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新主

  娘娘,娘娘,不好了,皇上被俘了。煙蘿帶來了讓我心碎的消息。大明50萬大軍失陷於土木堡,全軍覆沒。朱祁鎮成了瓦剌的俘虜。

  我昏厥了,醒來便直奔慈寧宮,卻見那裏擠滿了文武大臣。太後的表情很憂慮,她身邊坐著金冠錦袍的男子,木無表情。我認出那是郕王,朱祁鎮唯一的弟弟朱祁鈺。

  朝中無主,也先必定會趁機進兵,我大明岌岌可危,臣鬥膽請成王監國,以防不測。我聽到鏗鏘的聲音,擲地有聲。是於大人,我感到一絲欣慰,有於大人在朝,便穩如泰山了罷。

  不,不,此事改日再議,改日再議。朱祁鈺有些畏縮,起身便走。於謙敏捷地拉住他,郕王殿下,國家危在旦夕,您不能不管。

  本王無能,於大人還是另選高明。朱祁鈺依舊麻木不仁,拚命想掙脫。於謙的態度異常堅決:成王您可要想清楚,皇上蒙塵塞外,我大明上下群龍無首,瓦剌隨時會大舉進犯,到那時大明將毀於一旦。

  大明隨時可能毀滅?我心幾乎碎裂。我愛皇上,我愛大明朝。可我一個弱女子,真的無能為力。

  臣妾鬥膽,求郕王擔負責任,拯救大明。我跪在門外,大聲的說。

  一屋文武大臣的目光都在向我掃來,我低著,有如萬箭穿心。我聽見太後說,放肆,身為後宮嬪妃,憑什麽跑到這來幹預政事?

  有人拉起我的手,把我攙扶起來。我仰首,看見朱祁鈺削瘦的臉,目光裏飽含驚喜,和溫柔。

  他的眼神告訴我,他會為大明擔負起一切責任。

  朱祁鈺開始臨朝聽政,作為兵部尚書的於謙和京城總兵石亨,在做著防禦瓦剌入侵的準備。

  坤寧宮裏,娘娘啼哭不止,不梳不洗,狀若女鬼。兩歲的太子見深被她嚇壞了,哭鬧無休。我和敏貞姐姐怎麽勸說也無濟於事。外麵的傳聞太可怕了:也先押著皇上做他的開路先鋒,所到之處暢通無阻。

  看來殿下您隻有登基一條路了。於謙對朱祁鈺說。我心如刀絞。朱祁鈺順理成章的成為大明天子,改元景泰。朱祁鎮不知不覺升級成了太上皇。

  娘娘,娘娘,不要,不要啊。娘娘披發跣足,向德勝門上跑去。我趿著一雙三寸金蓮,拖著五個月的身孕,不顧一切的追趕。

  瓦剌大軍已過土城,距京城不過百裏了。穿著鎧甲的於謙,憂心忡忡的對朱祁鈺說。娘娘跪倒在朱祁鈺腳下:求求皇上,一定要想辦法救太上皇。光潔的額磕在青石的地板,鮮血滲流。

  娘娘——我兩腿酸軟,眼前一黑……

  我悠悠醒轉,是躺在自己的宮室。朱祁鈺微笑的麵容,溫情脈脈。

  楚妃,你有沒有好一點?

  孩子,我的孩子?我感覺身上似乎少了什麽。

  孩子已經去了,你應該節哀順變。

  我,我對不起太上皇,我有罪。

  孩子去了,我的心也死了。我還能等待什麽?敵軍已兵臨城下,也先手裏押著我一生最重要的人。我換上便裝,去到於謙的貧寒陋室。疾病纏身的於夫人,一邊咳嗽著一邊燒火做飯。城樓上的守城將士還饑餓的堅守在寒風中。

  娘娘,你不要衝動,也先絕不敢把太上皇怎麽樣。明天就要開戰了。京城百姓萬眾一心,臣相信會贏的。

  於大人,你別把我當孩子看。如果太上皇有什麽不測。我,正宮娘娘,還有太子,又都該怎麽辦?

  臣理解娘娘的心情,可這不是你一個女流之輩可以出力的。臣勸還是盡快回宮,回到太後身邊靜候佳音。臣拚將一死,也要保住大明江山。

  淚水迷蒙了我的眼。於謙一臉沉重的跪在我麵前。我聽見於夫人招呼她的兒子:冕兒,快走吧,當心飯要涼了。我用衣袖拭去眼淚,於大人我知道我無能為力,不能上陣殺敵。尊夫人卻可以為國為民盡微薄之力。我也是女人,是太上皇的女人。

  我向於謙報以感激的目光,他的眼神回我以信任。我將我的金釵放在堂桌上:於大人,等我們打勝了,這就是給尊夫人的禮物。我匆匆的離去了。

  天邊一彎殘月,孤寂清冷,如利鉤插在心頭。我是女人,我有心無力,我不能為國家,為心愛的人做任何事。

  黑暗中,我看見手指上幽幽閃光的戒指,翡翠慘淡的碧色的光,仿佛嘲笑我的柔弱,我的無能為力。

  也先率領的瓦剌大軍開始強攻北京城,城內的布防已是無所不在。於謙親自披掛上陣。京城百姓傾巢出動,有家夥的抄家夥,沒家夥的使磚頭瓦塊。瓦剌軍一次又一次進攻,一次又一次被擊潰。也先的得力副手,親弟弟孛羅,在西直門外,被一石頭砸到腦袋開花。

  太後,皇上,我們贏了我們贏了!於謙像個孩子一樣大呼小叫的衝到慈寧宮。侍立在太後身邊的我,禁不住脫口問道,那太上皇呢,太上皇能回來嗎?

  大明江山總算是保住了,太上皇還朝指日可待。於謙輕描淡寫。我心裏一陣酸楚:貪玩的孩子朱祁鎮,對於謙來說可有可無。信任他聽從他的朱祁鈺,才是他心中的明君聖主。民為貴這三個字,是刻在於謙的骨子裏的。

  楚妃,我們打勝了,你高興嗎?朱祁鈺看我的眼神很曖昧。我背轉過身,皇上高興,臣妾自然也高興,天下人都高興。

  丫頭,你剛剛小產,身體虛弱,回宮歇息去罷。太後的語音中透著溫暖。我屈身向太後行禮,看到朱祁鈺失望的表情,像憋了一肚子話說不出來。我沒有理會,徑自輕移蓮步飄然而去。

  宮院裏,我看到敏貞姐姐牽著年幼的太子見深,滿池蓮花枯敗死寂。敏貞姐姐指著我對見深說,楚妃娘娘來了,快叫呀。朱見深閃亮的瞳仁如星:楚妃娘娘,我父皇在哪裏?母後為什麽總是哭?我好怕怕。

  我淚落如珠。

  
更多

編輯推薦

1聲聲漫
2欲女養成記
3冷情皇子俏皇妃...
4我的助理是皇帝...
5回到古代選老公...
6獨寵下堂妃
7華裳天下
8十歲小魔妃
9靈珠仙緣
10王爺請息怒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妃常拜金

    作者:向晴瓏兒  

    古代言情 【已完結】

    我是21世紀拜金女,當米蟲是我的願望!在一次詭異的大西洋旅行中,我成了掉進海裏穿越的第一人,什麽?新婚...

  • 冷王撞上小邪妃

    作者:水幽藍  

    古代言情 【已完結】

    本文女主“水冰心”是是生活在21世紀的快樂女孩,因為一串手鏈穿越到了一個曆史上沒有記載過的國“龍騰國”...

  • 穿越到青樓之花樓公主

    作者:小嘿大大  

    古代言情 【已完結】

    什麽?竟然穿越到了青樓?!說好的富貴公主命呢?不過,穿到青樓也不怕,看我如何調教古代小妞,穿現代服裝...

  • 皇後好壞

    作者:七月微涼  

    古代言情 【已完結】

    想讓我屈服,簡直比中五百億還難!!!!”這事她最經典的一句話,是皇上就了不起嗎?是皇上就可以說她下賤...