奇妙的是,他剛想著要數一下卷軸是不是一百二十個,腦海裏就自動跳出一個數字:一百二十。



看來凡是進入戒指的東西,都會自動被戒指歸類匯總,戒指裏的空間不但沒有人類庫房那些諸如清理啊、打掃的麻煩事,甚至連整理都不需要。



楚歌仔細思考了一下,最後得出一個結論,一個戒指就好象電腦的一個文件夾,放在裏邊的東西,係統自動就會給他歸類整理,比如我們用電腦的時候,要看看文件夾的情況,直接查看屬性就可以,戒指裏的東西,也是直接就可以查看屬性。



楚歌把戒指帶到手指上,心裏忽然想道:”如果把戒指也藏到異次元空間裏去,會有什麽後果呢?”



他剛剛想完,隻覺得手指上微微一動,那枚戒指已經從手指上消失了,可是在他的感覺中,分明還感覺得到那枚戒指,也就是說,戒指雖然已經裝進去了,不過戒指連接的那個空間,已經跟他自己建立了聯係。



楚歌心裏十分驚奇,把戒指裝到戒指所代表的空間裏去,這其實從邏輯上說,是一個悖論,不過對於他來說,這當然不是需要研究的問題,能夠把戒指隱藏起來,免得被別人看到,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第二天一整天,楚歌都在研究他的異次元戒指和魔法卷軸,尼古拉•幻交給他的魔法卷軸都是最低級的那種,地、水、火、風係的卷軸都有一大堆,光係和暗係的卻一個也沒有,大概在那個世界,光和暗係也比較難修煉吧,尼古拉•幻雖然說六係都差不多,但是他是天才魔導師,天才的判斷和感覺,和正常人總是有些不一樣的。



這天,楚歌理所當然地又是全天逃課,目的是繼續冥想,不過今天的冥想就不是在自然界感受元素精靈了,他拿著各種各樣的卷軸,把自己關在房子裏,仔細去感受卷軸上的元素魔力。



這一次,收獲就大得多了。



卷軸上的魔法力並不大,相對的,魔法在卷軸上的附著性也不好,楚歌很容易就感受到了那種奇怪的波動,他第一個感受的是土牆術卷軸的魔法波動,看到了一個個很細很小的小光點,明黃的顏色,在卷軸裏歡快地跳動,可惜這些光點似乎是沒有意識的,無論楚歌怎麽呼喚他們,怎麽想辦法跟他們溝通,他們都不理不睬,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楚歌也就放棄了。



接著,他又一個個地感受別的卷軸,火元素是紅色的,水元素是藍色的,風元素是青色的,楚歌發現自己還真是魔法天才,據尼古拉•幻說他們那個世界的人,入門是非常艱難的事情,至少要一個月,才能感受到元素精靈的存在,可是他隻花了一天,不,隻花了半天,就把四係元素統統感受了一遍。



當然,他並不知道,尼古拉•幻說的是感受到元素精靈,而不是簡單的魔法波動,否則,他就絕不會這麽自我滿足,自我驕傲了。



他把所有的卷軸都感受一遍後,已經是當天的晚上了,從冥想中清醒過來後,發覺肚子餓得咕咕叫,他把所有的卷軸都收到了戒指裏,飛快地下樓買了兩個麵包吃下去,然後跑到樓頂上,再次開始冥想。



感受魔法卷軸可以在房子裏,可是要感受自然界的魔法元素,還是要在樓頂上沐浴星光比較好,楚歌理所當然地認為,越是靠近大自然,越是能夠感受自然界的魔法元素,這些想法,當然都是看玄幻小說看出來的。



半小時後,楚歌睜開眼睛,發現夏天的傍晚居然有點冷,咬咬牙,堅持。



一小時後,楚歌睜開眼睛,發現露水已經濕透了衣服,天上還有點小雨,繼續咬牙,堅持。



兩小時後,楚歌打了一個巨大的噴嚏,嘟囔了一句:”誰在想我?”閉上眼,繼續。



三小時後,宿舍樓最後一盞燈都關閉了,楚歌從冥想中清醒,恨恨地罵了一句:”我靠!”狼狽地下樓去了。



整個晚上,毫無收獲,楚歌的冥想可以輕而易舉地感受到卷軸上的魔力,在自然界,卻什麽都感受不到。



“莫非……我們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魔法元素?”楚歌沮喪地想著:”如果是這樣,我豈非永遠也學不會魔法了?”



這天,他沒有開電腦,瑟縮在被窩裏,打了一夜的噴嚏,第二天早上起來,兩眼通紅,居然得了重感冒。



唐詩一大早跑到楚歌的宿舍裏來,被他嚇了一跳:”喂,你昨天幹什麽了?我晚上來找你又找不到人,難道在外邊凍了一夜,感冒成這樣?”



楚歌道:”你小子這麽好心?晚上回來找我,我看你是來躲江蓉的吧!”



唐詩指著天花板發誓:”天地良心,我確實是來找你的,不過是受某mm的委托來找你的。”



楚歌苦笑起來:”別開玩笑了,哪個mm會來找我啊?再說,她不會自己來嗎,還要委托你。”



唐詩認真起來:”楚歌,是你們班長讓我來找你的,她說你已經有兩天沒上課了,又沒請假,怕你出什麽事情。”



這麽一說,楚歌的頭忽然疼得厲害。



班長,班長,唉,她怎麽就這麽麻煩呢?



說起來,楚歌他們的班長還是個大美人呢,不過對楚歌來說,這個大美人簡直比母夜叉還可怕,她的可怕之處,並不在於她的性格有多潑辣,說話有多粗魯,也不在於她的手段有多毒辣,心腸有多歹毒,而是因為……她這個人實在是太好太好了。



楚歌學的是一個純物理的專業,按道理說,這種絕對理科的專業,是很少有mm學的,即使有,也基本上都是沒人要的這種,可是楚歌他們班的班長,卻硬是一個奇跡。



班長叫楚葉,說起來還算是楚歌五百年前的親戚,也或許正是這個原因,讓她對楚歌表達出超乎尋常的關心,這種關心,也直接讓楚歌對她畏如蛇蠍。



班長是個人見人愛的女孩,長的秀氣甜美,容貌之美在學校也是排得上號的,江南水鄉的女子,天生有種娉娉婷婷的溫柔氣質,典型的小家碧玉,楚歌當年一進教室,第一眼看到她,就直接下了結論:這個女人將來絕對是賢妻良母。



楚葉本來並不是當幹部的好人選,能力也並不算強,反而有種小鳥依人的味道,可是全班二十八個人倒有二十七個都選她做了班長,你隻需要知道這個班級有二十七個男生,你就知道她為什麽會高票當選了。



楚葉雖然工作能力並不強,可是責任心非常強,既然當上了班長,就盡其所能把班級的一切事務管理起來,一般來說,上了大學,誰也懶得管誰,這個班長當得也應該比高中和初中時候輕鬆得多,可是她給自己身上壓的擔子卻遠比任何人都重,在她看來,班上任何一個同學有任何異常的情況,都是她的失職。



從她第一次看到楚歌在食堂就著免費的菜湯泡饅頭吃開始,楚歌的痛苦生涯就拉開了序幕。



大一一年,是楚歌最痛苦的一年,為了攢錢買電腦,他天天在食堂喝免費菜湯吃饅頭,每天都是六個饅頭打發,學校的菜湯其實也就是一大鍋開水裏邊放幾根白菜,每天中午晚上就餐的時候,偌大一個食堂,除了楚歌還真沒幾個人去動那鍋湯,由於沒人跟他搶湯喝,楚歌也樂得肆無忌憚地用瓢在鍋裏撈白菜吃,本來這也沒什麽,可是偏偏這一幕,卻被楚葉給看在眼裏。



楚葉絕對是出生在富貴人家,至少她大部分的用餐都是在餐館而非食堂,所以,第一次看到楚歌一個人在食堂撈白菜吃,給她的感覺簡直是震撼,震撼過後,她就覺得,自己實在是有責任、有義務、也有理由幫助楚歌。



楚歌並不知道,楚葉給他定的幫助等級是”特級幫助對象,重點照顧對象”。



在大一下學期那段時間,楚葉三天兩頭找楚歌出去吃飯,弄得幾乎全班同學都以為楚葉在倒追楚歌,在一片嘖嘖稱奇的感歎中,”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標簽也死死地貼在了楚歌身上。



楚歌本來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可是畢竟是剛剛滿十八歲的青春少男,春心萌動也是正常的,第一次被一個女孩無微不至地關懷,他簡直都昏昏然飄飄然不知其所以然了,可是很快地,他就發現楚葉對他一點意思都沒有,楚葉每次去找他,似乎單純就是為了跟他一起去吃飯,一旦吃完飯,馬上就會離開。



楚歌並不傻,他很容易就想通了這個道理,他既然連唐詩的幫助都不要,又怎麽肯要一個毫無關係的女生幫忙呢,所以,想通這個道理之後,他就開始千方百計地躲避楚葉,可是楚葉這個女生,卻有著無比堅強的毅力和決心,這樣一來,忽然之間就造成了男方拚命逃避,女方拚命追趕的形勢,這樣的形勢,無疑更是讓全班同學大跌眼鏡,至少,班上最帥的男生牛得華就曾經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過這樣一句話:”唉,看來如今這個社會,還是長得醜比較受歡迎啊。”



讓牛得華們嫉妒不已的當然不僅僅是楚葉的倒貼行為,還有她不斷為楚歌爭取的一係列福利和優惠,班上的”貧困生補助對象”是理所當然把名額留給了楚歌,班上過年過節發點什麽洗衣粉啊肥皂啊什麽的也一股腦兒塞給了楚歌,就連元旦時候包餃子楚葉都專門搶先給楚歌盛了一大碗,說是”讓天天吃饅頭的可憐人補補身子”,可憐那些對楚葉充滿愛慕忠心耿耿的帥小夥們,為了他們在美女心目中的高大形象,把這一切的一切都忍了下來。



而對這一切,楚歌的唯一感覺就是:實在不想接受,卻又實在不能不受。



憑空欠了人家這麽大的恩惠之後,楚歌的逃避就變得更是變本加厲了,在逃避之餘,他偶爾也想想:這個女生到底是因為被寵愛得太多造成了隱性的受虐心理,還是真的腦袋壞掉已經愛上自己了呢?



無論如何,唐詩嘴裏一說出”楚葉”這兩個字來,楚歌的頭立刻就大了一輪,他知道,這件事,算是沒完了。

上午沒課,楚歌提心吊膽地在床上躺著,身上蓋著被子,唐詩也鄭重其事地坐在床邊,看起來,倒是大有病入膏肓的味道,他這樣的做作當然不是因為他真的病得很嚴重,而是因為……



他百分之百斷定楚葉上午會來看望他!



如果她下午才來,或者根本不來,那她就不是楚歌畏之如蛇的那個班長大人了。



楚歌的判斷十分準確,因為他躺下才半個小時不到,班長大人就殺到了現場。



隔近了看,楚葉顯得更加秀氣文靜,她的頭發並不長,柔順地梳在腦後,紮成一個小小的馬尾,顯得素淨而簡單,不過楚歌心裏清楚,她隨便一身行頭都絕對不會簡單,現代的化妝技巧和穿衣技巧太高級了,往往你看到一個女孩似乎是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其實她早已畫上了你看不見的淡妝,而身上那看起來普通得要命的服飾,也絕對不是一般的城市白領隨便穿得起的,而是某某國家某某高級名牌服飾,用的當然也是最前衛、最流行、最新潮的某某高科技布料了。



楚葉的表情和動作絕對是發自內心,充滿了擔心和焦慮,推開門第一眼看到楚歌,就開門見山問了起來:”你怎麽了?哪兒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



楚歌的臉色煞白(剛用水調勻的麵粉糊),雙眼通紅(熬夜熬的),聲音嘶啞(裝的)地道:”沒事,隻是有點感冒。”



楚葉生氣了:”你這還叫有點感冒?你這是重感冒了!你都兩天沒上課了,你老實跟我說,什麽時候病的,為什麽不通知我?”



看著她振振有辭的樣子,楚歌實在很想說一句”你是我什麽人啊,幹嗎要通知你?”,可是這樣沒良心的話,他當然是打死也不說了,他隻是微微地歎了口氣,做出一副很難受的樣子,閉上了眼睛。



他是想裝做很累,讓楚葉別打擾他,可是一秒之後,他就感覺到一隻溫熱的手掌貼在了自己額頭。



“咦,也不算燙啊,”楚葉緊張地看著他:”壞了,可能不是感冒,你該不會是得了什麽別的病吧,還是跟我去醫院看看吧。”



楚歌無奈地睜開眼睛,無奈地看看唐詩,然後更加無奈地閉上了眼。



唐詩飛快地反應過來,”啊”地一聲站起來,眼看楚葉已經坐到床邊,看樣子居然是想把楚歌直接從床上扶起來,立刻用最麻利的速度擠過去,側著身子把楚葉擠開,大聲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昨天已經帶他去醫院檢查過了,沒什麽問題,就是感冒,啊,對,就是感冒!”



楚葉好看的眉毛擰在一起:”可是,他也不發燒啊……”



“誰說感冒就一定要發燒的啊?”唐詩苦口婆心地勸說她:”班長大人啊,你看,我也算是楚歌的好朋友,你就放心地回去吧,有我在,不會讓他怎麽樣的。”



“嗬嗬,那是,”楚葉想一想,這話說得也有理,便點了點頭,笑道:”你記好哦,如果讓他出什麽問題,我要你好看。”



她對著楚歌又交代了一句:”好好休息,別擔心,落下的功課我會給你補的,身體重要嘛,晚上想吃什麽?我給你買。”



楚歌苦著臉看了看她,總算憋出一句話來:”晚上有課。”



楚葉無所謂地笑笑:”沒關係,我曠課。”



楚歌很幹脆地倒在床上,不說話了。



楚葉得意地笑著,慢慢地下樓去了。



她早就發覺楚歌在躲她,可是楚歌越躲,她越覺得好玩,如果說一開始的堅持還是因為自己的責任感和道義,那麽到了後來,就完全是一種小女孩的惡作劇了,她的家庭十分富貴,可是她接觸到的世界,卻十分單調,小時候被迫學了太多自己不喜歡的東西,導致楚葉失去了很多童年的歡樂,而楚歌這個人,卻讓她不知不覺中找到了一些很奇妙的樂趣。



她覺得自己是絕對不會喜歡楚歌,而楚歌對她也毫無興趣,在她看來,楚歌跟班上另外二十六個人不同,他屬於那種絕對無害人士,既然如此,她也樂得在和楚歌的明爭暗鬥中尋找樂趣了。



最重要的是,隻要她堅持跟楚歌糾纏下去,追她的那群人就絕不會追的太過分,所以,這是一塊很好的擋箭牌。



既然如此,為什麽不繼續呢?楚葉開心地想著,離開了男生宿舍。



躺了一上午,喝了幾杯熱水,楚歌的感冒就好得差不多了,下午的課他仍然不準備去,因為他很清楚,班長大人絕對會給自己請假的,大學生上課本來就隨便,去不去問題不大,而有班長親自請假,那就完全沒有後顧之憂了,所以,他決定繼續到山頂上去,試一試在山頂上冥想,他告訴自己,這次如果還感覺不到元素,那就隻能說明,地球上根本沒有魔法元素。



來到山下,楚歌找了個偏僻的角落,左右看看,四麵沒人,他心念一動,腳下立刻仿佛起了一陣微風,把他微微地托了起來。



這是楚歌研究透徹了的,用卷軸根本不必要扔出去,直接把裏邊的魔法元素引出來就行,這樣即使比直接扔卷軸慢了一點,但是為了保密,還是很有必要的。



“漂浮術”一用出來,感覺果然不一樣,楚歌心裏想著,我要飛上天,我飛我飛我飛,果然身體就向上飛去,飛行的速度並不快,可是第一次雙腳離地,楚歌的感覺簡直象騰雲駕霧,生怕自己是在做夢,忍不住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直掐得自己倒抽了一口涼氣,再往下一看,已經離地有五六米高了,看看腳下空空蕩蕩,楚歌忽然覺得頭暈了,眼花了,膽子也全沒了,他雖然沒有恐高症,但是長年吃不到營養,貧血是一定的,此刻的高度已經相當於在三四樓的高度往下看,要摔死人那是足夠了,他忽然之間,感覺自己的處境正如從懸崖上落下來一般,不覺滿眼都是星星,腳下不穩,雙腿一翹,一頭就栽了下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逆龍道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